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7月3日

荒漠甘泉, 3 七月 2006

  「那耕地为要撒种的,岂是常常耕地呢?」(赛28章24节)

  一天初夏,我走过一块美丽的草场。上面的青草非常柔软,浓厚,纯粹,真象一块东方的绿色大地毯。草场的一隅栽着一棵佳美的古树,树上停着无数美丽的野鸟;晴爽的空中充满了它们悦耳的歌声。两只母牛躺卧在凉爽的树荫下,洋洋得意。

  路旁种着黄色的蒲公英,蒲公英中间,又夹着紫色的紫罗兰。

  我倚着竹篱呆望了好久,尽量饱享了一顿眼福,心中想着:神所造的宇宙中,没有一处能比这里更美丽更可爱了。

  第二天我又走过那条路,看啊!那幅美丽的图画全被拆毁了。一个农夫扶着铁犁,站在畦间,在一天之内造成了这一个大破坏!绿色的青草没有了,留着的只是一片丑陋光秃的黄土;歌唱的野鸟不见了,却换来了几只抓土啄虫的老母鸡。路旁的蒲公英,美丽的紫罗兰,一概都不见了。我忧忧愁愁地自语着:“这样美丽的东西,也有人忍心损害吗?”

  那时全能的手打开了我的眼睛,叫我看见已熟的禾稼等待人去收割。我能够看见巨大迟笨的草人巍立在日光之下;我能够听见秋风掠过麦穗的响声。我就领悟到:若不经过那块丑陋光秃的黄土,就得不到收割禾稼的光荣。

« 七月 2006 »
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