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帝的语言》看人类的起源

从《上帝的语言》看人类的起源

新民

2006年新书《The Language of God》(上帝的语言)作者柯林斯(Francis S. Collins)是负责解读人类基因蓝图计划的主任,曾领导六个国家的两千多科学家日以继夜,数载解码不息。新千禧年的第一个初夏,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柯林斯与克林顿总统和一家私营生物解码公司总裁温特博士共同宣布,人类首次解开自己生命全书二十四卷蓝图共三十一亿对信息单元序列。这是人类历史上划时代的科学大发现。六年后,这位基督徒的科学家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借用克林顿总统当日演讲辞中意味深长的几个字,恰如其分地给书取名为“上帝的语言”。该书的副标题反映了写作的目的:一个科学家呈献信仰的证据(A Scientist Presents Evidence for Belief)。

在科学与信仰论争不无情绪化与激烈对立的今天,这本书试图构筑一个温和对话的桥梁,提倡科学与基督信仰和谐共存的“神导进化”(theistic evolution)这条中间路线,并更名为BioLogos(生命罗格斯),表明Bio(生命)最终来自造物主Logos(生命之道),科学与信仰和谐合一,以期卸掉神导进化论在基督教界所背负的不好名声与历史包袱。

笔者先介绍这本书的基本内容,然后重点介绍人类生命蓝图的新发现以及由此引发的关于人类起源的科学、哲学与神学再思。

(一)介绍《上帝的语言》

该书分三大部分。第一大部分讨论由来已久的科学与信仰的鸿沟。作者以自己为例,讲述否定之否定的个人信仰见证,从离开少儿时代的教会生活,到接受大学时代的不可知论,继而秉持研究生时期的无神立场,最后在医学院实习期间回归圣经信仰。上一世纪英国基督教文学大师鲁易士(C.S.Lewis)的一系列信仰论著,特别是道德律的论证,对作者的信仰重建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作者进一步解释他初信期间如何从四大问题的挣扎里走出来:信神是否一厢情愿?宗教引发的种种灾难何解?一个爱的神会允许人间的苦难吗(包括他女儿曾被人强暴的家庭痛苦)?一个理性的人如何相信神迹?

第二大部分论述人类实存的大是大非问题,包括从宇宙无中生有的奇迹般发源看一位超越自然时空的造物主,从地球生命由简到繁的逐步出场看一位使用进化手段实施创造美仑美奂生命的上帝,从解读上帝的生命指令(特别是人类与其他动物生命蓝图的比较与启示)看进化在分子水平上的真实。作者提出的一些新证据,对於拒绝接受进化论的人似乎构成一个严峻的新挑战。笔者稍后专此评述。

第三大部分介绍对於科学与上帝的关系而有四种可能的信仰:无神与不可知论(科学高於信仰),特殊创造论(信仰高於科学), 智慧设计论(科学需要上帝的帮忙),生命罗格斯(即神导进化论,科学与信仰和谐合一)。作者逐一指出前三种立场的缺陷与不足,提倡他个人采纳的第四种立场。

作者特别驳斥了以当代英国生物学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为代表的极端无神进化论调,指出无神论最缺乏理性,其实是盲目的信仰(blind faith),进化论根本不成其支持的证据。作者所批评的特殊创造论专指六日特殊创造论或年轻地球创造论(上帝在数千上万年前用短短六日创造天地万有),认为它不仅不合现代科学的发现,而且不过万年前受造的宇宙所拥有百亿年表观年龄的说法,无异于把上帝打扮成了一个欺骗科学家观测仪器的高级魔术师。作者指出智慧设计论(Intelligent Design, ID)有三大站不住脚的命题:进化论提倡无神论,故基督徒要抵制;进化论有先天缺陷,不能解释自然的内在复杂性;智慧设计者需要填补进化无法完成的那些“不可简约的复杂性”(irreducible complexity)。作者认为智设论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科学,因为它既没有提出导致生命渐进复杂化的可能机制,也没有可接受实验检验的系列预告。而基於细菌鞭毛、凝血系统、生物眼睛等不可简约的复杂性系统的假说,最近也越来越受到实验的挑战。作者指出,智设论其实就是空格神论(God of gaps theory,科学暂时无法解释的未知与空格处用神的作为来填补)与两个世纪前帕雷(William Paley)自然神学(自然设计昭示与证实神的创造)的最新翻版。很可能出於类似的理由,作者在前面讨论六日特殊创造论时,完全忽略了年老地球创造论(Old Earth Creationism)。该理论相信圣经六日创造不必按字面解释,上帝在宇宙与地球古老而漫长的岁月里逐步参与生物大类的特殊创造。

作者所支持的生命罗格斯(BioLogos,即神导进化论)则接受科学对宇宙与生命起源的越来越接近正确的诠释,上帝超自然创造的作为不在宇宙与生命演化的漫长过程之中,乃在创世之前,简言之,上帝使用他所设计的进化手段完成宇宙与生命的演化,人类与黑猩猩曾经拥有共同的祖先,而如此进化出来的人类却按照上帝事先的命定拥有上帝的形像,有可以与上帝沟通的灵性。这一说法试图调和科学与有神的信仰,同时回答科学所无法回答的大是大非问题(宇宙与生命的最终源头,生命的意义与永生,等等),但无意也无法证明上帝存在与否,也不自诩为科学理论。作者承认,神导进化论曾经受到许多的非议,愿意公开捍卫它的人寥寥无几。少数例外包括教皇若望保罗二世,他生前曾公开宣称,进化论不仅仅是个假说。鉴于神导进化的重点不在神导这个形容词而在进化这个名词,而且在基督教界的名声不好,作者提议用两个希腊词融为一体,将神导进化论更名为BioLogos (Bios through Logos),意即新约圣经约翰福音开篇所谈的创造主与降世为人的Logos(生命之道)耶稣基督是所有生命(Bios)的源头。其实,替神导进化论改名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物理学家Howard Van Till教授在1986年出版的《The Fourth Day》(创世记第四日)一书里曾经建议用Creationomic Perspective (创世经济观)来正名,后来又建议用Fully Gifted Creationism (全备天赋创造论),主张“慷慨和睿智的神毫无保留地赋予宇宙自身完整无缺而自我逐步实现的所有生机和潜能,借助宇宙演化和生命进化的自然手段来完成当初神超自然设计的伟大创造”(详见笔者介绍特殊创造论与神导进化论的文章,发表在2003年海外校园第58期)。

作者还分析了进化论在美国公众里接受程度不高的原因(进化的反直觉性,圣经创世记头两章的字面解释,生命的高度复杂似乎暗示背后有一位设计师和创造主)。作者引用部分圣经学者的意见,认为创世记里上帝造天地与生命的记载乃诗意描绘,不必按照字面来解。作者以天文学家加利略被天主教庭迫害的历史为鉴,以初代教父奥古斯丁的遗训提醒现代基督徒,不要用反理性反科学反进化的态度来限制原本与科学和谐合一的信仰。作者以他在西非参与医疗短宣的经历,分享上帝是圣爱的源头,耶稣基督是达成上帝与人和好的完美桥梁。作者呼吁慕道者在如山铁证面前作智慧的信仰选择(作者特别提及他把生命交给主耶稣的那个冰凝飞瀑的冬日晨曦),提醒信徒不再轻视科学,因为科学也是一种对上帝的敬拜,建议科学家花时间了解信仰。最后,作者呼吁科学与信仰论战升级的双方停火对话,寻找和谐与合一。

本书附录讨论生物伦理,有关科学与医药的道德操守。作者举例说明医药遗传学的价值与误用,个人化的药物,DNA检验的伦理问题,生物伦理的共同道德律,信仰在生物伦理辩论中的地位,干细胞与克隆,人的生命究竟从何时算起,体细胞核转移技术,性格遗传与优生问题。作者把是非曲直的方方面面提到台面上讨论,并旗帜鲜明地反对人类克隆实验。附录部分值得关心生物伦理的人阅读。

本书暂时还没有中译本。习惯英文阅读的非生命科学专业的读者亦可在不到十小时内读完,原汁原味地领会原作的思想。作者坚信,科学真理与圣经信仰真理都属於上帝的真理,不可能互相否定,追求真理的人完全不必害怕这两方面真理的亮光。愿这本书带领每一位读者来就上帝真理的亮光。

(二)人类生命蓝图的新发现

第一个惊人的发现是,人类生命蓝图只有百分之一点五的区段编码大约两万多个蛋白质基因(其余大部分区段除了负责基因表达的调控,具有暂时不明或无用的功能),这远比起初预想的十万以上基因少了很多。比人类低等的生物也有相似数目甚至更多的基因。据笔者了解,人类所食用的大米基因比人类基因至少多出一万以上。很明显,人类作为最高级的生命形态,并非基因数目多的缘故。作者用语言打比方来解释这个谜团。一个受过基本英文语言教育的人,大约认识两万词汇。但人们使用这些词汇却可以构筑复杂性非常不同的文章。

第二个有趣的发现是,代表不同种族的人拥有99.9%相同的生命蓝图序列,任何两个人相差不过0.1%。人类这种细小的种内个体差异,远小於大多数生物种内的个体差异(通常1-5%)。从基因蓝图的角度来看,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同为人类共同大家庭的成员。根据这种差异,群体遗传学进一步推算出人类大家族可溯源的早期(但不是最早的)历史,目前的人类大家庭很可能发源于十到十五万年前群居在非洲东部的一万人左右的部落。最早的人类第一家庭曾在哪里生活则不得而知。

第三,人类与其他生物比较,编码基因的区段有不同程度的相似性,而基因之间的广大非编码区段则具更少相似性。比如,人类与黑猩猩、狗、小鼠、鸡、果蝇、蛔虫相比,基因编码序列的相似(不是相同)程度分别是100%,99%,99%,75%,60%,35%,而非基因编码序列的相似度则下降为98%,52%,40%,4%,~0%,~0%。这意味着什么呢?作者指出,第一,根据生命蓝图的DNA序列所划分的生物亲疏近远,与基於现存生物和化石的比较形态解剖学所作的分类,大有异曲同工之妙。第二,基因编码区段所承受的自然选择压力比非编码区段要大(因为功能区段不能有太多太快的失活突变),所以变异相对慢一些。即使在相同基因编码区段,基于三联子遗传密码的简并性(degeneracy,不同密码对应同一氨基酸) 而允许的沉默突变比改变密码涵义的突变要普遍得多。这些观察都符合进化理论的预测。

作者并不认为种内变异的小进化或微进化(microevolution)与促成跨种的大进化或广进化(macroevolution)有实质的不同。作者认同达尔文在大约一个半世纪前所提出的细小生物变异日积月累,在自然选择作用下最后导致新物种产生的进化机制。作者以棘鱼(sticklebacks)丢盔弃甲的进化故事为例,指出在咸水中生活的棘鱼全身所披戴的保护盔甲板,因为几万年前某个基因的变化导致在淡水中生活的变种棘鱼失去大多数盔甲板。由此推想,多彩多姿的鱼类有可能经过类似反复多次的基因突变而进化出来。抗药性病毒与细菌的产生是另一个常用的微进化例子。

作者拿出四条似乎是杀手锏的基因证据,坚信人是进化的产物。

证据一,不同基因在遗传物质载体─染色体上的排序有惊人的相似。比如人类第十七号染色体与小鼠的第十一号染色体,其中几乎所有基因的相对位置排序都是一致的。固然这个排序对这些基因的正常表达有可能是绝对必要而如此设计,但作者宁愿相信是进化使然。

证据二,转座基因导致的古老重复序列(ancient repetitive elements, AREs)充塞在基因之间的巨大非编码区段,而且在人类与小鼠对等的染色体位置上维持惊人相似的位置,就连某些有DNA缺失片段的AREs也不例外!作者不相信上帝会跟人作谜藏似地故意保留那些不同完整程度的AREs在不同的生物基因蓝图里,除非是进化之使然。

证据三,人类与黑猩猩的基因蓝图有惊人相似(96%)。人类有二十三对染色体(但男人有不同的一对X与Y性染色体,故人类共有二十四卷生命全书),黑猩猩(以及大猩猩、猩猩)则有二十四对(共二十五卷生命全书),除开人类的第二号与黑猩猩的其中两条外,其他的染色体组型都一一对应,非常相似。从染色体末端DNA序列的结构特点来推测,代表黑猩猩的那两条染色体曾经在进化过程中融为一体,成为人类的第二号染色体,以至人类第二号染色体的中间也拥有通常染色体末端才有的序列特点!

证据四,假基因(pseudogenes)的比较。例如,人类基因capase12已经因为多次基因突变而失活了,但处在黑猩猩与其他哺乳动物染色体上与之对应的基因则继续行使正常功能。作者无法相信上帝刻意把那个失活的基因放在那里来检验人类对他的信心。另一个人类假基因MYH16在黑猩猩等灵长类动物仍旧行使正常的功能,负责颌骨肌肉蛋白的产生。 作者猜测,这个基因的失活加上其他的基因变化,有可能促成了人类头颅骨向上扩张,脑容量增大。

另一个有趣的正常基因是位于人类第七号染色体上的FOXP2,很可能影响语言的发展。英国有一家三代人因为该基因的某个点突变而有严重语言障碍。这个基因在几乎所有哺乳动物中都相对稳定不变,在人类则有两个特别的突变,估计发生在大约十万年前,有可能促成了人类语言的发展。

尽管如此,作者坚信,生物学不能解释人类的一切,比如道德律和人类普世性寻找上帝的宗教情怀等。作者在其中一章介绍完地球生命的分子起源之困难,化石记录,达尔文进化理论,神父孟德尔奠基的遗传学理论,信心十足地安慰害怕进化论的基督徒说:“不要怕,还有大量关于上帝的秘密。许多考量过科学与属灵证据的人依然明察上帝创造与引导的手在运作。至于我,在关乎生命本质的发现里没有丝毫的失望与幻灭!相反,生命原来是如此的美仑美奂!DNA数码雅致得令人心旷神怡!生物的组成部分是何等的美感悦目,真是一种高贵的艺术享受,举凡翻译核酸成为蛋白质的核糖体,毛毛虫到花蝴蝶的蜕变,吸引配偶的孔雀开屏!进化,作为一个机制,可以也必然是真实的。但这无损于生命作者的本性。对信仰上帝的人,现在有理由不是更少、乃是更多地叹为观止。”

(三)人类生命蓝图面前的科学、哲学与神学再思

笔者一方面欣赏并认同柯林斯对科学真理与圣经信仰和谐归一的信心,另一方面对他坚信进化论是对生命起源的唯一正确解释持审慎与保留的态度。

问题一,进化与创造。特殊创造论者与智慧设计者对生物圈内种类繁多生命之间亲疏近远也有相当合理的解释。就如一系列随着时间推移不断由简到繁的建筑物或者交通工具,我们固然可以按照它们外表的类似程度,甚至发现并分析比较它们的设计蓝图,来摆列一个反映它们之间表观亲疏近远关系的自然进化次序,但我们仍然无法否认背后设计师的贡献。同理,上帝当初各从其类的生命创造正是按照一套如今生物科学所发现的共同设计方案来实现的,包括生命蓝图的DNA双螺旋结构与对等基因的相似序列,统一的遗传密码表,物质、信息、能量新陈代谢的核心网络,细胞基本结构,生物个体形态模板。故此,科学家发现生物在分子、细胞、个体水平上有同质与相似,从设计与创造的角度是再好理解不过的了。而且,生物圈内的食物链,必然要求不同生物在分子水平上具有同质性。生命同质同源的表象,在历史过程中貌似自然进化,但在深层的原因里却永远无法合理排除造物主设计创造的功用。

问题二,宇宙的开放性。宇宙对上帝的作为是否开放?如何开放?创造万有的上帝是否完全依靠他事先设计的进化手段与自然定律来达成宇宙和生命的演变历史?圣经所启示的上帝明显不是置身在宇宙之外袖手旁观的上帝。超越万有的主耶稣基督不仅创造万有,也继续用他权能的命令维系万有,还曾经跨越时空,道成肉身来到人类历史中,救赎万有。如今圣灵继续运行在人间感动人心回归天父上帝。蒙恩得救的新人类将来还要在新天新地与万有之主耶稣基督一同承受万有,并统管万有。既然这个宇宙对于上帝的作为是开放的(无神论明显是无稽之谈),我们接着要问:在宇宙和生命的创造方面到底是如何开放的?这有两个极端的看法,一端是六日(或年轻地球)特殊创造论,主张上帝亲自刻意短时创造宇宙和生命,另一端是神导进化(全备天赋创造论,生命罗格斯),主张上帝单单使用纯粹进化手段来达成宇宙和生命的演化历史。在这两个极端中间至少有两种说法,一是年老地球特殊创造论,主张上帝在宇宙漫长的岁月里逐步预备环境并创造生命大类别,再借助进化机制来达成生物圈的丰富多彩。另一个是智慧设计论,不论宇宙与地球的历史短长,主张宇宙和生命的创造过程中总有某些关键步骤离不开超自然智慧设计的介入。

上述四种说法都共同认为上帝必然介入。生命罗格斯认为上帝只在宇宙开始前介入;六日(或年轻地球)特殊创造论主张上帝一开始就快快地介入;年老地球特殊创造论主张上帝慢慢地介入;智慧设计论主张上帝或快或慢好歹都要介入。这里用一个比方来形容这些不同的说法。宇宙和生命好比一幕精彩历史剧,上帝是制片人。生命罗格斯认为上帝同时是剧作家,写好了剧本,让演员按照剧本的思路自导自演。年轻或年老地球特殊创造论认为上帝同时是导演,历史剧或一气喝成,或细水长流。智慧设计论认为上帝同时是舞台监督,关键时刻指点指点。这四种可能,很难说哪一种更合理。笔者认为,科学迄今并没有断言,很可能永远也无法断言,上帝是否袖手旁观丝毫不参与宇宙和生命的创造历史。果如是,基督徒应当求同存异,认定圣经所启示的创造主,保留科学对创造过程的细节描绘。

问题三,亚当夏娃的历史真实性。假如人类果真是黑猩猩的近亲,曾经拥有共同的祖先,我们究竟是按字面还是用诗意解读创世记关于亚当夏娃受造的记载?圣经记载,亚当从尘土而出,夏娃从亚当而来。换用生物学语言,亚当从无生命尘土逐步进化而来,而夏娃的创生来自亚当的转基因体外克隆(去掉亚当的Y性染色体后复制X性染色体一份为二,成为人类众生之母夏娃的XX性染色体)。柯林斯根据人类与黑猩猩基因蓝图的比较得出人类与黑猩猩同出一源的结论,的确值得深思。当然别忘了,纯进化机制还必须要求有生育能力的至少一男一女都在同时代同地点进化而来。而夏娃的克隆式创造解决了男女同时同地进化的大难题。也许,上帝创造生命的过程类似迪斯尼乐园的艺术家对动画片动作的设计,下一个动作是根据上一个动作的细微改变而来,而一连串的细微动作画面加起来,就构成一幅动画。大有可能,人类的创作是基于与黑猩猩共有的祖先稍微修改基因蓝图而成。果如是,人类基因蓝图与黑猩猩基因蓝图的极大相似性,貌似自然进化之使然,实则超然创作之结果!换言之,基因蓝图所揭示的相似,不过是生命形态相似的必需内在基础。里里外外的相似,加起来仍然无法否认上帝亲自创造的可能。打一个比方,生命罗格斯认为上帝事先设计了一套神奇无比的自动装置,会自我演化并自动画出各式各样越来越复杂的生命之像,而特殊创造论与智慧设计论则认为上帝自己或多或少、或快或慢亲自参与绘画创作的过程。除非我们有当初创造过程的全程写实记录,否则我们根据科学无法区分自然进化与超然创造的结果,对于亚当夏娃受造的圣经记载,既可以字面解读,也可以诗意解读,更可以结合起来解读。无论从科学还是信仰的角度,亚当夏娃是真实的历史人物,人类大家庭来自这个真真实实的第一家庭。

问题四,死亡的终极原因。死亡如果是人类堕落的结果,我们如何解释人类起源之前的生命历史里大量死亡现象?六日特殊创造论因为创造的短时性而避免了这个问题。其实根据圣经,虽然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但人类堕落只是直接带来人类的死亡。笔者进一步认为,在这个充满量子现象的宇宙里,因果关系并不需要直接与时间先后对应。更何况,全知的上帝所设计的完全可以是一个预先命定让死亡暂时成为其主旋律的宇宙。在受造后的历史里,似乎是或然其实是必然发生的人类堕落与死亡,已经预先考量在上帝的设计宏图里。不然,一个小小地球如何承载万一不犯罪灭亡的古往今来万寿无疆的人类大家庭成员呢?而且,没有天体的死亡(比如超新星的爆发),也就没有生命赖以存在的元素基础。没有细胞凋亡(程控死亡),也就没有生命的正常发育与免疫功能。没有生命的死亡,也就没有生命元素的地上回收与再利用。没有人类的死亡,也就无法让灵魂回归属天的自由家园。我们迟早必须脱下生命的帐篷,回到造物主的怀抱。死亡好像一个令人绝望的大咒诅,但在耶稣基督死而复活的救赎大能里却转化成一个永恒的祝福,因为行过死荫的幽谷,信靠上帝的人必将出死入生,永永远远住在耶和华的殿中。这是人间最伟大的福音喜讯!让我们的心响应使徒保罗得胜的凯歌:“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神,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

亲爱的朋友,当科学家继续为我们越来越多地描绘我们宇宙和生命的历史细节,你曾否真正领会到历史(History)其实是上帝他自己主编和导演的故事(His story)? 让我们为每一个新的科学揭示牵动一番新的惊喜,为这个宇宙和生命每一个被解开的奥秘向创造和救赎我们的上帝感恩。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又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自由。”快来拥抱真理吧!

(完稿于2006年7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