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11月28日

荒漠甘泉, 28 十一月 2006

  “住在地极的人,因你的神迹惧怕,你使日出日落之地都欢呼”。(诗65:8)

  早晨起身,上到山去瞧瞧神如何制造早晨,神把太阳推向地平线,朦胧的灰暗消逝,到浑圆的太阳出现之时,各种深浅的颜色,混合成了一幅完美的光彩。白昼庄严地渐渐展开,它的光明,已遍照大地和每一低谷,你可以聆听天国合唱团的乐曲,在歌颂的尊贵下和早晨的荣光。

  早晨的纯洁之光,使我的心渴慕真理,惟有这种仰望真理之心,能使我纯洁如早晨,使我和周围的自然交响乐和谐合拍起来。日出时吹来的风,使我盼望神,他曾首先把生命的呼吸,吸进我鼻孔;盼望他始终以他的生气和生命来充满我,使我所想的只是他的思想,所过的只是他的生活,在我自己的生命中,只发现永恒的光荣。假若没有神的夜和早晨,我们这些可怜的人类该怎样办呢?——麦克唐纳

« 十一月 2006 »
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