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家庭教会不是反政府团体 宗教外交不是教会的使命

由 news 在 2006, 五月 24 - 21:45 提交 :: 教会新闻

访谈:家庭教会不是反政府团体 宗教外交不是教会的使命

2006, 五月 24 - 21:00

学者访谈:中国家庭教会、三自教会与宗教自由

本届「中国家庭教会的蜕变与更新」研讨会讲员、中国福音会研究员陈渔博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享了她对当今中国家庭教会、三自教会的认知,以及在中国大陆事奉所得的感受。陈渔博士表示,自己有在台湾成长的经历,也有在美国成长的经历,然而是「中国人」。她之所以关心中国的教会,就是因为「祖先的情感无法回避」,渴望对祖国有所贡献。
当记者问到国内家庭教会目前最需要的是什么,陈博士的回答多少有些出人意料:「中国家庭教会目前最需要的,是让海外教会认识到家庭教会并不是反对政府的团体。」


中国家庭教会多元化的发展

「家庭教会做了许多对社会有贡献的事情,」她说。「基督徒在各地作光作盐。」比如,中国目前很多年轻人到外地打工,留下家中老人无人照看,华东地区一个家庭教会系统就联合了当地多间教会照顾这些老人,为他们洗澡、送饭甚至送终,感动了很多非信徒。还有的家庭教会组成医院探访队,或在城市里做外地学生的辅导关怀工作,或帮助城市边缘地区的民工改善生活环境,……陈博士指出,这些默默奉献社会的基督徒当中很多都来自没有登记的家庭教会。
更有的基督徒知识分子,看到国家有需要改善的地方,开始在他们的信仰之下作出贡献:比如「宗教事务条例」当中有不符合宪法的内容,他们就此尝试与有关部门沟通;有家庭教会受逼迫的事实,他们也希望得到报道。「今天家庭教会的发展相当多元化,不再是人们从前误解的农村无知小民,组织混乱、异端横行。」

家庭教会需要公开的平台

陈博士表示,「组织混乱、异端横行」等现象并非完全不存在,但也不能完全怪罪家庭教会本身:因为各地家庭教会之间缺乏沟通平台,有的地方在异端来到时难以独力抗拒。「因此,我们需要公开的平台。」
而一些家庭教会从1995至1998年开始建立系统,并拟定自己的信仰告白。陈博士指出这并不是为了对抗政府:「他们(这样做)最基础的原则是对内部护教和教导,区分邪教。」

家庭教会为何不愿登记?——基督当是教会的元首

对于某些海外人士呼吁家庭教会登记的言论,陈博士解释说:很多家庭教会不愿意登记,主要原因是中国政府没有切实按照宪法所规定的「宗教自由」来处理相关事务。「家庭教会相信基督是教会的元首,如果政府不限制这一点,他们是很乐意登记的。但政府没有按照基督教的原则来处理,政府自己成为了教会的头,教会无法自主。因为三自教会有这样的局限,所以他们可能没有混乱的现象,但在真理方面却也无法全备。」
此外,目前的「宗教事务条例」对传福音有很多限制,信徒也只能在宗教活动场所里敬拜,但家庭教会的信徒们认为「信仰不能受到建筑物的限制」:「国内的基督徒要争取的,不只是好像在庙里『拜拜』的信仰。因为基督信仰是活的,是有生命力的。他们是要建造基督的身体。这不是在一个建筑物里,而是当信徒有需要时,就要建立自己的教会。」
但她同时强调,家庭教会并不与政府为敌。中国政府的进步有目共睹,信徒并不会站在敌对的立场,只是在信仰上就事论事。

对「三自」的理解

陈博士指出,「自养、自传、自治」的「三自」原则本是西方宣教士和中国教会自立运动发展起来的认知,如今中国官方的三自教会套用了这些名词,内里却是和历史上的「三自」完全不同的内容。
她举例说,中国三自教会「自养」的目的是「不接受海外援助」,不与海外有经济上的往来,但「弟兄姐妹基于主内情谊,互通有无,本是普世教会中互相分享的基础。没有哪一个说我『自』,就把自己用篱笆围起来。自养本来不是这个意思」。而「自传」,在中国三自教会则变成了「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只能向走进教会的人传福音,在教会外传福音是「违反了别人不信仰宗教的自由」。陈博士说:「我们看着世上的灵魂,心里难受,乐意把我所信的与他分享,怎么是妨碍别人不信的自由呢?这个『三自』的内容与历史上的『三自』完全不同,而且是故意扭曲的。」

圣经事工展:「宗教外交」不是教会的使命

关于中国基督教两会正在美国展出的「中国教会圣经事工展」,陈博士认为这是政府的宣传工具。
「基本上它(展览)要传达中国有宗教自由没有逼迫,这是错误的讯息。」陈博士表示她认识的人里面就有受到逼迫的,「无法闭上眼睛说没有逼迫或这是个别现象」。「这个事工展成为了政府的传声筒,来做宗教外交。我认为这不是教会的使命。不愿说它成不成。从基督徒的观点来衡量,要看它是否按照圣经原则来做,动机是否在上帝面前站立得住,良心是否在为健全基督的身体、装备基督的圣徒。事工展的模式,只能更加说明中国没有宗教自由。」
「他们问海外为什么要偷运圣经——把圣经带进中国怎么能叫『偷』呢?而且圣经有需要就该印,什么叫私印圣经?在任何一个国家,印圣经是私印吗?这种说法是在诬蔑我们的信仰,诬蔑圣经。」

中国需要回归宪法

陈博士指出,中国人民本应按宪法规定享有宗教自由,但各地宗教事务条例的基本精神却违背了宪法,走上错误的道路。她以中国去年3月实施的「宗教事务条例」为例,表示这样的条例在北美、香港、台湾都是不可能出现的。
「中国需要回归宪法。不仅是基督教团体,中国其它任何宗教团体、民间组织,都在期待回归宪法。因为中国宪法的设立包含了基本的民主自由精神。」
她最后说,自己长期研究中国教会史,而今天家庭教会的问题就是教会史的一部分,她很盼望家庭教会的真相可被普世所知晓。不过她同时指出,像自己这样的人未必最了解家庭教会——在家庭教会里,新兴的一代正开始书写他们的历史。
「世界会认识到他们的历史。到那个时候,今天对家庭教会无知、毁谤的人将在历史面前受到审判。」

Christina Song

感谢jeff (基督精兵) 提供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