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尼亚传奇》各方评论

由 news 在 2006, 三月 8 - 22:36 提交 :: 社会动态

2006, 三月 8 - 22:00

  • 对迪斯尼生产的纳尼亚电影的强烈猛烈的攻击确实让人感到困惑。英国小说家菲利普普曼(Phillip Pullman)把路易斯(CS Lewis)的小说称为“我所读过的最丑陋,最具危害性的东西”。具有文化圣战者激情的英国卫报专栏作家波莉•汤因比(Polly Toynbee)干脆用了这样的话“纳尼亚代表了对宗教最刻骨的仇恨”。
  • 波莉•汤因比好像发现宗教最可恨的地方在于表现出强烈的忠诚。她警告说“美国出生的反对者正在利用电影。”许多批评家好像特别担心对宗教组织“利用电影推动信仰的前景。游说团体,媒体等警告说电影是根据“坦率表达宗教思想”的书改编的,当你想到作者是个著名的基督教宣传家后就不觉得奇怪。让人吃惊的是,基督徒宣扬基督教信仰竟然遭到这么猛烈的抨击。(弗兰克▪菲雷迪(吴万伟译) :《奇怪的反宗教歇斯底里》,摘自《光明观察》http://guancha.gmw.cn/show.aspx?id=6467)

  • 其实,我非常希望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去读《纳尼亚传奇》,因为相对于《魔戒》的另类,《哈利·波特》的时髦,《纳尼亚传奇》更加唯美,它不像《魔戒》那般艰涩,而是通俗又典雅。《魔戒》生造了一个幻想的世界,而《纳尼亚传奇》提供了两个世界的概念。如果在6-12岁能读到《纳尼亚传奇》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不管有没有电影,我觉得都应该鼓励孩子去读它。另外,C·S刘易斯有一句名言:“只能被孩子喜爱的儿童文学,是不良的儿童文学。”《纳尼亚传奇》最典型的特征是,这是一部作者为他自己写成的作品,把他在少年时代的幻想用作品表现了出来,不仅易读,而且艺术含量很高。(阿甲,红泥巴网站站长,儿童阅读推广者 http://www.harrypotter.net.cn/displaynews.asp?cate=6&id=1713)
  • 《纳尼亚》最出乎我意料的,是它强烈的寓言性和宗教性.没想到在这套书这儿受了一回基督教启蒙教育. ...我对宗教的认识极浅,无法深入谈论这个方面,即使是如此,读的时候,每当阿斯蓝出现,我还是会觉得有点怕怕,因为接下来就全是他的天下,大家只有膜拜的份,不免沉闷.但不是不感人的.最后一册,写得极美,然而我忍不住感到一阵阵寒意,因为作者表面在描述天国,实则在含蓄地,非常含蓄地,抚慰人们对死亡的恐惧. ...想象一个孩子在年幼的时候读过这套书,那么他长大了是很容易接受信仰的.作者有意无意地在为孩子们接受基督教信仰做准备.连我,看了这书,都觉得能写出这么美好童话的作者是个教徒,那么信教真的不是件坏事. 也许, 是我的一个sign? (花袭人,《纳尼亚编年史》读书笔记 http://www.dbmov.com/Article/159698/)
  • 即使《納尼亞》系列充滿基督教的意味,但我看它時卻不會產生如看影音使團製品那樣噁心難頂的感覺,因為它不像影音使團般hard sell,而且情節有趣,有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也能看得開開心心。而影音使團製品往往只能滿足教徒,非教徒則對它們敬而遠之,香港的宗教電影製作人實應向人家好好學習。不是找來偶像明星來拍戲,觀眾就會一併接受的,別侮辱香港觀眾的智慧。(小貝,《Narnia後的點點滴滴》 http://josummer.mocasting.com/tm/02/2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