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受死的50个理由(节选之三)

耶稣的受难——基督受死的50个理由(节选之三)

■ 约翰派博着 潘秋松译

要赐给我们清洁的良心

  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神吗? (希伯来书9:14)

  有些事是永不改变的。污秽的良心是个老掉牙的问题,好像亚当、夏娃一样。他们一犯了罪,良心马上就被玷污了。他们的罪恶意识是极有害的。它破坏了他们与神的关系——他们躲避他。它破坏了他们彼此的关系——他们互相指责。它破坏了他们自己的平安——因为他们第一次发现自己是赤身露体的。

  在整本旧约圣经中,良心一直是个问题。但是,献上动物为祭,却不能叫人的良心得着洁净。“所献的礼物和祭物,就着良心说,都不能叫礼拜的人得以完全。这些事,连那饮食和诸般洗濯的规矩,都不过是属肉体的条例,命定到振兴的时候为止”(希伯来书9:9-10)。作为基督的一个预表,神把这些动物的血算为足以洁净肉体——礼拜仪式上——的不洁,但良心的不洁却不然。

  没有任何动物的血可以洁净良心。旧约时代的人知道这一点(见以赛亚书五十三章与诗篇五十一篇)。我们也知道。所以,有一位新的大祭司——神的儿子耶稣——带着更美的祭物而来∶那就是他自己。“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神吗?”(希伯来书9:14,《和合本》小字)。以动物为祭,预表了神的儿子最终以自己为祭;神儿子的死则回溯到旧约圣经时期,遮盖神子民所有的罪恶,同时向前延伸,遮盖新约时期神子民所有的罪恶。

  我们现代人也是如此。这是科学、网路、器官移植、简讯、手机的时代;但我们的问题基本上是永远一样的∶我们的良心定我们的罪。我们觉得自己不够好,不能来到神面前。无论我们的良心受到多少的扭曲,有一点始终是一样的∶我们不够好,无法来到他面前。

  我们可以砍伤自己,把我们的孩子丢到圣河里,捐出百万美元行善,或在感恩节时帮忙施舍食物给穷人,或进行千百种的苦行与自残,结果还是一样∶污点还在,死亡的阴影依然笼罩心中。我们知道自己的良心受到玷污——不是因为触摸死尸或吃了猪肉这类外表的事。耶稣说污秽人的是从人里面出来的,而不是从外面进入的(马可福音7:15-23)。我们受到骄傲、自怜、苦毒、情欲、嫉妒、贪婪、冷漠、和恐惧——以及它们所造成的举动——所玷污。这些全都是圣经所说的“死行”。它们没有属灵的生命。它们不是出自新生命;它们来自死亡,也引致死亡。这些事叫我们的良心觉得没有盼望,原因就是在此。

  在现今的时代,就像在其他所有的时代一样,唯一的答案是基督的宝血。当我们的良心起来定我们的罪时,该怎么办?我们转向基督。我们转向基督的受苦与受死——基督的宝血。这是全宇宙间唯一能洁净良心的媒介,叫我们活着时能够良心无愧,并且在平安中离世。

要获得对我们有益的一切

  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

  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

  (罗马书8:32)

  我喜爱这节经文的逻辑。不是因为我喜爱逻辑,而是因为我喜爱见到自己真实的需要得到满足。罗马书八章32节的前后两半,有着非常惊人且重要的逻辑关连。我们可能看不出来,因为后半是个问句∶“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但是,如果我们把问句改成陈述句,就可以看得见了。“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那么他肯定更要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

  换言之,这两半的关连,是为了要叫我们对于后半节有绝对的把握。如果神作了最难作的事——也就是说,让他的儿子受苦且受死——那么他肯定也会作比较简单的事,就是把万有和他一同赐给我们。神答应要把万有都赐给我们,这比他儿子的牺牲更为确定。他已经“为我们众人舍了”他的儿子。他既这么作,难道还会在我们需要帮助时袖手旁观吗?那是无法想象的。

  但是,“把万物赐给我们”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那不是说我们可以过着安稳舒适的生活。甚至不是说我们可以安全,免受仇敌攻击。从圣经接下来四节经文所说的就可见一斑∶“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罗马书8:36)。许多基督徒遭受这种逼迫,甚至在今天也一样。圣经问说∶“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罗马书8:35),答案是“不!”不是因为基督徒不会遭遇这些事,而是因为“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马书8:37)。

  那么,因为基督为我们而死,神肯定会将“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这是什么意思呢?它的意思是∶他会把对我们有益的一切赐给我们。是我们真正需要的一切,好叫我们可以模成神儿子的形像(罗马书8:29)。是我们要达到永恒喜乐所需要的一切。

  圣经上的另一个应许也是一样∶“我的神必照他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使你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腓立比书4:19)。前面几节经文已经厘清了这个应许的意义∶“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书4:12-13)。

  那里说我们靠着基督“凡事”都能作。但请留意∶这个“凡事”也包括“饥饿”与“缺乏”。神会满足每一个真实的需要,包括我们以为的许多需要没有得到满足时,还能在苦难中喜乐的能力。神会满足每一个真实的需要,包括我们觉得需要食物却没有得到满足时,还能靠着恩典而忍受饥饿。基督的受难与受死向我们保证∶神会把我们遵行他的旨意、归荣耀给他、以及获得永恒喜乐所需要的一切赐给我们。

要医治我们道德与身体的疾病

  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以赛亚书53:5)

  他┅┅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说∶“他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 (马太福音8:16-17)

  基督受苦并受死,是要叫疾病有一天都会彻底被消灭。疾病与死亡都不是属于神原初为世界所定的计划。它们是伴随着罪恶而来的,是神给一切受造之物的一部分审判。圣经上说∶“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不是自己愿意,乃是因那叫它如此的”(罗马书8:20)。神叫世界降服在身体的痛苦与虚空之下,以显出道德邪恶的可怖。

  这个虚空也包括死亡在内。“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罗马书5:12)。它也包括一切疾病的疼痛。而基督徒也不例外∶“不但如此,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亦即那些信靠基督的人],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罗马书8:23)。

  但这一切可悲的疾病都是暂时的。我们期盼一个时间来到,那时就不再有身体的疼痛了。受造之物降服于虚空之下,并不是永远的。圣经说∶神从审判一开始,就把目标放在盼望上。这是他最终的目的∶“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罗马书8:21)。

  当基督来到这个世界时,他的使命是要完成这个普世性的救赎工作。他在地上的时候,医治了许多人,以此标示出他的目的。有许多时候,群众聚集在一起,他“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马太福音8:16;路加福音6:19)。这让人预尝了历史终了时的光景,那时,“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启示录21:4)。

  基督击败死亡与疾病,他的方法就是把它们负在自己身上,带着它们一同进到坟墓里。罪带来了疾病;当耶稣受苦并受死时,他忍受了神对罪恶的审判。先知以赛亚用这些话来解释基督的受死∶“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以赛亚书53:5)。耶稣的背上遭受猛烈的鞭打,却买来了一个没有疾病的世界。

  有一天,一切的疾病都要远离神所救赎的受造之物。将会有新的地。我们都要得着新的身体。死亡将要被永远的生命吞灭掉(哥林多前书15:54;哥林多后书5:4)。“豺狼必与羊羔同食;狮子必吃草,与牛一样”(以赛亚书65:25)。所有爱基督的人,都要向羔羊唱感谢的歌,因为他已经被杀,要救赎我们脱离罪恶、死亡、与疾病。

要将永生赐给凡相信他的人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约翰福音3:16

  在我们最快乐的时光,我们都不想死。只有在遭受似乎无法忍受的苦难时,才会兴起死亡的念头。但是在那样的时刻,我们真正需要的并不是死亡,而是释放。我们切望美好的时光重新降临。我们希望痛苦消失无踪。我们希望所爱的人可以从坟墓再回来。我们想要的是生命与快乐。

  我们如果把死亡浪漫化,成为生命的极峰,就是在开自己的玩笑。死亡是个敌人。它使我们与这世界一切奇妙的快乐隔绝。我们若要给死亡取了一个比较动听的名字,就只能称它为较轻的恶。在我们的苦难中带来致命一击的刽子手,并不是完成了我们深切的渴望,而是结束我们的盼望。人类内心的渴望是要活着,并要快乐。

  神造我们就是这样。“神┅┅将永远安置在世人心里”(传道书3:11,《和合本》小字)。我们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而神喜爱生命,并且永远活着。神造我们是要我们永远活着的。而我们也将会是那样。永生的对面,并不是消失,而是地狱。耶稣比任何人都更多提及地狱,而且清楚说明∶拒绝他所提供的永生,所带来的结果不是消失,而是落在神的忿怒中,那是何等悲惨的光景∶“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翰福音3:36)。

  而且这种光景是持续到永远的。耶稣说∶“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马太福音25:46)。这是一个无法言述的事实,显示出以漠不关心或藐视的态度对待神是无比的邪恶。所以耶稣警告说∶“倘若你一只眼叫你跌倒,就去掉它;你只有一只眼睛进入神的国,强如有两只眼被丢在地狱里。在那里,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马可福音9:47-48)。

  所以,永生不光是今生的延续,混杂着痛苦与快乐。地狱如何是今生最坏的结局,“永生”也照样是最好的。它是至高无上的、与时俱增的福乐,一切罪恶、一切悲伤都过去了。在这堕落世界中的一切邪恶、一切有害的事物,都除掉了。一切美善的事物——一切能带来真正而持久之喜乐的事物——都要保留下来,并且加以炼净、强化。

  我们将要改变,使我们能够承受这些福乐,那是我们今生所无法得着的。“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书2:9)。这句话永远是真的,现在如此,永远如此∶对于那些信靠基督的人而言,最美好的尚未来到。我们将要看见神那叫一切得着满足的荣耀。“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翰福音17:3)。基督受苦并受死,就是为此。我们为什么不欢迎他来作我们的珍宝,并且活着呢?

要救我们脱离现今这罪恶的世代

  基督照我们父神的旨意,为我们的罪舍己,要救我们脱离这罪恶的世代。 加拉太书1:4

  一直到我们离世,或者直到基督回来建立他的国度,我们都是活在“这罪恶的世代”。所以,圣经说基督舍己“要救我们脱离这罪恶的世代”时,并不是指他要把我们带离这个世界,而是说他要救我们脱离这个世界的邪恶权势。耶稣如此为我们祷告∶“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约翰福音17:15)。

  耶稣祈求父神救我们脱离“那恶者”,理由是“这罪恶的世代”乃是撒但拥有自由可以欺骗并毁坏的世代。圣经说∶“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翰一书5:19)。这“恶者”又称为“这世界的神”,他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叫世人在真理上变成盲目的。“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哥林多后书四章4节)。

  直到我们醒悟了自己黑暗的属灵光景以前,我们都是活在现今“这罪恶的世代”,受它的统治者管辖的。“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以弗所书2:2)。如果不认识这一点,我们就一直作魔鬼的仆人。我们所以为的自由,其实乃是捆绑。圣经说∶“他们应许人得以自由,自己却作败坏的奴仆,因为人被谁制伏就是谁的奴仆”(彼得后书2:19),这话是直接对着二十一世纪的时尚、乐趣、与其附加品说的。

  圣经上驰名的自由呼声是∶“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罗马书12:2)。换言之,要得着自由!别让这个世代的假师傅愚弄了。他们今天在这里,明天就走了。一个奴役人的时尚接着另一个。三十年以后,今天的刺青将不会是自由的标志,而是无法抹灭的妥协痕迹。

  从永世的角度看来,这世代的智慧乃是愚昧的。“人不可自欺。你们中间若有人在这世界自以为有智慧,倒不如变作愚拙,好成为有智慧的。因这世界的智慧,在神看是愚拙”(哥林多前书3:18-19)。“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哥林多前书1:18)。那么在这个世代,什么是神的智慧呢?就是耶稣基督那伟大的死,那叫人得自由的死。早期跟随耶稣的人说∶“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神的能力,神的智慧”(哥林多前书1:23-24)。

  当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释放了数百万的囚奴。他揭露了魔鬼那骗人的假面具,打破了他的权势。他在被钉十字架的前一个晚上说∶“现在┅┅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约翰福音12:31),就是这个意思。别跟随一个已经打败仗的敌人。要跟随基督。那是必须付代价的。你在这个世代将会是个离乡背井的人,但你将要得着自由。

  

  

  本文选自《耶稣的受难——基督受死的50个理由》(美国麦种传道会出版),承蒙麦种传道会允准转载,特此致谢。麦种传道会联络电话∶(626)441-5543;电邮∶chiusung@yahoo.com

  

  

  

约翰派博(Dr. John Piper)美国明尼苏达州伯利恒浸信会主任牧师,着有各种属灵书籍。

潘秋松 美国麦种传道会总干事,资深文字与神学教育工作者。

原载《生命与信仰》2005年11月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