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12月12日

荒漠甘泉, 12 十二月 2006

  “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后4:6-7)

  军人到了年老在家退休的时候,最喜欢谈战场上的经历,也最喜欢把他们的伤痕指给人看;我们也是这样,当我们到了天家的时候,一定也最喜欢述说神的良善,神的信实,神怎样带领我们经过路上一切的试炼。我们喜不喜欢站在穿白衣的中间,听见说,“这些人——除了一个——都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呢?

  你喜不喜欢在那里有人这样指着你说呢?一定不罢!今天我们能有分与患难已经可以叫我们知足了;因为不久我们就要头戴冠冕,手拿棕树枝了。——司布真

  有一个军人,攀登洛考得山受了伤,医士问他说:“你是在什么地方受伤的”?他答道:“我记不清楚了,大概在山顶附近。”他只记得他攀登了山顶,连如何受伤也不在心上。愿我们也以同样的精神为基督作更崇高的努力,直等到我们抵达山顶,可以高声喊说:“我已完成了我们的奋斗,跑完了我的路,保持了我的信心。”

  神不会到你身上去找奖章,学位,文凭;他却会去找伤痕。

  一个属神的人所能寻求的最光荣的勋章,乃是因事奉而受到的伤痕,因冠冕而受到的损失,因基督而受到的耻辱,因工作而受到的耗损。——选

« 十二月 2006 »
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