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生活与电脑网路

Gene Edward Veith(威斯康辛州Concordia大学英语系教授)
Chris L. Stamper(World杂志编辑)

李陈长真译 ■

试想你所要逛的商场有澳洲那么大,要去的图书馆比美国国会图书馆藏书还要丰富,但书却从不分类,数量可以随时加增,但同时也会随时无声无息的消失。你又或可试想自己突然走进一个虚幻世界,人可以在那里不受任何限制的假扮任何人,或做任何事;又或如去参加一个政党代表大会,结果发现不必受邀,谁都可上台发表政见;甚或你可驾著热空气气球,以光速遨游天空,并可随时下访任何文化、任何国家。

真有这样的世界存在吗?有的,那就是我们的网路世界!它是1990年代突然出现的,透过数字化衔接和个人电脑,把全球各地成千上万的人连在一起。它制造了我们今天所谓的电脑空间,一个不占实际空间的虚幻实体。在电脑空间中,你可以找到人类文明的巅峰,如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也可以进入道德沦亡的所多玛、蛾摩拉,以及每种文化所梦寐以求的未来世界。

今天的科技使人可自由下入资讯海洋中漂浮,因网路空间容得下任何一种信仰和价值观,举凡有萤幕、键盘,和电脑帐户的人都可「下海」。

新科技与新贸易

网路空间是目前人们开荒所能达的最前线边陲,它在醉心电脑的现代人中兴起一股淘金热。经常被人大事宣传的电子贸易,简直就是一项令人难以想像的交易,从圣经到罐制食品,任何人都可以在网路上买到或卖出。这些虚幻公司设立在虚幻的社区里,过去上门兜生意的售货员,如今已被萤幕上从不会冒犯人,却能带顾客通向自选之网站的蓝色连接线所取代。这些「网上商店」开起来很方便,既不需房产,也不需付地业保养费,但竞争十分激烈,卖方有时为争取未来的顾客,甚至必须做蚀本生意。这类的贸易方式,企业家崇拜它,政府痛恨它。由於不是每个人或公司都买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甚至有些网路公司是专为帮助其他公司而开辟的。总之,电脑空间中的网上商店有如雨後春笋,层出不穷。

网路空间也改变了人的工作方式。只要开一个电子信件帐户,有特殊学识的人就可在网上兼差、作顾问、为人采购,甚至为肯出最高费用的顾客提供任何服务。电脑也加增了工作的流动性,人可以随意在家,或在渡假时,为在任何地点的任何顾客提供服务,而自己却不必搬家。网上的股票拍卖能叫家庭主妇很快地就变成目光冷漠的股市交易人。善用电脑,又有经济头脑的人,则有可能像运动明星一样,在一夜间成为热门的抢手货。

新科技与新人际关系──打电话给我,透过接收机叫我,传电子邮件给我,跟我讲话!

但网路空间所带来最大的改变,还不是交易,而是人们的线上沟通。电子通讯成了连线世界中最基本的共同单元,它比电话便宜,又比传真方便,它有办法让人脱离时空的限制,彼此认识,结为好友。有兴趣研读圣经的基督徒甚至可成立连线查经班,而不必担心地点和交通的问题。

电子邮件不像电话会扰人清梦,它也使得很多自认为笔迹不美、或不会背生字的人,敢大胆与人写信,因电脑中有预先装好的拼字检查服务。对那些不愿收陌生人或不受欢迎者之来信的人,解决之道也很简单,按一下键盘,所有的来信即可消失无踪,而且绝对不像实际的垃圾,需要处理回收的问题。

写电子邮件有它所需的特殊技巧和手腕,几个字就能盖住一个人的土气或霸道;但用错几个字则又会使人误把绅士当恶棍。盛怒之下所写的信,会让在悠闲心境下收信的人完全会错意。举凡会用电子邮件的人都了解,键盘的威力大於武力!喜欢聊天的人,网路上也提供了特别的服务:有「聊天室」(chat room),供一堆人一同说话;或「即时通信室」(instant messaging),供写信的人能像在电话中一样有写有答。

但与打电话不同的是,由於每句话在传出去前,都必须先写下来,用户很可能比打电话时用头脑,且勇於表达。靠电子信件所建立的关系是很独特的,因为是在看不见面部表情,和听不见声音的情况下,双方彼此靠著直觉来认识对方。听来有点叫人不可思议的是,电子邮件有助於建立亲密关系,因写信的人可以匿名的方式来表达自己。他可以躲在具保护色的萤幕後面,大胆地表达自己的看法。只是有时那是一种虚伪的亲密关系,写信的人可以任意扮演自己所不是的人,甚至可毫无顾忌的将自己最黑暗的一面表现出来,这也是为甚 在网上随便交新朋友,敞开自己的心灵世界是件很危险的事。

电子通讯虽然方便,但需要用户知道如何去芜存菁,因为网路空间中的渣滓实在太多了。日後,网路系统的发展将远超出个人电脑的范围,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网路连线、电话线、和有线电视都会被连上同一个插座,使得我们的娱乐节目、资讯和个人的来往信件都合为一体,变成一个媒介环境,但它却不是向大众广播,一如过去的电视,而是像一个个人藏身用的茧,每个人躲在他的窝里,按自己的嗜好做自己爱做的事,而过去的大众传播,则变成了「个人窄播」,每个人是他自己的节目部部长、剪辑人、检查员和欣赏者。这些陶醉在电脑空间里的人,享有极大的独立自主权,他在网上购物时,可以不必付税;政府也无法太多干涉他;他不受种族、性别、国别的限制,甚至连国家所定禁止色情的法律也管不了他。

神、真实世界与真信仰

在这样的世界里神依然存在吗?网路空间看来完全是人的创造,使人自以为可以作创造主,但其实不然,神仍是所有宇宙的主宰。历史虽然不断的在前进,神却没有改变。

基督徒生活在此时,应当怎样面对这个电脑世界呢?他们应当效法门诺会中最严谨的亚米许派(Amish)的选择,因为它们为社会带来许多仇恨、淫秽和邪恶而决定完全不用电器等新的科技发明吗?当然不是!当社会愈来愈进步时,用网路已是不可避免的事。再说,网路系统不过是一个工具,就如电话系统,或邮政系统一样。更何况基督徒也都已经发现,网路空间对他们在职业上、私人事情上,甚至他们的事工上,带来不少的方便。

基督徒应当好好利用网路系统,但我们也要小心,远避偶像,防止自己变得崇拜科技,或大力宣传模式的转移,而忘了基督徒应有的世界观。事实上,网路系统是传递基督教世界观的最好工具,是我们应当好好利用的。

此外,基督徒也不要忘记保护自己的家庭,小孩和自己,防受恋童癖患者、存心掠夺者、骗子,及色情作品发行人的侵扰,这些人在网路空间中无所不在。他们往往成为我们们的重担,使得我们恨不得也作亚米许人,逃离科技世界。其实并没有这个必要,我们要学的是如何防止别人侵犯我们的空间,或排拒那些冒犯我们价值观的节目,而不是不用电脑空间。

以色列百姓当年在旷野飘流时犯罪,神使毒蛇进入他们中间,咬死了许多人。为救 的百姓,神告诉摩西该怎 做,於是摩西根据当时铜器时代的科技造了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叫凡被咬的人,一望这蛇就好了。

这铜蛇也是用来预表基督的象徵,表示有一天,当基督在十字架上被举起时, 要担当所有人类的罪,以及因罪而受的惩罚,而神对代表撒但之蛇所发出的咒诅也将实现。如使徒约翰所说:「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人都得永生。」(约:3:14~15)

但日後以色列人在迦南背道,将铜蛇当作偶像来拜,按他们周围的迦南人拜蛇的风俗来解释神的作为。直到希西家作王时,他决定除去偶像,带全国百姓归向真神。他所除去的偶像也包括摩西时代所留下的遗物。圣经说:「他废去邱坛,毁坏柱像,砍下木偶,打碎摩西所造的铜蛇;因为到那时以色列人仍向铜蛇烧香。希西家叫铜蛇为铜块。」(王下18:4)要把全国的偶像除乾净,实非易事。但希西家想了一个办法,就是设法除去铜蛇的神话色彩,称它为「铜块」。他好像在这样对百姓说:「不错,它代表我们过去的一段历史,它也是一个带有福音信息的艺术品,
但是它没有( )力,它不值得我们敬拜,它只是一块金属,我们千万别让它把我们带上背道的歧途上去。]

旧约先知也经常做这些事,要将百姓从拜偶像的光景中带回来,例如,以赛亚就曾警告那时代的百姓,他们用木头烧火烤饼,又由同一块木头中砍下一段取暖,然後竟用余下的木头做了一神像,向他跪拜(赛44:14~20)。

对科技人是有极限的。六十年代的迪斯耐奇妙世界电视节目中,曾试著介绍二十一世纪的世界,他们说到了那时候,人们不必进食,只要每天吞几颗食物制成的药丸即可。如今我们已进入新的世纪,但这种事并没有发生,因为人的天性是喜欢吃真正的食物。今天的科技可以提供我们各式的建筑材料,但我们却不喜欢建新式的太空屋,而喜欢仿造早期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建筑。为甚 ?因为人离不开美感、历史和自然。

此外,人也有需要接触客观的实体,人离不开人的情况,不论他如何会发明。人没有办法生活在一个虚幻的空间里。只有那些懂得如何过现实生活的人,也就是那些懂得在实际生活环境中,如何赚钱,如何拥有一个幸福的婚姻生活的人,才真正有可能懂得利用网路系统,因为虚幻世界必须靠现实世界来掌握,而现实世界的主宰就是神。

今天很可惜的是,网路系统并没有对教育带来很大的影响。今天的美国学校花大笔的钱购买电脑,却只把它们当作文字处理机来用,学生用它来发信,和玩电脑游戏。更可笑的是,在一个迷恋科技的社会里,学校的科学教育也在每下愈况。看来除非我们的教育制度改进,学校买电脑不过是浪费钱而已。

网路系统在教育上的潜能不但没有完全发挥,已有的资讯系统也没有让我们的孩子变得更有见识。给孩子钢琴,不见得就能使他变成音乐家,电脑亦然。旧有该教的事,和人性所有的限制、苦痛和向往都与过去的没有不同。

科技不过是一个工具,全要看由谁来使用。对基督徒来说,网路系统为我们开了一扇又宽又大的布道之门,使我们能与任何国家的人传福音,而不必担心过海关被捕等类的事。基督徒可以藉著网路系统把信仰带入另一个国家的工作场所,而不必担心信件被检查。但网路世界也可以成为我们自欺、逃避现实,或自甘堕落的黑洞。

网路系统不像钉锤这类的工具,我们可以用网路系统,但它也会用我们。学会善用它来找资料、学习语言,和各种思想、学说,我们便会在不知不觉中,塑造自己的思想,增加自己的人生经验。基本上来说,它很像其他所有的工具,都有可能变成我们的一部分,网路系统可以变成我们个体的延伸。

在我们未来的家庭娱乐室里,当电视、电脑和网路系统都合而为一时,我们虽可从此沈溺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陶醉在为所欲为的嗜好里,但低级的品味永远是低级的,而且会变得更加不必受限制。有高品味的人,也开始有机会欣赏到前所未有高道德、有意义、有见识的另外一些作品。

那时,基督徒最大的挑战是甚 呢?我们的挑战乃是,懂得肯由自己的家庭娱乐室中走出来,去探访生病,或有需要的邻居,与真人、真事的世界保持连络。另一个对基督徒的挑战乃是,如何面对自己所遗传来之罪性的挑战,我们通常总以为,不去犯罪的场所,我们就不会犯罪。我们以为邪恶是外在的,必须远避。这是对的,但由最终的角度来说,会犯罪的是我们的心,而不是电脑使得我们犯罪。耶稣的话颇值得我们仔细思考:「从心里发出来的,这才污秽人……有恶念、凶杀、奸淫、苟合、偷盗、妄证、毁谤。」(太15:18~19)耶稣认为从外面进去的不会污秽人,耶稣所提的这个清单是否也很像我们今天从网路世界中所见到的呢?

因此,对今天的基督徒来说,培养内在的价值观非常重要,也就是透过基督能改变人心的信仰,学习在世上作成成圣的工夫。门徒训练是成圣时不可或缺的求生技巧;教会生活、神的话语、参加圣礼、学习信仰教义与参与敬拜,都是我们基本当学的功课。它们对过去生活在明显的实存世界中的基督徒来说很重要,对我们这些生活在今天这个客观实体好像即将消失的世界里的基督徒来说,更是不可或缺。

我们每天所接触的媒介中,充满了未经过滤的资料,真理与民间传说、谣言、骗局、荒谬故事,同时透过网路传给我们。我们所面对的危险是,所收资讯太多,感官负荷超载,以致失去分析能力。要使所收资讯变得有意义,我们就需要建立一个过滤系统,把有价值和没有价值的资料分别出来。有人设法设计外在的过滤软体,但在神话语上有根基的基督徒可以成为自己网路系统的过滤器,拥有一套正确的基督教宇宙观,就等於拥有衡量所有资讯的标准和分辨力。惟有这种基督徒才能适存於这片资讯海洋世界,不至於随流失去。

(Translated from "Christians in a .com World - Getting Connected Without Being Consumed", Published by Crossway Books, Wheaton, Illinois, a Division of Good News Publishers, 2000, pp. 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