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11月4日

荒漠甘泉, 4 十一月 2006

  “以西结在迦巴鲁河边,被掳的人中,天就开了,得见神的异象……耶和华的话特别临到”(结一:1/3)

  “被掳”有它的崇高价值。当我们坐在“巴别”溪畔,古克的诗篇,为我们唱出了新的感人的调子,给我们带来新的喜悦,其时我们发觉囚禁我们的地方,变成了南方的溪流。

  饱受苦难的人,不肯轻易离开他那讲论神之道的圣经,虽然别的书籍与圣经在人的目光中看来没有什么不同,但是饱受苦难的人看来却大大的不同。因为在他那本沾有泪痕的老经卷上,曾写下唯有他认得出的字迹,记录他的经验,时时遇见“伯特利”的柱子,(创28:19)或“以琳”的棕树(出15:27),对他说来,这些是他生命史中几章重要关键的回忆。

  假若我们要从“被掳”之中得益,我们必须接受所处的环境,尽可能的加以改善。为已往的或失去的环境烦恼,不会把事情弄好,反而会阻挡我们改善现有的情况。如果我们竭力挣扎,我们的桎梏就会越挣越紧。

  不肯耐心忍受羁络的马,结果只是使自己被拴在马厩里。不安于轭的驴,只是使自己的肩膀多吃苦头;英国作家史滕描写过一只不定的掠鸟,它用翅膀撞击笼栅,喊道:“我出不去,我出不去”,另有一只温柔的金丝雀,安坐在栖木上歌唱,胜似飞向天空之云雀,这两只鸟的区别,人人都看得明白。

  没有一件灾祸能伤害我们,如果我们立刻用虔诚的祷告,把它带到神面前去。即使是一个在树荫下避雨的人,也可能发现树上结有并非他存心要找的果子;同样的道理,我们托庇于神的翅翼下,也常常会在神里面发现许多我们以前所未曾看见,未曾知道的事物。

  这样,神籍着我们的试炼,患难,给了我们新的启示。“雅博”渡口变成了“呲奴伊勒”,摔跤变成了“面对面见了神”(创32:30)。受苦的信徒,你还有什么可伤心?神将使你 “夜间歌唱”,“使死阴变为晨光”(摩5:8)。——戴威廉

  信服神的旨意,是最柔软和最安全的靠枕。

« 十一月 2006 »
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