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神学:十字架样式的神学

由 古旧福音 在 2006, 七月 31 - 19:59 提交 :: 神学探讨

十字架神学:十字架样式的神学

作者: Todd Wilken
http://www.issuesetc.org/resource/journals/v2n1wlkn.htm

你的神学是什么样式的神学?

“我可不是神学家。”哦,你是。

每一个人都是神学家。你是一个人吗?那么你就是一个神学家。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天生的神学家,这包括了我们之间数不清的各样宗教。从万物有灵论到禅宗,从祆教到无神论,每一个人都是一位神学家。

神学不是别的,只是对神的认识。每一个人都有对神的认识,每一个人都是一位神学家。

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一个人都是一位好的神学家。事实上,按我们本来的面目,我们都是糟糕的神学家。保罗在罗马书第一章是这样说的: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

我们都是天生的神学家。但我们是堕落的人,所以我们的神学也堕落了。保罗继续说道:他们“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彷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人的样式,飞禽的样式,动物的样式,昆虫的样式,这是我们这些堕落神学的样式。

所有这些神学家有什么共同点?保罗说,他们“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却“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

保罗说的是,堕落的人不把神当作神荣耀他,却努力要荣耀人自己。这在伊甸园里就开始了。“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人按他一切堕落的神学推论,只为自己求一件事,就是那唯独归于神的荣耀。这是荣耀神学。

荣耀神学的神学家 对 十字架神学的神学家

圣经说,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人以为正的路,就是荣耀神学。 我们都是天生的荣耀神学神学家。荣耀神学神学家相信:

1. 用人的理智通常可以认识神的道路;
2. 神的恩待是显明在生活的境遇中,特别是显明在生活的成功和得胜中;
3. 神喜悦人真诚的努力。

除了基督教,世界上的一切宗教都是荣耀神学。不管它是以伊斯兰教,佛教,印度教,犹太教,还是某种奇怪异教的形式表现出来,其本质是同一样神学,都是荣耀神学。荣耀神学是至终成为死亡的路。

但基督教神学在根本上是不一样的。基督教不是一种荣耀神学,而是一种十字架的神学。这就是保罗对两者所作的对比:

十字架的道理, 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就如经上所记, 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智慧人在哪里?文士在哪里?这世上的辩士在哪里?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犹太人是要神迹,希利尼人是求智慧。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利尼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因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

和荣耀神学的神学家形成完全对比的是,十字架神学的神学家相信:

1. 神的道路似非而是,是向人的理智隐藏起来的;
2. 神的恩待是显明在耶稣身上的,特别是在他的受苦,死亡和复活上;
3. 神只喜悦耶稣。

荣耀神学和十字架神学是互相排斥的。它们认识神的方法是完全不同的。一种是假的,另外一种是真的。一种引向死亡,另外一种引向生命。

隐藏自己的神

关于荣耀神学的神学家,马丁路德这样写道:

那看待神的眼不能见之事,仿佛这些事情可以在那些实际发生了的事上清楚表明出来的人,并不配称为是一位神学家。

什么是“神的不可眼见之事”?这个问题把我们带回罗马书第一章: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

实际上每一种宗教都承认他们的神拥有某种特征:生命,智慧和能力。很多宗教进一步推测说,它们的神拥有像公义,爱和怜悯等这样的特质。然而,神的真正神性向它们是完全隐藏起来的。

神怎样看待我?他是喜悦我还是不喜悦?要回答这个问题,荣耀神学的神学家一定要按照他自己的生活境遇来加以推测。如果他生活顺利,他就得出结论,神是喜悦他的。

神为什么喜悦我?荣耀神学的神学家进一步推测,得出他的神学唯一允许的结论:

神喜悦我,因为我已经讨了他的喜悦。

但如果事不顺利,神就必然是不喜悦我,我就要花更大力气去讨他喜悦。

以赛亚写道,救主以色列的神啊,你实在是自隐的神。神给我们的恩待不是在眼见之事上启示出来的,神是把它隐藏起来,让荣耀神学的神学家去猜。荣耀神学的神学家错误相信他能从在他周围的事物中看出神的心意。他所发明的神是一位其心意可以受人的行为操纵的神。

但如果神真是一位把自己隐藏起来的神,那么神为什么要隐藏自己?回答是似非而是的。神隐藏自己,为的是把自己启示出来。

神在何处把自己隐藏起来?回答又是另外一个似非而是。全能的神把自己隐藏在软弱之中。全然智慧的神,把自己隐藏在愚拙之中。永活的神,把自己隐藏在死亡之中。

这就是荣耀神学的神学家要起来反对的地方。神不是软弱,愚拙,或者死的!在这里,荣耀神学的神学家现出他的本色。马丁路德对这个问题作了准确的诊断:

这很清楚:不认识基督的人是不认识隐藏在受苦中的神。所以他选择行为而不是选择受苦,选择荣耀而不是十字架,选择力量而不是软弱,选择智慧而不是愚拙,在总体上,选择好事而不是坏事。对这些人,使徒说他们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腓3:18), 因为他们讨厌十字架和受苦,喜爱行为和行为的荣耀。

认识耶稣基督就是认识隐藏在软弱、愚拙、还有死亡里的神。马丁路德写道:然而,那通过受苦和十字架认识神可见,显明之事的人,他是配得被称为是一位神学家。

十字架神学的神学家不是看他生活的境遇,以此解码神的心意,而是看耶稣的受苦和死,以此认识神的心意。 十字架神学的神学家不是推测神喜悦人的努力,而是看被钉十字架的基督是一次为众人得了神喜悦的那一位。生活的境遇不管如何,现在都是被放在耶稣的受苦,死亡和复活里来加以认识。

荣耀神学的神学家按照人对能力,智慧和理智的观念来给神下定义。十字架神学的神学家让神定义自己,不管这看起来会是多么似非而是,是多么软弱和愚拙。

十字架是我们的神学

在这里我要痛心地说,基督徒也没有脱离荣耀神学的沾染。在今天的许多教会里,行为的荣耀掩盖了十字架的羞耻。不讲十字架神学反合性的讲坛高举的是基督徒,而不是基督,所讲的神是能被人轻而易举明白,能被人轻而易举取悦的神,讲的是一位不要求十字架,不要求一位死的耶稣的神。

简单来讲,教会似乎很心急要把十字架的羞耻,软弱和愚拙换成人的荣耀,力量和智慧。对于一群看来是心急要这样做的基督徒保罗说,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保罗在说什么?他是说,十字架不只是我们神学的一部分,十字架就是我们的神学。十字架容不得人对神,对他心意的臆测,写在他儿子耶稣那破碎身体和所流之血上的,是神最终的话。

http://www.old-gospel.net/viewthread.php?tid=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