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教徒的圣洁观

由 古旧福音 在 2006, 十月 13 - 23:15 提交 :: 生命生活

清教徒的圣洁观

清教徒们对怎样过一种成圣的生活著书甚多,按着他们的教义传统来看,他们所传所写的,几乎没有什么独特或者奇怪的东西。清教徒的圣洁观其特别之处在于它的丰满和平衡,而不在于它的与众不同。

清教徒对成圣的经典定义是很有名的,我们可以在韦斯敏斯德小要理问答第35和36问找到这种定义:

“问:什么是成圣?答:成圣是上帝的作为,出于他白白的恩典,使我们整个的人照着上帝的形象被更新,并得以愈来愈能向罪而死,向义而活。

“问:我们今生从称义、得儿子的名分和成圣得到什么益处呢?答:今生从称义、得儿子的名分和成圣所得的益处乃是:

对上帝慈爱的确信,
良心的平安,
在圣灵里的喜乐,
恩典的增多,
和在其中至终的保守。”

从这两个问题我们可以明显看到,清教徒的成圣观是包括了基督徒生活的所有方面,是与耶稣基督形象相符的全过程。这个过程始于重生开始的那一刻,贯穿信徒的整个一生,直到他最后一口气息。清教徒要看到人成长,对神的爱有牢固的确信,良心极大的平安,在圣灵里真正的喜乐。他们说,要得到这些祝福,就要藉着圣灵动工的成圣过程。他们向他们的会众建议:如果你不追求成圣,你就不仅不归荣耀给神,你还是在让你自己的属灵生命变得枯竭。

他们其实是怎样看待成圣的?清教徒的成圣观包含了四种要素。

全面和道德的更新

首先,成圣对清教徒来说是一种神更新的作为,是对人品格根本的改变。它出自一颗重生的心,这是比任何心理分析师或者心理医生所能达到的程度更为深入的。神在人心里动工,从人心的改变就有了一种新的品格。

这种更新的作为用清教徒的话来说是全面性的,就是说,它触及,影响人整个生活的每一个部分。保罗在提摩太前书4:4-5 告诉我们,每一件事,生活的各个领域都要被改变成为圣洁。

圣洁是内在的,一定要充满我们的心,我们核心的为人;它是外在的,一定要溢出,进入我们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帖前5:23说,“愿赐平安的神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许多清教徒按着这节经文讲道。成圣一定要是全面的。

清教徒说,但成圣也是道德的更新,他们指的是这要生出道德的果子,正是我们在加拉太书第5章看到的果子 —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如果你问一位清教徒,如果把这些加在一起,这些果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会回答它们是代表了主耶稣基督他自己的道德形象。

这是圣灵在成圣中所动的工,他是在按照基督的样式在塑造相信的人,他是在他自己百姓的生命中复制出基督的特征。神的百姓就是“基督的本性”(他作为人生命一切的总和)在其身上有新的(尽管并不完全)表露的人。这就是清教徒的成圣观。

真正的悔改

第二,成圣对清教徒来说是包含了悔改和义,这是离开罪转向顺服两方面的工作。清教徒说悔改就是离开罪,这是毕生的工作。我们一生中必须要每天悔改,我们这样做的时候,也一定要转向义。

他们说,悔改是信心的作为。没有圣灵就没有悔改。清教徒对悔改的观念比仅仅懊悔,或者说“对不起”深入得多。清教徒对悔改的看法当然是从懊悔开始的,但是它更深入,一直进到生命根本改变的地步。悔改是真正的回转,是恨恶我从前所爱,喜爱我从前所恨的。

清教徒说,悔改包括治死罪,向义活。他们认为治死罪就是用剑刺穿罪,把罪杀死,正如使徒在罗马书第6章所说的那样把罪治死。向义活,他们是指向义活过来,让我们自己越来越操练,表现出圣灵的果子。

一场圣战

第三,清教徒的成圣是渐进式的,通过冲突成就的。清教徒说,在成圣中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内住的罪还残留在基督徒身上,让他大大忧伤,这让他落在极大的争战和许多的战斗里。清教徒说,内住的罪从里面发动出来,而世界从外面施加罪的压力。魔鬼就是领头的,要把那些外在的压力拿过来,和内在的压力一道加以使用,去夺回失去的阵地。所以,尽管一个被圣灵征服的人努力在他生命的各个方面扩展,占领成圣的领域,魔鬼连同世界和内住的旧人,在人心中筑成一道战线,一场圣战正在激烈进行中。

这就是班杨给他的书起名叫《圣战》的原因。成圣涉及与我自己,与我的肉体,与世界,与撒但的冲突。如果一个基督徒不是在与罪争战,那么清教徒就会说,这个人应当自问他到底是不是一个基督徒。

有一位清教徒描绘了这个画面。他说要成为基督徒,人就要走一条狭窄的直路。在这条路的两边是篱笆,在这些篱笆后面撒但有一切邪恶的力量供他调遣。他使用鬼魔的大军,甚至我们里面的前后不一,我们容易落入退步的倾向,他使用所有这一切作为箭,在我们走属灵路程每一步的时候,他都要透过,超越篱笆,瞄准我们的脚,我们的心,我们的手,我们的眼睛放箭,这路程的每一步都是一场战斗。

坦然接受争战

华森(Thomas Watson)说通往天堂的路是一件“让人汗流浃背的工作”。有一场战斗正在激烈进行中,但是让人高兴的是,成圣的工作要往前推进。成圣不是停滞不动的。清教徒用保罗在林后3:18的话说,如果我们靠着圣灵行事为人,我们就要被神改变,荣上加荣。所以真正的基督徒是坦然接受有冲突,但同时安歇在最终的得胜是属于他的这个事实之上。他可能在许多小小的交火中失利,但是他要赢得这场战争,因为他是在基督里的。圣灵要带领他,他要越来越往前行。

然而清教徒说,这其中有藏起来的绊脚石,因为基督徒常常看不到在他自己身上有任何进步。一位清教徒说,一个给她的家具打扫灰尘的妇人可能以为她已经把所有的灰尘都除去了,直到阳光照进她的房间,把所有残留的灰尘显明出来。同样,公义的日头越发在我们心中照耀,尽管我们可能在圣洁中不断成长(其他人可能会看见),我们却能不断看清楚我们心里的动机。

重要的问题并不是“我看到自己是越来越成长,成为圣洁吗?”,而是“当我回首我的生活,比如说三五年前,今天基督对我的意义比那时候更大吗?我今天是不是比当时更轻看自己?基督是加增,我是在衰减吗?我是越来越尊荣基督,越来越自我贬损吗?”这就是在圣洁的问题上清教徒自我反省的方法。

清教徒评估成圣方面进步的另外一种方法就是问,我们现在是不是在与试探争战。如果我们不是在与压迫在我们肉体上的各种力量争战,我们就是在后退。所以,信徒要进步就一定要在施恩座前祷告:“主,帮助我今天成为坚强,帮助我今天成为圣洁,帮助我今天行义。”这就是在成圣上进步的基督徒不住的心愿。

里面,私下的人

第四,清教徒的成圣尽管是不会失败,但却是不完全的,在今生它永远不会完全,我们要达到的目标总是在我们伸手所触的范围之外。在这一点上很多人误解了清教徒。他们以为清教徒是专注看自己,或者他们会把我们带进律法主义的捆绑,甚至灵里的沮丧之中,情况并非如此。

很肯定,清教徒对罪和义有非常深入的认识,而许多当代攻击他们的人对罪和义的认识是肤浅得让人害怕。清教徒感受到他们成圣的不完全,正是因为他们把神对义的标准摆在他们自己的面前。他们不是拿自己和他们的邻舍作比较,而是与神圣洁的律法作比较。对清教徒来说,义是培养品格的动机,活在人里面的才是重要的,你所做所说 ,这反映了你里面的为人。

一位清教徒说,一个人私下是怎样的人,他在神面前实际就是怎样的人。他们希望我们自问:你在想什么?你的动机是什么?你是真的被对神的爱推动吗?你的动机是对他人撒玛利亚人般的爱,爱他们,向他们行善,为他们的益处和灵里的好处交出自己吗?这是清教徒的义的核心。有这如此高的圣洁观念,他们很自然就深深体会到他们的不完全。也许在这方面,再也没有什么比韦斯敏斯德大要理问答关于十诫的问答更能生动表明这点的了,看这些,你就会发现他们是多么精确,他们是多么察看内心,他们是多么强调你一定要爱神,爱人如己。

所以,当你看到清教徒是怎样为自己感到悲伤,当你读他们的日记,看到他们怎样为他们自己的苦痛心的时候,要记住他们是在把自己与完全的神和他圣洁的律法作对比。他们是真正感受到保罗呻吟的男男女女:“按着我里面的人,我是喜欢神的律 . . . 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他们感受到他们需要每天奔向基督,再次得洗净,这是所有真敬虔的根。这样的圣洁是不可征服的,它永远不会死亡,而是有一天要在基督里得到完全,与基督永远在一起。

本文取自周必克博士1998年在首都大会堂神学院的演讲,刊登在《军刀与镘刀》杂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