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登兴一评“余郭”事件

由 news 在 2006, 五月 20 - 10:50 提交 :: 社会动态

江登兴一评“余郭”事件:自由民主与基督教都需要光明行事

2006, 五月 20 - 10:00

      今次郭飞熊君在网络上公布《郭飞熊的一封紧急信》,指责他被人为排斥在会见布什总统的行列里。在我看来这不仅是一个自由阵营里的事件,也是一件关系到基督教荣誉的事件。我的观点是,不论是从自由事业的角度,还是从基督教信仰的要求,都需要先把事实先察验清楚。

      如果现在公共空间上所提出的证言属实,那么此次会见中存在几个问题:

会见对象的范围为什么被缩小?

      据李柏光文章中侧面披露:

“2006年5月8日早晨,美国德州美德兰(MIDLAND)县城一座办公大楼的14层会议室。为期一周的圣经学习即将开始。就在课程开始前十几分钟,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先生接到电话,然后告诉我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美国总统布什决定5月11日上午10点半在白宫椭圆型办公室接见参加由对华援助协会和中国法律与宗教研究所在华盛顿哈德逊(HUDSON)研究所举办的“中国自由高峰论坛”的中国大陆代表团成员。而我是该代表团成员之一。 ”(李柏光: 《在白宫布什总统的客厅做客》)。

      可见李柏光得以与布什会见,是因为他是“中国自由高峰论坛”的中国大陆代表团成员,而不是因为他是一个基督徒,更不是因为他是一个家庭教会成员。

      据伍凡先生提供的消息:


“白宫网站5月11日的新闻消息,美国官方公布布希总统会见中国人权活动人士(President George W. Bush meets 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s Thursday 11,2006)”(参见:伍凡:布希总统是会见人权活动分子还是会见基督徒?---- 就郭飞雄紧急信回应野渡先生疑问)。

      然而跟据郭飞熊公开信中所披露的:“几分钟后,在隔壁房间,傅希秋和王怡向我宣布,这次会见白宫只邀请基督徒参加,你不是基督徒,我们经过向上帝祷告,决定不让你参加。”

      那么傅希秋先生和王怡向郭飞熊却宣布,郭不能参加的原因是“这次会见白宫只邀请基督徒参加”。如果白宫没有临时缩小邀请范围,那么这意味着什么?是不是有人说谎?而说谎是圣经“十诫”严历禁止的。

会见是性质是否被更改?

      据伍凡文章:“对媒体公布这次会见是基督徒的会见的消息,首先是由余杰向外公布的,不是美国政府。……所以,布希会见3位基督徒是余杰放出来的文章,而不是白宫的新闻公告。” (参见:伍凡:布希总统是会见人权活动分子还是会见基督徒?---- 就郭飞雄紧急信回应野渡先生疑问)。

      也就是说美国方面是会见中国人权人士,在中文新闻稿中却变成了会见基督徒,而且是家庭教会基督徒。

      这个包装的过程是否存在?而且是谁在操作的?值得进一步密切关注。

      昨天与一个自由知识分子朋友交流此事,他的观点是,按照此次参与会见的人士都是自由宪政的倡言者,暗箱操作不合乎一般公开透明的民主自由行为准则。我具人认为其更不合乎基督教信仰,因为圣经说:“我们留心行光明的事,不但在主面前,就在人面前,也是这样。”(《哥林多后书》8:21)

      笔者本身在1990年代的自由思潮中,被淘洗成为一个热爱自由的人,也在此过程中成为一个基督徒,更与今次事件的数年当事人是同龄人。所以,这件事于笔者,既是一个自由事件,又是一个信仰事件。

      笔者当然关心自由的荣誉,因为那是中国近百年来无数先辈所致力于奋斗追求的。

      但笔者也同样关心基督教会的荣誉,因为那关系到耶稣基督的荣誉。

      自由与信仰,都需要从光明行事开始,从学习在一个个的细节上的光明坦诚开始。

      作为一个热爱自由的人,有一件事至今在心中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在1990年代之末,我见过一位最热心倡导民主与启蒙的人士,持有坚定的反对立场的人士,用他妻子的高跟皮鞋,把她的脑袋破了(我亲见她乌黑的头发中所流出的鲜血),缝了6到7针。这件事我隐忍了6年有余,没有说出来,因为当时这位朋友正承受着巨大的来自有关方面的压力。今天我要把他说出来,哪怕说出来伤害了自由知识分子的形象!在我看来,这不仅是一个私人隐私问题,更是中国自由人士在行为与理念上的分裂。

      当然,作为一个基督徒,我更有中国教会历史的参照系。我们有的先辈一提到1949年后中国教会所承受的苦难,基督教会“没有一块石头落在另一块石头上”就会悲从中来。一个长辈告诉我,1960年代末,他自己就要进牛棚前,多少次梦见教会肢体又能相见,多少次醒来失声痛哭。

      从一些长者的观点来看,中国教会遭遇这一切的原因是,1949年前,基督教会内部有罪恶,有些基督教领袖的生活当中有暗昧可耻的事,教会没有站在上帝的一边对付罪恶,结果上帝的愤怒倾倒下来,基督教会就遭遇如此逼迫。而此逼迫,也是上帝用无神论的铁手来揭出教会的罪恶。当时基督教的形象就覆水难收了!

      余王二位是否在会见范围的缩小和会见性质的改变两点上有过失,按照无罪推定的原则,我们现在无权做任何的判断。我们盼望另一方当事人的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个事件还没到覆水难收的地步,我要表达的是作为基督徒和作为热爱自由的人,我们都需要光明行事。所以我赞同郭飞熊把事件公布出来——如果他公布的是事实的话。

      也许从中,我们不仅看到的是中国基督徒年轻一代的脆弱,也看到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脆弱。当然,我们自己也一同担当此脆弱。


ccimnews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