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11月7日

荒漠甘泉, 7 十一月 2006

  “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都当作有损的”(腓3:7)

  盲人传道家乔治·马得胜(George Matheson)去世安葬的时候,人们以红玫瑰遍布他坟地四周,以纪念这舍己为人的热情牧师。他深得大众的敬爱,下面这首诗是他的作品:

  你的爱,不放我走开,
  我疲倦的灵魂因你而得安息,
  我把你所赐的生命还给你。
  在你的深海中,让源流更为丰溢。
  你的光一路照耀着我,
  我把摇曳的火把交给你,
  心中重新亮起你赐的光,
  在你的天空中,风光更显旖旎。
  你的欢欣透过痛苦来找我,
  我无法对你关闭心门,
  我透过雨丝去追寻彩虹,
  感知诺言非虚,明日必是良辰。
  你的十字架举起我的头,
  我不敢要求逃避离弃,
  我把已逝的光荣埋于尘土,
  鲜红的花朵冒出无尽的生气。

  传说有位艺术家,曾调制一种不同凡俗的红色,为别的艺术家所不能模仿。他调制的秘密,一直保守到他逝世。死后人们发现他心口有个老伤痕,泄露了作画是所用的那种颜色的来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任何伟大的成就,任何崇高的造诣,任何对世界有重大价值的贡献,都要花费心血。

« 十一月 2006 »
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