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10月29日

荒漠甘泉, 29 十月 2006

  他必坐下如炼净银子的(玛3:3)

  我们的父要我们完全圣洁,象他自己圣洁一样。他知道炉火的价值。我们都知道金属越贵重,化炼越费力——它们必须经过烈火,因为烈火能叫它们熔化;只有在熔化的时候,才能把掺杂在里面的杂质分别出来;也只有在熔化的时候,才能把它们造成新的模型。老练的化炼师是一直坐在坩埚旁边,从不走开的,他惟恐热度一高就会叫金属受损。他把最后的渣滓从面上撇去;一看见自己的脸从其上反照出来,他就立刻把炉火熄灭。——斐尔逊

« 十月 2006 »
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