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到底有多少基督徒?

——《教会》第二期介绍

亲爱的弟兄姊妹:

《教会》(ChurchChina)第二期已经出刊了。(http://www.churchchina.org)

在介绍这份刊物和它第二期的内容之前,我很想问一个问题:从马礼逊踏上澳门码头那一天算起,两百年后的今天,中国到底有多少基督徒?

这似乎是一个人人都知道答案的问题,尽管大家都宣称,无人能知道这个问题的真正答案。国内官方宣称只有1400万(最新数据称有1600万),但是大多数华人基督徒的看法远比这乐观。一位北美的弟兄在文章里这样说:“海外一些研究人员估计,1996年,中国大陆基督徒的人数已达5000万至8000万之众。”前不久,一个基督徒常去的论坛做问卷调查,多数参与者都相信,今天中国大陆基督徒人数已经超过8000万,甚至可能超过一亿。

8000万,这也是我信主以来一直接受,并且一直很受鼓舞的数字:每人只要传一个福音,把自己的老婆,父母,同事什么的弄进教会,就是1亿6000万啊!如此说来,中国的福音化不是很快就要实现了么?

但现在,我对这个数字的信念发生了动摇,这个改变并非刚刚开始,但却是在编辑《教会》第二期的过程中逐渐清晰起来的。按照戴文涛弟兄在《皖北教会二十年兴衰路》中描述他们教会的说法:

“人数最多的时候是95、96年,有好几百个聚会点,很多点都上百人,多的就有二百人。而现在,到2005年,陈建弟兄(主要带领人)下面带的不到二百间教会,有的几十个人,有的一、二十个人,最多的点也不过百。甚至陈弟兄自己家里的聚会都停止了。”(25页)

从这一个案来看,该教会在90年代中期,最兴旺的时候,大概有信徒3万到5万人,而到2005年(也就是十年之后),则只有约5000到15000人,人数至少下降了一半,最严重估计,则可能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

而且,这剩下的不到一半信徒,其人员组成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戴弟兄说:

“现在我们教会,就像我这么大年纪的,几乎是没有了,全都上外面打工去了。陈建的孩子做生意,又是主要同工,又是带领聚会的,散了会就去做生意,到礼拜天才回来。”(28页)

也就是说,不但是人数在明显减少,该教会中青年信徒的比例也更是急剧下降,到了几乎没有壮劳力或者说中生代的地步。

这间教会的情况是特例么?就我所知道的,似乎不是。韩泉水弟兄是一位来自河南的传道人,他在本期《教会》所发表的文章《河南教会问题再思》中也提到了类似的问题:

“教会中问题重重,聚会人数稀少,有时同工也不聚会,大家听道昏昏沉沉,心不在焉。我的几位亲戚是三十年前的老信徒,现在连读经、祷告都不参加,主日礼拜也不参加。”(17页)

“因为教会对于工人供养工作的消极,很多有能力的工人因生活所迫,就放下手中禾场的工作,出去打工,以解决生活的难处。羊群因无人牧养,灵性下滑,生命长期处于饥渴状态。”(18页)

这两篇文章的内容,虽然没有更广泛、更精确的统计数据作为佐证,但是仍然十分具体地描画了中国农村教会现在荒凉而危险的局面,更不用说江登兴弟兄在他那篇非常沉痛,非常有意义的评论文章《中国教会的专制主义危机》中所揭示的令人触目惊心的问题了。我相信,所有真正关心中国教会发展的人如果读了这一期的《教会》,可能就会警觉到,中国教会现在所面临的,恐怕绝对不是什么暂时的发展低谷这样的小问题。

回到开始的问题:今天中国到底有多少基督徒?大家普遍认为,中国家庭教会的人数要数倍于官方教会,在我们所相信的8000万这个数据中,如果1400万是官方教会,那么,还有大约超过6000万就是家庭教会的信徒。我相信这个数字应该包含很大的水分。曾经有知情人告诉我,河南某大团队,对外宣称有1000万信徒,实际上不过50万,只是所宣称的二十分之一!这中间令人瞠目结舌的差距,既有十年间人员的流失,显然也有浮夸虚报的问题。

即使我们采用6000万这个数据,如果我们假设,在过去十年间,农村教会聚会人数平均减少了一半(而不是上面这些个案所反映的,十分之一甚至二十分之一),为3000万,加上官方教会到今天是1600万,则今天中国还在教会聚会的基督徒只有4600万,这是往多里算,要是往少了算,多少就不知道了,并且,其中老弱病残又占了很大的比例。所以,不是超过8000万,不是超过一亿,我可能是保守的看法,中国现有基督徒的人数是4000万。

当然,中国教会在过去十年中也并非全是衰落。沿海一些地区,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在2000年之后的发展非常的显著,教会很兴旺,人数显著增加。一些教会受到海外机构和城市新兴教会的帮助,也在健康地发展着,我们应该把这一部分增长算进去。

但是,城市人口毕竟是相对少数,像北京这样情况特殊的城市并不太多,更何况,我们有什么理由肯定,城市教会一定不会重蹈农村教会的覆辙呢?至少,如果《中国教会的专制主义危机》一文所揭示的问题在城市教会中也存在的话,我们就不能对未来抱盲目乐观的态度!

我突然发现,对于中国教会有多少人这个话题,我已经不再津津乐道了。8000万,这个我和很多弟兄姊妹都挂在口头的数字,到底有多少实在的意义呢?如果教会没有真正归属并高举基督,没有成为真正神的教会,不是8000万,而是别的什么更大的数字,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呢?在现在这个阶段,数字不应该成为我们的目标,我们的意义。在中国教会属灵的争战和行军过程中,比起数点民数,我们有很多其它相当重要的事情要做。

正是这个考虑,本期同时刊登了一些其它的文章,探讨了诸如神学教育模式、教会登记问题或者护教学之类的话题。我希望,《教会》这份新生而弱小的刊物能够继续走下去,在越来越多弟兄姊妹的关注、肯定和帮助下,一边总结教会过往的历史经验,一边探讨和参与教会当下的发展建设——我称之为教会未来的历史。

你们弱小的肢体

何当 《教会》主编
2006年11月16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