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6月26日

荒漠甘泉, 26 六月 2006

  「即便有不信的,这有何妨呢?难道他们的不信,就废掉神的信么?」(罗3章3节)

  我可以说:我一生所有的忧虑,都是由不信产生的。如果我时常相信——我已往的一切都已蒙神赦免;现在的一切都带着主的能力;将来的一切多么光明,因为永生的真实,不会因为我的冷淡而更变,不会因为我的失败而消灭——我怎能不欢喜快乐呢?——司买丹(James Smetham)

  当我们带着不信的恶心来怀疑神的允许的时候,就得不着那允许了。这并不是说我们的信心该受神的答应,也不是说神的答应是能用信心赚得的;却是因为神曾这样命定:得允许的条件就是信心。——赫德(Samuel Hart)

  不信说:“怎样会这样?怎样会那样?”信心只用一个字去答复他的千万个”怎样”,这个字就是——神!——马金都(C.H.M.)

  有人说:世上如果兴起一个全然相信的人来,世界的历史就会随着改变。读者,你愿不愿意起来做这个人呢?——马克亚当(A.E.McAdam)

  没有信心的祷告,会造成无目标的惯例,卑陋的虚伪。如果你的全人还没有同心合意地参加你的祈祷,我劝你还是再等一会祈祷吧!真实的祈祷一发声,天地都会同说阿们。耶稣基督的祈祷,就是这样。——P.C.M.

« 六月 2006 »
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