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袖培育

John Maxwell

  在二十六年的教牧经验中,马约翰(John Maxwell)尝尽了培育教牧领袖的挫败与喜乐。去年他辞去教牧职务,全心投入「教牧领袖培育中心」(INJOY Life Club)的领袖培育工作。以下是美国《领导杂志》
(Leadership)对马约翰的专访﹕

(一)为何教牧领袖培育如此困难?

  这工作从起头就很难,因为有心接受训练的人,不是本身能力不足,要不就是他们的主见很强、有自己的计划,或是早已被其它事情缠绕。此外,训练出来的优秀领袖,易受看起来较刺激或有意义的事情吸引而去,这也是一大难处。

(二)如何面对失去优异领袖的伤痛?

  人力投资就像股票投资一样,高风险带来高回收,抑或高损失。训练出来的最佳人才,可能带给你最大的帮助,但也可能带给你最深的伤痛。

  一位经我训练而成为同工群中最优异的领导者,竟然从教会带走一百多人,在我的教会附近成立新教会。他这样的做法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往后的几个月,我告诉自己﹕「我再也不要让我的同工们接近我、伤害我或是欺骗我。」然而有一天我突然明白﹕当我们以生命去拥抱别人时,有时是会受到伤害的。而领袖培育的目的,就是要培训教牧领袖来领导教会。

(三)领袖培育的重要性

  我第一次在教会担任牧师职务时,那个教会的聚会人数不到五人,经过我几年日以继夜的工作,教会人数超过三百人,当时我真的觉得自己做得很不错。后来我离开那个教会,教会人数竟在短短几个月内骤降不到一百人,那时我才明白﹕我错了,我没有为教会培育接棒的领导人。

(四)如何培育具潜力的领导人才?

  通常我会要求他们成为我的祷告伙伴,至少与我祷告一年。祷告帮助我们彼此更加了解。此外,我也会要求其它领袖同工,在他们服事的最后一年中培育接班人。我们会问这些储备接班人﹕「如果我们如此栽培你,你是否也愿意去栽培其它人?」领袖培育的风气也就因此绵延不绝。

(五)如何栽培爱神但缺乏领导才能的人?

  我会提供他见习的机会。一个已经具有领导特质的人,只需学习如何使所做的发挥其最大功效。我们常花太多心思在职位或头衔上,当我们明白领导是一种影响力,而非职位、头衔时,我们对领导就会有不同的看见﹕我们不是努力地成为一位领导者,乃是努力使别人生命更有价值,而人们自然地就会要你成为他们的领导者。

(六)如何面对具影响力却不太属灵的人?

  一个蛮有能力的商场领袖曾经告诉我﹕「星期一到星期六,我在工作上挑战自己的极限,将自己委身于工作。但是星期天到了教会,我从来不需要面对挑战,或是被要求委身。」

  大多数教会都有一些口碑不错,但却缺乏属灵深度的领导人,他们从来没受过挑战,只是名义上的属灵领袖。这类人无法立刻进入领导阶层的服事,我须尽全力带领他﹕与他一起祷告,使他渐渐承担责任、委身事工。

(七)一个看起来不是很有领导能力的牧者,能否培训别人成为领导者?

  只要这个牧者不会因安全感作祟,愿意传授领导经验,也愿意训练他人成为领导者,那幺答案就是肯定的。一个了解领导重要性的牧者,就能培养自己培训领导人才的技能,但在他内心需要极大的安全感。

(八)如何让其它教牧领袖产生忠心?

  我们不会对一个不值得尊重的人表示忠心,唯有当对方得到我们的尊重,而他也尊重我们,忠心才会产生,也就是说,尊重可以带来忠心。

  当人们发现领导者使他们成为更优秀的人时,他们也会因此将忠心献给这位领导者。我建议牧师们不要一到新教会就问﹕「谁能帮助我?」相反的,应该找出其它教牧领袖,问问他们﹕「如何使会众的生命更丰盛?」

(九)如何使会众的生命更丰盛?

  邀请会众一同参与异象,一个值得为它活、为它死的大异象。领袖也应用心聆听会友在异象委身中,生命希望被开发的部分,并协助会友能在这方面有所成长。绝对不要根据自己的需要,作为会友生命建造的依归。

(十)如何处理长期倦怠?你对长期倦怠是采取忽视的态度吗?

  我以前认为那是服事神所要付的代价,但自从我不再认为最属灵的牧者一定会建立最大的教会,或是工作得最卖力后,我就不再以服事倦怠作为灵命成熟的指针。相反地,因为知道自己的软弱,我承认倦怠感的存在,并且去面对它所可能造成的不良影响。

(十一)这些年来你的教牧领导理念有何转变?

  从前我认为我可以带领任何人,但后来我发现,我确实无法带领某些人。

  从前我觉得”领导”就是”带头”,我必须在所有事上拿第一,其实那是狭隘的领导观念。

  我以前觉得所有的人只要肯下功夫都可以成为领袖,后来我才明白,有很多人天性上就不想成为领导人。

(十二)祷告在领袖培育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无论我到哪里服事,我总是求神赐下好的领袖,建造祂的教会。十四年来我几乎每个月就遇见一位。当我们第一次见面彼此问候时,神会告诉我﹕「约翰,就是他!」

  在辞去牧师职务的告别餐会中,我与七十五位教会领袖共聚一堂。我告诉每位教牧﹕「我一辈子都在为教牧领袖们祷告,让我告诉你们神如何响应我的祷告。」于是我走到每个人身旁告诉他们,当我们初次见面时神怎样向我显示说﹕就是他!当我一一告诉他们后,我们都哭了。

  有人问我,教会那幺大,你怎幺记得你遇见的每一个人?我回答说﹕「我无法记得我所见过的每个人,但我记得你,因为你是我祷告求神带领进入我生命中的人。」

  如果你为领袖兴起祷告;如果你有心要做培育领袖的工作;如果你有从神而来的异象,神会照你所求所想,丰丰富富的加添给你。

◎本文摘录整理自﹕The Potential Around You (领导杂志), 1996 Fall, P22-29
 作者﹕John Maxwell
 译者﹕谢明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