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本是神的大能

天明

传福音是我们每个基督徒的天职,因为这是主耶稣复活后颁布的大使命,不管我们有没有恩赐,不管看不看得到果效,我们都要传,因为不仅是“不传福音就有祸了”,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传福音时会经历神释放被撒旦捆绑的灵魂出黑暗入光明的大能,一切工作都是神做的,只是神要与我们同工来祝福我们的生命。

很惭愧,我在1998年信主后有几年没有向人传过福音,直到2002年神复兴我之后,才开始向同学、朋友和家人传福音。我没有传福音的恩赐,在灵里软弱挣扎时往往没有力气传,在家务事繁忙时往往顾不上传,但这几年来,断断续续地在周围一些同学朋友和家人的信主中真正看到福音本是神的大能。

神不偏待人

我刚开始传福音时,自己列了一个单子,把同学中那些最有理想最有才华的列在前面,认为他们是最容易信福音的,但神通过L同学的得救让我看到这并不是神拣选的标准。我没有专门向L同学传过福音,他是我在商学院的同学,性格内向沉默不引人注目。他在读书时参加过几次我们的查经班,在那里问过许多“不合时宜” 的问题,比如中国文化和基督教的关系,他当时认为孔子的儒学比基督教更优越。我从来没有想到他会得救。毕业时,有位热心的姐妹(E姐妹)送了“耶稣传” 的VCD给他。毕业一年后,他悄悄地回了国,正好碰到一件事,然后神感动他看“耶稣传” 的VCD,他一看就被圣灵感动,连看了十遍,就信了主。然后他给E姐妹和我发电邮,感谢我们,告诉我们他信主了。这件事对我冲击很大,我忽然明白神看人不象我们人看人,神看重的就是谦卑忧伤痛悔的心,福音是神的恩典,和世俗条件不沾边。另外我也很惭愧,L同学当年和我因为签证签不出而共患难,他刚来美国时在我租的公寓里借住过几周,他也早知道我是基督徒,也对基督教有好感,但我从来没有认真向他讲过福音,错过这么多好机会;倒是E姐妹刚信主就这么火热,到处在同学中传福音,邀请同学参加查经班,他是E姐妹结的果子。

石沉大海

我受了这个冲击后,就开始给几十位同学传福音,因为我的本科和商学院同学都在五湖四海,只有E姐妹和我同城,所以我就给每个人单独发电邮,寒喧问候后在电邮中附上一篇讲科学和信仰的文章以及自己整理的一位老姐妹的见证。还给一些同学寄“游子吟” 和“宋尚节传” 。但忙了一阵,好象石沉大海。我有些灰心,就和教会查经班的年轻弟兄姐妹分享我的烦恼,为什么传福音没有回音?教会的弟兄姐妹为我祷告,求神赐我信心,并请神鼓励我。

见证收获

神真听了祷告鼓励我。S同学是我们商学院最有才华的中国学生,他北大毕业后在哥伦比亚大学得了科学博士,在哈佛做了博士后研究,然后到我们商学院读书,他热衷于政治,知识渊博,文理俱佳,声音象播音员那样浑厚,和他一起吃饭听他高谈阔论真是一种享受。在中美撞机事件后,美国媒体对中国一片喊杀声,他给美国主流电视的“PLAY HARDBALL” 栏目写电邮,从东西方文化冲突角度来为中国辩护,主持人在黄金时间段念了他的信,让我们中国同学群情激奋。

我本来在商学院和他相处甚欢,但毕业后相距千里,也就疏于联系了。那时我太太忽然催我给他传福音,但我居然无法找到他,他的电话换了,给他发EMAIL也被弹回来。但我太太仍然催我,这样大概过了一个月,忽然他给同学们发了一封垃圾邮件,这下我找到了他的EMAIL,马上给他发电邮传福音。没想到他马上给我回邮说很感动,要给我打电话。周末他给我打电话,先问我一句话:“你什么时候成了基督徒?我和你同学两年,这么熟悉,怎么都不知道你是基督徒?” 我听了这话真是惭愧。然后他说他看了我的邮件就信了,这下我更是大吃一惊。然后他告诉我,在十一年前就有人给他传福音,以后也断断续续有人给他传,而他虽然不信,但心里却知道有一天神会让他做传道人。他本来想在退休后再研究圣经,先趁年轻做一番大事业。毕业前他遇到一位台湾女孩,去追求这位女孩,但那女孩说自己是基督徒,只能嫁给基督徒,他年纪也不小了,不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她会为他婚姻祷告。这下他有了动力提早研究圣经,他买了许多属灵书看,也去教会,这样过了近一年,他还有两个问题想不明白:一是人为什么有罪,二是圣经中主耶稣行的那些神迹都是真的吗?然后他去欧洲旅游,在路上碰到一位老人,他就随便问老人“人为什么有罪”,老人说因为神的要求高,他的第一个问题得到了解答。他一回到美国,就忽然收到我的电邮,而我给他的那位老姐妹的见证中有神奇迹般医治她的胃癌的见证,这封电邮对他而言是个神迹,因为他心里清楚了世界上真有神,这位神知道他的疑问,就感动我给他发了有针对性的电邮,他后来说我的电邮是“临门一脚”。

他的得救让我大受激励。神因为爱他而在母腹拣选他,耐心地做了他十一年的工作,神完全可以让曾经给他传过福音的基督徒去收割,或者让他所在教会的弟兄姐妹去收割,但神为了鼓励我,却感动我太太催促我去传福音,让亏欠福音的不配的我见证收获的喜悦和神的荣耀。我那时一直想,那位在十一年前传福音给他的基督徒如果能分享那一刻的喜悦该多好啊。在传福音中,有人栽种,有人松土,有人浇水,虽然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神让福音种子破土而出,虽然有时我们可能许久看不到收获,虽然刚开始传时我们还不成熟,但我们只要忠心去做我们份内的那一部分,象农夫那样耐心等候地里的出产,在春时秋雨后那蒙拣选的人一定会得救的,因为这不在于我们,而在于神。我们如果只是为爱神而传福音,就不会因为看不到果效而灰心,也不会因为结果子而骄傲,因为是神分派我们去结果子,和神的生命联结就是我们的奖赏。

他在几个月后受了洗,那位台湾女孩也嫁给了他。后来他们夫妇来旅游时拜访我,他太太真是很清秀清心的好基督徒,他也象变了个人,很喜乐,也谦卑了,不再是那位有些恃才傲物爱指点江山的北大学子了。我也一直在为他的属灵成长祷告,我相信神给他这么多恩赐,是为了让他有一天能成为贵重的器皿,向千万人传福音。

人的尽头是神的开端

在S同学信主后,我一鼓作气在2002年圣诞时向H同学和他丈夫Q先生传福音。H同学是我们商学院里的少见的能干的女生,他们刚来美国时就有人向他们传福音,但那时他们还想靠自己,没有听进去。Q先生是个很温和的人, 他在我们那里做过一年陪读,和我很投缘。后来他也去另一所挺好的商学院读书。哪知道毕业时正遇到美国经济不景气,大半年找不到工作,而H同学的公司也要把她裁员。他们夫妇为了读书欠了不少债,如果两个人都没有工作,生计就有问题了。因为生活中的难处,他们的心开始敞开。那晚我给他们打电话做了些见证,发觉他们对福音很有兴趣,也愿意读圣经。正好那时神也给E姐妹负担向他们传福音,我和E姐妹就商量分工,她负责H同学,我负责Q先生。

我给他们寄了“游子吟” ,Q先生很喜欢理性思考,所以这本书对他很有帮助。他还告诉我,在圣诞后,他一下子遇到好几位基督徒朋友同学向他传福音,有位同学还介绍他们去职业人士为主的查经班。他也开始认真读圣经。

有个周六上午,我忽然接到Q先生打来的电话,他去外地面试,在机场给我打电话。从电话中听来,他找工作屡战屡败,挺沮丧的。忽然之间,我有圣灵感动,就很有力量很有把握地对他说:“主耶稣复活后对门徒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愿你们平安,现在我把这句话送给你。” 主的话语真是有力量,他立刻得了安慰。后来他告诉我,在归途中,他那悬在空中的心安稳了,真是有平安了。过了几天,他们夫妇去教会,在教会里被圣灵感动,心中非常喜乐,当场就信了,不久就受洗了。

当神的恩典临到一个人时,神会差遣他们周围许多基督徒向他们传福音,我们这时要顺服圣灵引导,分工配合,各尽所能。当知识分子慕道友的理性障碍被扫除心灵开启时,他们往往还需要一个圣灵感动的经历来实现信心的飞跃,而教会中许多敬拜神的圣歌满有圣灵的恩膏,能够感染他们的心灵。我也听到过不少其他基督徒的见证,都是在听到圣歌后信了主。

他们夫妇信主后马上遇到许多试炼,Q先生没有在美国找到工作,只好回国,而H同学留在美国,但靠着主的恩典,他们信心没有动摇,还积极传福音。我和E姐妹一直在为他们的属灵成长祷告,愿他们有一天能为主得人如得鱼。H同学工作很努力,常常加班到晚上九点,累得没有正常读经时间。几个月前有一天,我忽然接到她电话,她请我在电话里为她祷告,她本来很受公司高级主管的赏识,马上要升经理了,忽然公司被收购,高级主管靠边了,她又一次前途未卜了;她在一个很好的教会被牧养,而教会团契要选她做召集人,她怕做不了,不知怎么办。我为她做了祷告,并有感动和她分享,我们真正的老板是神,主管都靠不住,只有神永远不变,神既然要让她在团契服侍,那么工作神会照看。她也愿意每天读圣经,一年读完一遍圣经。我深信神会带领她在主的话语里渐渐扎根,在服侍中成长。

圣经是两刃剑

在这三位商学院的同学信主后,暂时在其他同学那里没有进展,有几位同学对福音有好感,也表示愿意思考信仰问题,但还没有结果。知识分子信主挺难的,等候五年十年才看到收获也是很正常的。

那时我本来要给一位商学院的好朋友寄“游子吟” ,神却感动我寄给大学本科D同学。D同学是位很单纯与世无争的女生,在家做全职妈妈,她丈夫X先生是我师兄,在美国一所大学做教授。我寄的“游子吟” 她在一天里看完了,然后给我打电话,说这本书写得不好,传教色彩太浓。我一下楞住了,“游子吟” 对一般中国同学都很有帮助,但她不喜欢理性思考,喜欢从心灵去领悟,所以“游子吟” 对她不适合。

她告诉我,她到了美国十几年,也听过福音,但一直不信。她们夫妇没有孩子,医生本来说她很难有孩子,那时她向神祷告要一个孩子,后来医生给她做了手术,她生了一位可爱的女孩。我说神既然听了她祷告,她应该信了。但她说她吃不准是医生的手术的功效还是真有神。她还说她不怕下地狱,我一听吓一跳,说地狱这么可怕,她为什么不怕。她说这么多人都不信,都去地狱,有这么多人作陪,就不怕了。但她怕一样东西,她很喜欢她的孩子,她怕真有神,而她不信,神一生气会把那孩子拿走。然后她问了我许多神学难题,特别是预定论方面的,问得我张口结舌的。我后来去网上找了不少资料回答她,但她还是不能信服。我又寄给她蔡苏娟姐妹写的“暗室之后” ,因为那本书是从心灵角度写的,可能对她口味。她说这本写得好些,但还是不信。我是一时计穷了,就只好劝她读圣经,她和她先生都答应读圣经。我也每天为他们祷告。但心里不是很抱希望。

过了一年,2003年夏天,我把我的得救见证给他们夫妇。她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她和先生都信了主,还结了果子,介绍一对夫妇去教会信了主。我真是欣喜异常,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和她先生每天临睡前花20分钟左右时间读圣经,读着读着就信了。她本来还对主耶稣道成肉身有疑惑,但有一次看一部科幻片,片子里一个空间的人要变形才能到另外一个空间。虽然这部电影和福音无关,但圣灵感动她,让她想到主耶稣也必须变成人的样式才能让我们看到父神的恩典和荣光。

她的得救让我很感慨。传福音不怕人问刁钻古怪的问题,因为问问题表明他们在思考信仰,问题问得多,可能得救也快;也不怕答不上问题,我们虽然有限,但神的大能是不受约束的。属灵书籍对传福音有一定帮助,但最有效的还是神的话语本身,因为神的话语是两刃剑能刺透人心,神的话语是灵是生命最有力量。

后来他们夫妇回国了,找不到合适的教会。我为他们的牧养向神祷告。过了一年左右,我在回国探亲的飞机上读慕安得烈的书,隔走道有人问我是否基督徒,我一聊,原来那是位灵里很成熟的弟兄,信主有十几年了,很谦卑柔和,被神呼召回国牧养小羊,而且他住得离D同学夫妇很近,和D同学又是老乡。我把D同学夫妇介绍给他,他们参加了他的家庭教会。感谢神这样听祷告,神是亲自牧养他的小羊的神。

教会布道会的得与失

自从2002年秋天神呼召我之后,我生活里一直有许多艰难和试炼,但我也能感到神的恩典和我同在,所以虽然外面苦,里边不那么苦。但2004年春天,我在灵里有一个低谷期,那一次我无法明白神的心意,心里很迷茫。现在想来,那次争战与神要我作的文字工作有关。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用笔服侍,因为觉得写文章太麻烦,写一个小时的东西,讲讲五分钟就可以了,所以除了专业论文外,我从来没有在任何正式报刊杂志上发表过文章。而且我最大的爱好是公众演讲,人越多我越兴奋,我以为神一定会使用我的口才让我去讲道,但神的意念高于我的意念。那时神感动我写了得救见证,写的时候很甘甜,但写完后就进入低谷。我当时所在教会的长老找我,让我在教会的布道会上作见证,我一口答应,一则确实是想为主作见证,二则想想那不是什么特别的难事,见证文章已经写好了,教会布道会也就一百多人,虽然头脑里也明白服侍神不是靠自己天然的才能,而是靠圣灵大能的明证,但我没有在生命里深刻地经历这个真理。

哪知道接下来的一周里灵战空前激烈。我太太生病,连续一周每天晚上头痛愈裂无法入睡,我陪着她也无法入睡,而撒旦对我们心里的攻击更是厉害,让我们觉得一片黑暗,根本不知道神在哪里。我那时并不知道在许多基督徒的灵程里有这样的属灵黑暗期(THE NIGHT OF SOUL) ,那是神为了磨练我们信心而允许我们经历的。当时我们非常软弱,而教会的几位很有爱心的老姊妹也不体谅我太太,反而认为她太娇气了(那时神不让我们从人那里得安慰)。软弱黑暗到一个程度,我觉得如果站在讲台上,自己是一句话都无法说出来了,这时我才从心里真正明白,服侍神是属灵争战,我们属血气的天然的才能毫无任何用处,要完完全全依靠神。当我一明白这一点,情况就有转机了。在教会祷告会上,我忽然想到,争战越激烈,表明得胜也越大,于是我忽然心里有了力量来高声感谢赞美神。

感谢神,那天布道会真是圣灵充满。在我做完见证后,教会的长老也作了很有力量的布道和呼召,有二十多人上前接受耶稣为个人救主,其中有我太太的三位同学。在布道会结束后,有一位黄先生特地跑来感谢我,说他刚从广州来美国一个月,听了我的见证后当场就信了。我心里充满了巨大的喜乐,完全走出了第一次灵里的黑暗期。我也更明白神为什么让我经历黑暗,如果不是那样浓重的黑暗,我很可能在看到果效后窃取神的荣耀。

但很可惜,教会没有立刻跟进作细致的栽培工作,那晚决志的二十几个人中的绝大多数我以后没有在教会再看到。我和太太后来也去看望了她的三位同学并送给她们圣经和属灵书籍,但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她们的心又封闭了。我记得在我太太怀孕时,我们觉得很辛苦,有经验的朋友告诉我们,养孩子比生孩子更辛苦,我现在是体会到了,养孩子比生孩子辛苦三倍。葛培理每次做布道大会,他会动员五千到一万人,不仅在大会前迫切祷告,更是在大会后做很扎实的跟进工作。我们都喜欢布道会上圣灵大大动工,许多人决志信主的美好场面,那也是需要的,但种子可能落在四种土壤里,一时受感动的信心可能有真有假,就是真信心也要成长,否则就流失了,我们不能太陶醉于数字,而应该更注重作些默默的背后的栽培工作。虽然我每每想起那件事就很惋惜,但也感谢神,在我服侍之初就让我明白栽培和布道是不可分离的。

神的能力在我们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X同学是我中学和大学里的校友。她和先生来美国后就有人向他们传福音,我也和她谈过几次福音。有几次她也有感动,但就是没有下决心来寻求神。2002年底时我和太太去他们家作客,送给他们“游子吟”,他先生出于礼貌很勉强地收了下来。那天有几位慕道友” 围攻“我,冷嘲热讽,我和他们争论也没有结果。我看说话没有效果,就每天为他们祷告。

后来他们搬到洛杉矶去了。2004年末,X同学给我打电话,主动说起她参加了一个查经班,希望在2005年能认识神。我很高兴,细问一下,原来她去的居然是李常受控制的教会。我向神祷告求神带领她到一个好的教会,并告诉她李的教会有问题,感谢神,她离开了那个查经班。以后我又给她打过几次电话,虽然她暂时没有去其他查经班,但神不断在她心里动工,每次她都更接近相信了。2005年春天,我经历第四次灵里黑暗期。有一晚X同学给我打电话,忽然我有感动,觉得收获的时间到了,我就直接问她信了耶稣没有,她说她信,她回想过去,觉得神一直在寻找等候她,九年前她在新加坡第一次去教会就很感动,之后不断有人向她传福音,最后她终于被神的大爱抓住了。我给她讲解了福音的真义后带她作了决志祷告。那晚我真是很喜乐很感恩,过去当我想用自己的刚强和口才去说服人,却没有效果,但当神的时间到了时,即使我自己那么软弱,但神仍然可以通过我的软弱来彰显他的能力。每一个人信主的经历和时间可能不同,但背后神的爱是永恒不变的主题。

X同学信主后,神带她去了一家挺好的福音派教会。她现在正在试炼期,但深信神会保守她到底。

唯一一次带陌生人信主

有一阵我大发热心,想在火车上传福音,但发觉困难很大。一则是这里的许多人只会讲广东话,不会普通话;而且美国基督徒告诉我这里的文化习惯是不能在车上和陌生人搭话的,要尊重个人空间。但更深的原因是这个城市是一个当代的所多玛,非常邪恶,所以人心对福音很冷漠。所以我后来就没有在车上向陌生人传福音了。而带L女士信主纯粹是神送的礼物。

2003年春天的时候,我在车上听到三位5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讲家乡话,就和她们攀谈起来,把教会的布道会单张给她们,其中L女士很有兴趣,虽然她后来没有来教会布道会,但她告诉我她有时去一个查经班,那个查经班的带领者曾经为信仰坐过二十多年牢。我听了心生景仰,就问她要了那位老太太的电话,哪知道电话一打过去,就发觉那位老太太有些过分热情,再一问,她是耶和华见证会的。后来我在车上又遇到L女士,我很想告诉她耶和华见证会是异端,但觉得和她不熟,我这样说有些唐突,效果反而不好,我就为她祷告,希望神能带她离开那个查经班。过了半年左右,我又遇到她,她居然告诉我说,有人对她说耶和华见证会是异端,所以她已经不去那里了,神真是听祷告。后来几乎每两三个月我就碰到她一次,每次和她拉拉家常,也和她分享福音,有一次还把圣经拿出来,和她分享有关罪的经节。

2005年春天某一天,我又在车上遇到L女士。那天我很累,累得话都说不动,只想在车上睡觉。但忽然心里有感动,就问她愿意信耶稣吗?她说愿意,我顿时精神来了,就把完整的福音告诉她,然后在车上带她作决志祷告。祷告完后,还有时间,我就带她读了约翰福音第一章第一到第十二节,教她读经方法。神使用我们时,真是不受我们自己状态的影响,我们自己的感觉往往是假象,而神的能力和慈爱才是云上太阳永不变。

我后来再没有再遇到L姊妹,不知她信心如何了。打过两次电话邀请她来教会,但她没有来。我只好为她祷告,把她交托神。向陌生人传福音有这样一个局限,由于缺乏个人关系,跟进工作不容易,但如果是真正属于神的羊,神会亲自牧养。

几位亲人的得救

几乎所有基督徒都同意家人的福音工作是最最难做,可能他们对我们身上的不完美看得最清楚。我父亲是很爱我的,对我期望很高,希望我做个大官。2002年秋天他来美国探亲,开始对我很”看不惯“,认为我信耶稣信得痴迷了,断送了前程,我和他争辩几次毫无结果。我母亲那次来美受了洗,但父亲很顽固,牧师上门做工作,他也听不进。有一次在教会听牧师讲道听得不顺耳,半途退出。牧师叹气说,如果我父亲能信主,大概所有人都能信了。

后来他回国了,每次我打电话,他听到我声音都很激动,但只要我一说耶稣,他就顾左右而言他了。游子吟他也看过,但看了还是不信。到了后来,我已经无法在电话里对他传福音了。我母亲虽然受了洗,也去教堂,但在国内无人牧养,信心不稳定,无法向我父亲传福音。我很着急,想想他年纪也大了,万一他顽固到底一辈子不信主,将来下地狱怎么办?但除了为他祷告外,实在没有任何办法。

2004年底我太太回国探亲,向他传福音,他答应说,如果耶稣医治我软弱的身体,他就去教会信耶稣。我回国探亲时,他又重复了这句话。于是每次我为自己身体祷告时,都会” 提醒“神一下,如果神医治了我,我父亲就能得救了,但神似乎没有听到。

这样到了2005年年底,我太太写了她的得救见证,寄给我父亲。我母亲说父亲看了许多遍。这时我感到父亲的心已经开始软化了。今年快过春节时,我在电话里告诉父亲我的身体有了好转。过了几天,我母亲告诉我太太,父亲对她说愿意和她去教堂,因为耶稣医治了我,而他许过诺言,一定要兑现诺言。这时我太太对我说,我父亲心里已经信了,因为他当时说的条件是耶稣完全医治我,而现在听到我有好转,就愿意去教会了,看来是圣灵动工了,他要给自己去教会找个” 台阶“。我太太让我打电话带他信主。那一晚,我心里很紧张,祷告等待多时的梦想几乎要成真了,但万一是我们过于乐观呢?

小年夜那天,我打了几次电话终于找到了我父亲。一开始似乎没有感觉,谈话也不那么顺,父亲说他愿意去教会了解耶稣,会思考一下。这时我把福音完整地告诉他,然后对他说,他如果现在就信,现在就有永远的生命,将来会和我一起在天堂。我说的时候父亲很安静,我似乎能感动圣灵的感动在电话里流淌,这时奇迹发生了,我父亲说他愿意信耶稣,我带他做了决志祷告。电话打完了,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梦想居然成真了,神能让石心变成肉心,神真是怜悯我和我父亲。神真是恩待我,给我这么好的春节礼物。

我的大舅子(太太的哥哥)是元旦前夜信主的。他是个很老实却很实惠的人。我回国探亲时,他一直在向我数算,我在国内的某某同学朋友做了什么官,某某同学挣多少钱,某某同学买了几套房子,又问我为什么工资还不到我们商学院同期毕业生的平均工资。我把刊登我得救见证的那期”生命与信仰“给他看,他似乎也没有太大反应。我岳母是在美国受洗的,但回国后没有人牧养,信心有些软弱,所以也不能向他传福音。我只是每天为他祷告,心里也没有抱很大希望。元旦前夕,他太太和他闹别扭,他太太工资比他高几倍,常常骂他没出息,他心里很软弱,问我岳母如何向耶稣祷告,请耶稣帮助他夫妻和好。这时神感动我岳母告诉我太太,让我打电话传福音给他。我在元旦前夜给他打电话,一开始也是不太顺,我问他信耶稣吗,他说有些信,回答挺含糊的。然后我说为他夫妻关系祷告,他挺愿意的,于是我在电话里为他祷告。然后他问我在美国过得好吗,我说生活比在国内时艰难多了,但心里甜,因为基督给我的是永远的生命,那是世上的财富地位无法比拟的。然后我向他讲了完整的福音,又问他是否愿意相信,这时他很肯定地说他愿意信耶稣,我就带他做决志祷告,然后带他读约翰福音第一章第一到第十二节,边读边给他讲解,讲完后,电话卡正好用完。

我的大舅子的岳母是春节信主的。去年她生肠癌,我太太和我为她得救祷告,结果神听了祷告,派人去医院向她传福音,所以她在动手术前让我岳母送她一本圣经放在枕头下。今年元旦前,我太太为她得救禁食祷告。春节时,我太太提醒我给她拜年传福音,感谢神,她在电话里做了决志祷告。

这三位亲人的牧养是个很大的问题,愿神继续怜悯他们,牧养他们一生。

我在国内的同学和同事中的福音工作至今没有看到结果:国内同学都是成功人士,比较骄傲;在同事中传福音很困难,因为公司有人事制度,如果公开传福音,就是歧视其他宗教信仰,要被警告,所以我只在公司里的中国同事中传,也看到一些进步,但还没有到收割的时候。希望主今年能让我在这两方面有突破。

有不少基督徒希望能成为在大会上带领成百上千人信主的布道家,那固然是很好的愿望,但那样有布道恩赐的只是极少数的基督徒。大多数基督徒可能就象我这样没有传福音的恩赐。但我们仍然可以做好个人的福音工作,向认识的亲人、同学、朋友和同事传福音。我们的目标不仅是让他们得救,更要带他们成为主的门徒。个人福音工作是每个基督徒都能做的。做个人福音工作,首先是祷告,把身边认识的人名字列下来,每天为他们代祷,我们的神是最听祷告的。其次传福音时要说得简单,把完整的福音内容(即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代死,三天后复活了,使我们靠信耶稣能与神和好)说出来,不要兜圈子,也不要加世界的智慧话,也不要去辩论,我发觉辩论没有任何效果,反而恶化了气氛,传福音根本不靠口才,而是靠圣灵的工作,靠基督生命在我们身上的自然流露。如果慕道友有许多问题,可以给他们一些书(比如游子吟)看看,扫除无神论的障碍。最重要的是劝慕道友读圣经,在回答问题时尽可能用圣经经文,圣经是最有效的传福音的方法。每个人都应该写得救见证,因为个人的见证是很好的传福音工具。在带人信主后要继续为他们的牧养祷告。最后我们每天都要在主的恩典里背十字架与神同行,免得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

愿我们每个人见主面的时候,都能看到许多亲人、朋友、同学、同事在天上和我们同沐主恩直到永远,那一刻该是多么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