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12月20日

荒漠甘泉, 20 十二月 2006

  “其实我不是独自一人,因为有父与我同在。”(约16:32)

  我们都知道:要跟从主,是要出重大代价的。也许要我们放弃合法的权利,也许要我们离开至亲的爱人,叫我们尝到非常的剥夺和孤独。但是我们如果像鹫鹰那样飞上高天,直穿云宵,我们就能与神同居;虽然地上的生活孤独一点,也可以叫我们知足了。

  鹫鹰是鸟类中最喜欢独栖的。它们从不集群而飞;每次我们看见它们,只能看见一只,最多两只。

  一个与神同居的人,虽然没有人的交往,定规有神的交往。

  神在找寻像鹫鹰那样的人。因为凡不与神单独同行的人,绝不能明白神最好。摩西虽然精通埃及人的一切学问,他还需在旷野与神单独亲近四十年。保罗虽然精通希腊学问,且曾在迦玛列门下受教,他还需到亚拉伯去学习沙漠生活。所以,信徒啊,任神隔离我们罢。不过我并不指寺院式的隔离。隔离能使我们有独立的信心和生活——使我们不再不断的依赖别人的帮助、祷告、信心和照顾。别人的帮助和激励,对于基督人的长进,是绝对必需的,但是到了一个时期,它们会成为个人信心和幸福的直接妨碍。神知道甚么时候我的环境需要更换,甚么时候我们需要隔离生活。所以让我们把一切交给神罢,他必会带领我们过去。

  我们必须有体验单独生活勇气。神的使者,在雅各耳边轻轻告诉他神秘地名示罗的时候,必须在他单独的时候;但以理得见天上的异象也须先要单独;约翰之得天上的启示,也先要有拔摩岛的经历。

  主独自踹酒榨。我们预备跟从他的脚踪呢?还是预备叫他失望呢?——选

« 十二月 2006 »
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