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中的回应与果子

由 news 在 2006, 六月 27 - 11:39 提交 :: 社会动态

逼迫中的回应与果子

2006, 六月 27 - 11:00

  广州美心教会被当地统战部以及有关部门强令解散(见附录)。面对逼迫怎么办?彼得和使徒们在在公会的大祭司前,说出了:"顺从 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的(徒5:29)的伟大话语,这一句带着圣灵能力的话语给了历代基督徒无比的勇气,也成为了基督徒面对压迫势力如何处理信仰与服从的首要原则.

  美心教会的姊妹勇敢地向国家宗教局局长叶小文先生发出了公开信,公开信措辞平实,却把一个和平有爱的教会告诉了叶先生和世人,公开信不仅本身是一个勇敢和智慧的见证,同时公开信的内容也见证了我们的信仰.有人认为这是血气,有人认为这是寻求人,不是寻求 神,真的如此吗?沉默并不意味着顺服,为信仰做见证并非要寻求人.

  保罗在面对逼迫的时候,在千夫长面前为自己辩护过(徒21:37_22:21),在辩护过程宣扬了自己的信仰,保罗也在巡抚腓力斯前为自己辩护(徒24),并且后来还在巡抚非斯都以及亚基帕王前申辩,讲述自己的归主过程,在审问的同时他非常智慧地为主作见证,传福音.宣扬死人复活的好消息(徒26).最后保罗还坚持要上诉到罗马的恺撒那里去,由此一路上都传递了福音,作了美好的见证.保罗的作为是属于血气吗?是在寻求人吗?

  主说,你们驯良如鸽子,也要灵巧象蛇.保罗真是我们的榜样了.顺服不是在没有任何见证没有任何原则的条件下去所谓顺服,那样的顺服说得严厉点,不过是胆怯的别名词,还要遮掩自以为是讲智慧讲策略,没有背十字架的顺服是伪顺服.

  美心教会的姊妹有着保罗一样的智慧和勇气,姊妹为我们做了美好的见证.是的,碰到类似的逼迫,我们要为主作美好的见证,告诉那些官员们我们聚会只是为了信仰,而且我们的信仰是和平的,是有爱的,我们一直是遵守国家法律的楷模,同时我们的信仰也让我们只能以基督为元首,而不是以其他.而且基督徒顺服在基督下,带来是圣灵的果子,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这样的事情,没有律法禁止”(加5:22,23)。这样的事情法律都禁止的话,那样的法律是什么法律啊!有什么法律规定仁爱呢?有什么法律规定喜乐要登记呢?和平要被监禁,忍耐要被禁止,恩慈要躲藏,良善要废除,信实温柔节制要被禁止的话,我们这个社会是什么样的社会啊?因此我们真是要如保罗一般申诉,告诉他们我们信仰的实质,在我们的申诉辩护中传递美好的福音.

准翔

CCIMNEWS



附:一封给大陆国家宗教局局长的信


国家宗教局叶小文局长:

您好!

 
我是广州美心基督教会的信徒。昨日广州天河区统战部、市区宗教局、国保大队、居委会等许多单位找到我们教会的牧师到天河区统战部开会。由于我以前是学法律的,牧师就带上了我,一起去参加。

 
区统战部的潘部长对我们说,要求我们从当天起立刻停止基督教聚会活动。理由有三,一是出于安全考虑,二是有群众投诉,我们聚会的地方是在一小区内,不适合搞公共活动。三是我们未经批准,属于违法聚会。这是最重要的原因。在这之前,也找牧师开过一次会,说我们那里不适合聚会,要求停止。

 
我们牧师就解释,安全上不是大问题,我们在那里聚会一年了,人也不算很多,一次才三四十人。另外,是有个别业主投诉,我们也专门写了道歉信,一直跟业主委员会、小区的管理处都有沟通,平时也有拜访邻居,搞好和邻居的关系,况且,在我们那里聚会的,基本上都是这个小区的业主。我们也常提醒我们的弟兄姐妹,上下电梯不要讲话、喧哗,乘电梯一次四五个,留空处给我们的邻居。这点我是晓得的,我们聚会时都有提醒,门窗都关好,我还问过离我们最近的一家,那家的老阿姨天天都在家做事,她说没什么影响,几乎都听不到什么声音。但是上次自潘部长说了这事情,说我们那里不适合聚会,我们就一直在找更合适的场地,我们也希望能找一个更好的地方,不会影响我们邻居的,但是找那么合适的地方不是很容易的事。在没找到新地方之前,我们总还是要聚会啊,这是圣经中神对基督徒的教导,不可停止聚会的。一个真正爱神、追求神的基督徒一定是坚持聚会的。关于登记,我们找了区宗教局,既然你们说要登记,那我们就向你们申请嘛。可区宗教局的说我们不符合条件,要我们先去找三自,所以我们牧师也专门找了省市基督教两会的负责人,打听这个事,但我相信叶局长您知道,这也不是很简单的,一天两天能弄好的。牧师就对部长等人说,我们是在申请登记的过程中,在准备。但潘部长却不管我们所做的这些努力,明令从当天起立即停止一切聚会活动,说我们聚会是违法的。如果我们不听,那他们就要取缔,收缴、查封、拍卖。他的态度您就可想而知了。

 
我之前有读过《宗教工作普法读本》和叶局长您的《把中国宗教的真实情况告诉美国人民》,昨天我也有带这点资料去会场。我就抓紧机会讲了讲这上面的内容,“无论是否登记,他们都可以进行祈祷和读经活动。对这些尚未登记的活动场所,我们只是以说服教育的方式劝说他们向政府登记,并不妨碍和干扰他们在法律许可范围内的宗教活动。中国政府要求宗教活动场所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登记其目的是为了宗教活动场所的合法权益进行保护。这种登记是自愿的,不是强迫的,是依法的,不是非法的。无论是否登记,不构成他们是否犯罪的条件。”按照我的理解,您这些话讲的是很清楚的,什么叫自愿,就是可以登记也可以不登记,如果不登记,也是可以正常聚会的。什么叫强迫,就是规定必须要登记,如果不登记就要采取强制手段来取缔惩罚等。所以我们教会虽还未登记,但也还可以正常聚会的,更何况我们很配合,正在积极申请登记呢。我说,叶局长不是代表他个人说话,他的发言乃是代表了国家对基督教、对我们这些教会的政策。

 
但潘部长说,你这个女同志不要在那里引经据典的,那是你的一家之言。我们是解决实际问题。我们的态度很清楚,就是要你们立即停止聚会。

 
我之后就想解释一下,我不是引经据典,是引用国家政策,我说的也不是一家之言,而是叶局长的讲话。我还准备说说其他的一些法律问题。但我看他的火气很大,所以我很客气地问,“我可以讲讲话吗?行政法上规定相对人有陈述权、申辩权。”我话还没讲完,他就给我打断了,很是生气,“你还讲什么?我刚才讲了那么多话,你难道都没有听进去吗?”这是他的原话,这是当场的人都听见的。所以我很多话就没法讲了。这点我很不能接受。政府做事不应该这样。法律规定我们有陈述、申辩权的。而且我认为他带有歧视,可能觉得我是女孩子,个子又小,就这样待我。但他许可我们牧师讲话。

 
我们牧师态度脾气很温和,一直在那里向他们赔礼道歉,觉得耽误了他们时间,让他们为这个事做了不少工作、开了不少会。牧师也继续解释了我们的一些难处,希望得到谅解。教会是基督耶稣的,不是我们哪一个说了算的。这么多弟兄姐妹住在小区里,确实有聚会的需要。这下潘部长就听不下去了,他态度很硬,他说已经清楚无误地告诉了你政府的要求,其他的就不要多讲了。如果不按着我们的做,政府就会上门取缔。在这种强压下,牧师不得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岂不知这还没有结束。他们叫我们还要留一留,要签个东西。昨天他们还叫了我们的房东夫妇来,之前也给房东施加了压力,打电话给房东的单位领导,派出所还找了他们去问话。过一会,东西来了。他们打印了一份《关于终止履行房屋租赁合同的协议》,内容是甲、乙双方当事人经协商一致,现决定自2006年6月20日起终止履行——的房屋租赁合同。我提出了异议,合同应当是双方当事人自愿的行为,怎么政府来制定协议。他们说,那你们就自己写吧。我本来说我们可以和房东私下再协商的,不一定要今天写定下来。可房东说我们如果今天不写,交给宗教局,那他就会有麻烦。替我们的房东考虑,我们只好写。离合同期满只有一个月了,房东也不想有损失,所以就决定我们继续租房交钱直到合同期满,可以在那里住人,但不能再在那里聚会了。其实牧师和我都不是租房子的,不是合同当事人,但宗教局还是要求我们要签名,做代表,之后再找实际的承租人签名。这样我们总算可以回家了。
其中宗教局的人还跟我说,叶小文的讲话是个人讲话,不能代替国家法律。我们现在是依法办事,法律规定你们在那里聚会是违法的。所以你讲叶小文说什么是没用的。诚然他们说的有一定的道理的,不能把某个人的讲话至于国家法律之上。

但我以为,您的讲话代表了国家对宗教的政策,与那些宗教条例法规肯定是不违背的,甚至有助于我们更好的理解国家的相关法例。因为法律条例难免有漏洞,有规定不完善的地方,而且各人有各人的理解,到底哪个人的理解对呢。这就要参考相关国家政策,比如《宗教工作普法读本》和《把中国宗教的真实情况告诉美国人民》等资料。稍微对我们国家法律制定有了解的也应当知道,法律也要根据政策制定,比如宗教法律法规就应当反映国家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所以他们的那种说法我不能认同,那样岂不是说你作为国家管理宗教的领袖所说的话不算数?那些话只是讲给美国人民、世界人民听的客套话,而实际上是另一套做法?那些话是违背国家宗教法律的?我实在不能苟同。我注意到在国家宗教局网上也推荐了您的这本书,既然还有,没有被没收、销毁或者宣布无效,那证明就还是有效的,正确的。另外,我记得《宗教工作普法读本》中还规定了暂不符合登记条件的,可以暂缓登记。您还说,有些地方把没有登记的,当作违法而加以取缔,是非常遗憾的事。我想我们教会就算不符合登记条件,可以暂缓登记,等我们条件成熟、具备了之后,就正式登记。用不着这么狠啊,强迫立即停止聚会。

 
我们是正规的基督教,是真正自传自养,跟外国也没有联系,弟兄姐妹很多都是小区的业主或租住在那里的,连牧师也是小区的业主,在那里住了十年了,然后一起在小区里租了个房子,正常地聚会,唱诗、学习圣经。所以他们这样做我很不能理解。虽然因为他们是政府,背后有武力支持,我们不得不听从他们的,这个星期就不能在那里聚会了。但政府也要讲道理啊。我这些理在他们那里说不成,不准我说,按潘部长的话说,我这是引经据典,而他们是要解决实际问题的。所以我只好反映到您这里来。我知道中国许多事情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许多事情中央规定是很好的,考虑了群众利益的,到下面就变了样子了。比如中央三令五申保护农民利益,而下面一些地方就对农民苛捐杂税。所以,恳请您能帮帮我们。我若有说的不对的,您也可以指正。敬候您的回复。

 
愿上帝祝福您的身体、家庭、工作!

 
                      上帝的一名小仆人

 
                      2006年6月21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