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誓不贪污要以有信仰为前提

由 news 在 2006, 八月 19 - 11:37 提交 :: 社会动态

宣誓不贪污要以有信仰为前提

2006, 八月 19 - 11:00

国内一方面对于教会得发展严加防范,另外一方面也确实看到社会的问题和信仰的意义。在一些地方的家庭教会遇到严峻生存困境的同时,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也开始公开讨论信仰话题,虽然并非总是直接和基督教相关,但是这也提醒我们不要忘记主耶稣的教导,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做这个黑暗世代的金灯台,以神的真理照亮中国。中国需要神的福音。

下面是一篇发表在《羊城晚报》上的时评:

————————————————————————————————————

《宣誓不贪污要以有信仰为前提》

广州市廉政文化周启动,来自海关、地税、国税等廉政“高危行业”的500名青年公务员宣誓“以后当了官永不贪污”

广州市廉政文化周16日上午启动,来自海关、地税、国税等廉政“高危行业”的500名青年公务员宣誓“以后当了官永不贪污”。(《新快报》8月16日)

现在宣誓颇为流行。不久前,北大举办了“廉洁自律、爱岗敬业”座谈,30多名即将赴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大型国企工作的毕业生代表参加了活动,签署了承诺书,并向全国大学毕业生发出廉洁自律的倡议书;四川省委组织部、人事厅近日也联合发文,要求今后新录用的国家公务员,都必须面对国旗宣誓。

有人认为,宣誓能促使人反省,使人良心发现;也有人说,宣誓能使人耳濡目染,从而得到廉洁教育,总之,宣誓比不宣誓好。然而,这些说法事实上很难站得住脚,如果我们承认人性有其脆弱的一面的话,就应当承认人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很难经受起考验,宣誓既不能在其萌生贪欲时及时制止或者暴露其不法行为,也无法作为事后加重对其惩罚的依据。在现今已经抓获的贪官中,找出些曾经宣誓过的人,并不是一件难事。因此,宣誓效力令人怀疑。

西方社会宣誓比较常见,总统就职时要手按《圣经》宣誓;证人在法庭上作证时,要手按《圣经》宣誓。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也说:“誓言在罗马中有很大的力量,所以没有比立誓更能使他们遵守法律了。”

为什么西方社会会很看重这种宣誓呢?盖因西方社会长期信仰基督教,受基督文明浸染甚深。一个信教的人手按《圣经》宣誓,就不仅仅是他与他自己的良心的宣誓,而且是他向神的宣誓,这种宣誓事实上构成了他与神的一种契约。所以,如果违背了誓言,他就是违背了契约,要受到神的惩罚。因此,一个宣誓过的人,尽管誓言并没有外在的约束,但冥冥中的神的存在,本身就构成对他的约束。所以,我们说,正是一个人的信仰决定了誓言对他起到有效的约束作用,而不仅仅是他的良心、社会舆论或者廉洁教育。

所以,宣誓本质并不是一种外在的制度约束,而是个体愿望的自我表达,要让其起到效力就必须以信仰为前提,换句话说,只有某个人有信仰,才可能使宣誓成为对他的制度性约束。而我们今天处于社会转型时期,物欲横流信仰缺乏,只相信现世与功利,导致了宣誓屡屡失效。

信教是一种信仰,但信仰并不完全等于信教。陀思妥耶夫斯基多次告诫后人,上帝死后,人是否可以为所欲为?所以,人性的关怀与道德理想,也可以作为不信教的人们的一种信仰。今天,与其不断地举行各种宣誓仪式,还不如多培养人们形成自己的信仰;或者说,等人们普遍形成了自身的信仰后,再来举行宣誓仪式,其庄严与圣洁,才得以令人那肃然起警。(杨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