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道-- 作者 平克(Arthur W. Pink)

由 古旧福音 在 2006, 八月 26 - 01:05 提交 :: 神学探讨

《希伯来书注释》第24章

(来6:4-6)

背道

我们现在要看的这段经文是希伯来书中其中最严肃的一段,是的,在整本新约中也是如此。也许几乎没有多少已经重生的人带着思考看了这一段,是不被感动惧怕和颤惊的。心不在焉的口头认信之人听到这令人惧怕的话,常常会良心不安。这段话讲了有一种人,他们有了极大的特权,得到特别的眷顾,但不是抓住他们的机会,反而恶意扭曲;他们令基督的工作蒙羞,遭人责骂;他们落在如此没有盼望的光景里面,以致“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 我们每一个人都当热切把自己的心交在神面前,恳求他拦阻我们,免得我们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坏了一般。

也许我们大多数的读者很清楚,摆在我们面前的这段经文是几个世纪以来争战最激烈的其中一处神学战场。在这一点上,加尔文主义者和阿民念主义者展开最激烈的战斗。那些相信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可能会如此犯罪,倒退,以致从恩典中坠落,永远沉沦的人,是很有信心使用这段经文证明他们的理论。我们真是害怕,他们的理论令他们成见如此之深,以致他们不能公正察看,认真衡量它所采用的不同用词。他们对背道的观点使他们的思想如此充满偏见,他们宁可想当然认为这段经文描述的是一位真正的神的儿女,因着背叛基督,就最终灭亡了。但是圣经命令我们“要凡事察验”(帖前5:21),这就要求我们不要表面化,急匆匆地来看这一段公认难解的经文。

如果在一方面,阿民念主义者很轻易就把他们对基督徒背道这不合圣经的信经读进这段经文,我们也必须要承认,许多加尔文主义者也没有成功把握,令人满意地解释这段经文中非常复杂的要点。他们确立圣经关于在神一方对圣徒的保守,在人一方圣徒坚忍这强调,毫不含糊的教导,在这一方面他们做得很好,他们也很有智慧地指出神的话语不会,不能自相矛盾。如果我们的主宣告他的羊“永不灭亡”(约10:28),那么很肯定,希伯来书第6章就不会教导其中一些羊会灭亡。如果圣灵通过保罗让我们确信,没有什么可以使神的儿女与他们的父的爱隔绝(罗 8:35-39),那么毫无疑问,我们眼前这部分经文并不是宣告有一些东西能使他们与神的爱隔绝。要看到一处经文与另外一处的完全一致,这并不总是一件易事,然而我们一定要持守神真理的无误和谐与统一。

和我们这段经文有关最大的难处就是要明确我们所看到的是一种怎样的人。圣灵在这里描述的是重生的人,还是没有重生的人?接着我们要明确“若是离弃道理”这句话的意思。最后,“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这是什么意思。在我们作解释之前,我们是完全肯定这里所讲的“离弃道理”是指故意,完全,最终弃绝基督— 是一种不得赦免的罪。我们也是同样理解“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 ,我们宣告他们的光景和情形是没有挽回的希望。因为这点,加尔文主义者一般确认这一段圣经是在讲仅仅口头承认相信的人。但是这个看法有两个不可逾越的反对意见:第一,仅仅是口头承认相信的人是没有进入什么真理,可以“离弃”的;第二,仅仅是口头承认相信的人,是从来没有从新“懊悔”过的。

除了这些经文引发的争论,还有为数不少的人毫无道理滥用了这些经文。“我相信,对这一段的误解在很多情况下也让两种人思想极度不安,— 对挂名的认信者,他们落入极大的罪之后,觉醒过来,大大自责;对于真正的基督徒,他们落入思想病态的权势之下,沉没进入一种灵里消沉的光景,或者被出卖,落入对神律法如此的干犯之中,就像大卫和彼得一样有罪;这就把无可逾越的障碍放在这两种人的路上,不让他们‘逃往避难所,持定摆在他们前头那在福音里的指望’。这样,我们就更有必要认真探求这段圣经的含义。当我们正确理解它,就会发现它并非认同从中引申出来的任何虚假结论,而是像神所默示的圣经其余一切部分那样,‘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 很适合生出谨慎,决不是为了引发绝望”(约翰布朗博士)。

在尝试解释上述的难点,为我们对这段经文,这令如此多人大大困惑的内容作注释铺平道路之前,让我们再次回想这些身为希伯来人的基督徒心灵落入的光景。他们对道理“听不进去”(来5:11),“不熟练仁义的道理”(来 5:13),不能“吃干粮”(来 5:14)。这种光景充满了最危险的后果。“这些希伯来人变得不冷不热,疏忽,消极;他们一度曾看为宝贵,大大喜爱的福音,对他们来说变得沉闷,含糊不清;对他们来说,他们同胞的逼迫和蔑视成了一种让人忧心的负担,他们在这负担之下呻吟,不能享受与主耶稣的相交。黑暗,怀疑,灰心,犹豫不决,因此行事为人不能彰显基督的爱,这成了他们的特征。现在,如果他们继续落在这样的光景之中,除了背道,还会有什么结果?忘却如果持续下去,必然导致拒绝,对令人厌恶的事情无动于衷,背信弃义。”

“这就是他们所面对的危险。如果他们面对这些危险倒下,他们的光景就毫无指望。没有别的福音可以传给他们,没有别的能力可以挽救兴起他们。他们曾经听到,认识那如此说的声音,‘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他们曾经承认相信那为罪人死的主,选择他作他们的救主和主。现在他们忘记,抛弃他们救恩的磐石。如果他们故意继续落在这样的光景里,他们就会落入终不悔改,硬心的危险之中。”

“我们一定要联系希伯来人这特殊的光景来看这里的劝告。以色列拒绝弥赛亚之后,使徒把福音传给了犹太人,圣灵的恩赐和能力在他们当中彰显出来。希伯来人接受了那曾被钉在十字架上,现在得荣耀的救赎主的福音,他从天上派下圣灵,作为他高升的标记,将来信徒继承产业的凭据。任何这样进入新约彰显领域的人,如果故意把它放弃,这就只能跌落回那把主耶稣钉十字架的犹太教的阶段。对他们来说别无其他选择,不是继续完全认识基督作为属天祭司的身份,认识到信徒蒙神接纳,藉着在天上圣所那位中保作敬拜,就是回到那种态度中(不是五旬节前敬虔的以色列人,如施洗约翰和那些等候所应许的救赎之人的态度,甚至也不是救主为他们祷告,“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的那些人的光景);而是故意心里清楚与基督为敌,犯拒绝他,明明白白羞辱他的罪”(沙非亚Adolph Saphir)。

“灵里消沉,这让希伯来人落入如此的危险,圣经使用最强烈的告诫责备的语气就很有道理了。背道离开基督,犹太人比外邦信徒更容易,更自然就会走这一步,因为这条路总是敞开的,这路在向他们发出邀请,让他们作为人,回到那些曾经和他们一样得到因耶和华之名外在圣洁的人群中去。只有恩典给他们加力,他们才能弃绝这一步。当属天的实在在他们心里不起作用,眼睛可见的形象还在他们面前,他们就有注重这些的危险。如果他们不是习惯性操练他们属灵的触觉,他们就不能保持分辨的能力:他们会把坏的说成是好的,好的说成是坏的。因着在灵里疏忽而来的无知要亲自惩罚那曾经清晰的头脑,让人冷漠沉闷,剥夺了他分辨魔鬼诡计的能力。只有在神面前基督徒才能有效行使他灵里的能力。常在基督里,这要保守我们在神面前。那更令人沮丧的错误是不会落在这样的信徒身上,更不用说让他思想上所得的认识和永生的基督分开。信心离开它的对象就要死亡。知识确实是宝贵的,但是对神的认识是渐进的(西1:10),在得荣耀之前人对神的认识还是不能达到它的目标(林前8:2)。一位进深基督徒极大的经历就是认识不断开启的过程。他的前景越来越宽广,他对他身处其中的恩典每天的认识就越是加深,义的道使他越来越被建立……

“犹太基督徒需要对天上事情清晰和增长的信心来保守他们不致走回头路。那些离开他们的家,他们的家‘成为荒场’(太23:38)的犹太人,若是回到犹太教,就是放弃基督了。这就是从恩典中坠落,不仅让自己落在律法一般的咒诅之下,还是让自己受那因杀害耶稣,把流他的血的罪自己头上的那些堕落,瞎眼的以色列民所受的特别咒诅”(普里德汉姆,A. Pridham)。然而要指出的是,外邦基督徒同样容易回到主呼召他们从中出去的世界中去,这样的吸引同样是实实在在的,正如一个犹太人基督徒可能再次回到犹太教一样。基督徒怎样不能每日与神通行,世界就怎样胜过他的心,思想和生命;陷在对世界的爱中,这是充满最可怕致命的危险。

“那些已经蒙了光照的人,……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等等,(第4节)。在这里,使徒是继续他从希伯来书5:11开始的论述。中间这一段可以分成两个部分:第一,来5:11-14是责备性的,来6:1-20是劝勉性的。他在第6章鼓励希伯来人要尽两个责任:在基督徒的道路上前进(1-11节);在当中坚持忍耐(12-20节)。第一个劝勉是在1,2节提出来的,条件是在第3节,服从的动机是出于对背道危险的惧怕(4-6节)。第4节开始的“论到”表明我们这一段和就在这之前的段落之间的关系。这从使徒在来5:11-14一直所说的话中得出一个结论,它突出了第3节的“若”。它最严肃地警告他们,不要继续处在他们目前的闲懒中。它从第3节的可能性得出一个最可怕的对比。“使徒带着忧虑看待这些希伯来人的倒退。他在当中看到有一种全然,确实,故意,不可挽回背道离开真理的危险。他看他们是在悬崖边上,所以抬高声音,激烈,却又带着充满爱的热切之心,警告他们脱离这如此可怕的事“(沙非亚)。
我们仔细看这一段时,有三样事情值得我们认真留意:这里所说的人,他们所犯的罪,对他们灭亡的判决。在思想这里所讲的人时,第一重要的是要注意,使徒不是说,“论到我们这些已经蒙了光照的人”,甚至不是说“你们”;他而是说“那些”人。和那些人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他对希伯来人说,“亲爱的弟兄们,我们虽是这样说,却深信你们的行为强过这些。”

“后来,使徒宣告他对这些希伯来人的盼望和深信,说他们并非他之前所描述的人,也不是那些离弃真理落入灭亡的人,他说了他们和那些人不同的三个理由:1. 他们有那些‘伴随着得救’(来6:9,中文合和本作‘近乎得救’,但‘伴随着得救’似乎更为准确,译者注)的事情;就是说,那些和得救不可分的事。他没有把任何这些事归给他在这里(4-6节)所描述的人;因为如果他这样做,这就不是他的证明,不是表明相反的结局,即这些人不会和那些人一样离弃和灭亡了。所以他没有把任何具体‘伴随着得救’的事情归于他在这处经文所讲的人。2. 他用这些人顺服的责任和信心所结的果子来描述他们。这是他们‘所作的工和他们为他名所显的爱心’,第10节。他也把他们和这处经文里的那些人,那些他认为要永远灭亡的人分别开来。得救信心的果子和真诚的爱是不会这样的。 3. 他加上,神的信实是保守那里所提到的那些人的:‘神并非不公义,竟忘记’。因为他们是那些他说是在恩约中有分的人,只有关于这点,神的信实和公义才会保守人脱离背道和败坏;对那些被接纳进入这约中也同样是如此。但对于那些在这处经文所讲的人,他不认为会有这样的事;并不表明神的信实和公义在他们的保守上丝毫有份,而是正好相反”(约翰欧文博士)。

把第4,5节描述的这些人说成是“仅仅口头承认相信的人”,这是毫不准确的。他们是享受了极大特权的那一种人,这些特权超过了伴随传福音而有的事情。圣经说,这里描写的人有五种优势,是和1,2节列举的六样事情,那些属于在犹太教之下属肉体的人的事情形成对比的。这是五样蒙恩的事情,这里所提到的祝福是属于基督教时代的。然而他们并非真正的基督徒,从这里没有说的事情可以很容易看得出来。请注意,圣经没有说他们是神的选民,那些基督为他们死了的人,那些从圣灵生的人,圣经没有说他们得称义,赦免,在爱子里蒙接纳,也没有说到任何关于他们信心,爱,或者顺从的事。然而正是这些事情把神真正的儿女区分出来。第一,他们“蒙了光照”。公义日头的翅膀有医治之能,正如太4:16所言,“坐在黑暗里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坐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发现照着他们。”不像基督在肉身时没有眷顾的那些外邦人,这些在他声音之下的人是很奇妙,很尊荣地得到了光照。

这里“光照”的希腊文代表“用教训赐下光或知识”,七十士译本在士13:8,王下12:2,17:27用了同样的词。使徒保罗在林前4:5和提后1:10用了这个词,解作“显明”和“表明出来”。撒但弄瞎了不信之人的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林后4:4),即把福音的知识给他们。所以这里的“光照”指的是在福音的教训上受了教,对此有清楚的认识。在对应的经文来10:26,同样是这些人,圣经说他们是“得知真道”,也请参照彼后2:20, 21。然而这只是对属灵事情自然的认识,是用外面的听或者看得到的,正如一个人可以通过特别学习其中一门科学而得光照一样。它离那改变形状的属灵光照(林后3:18)相差甚远。象这里的未得重生的人蒙光照的例子还可以在巴兰的例子里找到,请看民24:4。

第二,他们“尝过”天恩的滋味。“尝”就是有亲身的经历,是和仅仅说得到了形成对比的。“尝不包括吃,更不包括消化,把所尝的变成营养;仅仅是知道食物的本质,可以把它拒绝,是的,尽管我们可能喜欢它的滋味,或者其他方面,我们也可能把它拒绝。那么这里所描写的人,就是那些对怜悯的启示有一定程度的认识和经历的人,就象心里是石头地的听众,他们暂时欢喜领受了神的道”(约翰欧文)。“尝”是和约6:50-56的“吃”形成对比的。

人对“天恩”是指主耶稣还是圣灵有不同的看法。在这一点上也许我们不能形成教义性的结论。其实这不同并没有实质的区别,因为圣灵在地上是要荣耀基督,他从父那里来,受基督差遣,是基督“升天”时赐给他百姓的“恩赐”。如果“天恩”是指主耶稣,约3:16,4:10等就是相关的参照经文;如果这是指圣灵,徒2:38,8:20,10:45,11:17就是参照经文。我们个人倾向后面一种看法。这神的恩赐在这里被说成是“天恩”,因为这是从天而来,引人到天上,是和犹太教形成对比的 — 参见徒2:2,彼前1:12。这些背道的人“尝了”这“恩赐”,或者说对这有了经历:比较太27:34,在那里,“尝”是和真的喝对立的。这里所讲的那些人对福音有认识,对它的福气认识到了如此的程度,这更大大加重了他们的罪和灭亡。对此的举例说明可以在太13:20, 21找到。

第三,他们“于圣灵有分”。第一要指出的是,这里“有分”的希腊文单词是和在西1:12和彼后1:4所用的词不一样的,那两处地方是对真正的基督徒而言的。这里所用的词很简单,意思就是“作伴”,指的是外在,而非内在。请注意这一点是放在五点的中间,因为它讲的是其余四点的动力原则,那四点都是效果。这些背道的人从来没有“从灵生”(约3:6),他们的身体更不是他的“殿”(林前6:19)。我们并不认为这节经文教导说圣灵曾在任何时候在他们里面动工,否则腓1:6就要被推翻了。它的意思是他们分享了圣灵超自然动工和显现所带来的益处:“聚会的地方震动”(徒4:31)就是例子。我们下面引用约翰布朗博士的话:

“极有可能的是,受神默示的这位作者主要是指治理基督教初期阶段的圣灵神迹的恩赐和作为。这些恩赐决非仅仅是局限于那些‘心意更新而变化’的人的。我们主在太7:22, 23的话,以及保罗在林前13:1, 2的话看来是指,这些未得更新的人得着这些,这在那个年代并不是什么非常奇怪的事;无论如何这清楚表明,他们得着这些,这和没有得到重生的光景决非互不相容。”

第四,“尝过神善道的滋味”。“我认为这句话说得是神关于弥赛亚的应许,弥赛亚是一切应许的总结和实质。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应许极其卓著,耶利米说它是‘恩言’(耶33:14)。“尝”这“神的善道”,就是经历神对他应许的信实 — 享受它,按着一个未归正的人对从那实现的应许所流出的祝福和长处所能享受的程度来享受。‘尝过神善道的滋味’,看来只是享受这新时代的长处而已”(约翰布朗博士)。比较耶29:10,“耶和华如此说:为巴比伦所定的七十年满了以后,我要眷顾你们,向你们成就我的恩言,使你们仍回此地”,我们可以进一步确认使徒在这里指的是这些背道之人看到了神应许的实现。

请留意使徒是多么刻意坚持使用“尝”这个字,这要更好帮助我们分辨他们的身份。他们不能和耶利米一同说道,“耶和华万军之神啊!我得着你的言语,就当食物吃了”(耶15:16)。“仿佛他说 ,我说的不是那些领受了滋养的人;而是那些只是尝了的人,他们本应该是要羡慕这‘纯净的灵奶’,因此渐长的(但却非如此)”(约翰欧文博士)。一个关于那些仅仅是“尝了”神的善道的人的严肃的例子是在可6:20:“因为希律知道约翰是义人,是圣人,所以敬畏他,保护他,听他讲论,就多照着行,并且乐意听他。”

第五,“来世(世界或者世代)权能的人”。这里所指的是按着旧约预言,以色列的弥赛亚要引入的新时代,是和来1:2的“这末世”对应的,和“古时”,或摩西律法时代对立而言,他们的弥赛亚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全能的神”(赛9),他神迹的作为奇妙荣耀,震撼独特。新时代的这些“权能”是在来2:4提到的,我们建议读者参考我们对此的解释。这些背道的人“尝过”这些极大的“权能”,对此有一种经历。他们亲身见过基督的神迹,也见过在他升天之后接踵而来,圣灵荣耀彰显所赐下的神迹。所以他们是“无可推诿”。让人信服,结论性的证据已经摆在他们眼前,但是他们心里没有对此回应的信心。对此一个严肃的例子可以在约11:47, 48找到。

“若是离弃道理”。这里的希腊文所用的词非常强烈,强调,甚至比太7:27所用的还要强烈,太7:27说到那建在沙土上的房屋“倒塌得很大”。这里是完全的离弃,这里所讲的是对基督教完全的放弃。这是故意对神所启示的真理转面不看,与福音彻底一刀两断。这是“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坏了一般”(提前1:19)。这可怕的罪不是一个仅仅口头承认相信的人所犯的,因为这样的人,除了一个空洞的名,其实并没有什么可以离弃。这里所描述的这一种人是那些思想得了光照,良心被触动,情感得到感动到了相当的地步,然而却从来没有出死入生的人。这里也不是指那些后退的基督徒,这不简单是“落入罪”,这样或者那样的罪。一个重生的人可能犯下的最大的“罪”就是自己不认基督:彼得犯了这罪,然而他是“从新懊悔”了。这是完全弃绝基督教一切特有的真理和原则,不是偷偷的,而是公开的,这构成了背道。

“若是离弃道理”。这实在不是很好的翻译。有人说使徒在这里并非断言这样的人已经,或者要离弃真理,而是如果他们这样做 — 但这个假设是决不会实现的 — 那么后果就是他们不能“从新懊悔了”。按字面这句话是,“已经离弃道理”,或者“然而已经离弃道理”。使徒明显是指这样的人会,这样的人已经“离弃道理”。“离弃道理”,很明显是要理解作那常称为背道的事。这不是偶然落入实在的罪,不管是多么大,多么严重;也不是指弃绝基督教的一些原则,甚至不是弃绝那些相当重要的原则,而是公开,完全,下定决心弃绝构成基督教的所有原则,回到假宗教,就像那些不信的犹太人,异教徒的宗教,或者回到公开的不信,公然的不义当中”(约翰布朗博士)。

“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有四个问题需要回答。什么是“懊悔”?什么是“从新懊悔”?为什么这样的经历是“不能”的?对什么样的人“不能”?悔改代表心思的改变:太21:29,罗11:29明确了这一点。这不仅是思想的作为,良心也是活跃,导致自我厌恶和懊悔(伯42:6)。在没有重生的人身上,这只是本性动工;在神的儿女身上,这是由圣灵作成的。后者是福音性的,是“伴随着得救”的其中一样事情。前者不是这样,是“世俗的忧愁”,是“叫人死的”(林后7:10)。这种“懊悔”或忧愁在犹大身上得到最严重的例证:太27:3, 5。这些背道之人的悔改就是这样的悔改。这里“从新”这个希腊文是新约圣经别处不曾出现的。可能翻译成“恢复”会更好,因为在七十士译本中,一个表明恢复更新的希伯来文单词就是用同一个希腊文来翻译的:诗103:5; 104:30;哀5:21。约瑟夫用这个字来指圣殿的更新!

但是“从新懊悔”是什么意思?“‘从新’是一种形象的说法,表明一种改变,一种极大的改变,变为更好的改变。就改变一个人的心思而言,‘从新’表明一种很重要,很有益处的看法,品格和行为的改变。这里所指的人从前曾经历这样的改变,在关乎基督教的教义和证据方面,他们曾经一无所知,然后他们‘蒙了光照’。他们曾经不认识基督教真理的卓越和美好,然后他们被改变,‘尝了天恩的滋味’。他们曾经误解关于弥赛亚的预言,不知道它们已经得到应验,当然也就不认识新约启示带来的满有能力的影响;然后他们得到改变,看到那‘恩言’已经应验,在外在的特权上有分,受到事物新次序的特别能力的影响。他们的观点,感觉和环境都发生了实质上变化。一位无知固执的犹太人和上面这一段所描述的人有何等大的分别!他改变,仿佛成了一个不同的人。确实,按使徒所说的意思,他还没有变成一个‘新造的人’。他的心思还没有被改变,以致无伪相信耶稣基督的真理;但仍然,一个极大,就其本而而言,一种彻底的改变已经发生了”(约翰布朗博士)。

那些完全放弃基督教启示的人,是“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对神的本性而言,有一些事情是“不能”的,比如他不能说谎,或者不满足他公义的要求就不能赦免罪。其他对神的本性而言可能的事,因着他的命令或旨意而变得“不能”:见撒上15:28, 29。还有其他的事,因着神所命定的治理和事情的次序,相应“可能”或者“不可能”。例如没有听道就不可能有信道(罗10:13-17)。在当尽责任的事情上,神没有对此下命令,或者没有设立手段让它行出来的,都应当被看作是“不能”的(例如,不悔改就不能得救,路13:3);那么对我们而言,这些就是绝对不能的,我们应当如此去看这些事情。这里的“不能”主要就是这个意思。这是一件神既没有命令我们努力去做,也没有设立手段去做成,没有应许帮助我们的事,所以我们没有理由盼望,尝试,或者期待,按照神的任何律例,准则或设立来说是不可能的事。

“使徒没有进一步指教我们将来发生之事会如何,只是说了对于这些事我们自己的责任。我们不应当期望,祈求,或者努力尝试让这些人从新懊悔。神在这些事情上给了我们一条律法,不是加给他自己的。我们知道对神来说凡事都能,只要它和神本性任何圣洁的特征没有矛盾;只是他不要我们期待从他那里得着这样的事情,他也没有设立任何手段让我们去努力。他要做的,我们当信靠着接受;但对我们自己向这样的人所尽的责任而言,这绝对是到了尽头。确实,他们让自己完全落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外”(约翰欧文博士)。

我们当认真留意,从来5:11起的整个这一段,使徒是在讲他自己的事奉。神的仆人在他手中是他做工的工具,他通过他们成就他福音的旨意。所以保罗能很恰当地说,“我用福音生了你们”(林前4:15)。还有,“我小子啊,我为你们再受生产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们心里”(加4:19)。所以神的仆人通过传福音,让来6:4所讲的那些人“更新懊悔”,但是他们背道,他们完全背弃了福音。所以,神的仆人是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当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没有别的信息可以向他们传讲,没有别的福音为他们保留,没有向他们陈明的进一步动机。基督钉十字架,这已经摆在他们眼前,他们现在谴责他是一个假冒的人。他们没有“别的名”可以靠着得救。就神的仆人而言,这些人公开离弃基督,这使得他们的情况毫无指望。现在他们领受的命令就是“任凭他们吧”(太15:14),比较犹22。至于神按着他的圣洁能不能令他们羞愧,我们这一段没有指明。

“因为他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第6节)。这是为了说明他们这可怕的罪是多么严重,叫他们从新懊悔是不可能的事。他们放弃承认基督教,就宣告了基督是一个骗子,所以是不可能把他们再度挽回。尝试要和他们进一步理论,这只是把珍珠仍在猪的面前。这节经文应当和来10:26-29这对应经文认真作比较。那些背道的人“得知真道”,尽管不是得知以致得救。后来他们“故意”犯罪,故意,公然不承认真理。他们这具体的罪的实质被说成是“践踏神的儿子(这是真正的基督徒不会做的事),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就是说,把挂在十字架上的那一位当作一个普通的犯人。对这样的人,“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就人而言,他们的情形是没有指望;作者相信这样的人也遭神抛弃。

“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就这样他们和钉他十字架的人站在一起 —如果他在这世界上,落在他们手中,他们所有的,所表达的情绪,就会引导他们去把他钉上十字架。他们羞辱他,公然羞辱他。他们比谋杀耶稣基督的人更侮辱他。谋杀他的人决不承认他从神而来的使命,但这些背道的人是作了这样的承认的— 他们是对基督教作了某种试用,试用之后就把它拒绝了”(约翰布朗博士)。

这样的警告是必需的,是设想得很好,为的激动这些懒惰的希伯来人。在旧约时代,他们藉着预表和预言得以一瞥关于基督的真理,这真理被称作是“基督道理的开端”。他们在这些影儿和微光中长大,不晓得它们完全的含义,直到他们蒙福得了福音完全的光照,这光照在这里被称作是“完全的地步”。他们面对的危险就是离开基督教把他们放置在其上的根基,松懈回到犹太教。这样就是重新进了那基督已经离开,成了“荒场”(太23:38)的家,和杀害他的人携手,就这样“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用他们的背道“明明地羞辱他”。我们可以加上一句,这里“钉十字架”的希腊文比常用的更强烈:它的意思是“钉起来”,所以这是让人注意十字架被竖起来,救主被挂在上面受公然羞辱这件事。

我们把这一段作为整体来看,要记住,不是所有承认接受了福音的人都是从神而生:撒种人的比喻证明了这一点。人的理智可能得了开明,良心被查究,天然的感情被挑动,然而这些却“没有根”。闪光的并不都是金子。总是有“许多闲杂人”(出12:38)和神的百姓一同上去。而且在真基督徒里面还有旧有的心,是“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所以他不断需要忠心的警告。神在每一个时代都发出这样的警告:创2:17;利26:15, 16;太3:8;罗11:21;林前10:12。

最后,我们要指出的是,整本圣经很清楚,很正面地讲到圣徒的坚忍,然而这是圣徒的坚忍,而不是未重生的口头承认相信之人的坚忍。神的保守不仅让人处在安全的光景,也处在品格和行为圣洁的道中。我们是“因信蒙神能力保守”。我们是得圣灵保守,圣灵在我们里面作成一种完全依靠,弃绝我们自己的智慧和力量的灵。唯一我们不能跌倒的位置就是落在尘土中的位置,在那里主收聚他自己的百姓,让他们摆脱对肉体的任何信靠,让他们经历他们何时软弱,他们就何时刚强。这样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是得救,永远安全的。

http://www.old-gospel.net/viewthread.php?tid=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