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5月20日

荒漠甘泉, 20 五月 2006

  「耶稣就对彼得说,收刀入鞘罢,我父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约18:11)

  神塑造我们,比艺术家作画要辛苦千倍,要经过许多充满悲痛的笔法,加以各种色调的背景,才把我们造成他心目中最高贵的形式。而在我们方面,只要以正当的精神接受他所赐的“没药”。

  但若把那杯推开,抹煞或漠视这些充满悲痛的感情,对于灵魂就会造成比以往所能修补者更大的伤害。没有人能想象神以何等超越的爱,把没药赐给我们,我们应该接受这对灵魂有益的恩赐。然而我们却让它在不注意的疏忽中过去,于是从他那儿得不到什么。

  口中却抱怨起来,说道:“主啊,我是如何的饥渴,心中是如何地黑暗!”亲爱的孩子,我告诉你,你要打开心扉接受神所赐的苦药,这比仅有情感和虔诚,对你更为有益。——陶勒

« 五月 2006 »
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