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与正行

作者:周功和

--------------------------------------------------------------------------------

律法与恩典之间的关係向来使信徒感到困惑。律法与律法主义的差别是什麼?强调恩典是否就一定要贬低律法?我们从圣经的用词作出发点,探讨律法与恩典的问题。

上帝藉摩西所传递的律法,其核心就是十诫(出二十),是上帝百姓的伦理準则。保罗说上帝的律法是圣洁、公义、良善、属灵的(罗七12、14),而人是属肉体的(罗七14)。什麼是「肉体」?和合本圣经有时将它译為「血气」,在罗马书第七章与加拉太书第五章裡代表「堕落的人性」。(註1) 堕落的人不可能靠著行律法在上帝面前被称為义(罗三20)。我们一方面需要教导信徒守律法,因為上帝的律法是分辨善恶的準则。可是若靠自己的血气遵行律法,是死路一条!惟一的出路,是倚靠恩典。我们是靠恩典得救,因信称义,不是靠行為(弗二8-9)。「因信称义」,即信靠神的应许(加三16-18),被神算為义(加三5-9)。因此,我们的得救是惟靠恩典、一无所夸。信了主以后,经常学的一个功课,还是「惟靠恩典、一无所夸」。

一、律法主义
加拉太的教会偏离了保罗所传的福音,想要藉著行律法称义,包括行割礼。割礼派的人士说:「若不行割礼,就不能得救。」(徒十五1)这条路线,完全偏离「惟靠恩典」的原则。藉行律法取义的路线,是靠自己的血气(肉体)来取义,也称為律法主义。
走律法主义路线时,邪情私慾就会发作(罗七5),「情慾的事」(加五19-21)就会彰显,并且教会裡的弟兄姊妹也会彼此斗争,相咬相吞(加五15、26)。所以,今日教会内部若有内斗,你可猜想背后的原因大概就是凭血气行事,包含试图凭血气遵行上帝的旨意。基督徒一旦偏离纯正的福音,走律法主义路线,就会產生各种邪情私慾。可是,若回到保罗所讲的「因信称义」(加三5-9),就会结出圣灵的果子(加五22-24),即基督徒的美德。
恩典是不可以用我们的能力赚取的;任何可以赚得的就不是恩典。恩典一定是白白领受的。「因信称义」就是白白的恩典。信主前或信主后,试图靠自己血气的力量遵行上帝的旨意,会產生反效果,就是激发邪情私慾(加五18-21;罗七5)。越是认真、努力,反效果就越严重。当保罗还是法利赛人的时候,他的外在行為是无可指责(腓三6)的,但他内心知道自己有罪。他承认「不可贪心」这条诫命能使诸般的贪心在他裡面发动(罗七7-8)!(註2)

加拉太书给我们的教导就是:「正信才可以正行」。你的信仰若正确,你的行為才会圣化,才会结出圣灵的果子(美德)。一旦偏离了白白恩典的原则,个人生活裡就有恶慾发作,教会内的信徒就开始相咬相吞,弟兄们就彼此斗争、彼此相恨。

很多讲台的道,好像只是教大家守律法而已。每个礼拜天提醒信徒一条律法:「你们要更努力的读圣经」,「你们要更殷勤的祷告」,「你们要更努力的传福音」,「你们要更多的奉献」。有一些教会还会说「你们要更严谨的守安息日」。

我以前有一个老师,Dr. Jack Miller,是一位好牧者。有一次他教讲道学时说:「你们预备了讲章,传讲之前要重复看一遍,问自己一个问题:法利赛人能不能宣讲这篇道?若是可以的话,请你好好的修改那篇讲章!」换句话说,法利赛人也会讲:「你做的还不够!要有更高的标準!要更加努力!」法利赛的道,很快会使整个教会灵命枯乾。使教会失去圣灵能力的方法,也是激发邪情私慾最好的方法,就是每个礼拜天讲一篇「你们要更努力」的道,使得律法的軛越来越重。那麼我们就不努力了吗?当然不是。有哪个信徒比保罗更努力?这裡所要处理的,不是努力不努力的问题,乃是努力背后的原动力问题。推动保罗的原动力是恩典,不是律法主义(参看加二16-21;提前一13-17)。

灵恩运动也有这个危险。我在《荣耀光中活水泉》 (註3)裡,一方面肯定超自然的恩赐,即肯定持续论,但也提出我所最担心的问题之一,就是灵恩律法主义:「你只要更努力的追求,你就会得到某一种经歷或恩典。如果你追求还是得不到,就是信心或知识或努力不够。」例如:為甚麼祷告赶鬼做了宣告,那位求援者还是有问题呢?那是因為你没有分辨七种不同的鬼和七种赶鬼法。如果你祷告禁食病还没有好,就表示你禁食不够久;禁食很久还没有好,是因為还缺少通宵的禁食祷告。这种教导,是一直加重要求,以為要求够高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上帝就会垂听了。小心!这就是律法主义。律法主义还有一个效果,就是放邪灵进入教会裡(参西二8-23;提前四1-3)。律法主义一方面激发邪情私慾,另一方面放邪灵进教会。律法主义,就是要立自己的义(罗十3),试图靠自己血气的能力来成就上帝的旨意。

对付律法主义最好的方法,就是对自己血气的能力绝望。对我们带领人信主的恩赐与方法也要绝望。不是不用恩赐或方法,乃是用而不靠(林后十3;十二7-10)!我们要用恩赐,用方法,但不靠这些。神蹟本身也不能带领人信主。圣经裡面有许多人看见了神蹟还是不信。一个人信主是圣灵的工作。圣灵赐人新的心(结三十六26),使人重生。走律法主义路线(靠自己)的话,若是成功,就会骄傲;若是失败,就会自卑。骄傲与自卑使信徒「贪图虚名、彼此惹气、互相忌妒」。早一点对血气绝望,倚靠恩典,就早一点经歷到真正圣灵的能力与作為。

二、圣灵的律
如何倚靠恩典?在罗马书七章21节到八章2节讲到两个定律。这两个「律」是两个原则,不是摩西的律法。一个是罪和死的律;另一个是赐生命圣灵的律,也称圣灵的律。先看罪和死的律。罗马书七章21节说:「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这并不是说罪人完全不能行善。耶穌说:「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把好东西给儿女。」可见「不好」的人懂得好好的照顾他们的儿女。保罗说:「你们中间有人收了继母,这种行為连外邦人中间都没有。」(林前五1)表示外邦人也有伦理道德。保罗又说,信徒如果不照顾自己的家人,就比不信的人还不好(提前五8)。可见不信的人也有孝道。所以,堕落的人并非完全不能行善。问题是:当我们行善时,有恶与我们同在。我们的善都被恶所渗透,所以善中必定有恶!罪和死的律使律法主义成為死路一条。保罗说,凡有血气的,没有人能靠行律法称义(罗三20;加二15)。
以上是罪和死的律。接著,我们看圣灵的律。罗马书七章25节说:感谢上帝,耶穌基督救我们脱离了罪和死的律。八章1至2节说:「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因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 遵行圣灵的律的人就是被圣灵所带领的人,就是属灵人。律法的义成就在他们的身上(罗八4)。这些人「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 14节说:「因為凡被上帝的灵引导的,就是上帝的儿女。」 顺从圣灵带领、行事的人,都是上帝的儿女。那麼什麼叫被圣灵带领,遵行圣灵的律呢?从罗马书可归纳出下面几点(註4):

(1) 倚靠赎罪祭

罗马书第八章3-4节讲到耶穌是赎罪祭。「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有了赎罪祭,律法的义就可以成就在我们这些随从圣灵的人身上。这裡说「律法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意思是:律法本身不能使我们成圣。马丁路德的一句话很重要:「律法不提供能力。」若讲台只传律法,信徒就灵命枯乾。虽然所传的律法内容全部都对,还是不能成就上帝的义。為什麼?因為忘记关键性的一点,就是马丁路德所发现的:律法不提供能力。

马丁路德在修道院裡非常诚恳、认真地追求圣洁,比我们都诚恳很多。有一次他告解(认罪)有六小时之久。他却发现上帝的律法不提供他能力来守律法;律法只是定他的罪!那怎麼办呢?惟一的出路,就是在律法以外,上帝提供赎罪祭。所以,我们来到十字架面前认罪悔改,信靠上帝的应许,以致得救。得救后,还是要经常来到十字架面前认罪悔改,维持洁净的良心(约壹一9)。

(2) 倚靠天父

单单倚靠赎罪祭还不够,因為认罪悔改只是处理过去,我还需要面对未来。如何面对未来?答案是:倚靠天父。罗马书八章15节说:「你们所受的不是奴僕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更準确的翻译是:「你们所受的不是奴僕的灵,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名份的灵,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儿子名份的灵」,就是圣灵(参加四6-7)。罗马书八章16、17节讲到确据:「圣灵与我们的灵同证我们是上帝的儿女。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上帝的后嗣。」我们既然有后嗣的身分,就可以来到施恩宝座前,得以蒙恩惠,支取随时的帮助(来四16)。
「呼叫阿爸、父」很重要,因為这帮助我们面对未来。在十架前认罪,是处理过去;呼叫阿爸、父,是面对未来。 腓立比书四章6-7节说:「应当一无罣虑,只要凡事藉著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出人意外」,意味著上帝所赐的平安是超过我们理性所能了解的,是一种超自然的平安。我鼓励大家每天的第一件事,是把你那一天所要面对的重担,一项项告诉天父。譬如说,要考试了,或者要面对非常恶劣的同事,或者是要带领一个没有可能达成协议的会议,或者是某人生病了;怎麼办?早上起来,可能就有四、五个重担,压在心头。很简单,告诉天父就是了。

当然,如果没有重担,就要感谢主!灵修时就应好好的感谢讚美。如果有重担,就要把重担告诉天父。属灵的意义就是:不靠自己的血气面对,乃是倚靠天父。靠自己的血气就会激发邪情私慾(罗七5)。靠血气就是為要遵行上帝的旨意或律法,也会激发邪情私慾,因為肉体裡面有邪情私慾。靠肉体或血气就胜不过肉体裡面的邪情私慾!既然倚靠它,你又怎麼胜过它呢?所以,我们必须另有靠山。以天父為靠山,就是呼叫「阿爸、父!」每天早上把你的需要,一项一项告诉天父。告诉就可以了,不需要重复一百遍,也不需要作什麼特别的宣告。告诉就可,不必加盐加醋。加盐加醋就是怀疑,是肉体的发作。我们要回转像小孩,倚靠天父,把一切需要告诉祂。当然,如果你软弱,心裡缺乏平安,可以多求几遍,这也没有错。只是不要以為求一千遍,一万遍,或大声宣告,就比较灵。这种心态又是律法主义,试图赚取恩典。恩典是不能赚的!上帝不听外邦人那种重复性的祷告(太六7-8)。倚靠天父的信徒,才能够既遵行父的旨意、实践律法所要求的义,又不激发邪情私慾。
圣灵的律就是惟靠恩典、一无所夸。无论你属那一派那一家,都用这原则来衡量一下:你的作法是那一种?遵循圣灵的律还是犯罪的律?律法主义肯定会激发邪情私慾,所以信仰与伦理的实践,必须倚靠恩典,遵行圣灵的律。一切灵命的追求与长进,无论你到了那一个地步,都不能脱离这最基本的原则。

(3) 把身体献上

保罗是以神的慈悲来劝勉信徒把全人献上。若我们以十架的恩典与「呼叫阿爸、父」的权利来劝勉信徒,弟兄姊妹会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献上,或献得更彻底。劝人把自己献上,应基於天父的慈悲与儿子名分所產生的安全感,否则就会製造更多「奴僕的灵」,不知不觉地提倡律法主义。律法主义必导致私慾的发作(罗七5-8;西二20-23)。

(4) 参与团契

罗马书从十二章3节起,教导信徒们参与团契生活,学习「恩赐的配搭」(3-9节),和彼此相爱(10-21节,参十三8-10),也教导信徒们要接纳信心软弱的人,和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利(十四1,7,13-15;十五1-3)。团契生活还包括参与宣教事工(十五23-33)。

这些既丰富又重要的教训,因篇幅的缘故,只能点到為止。参与团契基本上是学习彼此相爱既能造就别人,也造就自己。彼此相爱是恩典的媒介,是「穿上新人」不可少的过程。爱心增加,私慾就消退。我们都是软弱的人;我们要回转像小孩,倚靠天父的恩典。

圣灵之律在理论与实践方面都没有什麼深奥的道理,这道理却非常基要,能带给信徒真正的平安、喜乐与得胜。圣灵之律的运作是由圣灵採取主动。蒙恩的人得益处,是惟靠恩典,一无所夸。信徒已被收纳為神的儿女;有了这确据,就是蒙大福。这确据也是出於圣灵的主动:「圣灵与我们的灵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罗八16;笔者译)

附註:
1. 参看费依,《认识保罗的圣灵观》,曹明星译(台北:校园,2000),页174-90 对「肉体」字义的分析。
2. 至於罗马书七章7-8节是否讲保罗信主前的经歷,14节开始是否讲保罗信主后的经歷,有不同的看法。参John Murray, The Epistle to the Romans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68), pp. 256-259;费依,《认识保罗的圣灵观》,页174-177;Douglas J. Moo, Israel and Paul in Romans 7:7-12, New Testament Studies, 32 (1986):122-35。不过,加拉太书五章所形容的圣灵与肉体的斗争,肯定是可以用在信徒身上。
3. 周功和,《荣耀光中活水泉》(台北:华神,2002),页264-8。
4. 如何归纳,归纳為多少点,是有弹性的。参《荣耀光中活水泉》,页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