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系列-5(陈英元)

士每拿教会──至死终心英雄榜

2:8 你要写信给士每拿教会的使者说、
那首先的、末后的、
死过又活的说、
2:9 我知道
你的患难、
你的贫穷、(你却是富足的)
也知道
毁谤话、
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
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
乃是撒但一会的人。
2:10 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
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
叫你们被试炼.
你们必受患难十日。
你务要至死忠心、
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
2:11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写信的命令

主的自述

称赞的话


了解的话




劝勉鼓励




劝听圣灵的话

得胜的赏赐

士每拿城
被称为是『亚洲之冠』(The Crown of Asia),是个令人着迷的城市,景色美丽,依山傍海。城市的生活也十分丰富,传说诗人『荷马』就是生于士每拿。亚历山大大帝重建士每拿城,建筑宏伟,全城由宽阔而巨大的街道贯串,每一个要点,都有大规模的神庙。主耶稣在世的时候,士每拿和其它六个城争逐建造当代皇帝提比留的神庙而得胜,豆米先时代士每拿城厉行罗马皇帝的崇拜,每年每人必须到该撒祭坛上焚香敬拜,才可以领到政府发的证书。没有证书的均属违法。因为异教的盛行,宗教庆典极多,因此常常有斗兽场的表演。著名的史徒后教父披旅甲就是士每拿的主教,他殉道的场合有令人毛骨悚然的现场纪录(当时已经有11个基督徒殉道,是异教庆典的压轴好戏,群众不过瘾,当场去抓他86岁的披旅甲,他没有被绑或钉在木头上,火烧殉道)。有人说:士每拿教会只有英雄才能走进去!
犹太人自耶路撒冷被毁后,也散居到士每拿,他们的会堂不但敬拜上帝,也拜罗马的神祇,把东方宗教的神秘色彩掺入犹太教中,为的是不要失去犹太传统的同时,也可以在外邦生存,他们经济实力雄厚,甚至捐钱建庙宇。
士每拿城和教会今天仍在,他是土耳其第三大城伊士麦(Izmir),城中半数以上是东正教的基督徒。

第八节
1. 主的自称因每一个教会的处境不同而不同,有其深刻的意义,每一次的自我介绍都是对应第一章的异象。
2. 这段经文有几次用『死』这个字?有什么关联?
3. 『死过又活』的主相对应于其它处的用法有什么意义?
第九节
1. 贫穷是指物质上的贫穷,参雅各布书2:5。相对于老底嘉教会3:17。
2. 『自称』是犹太人,请参罗马书2:28~29
3. 『撒旦一会』是圣经对犹太人极严厉的称呼,为什么?
第十节
1. 『不用怕』原文是逃避,他的时态是现在命令式,表示他们正处在害怕之中,要停止害怕,不要逃避屈服。
2. 这里的『魔鬼』相对前面的『撒旦』显示逼迫是来自魔鬼,却是借着犹太人出手。
3. 『十日』表示有限。
4. 『至』死忠心的目的是『忠心』,而不是消极等死。
5. 『冠冕』是运动场上的桂冠,而不是皇冠,对在斗兽场的场合,有什么意义?
十一节
1. 『第二次的死』才是真死。

思考问题
1. 士每拿教会身在美丽的,文化生活多采多姿的环境中,启示录这段经文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被颂读的,其中有许多的基督信仰的吊诡。信仰的张力巨大,无可比拟!
a. 贫穷的教会相对商业发达,民生富裕的大城市
b. 一小群软弱的信徒相对逼迫他们犹太人的富足
c. 简陋的教会相对于宏伟的神庙
d. 全城欢乐的庆典却是基督徒恐惧害怕,为主殉道的时候等等。

2. 这段经文里有几次的『我知道』?到底什么是真实的呢?
a. 掌权的是极权的异教社会及政权,还是『那首先的、末后的』?
b. 是『犹太人』,还是撒旦一会的人?
c. 是『贫穷』还是『富足』?
d. 逼迫人的是魔鬼还是犹太人?
e. 是无尽的黑夜还是『十天』的短暂?
f. 是恐惧还是『不要怕』的安慰?主耶稣履海时也对门徒说『不要怕』
g. 是『死亡』还是『生命的冠冕』?
在金灯台中行走的主看到真实的一切,我们是不是也以同样的眼光来看这一切呢?

3. 主耶稣要士每拿的基督徒『不要怕』之后,有没有救他们脱离试炼?为什么?祂可不可以救他们?可以的话,为什么不救?

神圣的沉默 (divine silence) 是苦难中的信徒最难忍受的,马太27:46,主耶稣曾问:『我的 神、我的 神、为甚么离弃我』,士每拿的基督徒一定有同样的问题,他们得到的回答是什么呢?『你务要至死忠心』,『务要』,『至死』,都是绝对的不能再绝对了。所盼望的是什么呢?要有什么样的眼光才能看到呢?

记得前面概论的时候提到两约之间的犹太人的处境,因此有人退居,有人积极寻求改变,许多人盼望一位『弥赛亚的强人』出现,但是主耶稣却是以一位『受苦的仆人』的形象出现。
路加福音24,以马忤斯的路上,两个门徒原本的认识是21『要赎以色列民』,主的回答却是26节『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么。』,他们的反应是『心里火热起来』,又急急赶回耶路撒冷告诉其它门徒他们对主认识的转变,是从一位『弥赛亚的强人』成为一个『受苦的仆人』,又成为『荣耀得胜的主』

今天我们是不是在教会里拥抱『弥赛亚的强人』的心态呢?这个人是不是就是以弗所教会所推崇的呢?

4. 受苦的仆人最后走的道路是死,不是因为他寻死,而是因为他寻生。生命的见证,只有胜过死亡才能做的出来。
约翰福音12:24~25 24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25 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
林后4:7~11 7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 神、不是出于我们。8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9 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10 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11 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

只有英雄才能进入士每拿教会,我们如何从初信者的摇摆不定到建立起这无畏无惧的信仰?是可以走受苦仆人的脚踪,从绝望中给世人带来希望呢?
主今天也对我们说
『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劝勉鼓励



士每拿城
被称为是『亚洲之冠』(The Crown of Asia),是个令人着迷的城市,景色美丽,依山傍海。城市的生活也十分丰富,传说诗人『荷马』就是生于士每拿。亚历山大大帝重建士每拿城,建筑宏伟,全城由宽阔而巨大的街道贯串,每一个要点,都有大规模的神庙。主耶稣在世的时候,士每拿和其它六个城争逐建造当代皇帝提比留的神庙而得胜,豆米先时代士每拿城厉行罗马皇帝的崇拜,每年每人必须到该撒祭坛上焚香敬拜,才可以领到政府发的证书。没有证书的均属违法。因为异教的盛行,宗教庆典极多,因此常常有斗兽场的表演。著名的史徒后教父披旅甲就是士每拿的主教,他殉道的场合有令人毛骨悚然的现场纪录(当时已经有11个基督徒殉道,是异教庆典的压轴好戏,群众不过瘾,当场去抓他86岁的披旅甲,他没有被绑或钉在木头上,火烧殉道)。有人说:士每拿教会只有英雄才能走进去!
犹太人自耶路撒冷被毁后,也散居到士每拿,他们的会堂不但敬拜上帝,也拜罗马的神祇,把东方宗教的神秘色彩掺入犹太教中,为的是不要失去犹太传统的同时,也可以在外邦生存,他们经济实力雄厚,甚至捐钱建庙宇。
士每拿城和教会今天仍在,他是土耳其第三大城伊士麦(Izmir),城中半数以上是东正教的基督徒。

第八节
1. 主的自称因每一个教会的处境不同而不同,有其深刻的意义,每一次的自我介绍都是对应第一章的异象。
2. 这段经文有几次用『死』这个字?有什么关联?
3. 『死过又活』的主相对应于其它处的用法有什么意义?
第九节
1. 贫穷是指物质上的贫穷,参雅各布书2:5。相对于老底嘉教会3:17。
2. 『自称』是犹太人,请参罗马书2:28~29
3. 『撒旦一会』是圣经对犹太人极严厉的称呼,为什么?
第十节
1. 『不用怕』原文是逃避,他的时态是现在命令式,表示他们正处在害怕之中,要停止害怕,不要逃避屈服。
2. 这里的『魔鬼』相对前面的『撒旦』显示逼迫是来自魔鬼,却是借着犹太人出手。
3. 『十日』表示有限。
4. 『至』死忠心的目的是『忠心』,而不是消极等死。
5. 『冠冕』是运动场上的桂冠,而不是皇冠,对在斗兽场的场合,有什么意义?
十一节
1. 『第二次的死』才是真死。

思考问题
1. 士每拿教会身在美丽的,文化生活多采多姿的环境中,启示录这段经文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被颂读的,其中有许多的基督信仰的吊诡。信仰的张力巨大,无可比拟!
a. 贫穷的教会相对商业发达,民生富裕的大城市
b. 一小群软弱的信徒相对逼迫他们犹太人的富足
c. 简陋的教会相对于宏伟的神庙
d. 全城欢乐的庆典却是基督徒恐惧害怕,为主殉道的时候等等。

2. 这段经文里有几次的『我知道』?到底什么是真实的呢?
a. 掌权的是极权的异教社会及政权,还是『那首先的、末后的』?
b. 是『犹太人』,还是撒旦一会的人?
c. 是『贫穷』还是『富足』?
d. 逼迫人的是魔鬼还是犹太人?
e. 是无尽的黑夜还是『十天』的短暂?
f. 是恐惧还是『不要怕』的安慰?主耶稣履海时也对门徒说『不要怕』
g. 是『死亡』还是『生命的冠冕』?
在金灯台中行走的主看到真实的一切,我们是不是也以同样的眼光来看这一切呢?

3. 主耶稣要士每拿的基督徒『不要怕』之后,有没有救他们脱离试炼?为什么?祂可不可以救他们?可以的话,为什么不救?

神圣的沉默 (divine silence) 是苦难中的信徒最难忍受的,马太27:46,主耶稣曾问:『我的 神、我的 神、为甚么离弃我』,士每拿的基督徒一定有同样的问题,他们得到的回答是什么呢?『你务要至死忠心』,『务要』,『至死』,都是绝对的不能再绝对了。所盼望的是什么呢?要有什么样的眼光才能看到呢?

记得前面概论的时候提到两约之间的犹太人的处境,因此有人退居,有人积极寻求改变,许多人盼望一位『弥赛亚的强人』出现,但是主耶稣却是以一位『受苦的仆人』的形象出现。
路加福音24,以马忤斯的路上,两个门徒原本的认识是21『要赎以色列民』,主的回答却是26节『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么。』,他们的反应是『心里火热起来』,又急急赶回耶路撒冷告诉其它门徒他们对主认识的转变,是从一位『弥赛亚的强人』成为一个『受苦的仆人』,又成为『荣耀得胜的主』

今天我们是不是在教会里拥抱『弥赛亚的强人』的心态呢?这个人是不是就是以弗所教会所推崇的呢?

4. 受苦的仆人最后走的道路是死,不是因为他寻死,而是因为他寻生。生命的见证,只有胜过死亡才能做的出来。
约翰福音12:24~25 24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25 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
林后4:7~11 7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 神、不是出于我们。8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9 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10 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11 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

只有英雄才能进入士每拿教会,我们如何从初信者的摇摆不定到建立起这无畏无惧的信仰?是可以走受苦仆人的脚踪,从绝望中给世人带来希望呢?
主今天也对我们说
『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劝听圣灵的话

得胜的赏赐

士每拿城
被称为是『亚洲之冠』(The Crown of Asia),是个令人着迷的城市,景色美丽,依山傍海。城市的生活也十分丰富,传说诗人『荷马』就是生于士每拿。亚历山大大帝重建士每拿城,建筑宏伟,全城由宽阔而巨大的街道贯串,每一个要点,都有大规模的神庙。主耶稣在世的时候,士每拿和其它六个城争逐建造当代皇帝提比留的神庙而得胜,豆米先时代士每拿城厉行罗马皇帝的崇拜,每年每人必须到该撒祭坛上焚香敬拜,才可以领到政府发的证书。没有证书的均属违法。因为异教的盛行,宗教庆典极多,因此常常有斗兽场的表演。著名的史徒后教父披旅甲就是士每拿的主教,他殉道的场合有令人毛骨悚然的现场纪录(当时已经有11个基督徒殉道,是异教庆典的压轴好戏,群众不过瘾,当场去抓他86岁的披旅甲,他没有被绑或钉在木头上,火烧殉道)。有人说:士每拿教会只有英雄才能走进去!
犹太人自耶路撒冷被毁后,也散居到士每拿,他们的会堂不但敬拜上帝,也拜罗马的神祇,把东方宗教的神秘色彩掺入犹太教中,为的是不要失去犹太传统的同时,也可以在外邦生存,他们经济实力雄厚,甚至捐钱建庙宇。
士每拿城和教会今天仍在,他是土耳其第三大城伊士麦(Izmir),城中半数以上是东正教的基督徒。

第八节
1. 主的自称因每一个教会的处境不同而不同,有其深刻的意义,每一次的自我介绍都是对应第一章的异象。
2. 这段经文有几次用『死』这个字?有什么关联?
3. 『死过又活』的主相对应于其它处的用法有什么意义?
第九节
1. 贫穷是指物质上的贫穷,参雅各布书2:5。相对于老底嘉教会3:17。
2. 『自称』是犹太人,请参罗马书2:28~29
3. 『撒旦一会』是圣经对犹太人极严厉的称呼,为什么?
第十节
1. 『不用怕』原文是逃避,他的时态是现在命令式,表示他们正处在害怕之中,要停止害怕,不要逃避屈服。
2. 这里的『魔鬼』相对前面的『撒旦』显示逼迫是来自魔鬼,却是借着犹太人出手。
3. 『十日』表示有限。
4. 『至』死忠心的目的是『忠心』,而不是消极等死。
5. 『冠冕』是运动场上的桂冠,而不是皇冠,对在斗兽场的场合,有什么意义?
十一节
1. 『第二次的死』才是真死。

思考问题
1. 士每拿教会身在美丽的,文化生活多采多姿的环境中,启示录这段经文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被颂读的,其中有许多的基督信仰的吊诡。信仰的张力巨大,无可比拟!
a. 贫穷的教会相对商业发达,民生富裕的大城市
b. 一小群软弱的信徒相对逼迫他们犹太人的富足
c. 简陋的教会相对于宏伟的神庙
d. 全城欢乐的庆典却是基督徒恐惧害怕,为主殉道的时候等等。

2. 这段经文里有几次的『我知道』?到底什么是真实的呢?
a. 掌权的是极权的异教社会及政权,还是『那首先的、末后的』?
b. 是『犹太人』,还是撒旦一会的人?
c. 是『贫穷』还是『富足』?
d. 逼迫人的是魔鬼还是犹太人?
e. 是无尽的黑夜还是『十天』的短暂?
f. 是恐惧还是『不要怕』的安慰?主耶稣履海时也对门徒说『不要怕』
g. 是『死亡』还是『生命的冠冕』?
在金灯台中行走的主看到真实的一切,我们是不是也以同样的眼光来看这一切呢?

3. 主耶稣要士每拿的基督徒『不要怕』之后,有没有救他们脱离试炼?为什么?祂可不可以救他们?可以的话,为什么不救?

神圣的沉默 (divine silence) 是苦难中的信徒最难忍受的,马太27:46,主耶稣曾问:『我的 神、我的 神、为甚么离弃我』,士每拿的基督徒一定有同样的问题,他们得到的回答是什么呢?『你务要至死忠心』,『务要』,『至死』,都是绝对的不能再绝对了。所盼望的是什么呢?要有什么样的眼光才能看到呢?

记得前面概论的时候提到两约之间的犹太人的处境,因此有人退居,有人积极寻求改变,许多人盼望一位『弥赛亚的强人』出现,但是主耶稣却是以一位『受苦的仆人』的形象出现。
路加福音24,以马忤斯的路上,两个门徒原本的认识是21『要赎以色列民』,主的回答却是26节『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么。』,他们的反应是『心里火热起来』,又急急赶回耶路撒冷告诉其它门徒他们对主认识的转变,是从一位『弥赛亚的强人』成为一个『受苦的仆人』,又成为『荣耀得胜的主』

今天我们是不是在教会里拥抱『弥赛亚的强人』的心态呢?这个人是不是就是以弗所教会所推崇的呢?

4. 受苦的仆人最后走的道路是死,不是因为他寻死,而是因为他寻生。生命的见证,只有胜过死亡才能做的出来。
约翰福音12:24~25 24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25 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
林后4:7~11 7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 神、不是出于我们。8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9 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10 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11 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

只有英雄才能进入士每拿教会,我们如何从初信者的摇摆不定到建立起这无畏无惧的信仰?是可以走受苦仆人的脚踪,从绝望中给世人带来希望呢?
主今天也对我们说
『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