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甘泉》5月2日

荒漠甘泉, 2 五月 2006

  「耶和华在天上立定宝座;他的国统管万有」(诗篇一百零三篇十九节)。

  有一次,在初春的早晨,我刚开门出外,一阵残酷,无情的冷风,吹着一阵灰沙,向我扑来。

  我急躁地埋怨道:“我巴不得这风…”——我意思要说“不再有”;可是这叁个字在我喉间搁住了,说不出来。

  在我途中,这件事继续萦绕在我脑海中。我把它演绎成了一段寓言故事:

  一个天使来了,手中执着一把钥匙;他说:“我的主人吩咐我把这一把钥匙给你。”

  我带着惊奇的口吻问道,“这是甚么?”天使说,“掌管风的钥匙”,说罢便不见了。

  现在我应该非常快乐了。从此可以随我的心愿,随便对付我所厌恶的风了。我急忙跑到山上,风的库房就在我前面。“我无论如何必先解决寒冷的东风,使它不再为害人间”,我这样说,于是把无情的东风叫了来,关入岩穴,听它在里面咆哮。我胜利地旋上钥匙,得意地说:“问题就此解决了”。

  我又去开启了南风的门。我顶得意地说:“世上再没有残酷,无情的冷风欺人了。从此植物月月开花,季季结果;年初到年终,都是和暖、可爱的气候…”言未毕,一股热气从门里冲出来,把我的手灼得痛彻肺腑。

  地上的青草一刹那间都转黄了,我的得意之作摧残了全世界的生命。我发急喊道:“我闯了多大的祸啊!我没有想到它们的需要!我多么愚蠢!”

  又惆怅,又羞愧,我求主再差遣他的天使来把钥匙拿去;我同时应许说我以后决不敢再掌管风的钥匙了。

  看哪,主自己站在我旁边。他伸出有钉痕的手来把钥匙拿去,把其余叁扇门都打开;空气中调剂了许多冷风,顿时觉得满身凉快了。

  我这时就想到:我是谁,竟敢埋怨主所安排的呢?他把钥匙挂在腰间。

  我问道:“主啊,这风的钥匙是你经管的么?”

  他答道:“是的,我的孩子。”

  看哪,我又看见我生活中所有的钥匙都挂在那里。他看见我脸上带着惊奇之色,就问我说:“我的孩子,你岂不知道我的国统管万有么?”

  我回答说:“主啊,是的。既是你有钉痕的手——满有爱的手——使用那些钥匙,叫我遭遇平安或患难,喜乐或忧愁,顺境或逆境,从此以后,无论甚么事情,我就不再埋怨;都要信靠,安息,赞美了。”——披而斯(Mark Guy Pearse)

« 五月 2006 »
周日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