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评:韩国队的“精神”支柱

由 news 在 2006, 六月 14 - 23:24 提交 :: 社会动态

球评:韩国队的“精神”支柱

2006, 六月 14 - 23:00

球评:韩国队的“精神”支柱
文/基甸


韩国队赢了多哥,这次是在德国。赛场观众席上大半是热情洋溢的红海洋,据说在韩国国内,球迷更是狂热。这场球本身并不十分精彩,但很多中国同胞还是觉得太极虎开门红为咱亚洲人争了口气。

韩国队员的物理性质(身体状态),我横看竖看,跟咱们中国人根本就是一样的。所以用什么人种论来解释中国足球长期之臭显然是不通的。大家都说韩国队能赢,靠的是一股“精神”。至于这个“精神”到底是什么,却似乎很少有人说清楚过。

“精神”云云,就上升到超越唯物主义的唯心主义高度了。用基督教的话来说,就是“属灵”的高度。足球本身跟宗教或迷信就很有关系。对一些人来说,足球本身就是一种宗教,不但有宗教般的委身投入,也可能有宗教般的虔诚狂热。据说一些非洲队还重金聘请巫师为本队祝福给对方诅咒。韩国队当然不会相信非洲巫师的。那他们的“精神”支柱到底是什么呢?太极?儒家?东方神秘主义?

韩国队的队员其实已经有一个答案。据网易体育报道,韩国队2号李荣杓周日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时表示韩国队的“精神”支柱是基督教信仰。2002年世界杯韩国队里已经有六七个基督徒,而本届世界杯韩国队里的基督徒竟然有十二人之多。这些基督徒球员平时会定期聚在一起讨论信仰(看来没有什么“政教不分”的问题)。李荣杓说“我相信耶稣将会让我们在本次世界杯上取得好成绩”。

当然他的意思可能不是信耶稣就会取得好成绩。信耶稣就会取得好成绩就有点接近迷信了。以前中国人就曾经相信过“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乒乓比赛常胜,就说是毛则东思想的伟大胜利。但总有输的时候。输的时候就不能说是毛爷爷的伟大失败了。耶稣却不是常胜将军。在世人眼里,他甚至是个loser。所以基督教的上帝的确可以说是一个“担当苦弱”的上帝,一个弱势群体和被压迫者的上帝。我听过张德培讲他自己的基督教信仰。最令人感动的,不是耶稣帮他赢球,而是耶稣帮他输球。有一次他在法国输得很惨,当地的报纸甚至残忍地用“Micheal,你的上帝在哪里?”为标题。张德培赛后到一间古老的教堂参观,那个教堂号称拥有耶稣的十字架上的一块碎木。张德培心灵深受震撼:原来我的主,我的上帝,他竟然也曾受苦、也曾被人厌弃!这件事情对张德培影响很深。如今的Micheal,也可以算是半个传道人了吧。

基督教在韩国的兴盛已经广为人知了。据说汉城等城市里面是三五步就是一个教堂。全世界规模最大的教会,有几个在韩国。连韩国现在的女总理,都是基督徒(算是基督徒参政参出效果了吧)。即使在美国,韩国人的教堂也比中国人的都多(绝对总人数肯定是中国人多)。而且在美国的韩国人教会参与公共事务也比在美国的中国教会多。在中国,基督教的兴起跟逼迫分不开,在韩国,基督教却是伴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而兴起。当然韩国基督徒曾经为韩国民主化做出重要贡献(比如现在的基督徒女总理当年就参加过民主运动),也不是没有受过苦。韩国人大概天生更有开拓精神,有点象温州人(温州的基督教也很兴盛,这不禁让人疑心资本主义精神跟基督教传播也许真的有什么关联)。看看韩国人在美国发展他们的跆拳道事业搞得有多产业化、规模有多大、“文化侵略”有多厉害就知道了。(韩剧等通俗文化在中国的“侵略”就更不用说了。)不知道是不是跟这种开拓精神相关,韩国的基督教不仅在本国火热,韩国基督徒的宣教精神也很强。当中国的基督徒还在反省福音进中国这么久了、何时福音才能出中国的时候,韩国人已经向其它国家派出了大量的宣教士了。韩国人在中国,做生意的不少,基督徒传福音的,也很多。我曾经知道一个(因车祸)死在中国的韩国牧师。他二三十岁的时候中国的大门还没开,他就学了中文、在美国最好的神学院读好神学学位要到中国传福音了。后来在中国传道、牧养教会、教授神学多年。他的故事非常感人,激励了千千万万的中国基督徒。这叫什么“精神”?

这几年在网上看到不少谈韩国现象的文帖。包括韩剧为什么迷人,韩国男人为什么比中国男人更男人,等等。很多人都指出这些现象后面的韩国人的“精神”的一面。但是好像很少有人注意到韩国人的基督教信仰。当然我不是要把什么都跟宗教信仰直接关联,而且这种“国民性”里面可能有很复杂的因素(韩国历史上也受儒家思想影响甚深),基督教信仰即使确实是一个因素,也可能只是众多因素之一。我借韩国足球队说事,只是想给大家提供一个新的思考角度。


CCIM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