《荒漠甘泉》1月21日

荒漠甘泉, 21 一月 2007

  “有捆锁与患难等待我。我却不以…为念”。 (徒二十:23-24)

  我们在撒母耳记里面看见:当大卫在希伯仑受膏作王的时候,“非利士众人就上来寻索大卫”(撒下五:17)。照样,我们在神前受宠蒙爱的时候,仇敌撒旦顶不甘心,就上来寻索我们,前来拦阻我们,和我们捣乱。

  仇敌的攻击,破坏,和拦阻,我们应当看为神施行拯救的记号;这时候,就是我们向神支取加倍的祝福,胜利,和能力的机会。能力常是从拦阻中产生的。电力的产生,就是由于发电机的机轮互相摩擦(拦阻)。将来有一天我们会明白撒旦也是被神利用的。——译自地上的属天生活

  患难是胜利的捷径。山路之后,就是大路。一切伟大的事业上面,都有患难的印迹的。发光的金链,必须经过炉火的烧和锤。没有一个人配算为得胜者,除非他经历苦楚。额上有刺痕的忧患之子,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可是在这伤心的一句之后,就来了一句应许,“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十六: 33)。主在世上留下的脚踪,原是叫我们跟随他的。那带血的脚步,是引领我们上宝座的。伤斑是铁杖的代价。我们的冠冕必须花力争夺的。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

  先圣都曾经过许多患难——保罗,马丁路得,撒房那罗拉,拿克司,卫斯理以及一切大能的先锋。他们都从患难进入掌权的地位。将来环绕在宝座前唱诗赞美的人们,他们都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启七:14)。

  每一本伟大的着作都是作者血的结晶。谁是希腊的大诗人?鸿谟。他是一个盲人。谁是写那部不朽之作“天路历程”的?是一个穿紫袍,享受安乐的王子吗?不是!乃是培德福牢狱中的一个囚犯本仁约翰。

« 一月 2007 »
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