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者带给我们的

作者:汤姆·华森

教导

(1)我们看我们因着罪把自己带入到何等可憎恶的景况之中;我们犯罪以至于成了被奴役的,所以我们需要基督将我们赎回。西塞罗说:"奴役是最悲惨的光景(Nihil durius servitute)。"那些如今在阿尔及尔(Algiers)坐监为奴的人都会如此的认为。但因着罪,人类堕落到更悲惨的奴隶景况里,即,成了撒旦的奴隶、成了那一位毫无怜悯之心的独裁者的奴隶,它把咒诅灵魂当成它的乐趣。当基督拯救我们的时候,我们正在这样的光景之中。
  

(2)我们在此,好比从一个透明的玻璃来看到基督对祂选民的爱。祂来为要拯救祂的选民;且定意为他们死。一个国王的儿子愿意赎回被俘虏者,而付出极大的赎金,这岂不是极大的爱吗?但祂甘心为成为一位犯人,并甘心为赎回被俘虏者而死;这是一件奇妙的事。耶稣基督成就了这一切的事,祂已在祂宝血的特性里写明了祂的爱。若基督仅仅在祂父的面前说情,这便是极其伟大的事了,但祂晓得这还不够用来救赎我们。虽然祂凭了一句话就创造了世界,但却不够用来救赎一个罪人。"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来九22)。"

试验

既然基督来救赎我们,那么,让我们试验看看,自己是否是因着罪的咒诅而被救赎回来的人。这是一个必须的试验;让我来告诉你,因为,基督救赎回来的人具有个特定的数目。哎呀!罪人哪,基督是一位救赎者,因此要靠祂来拯救我们!亲爱的,基督来,并非要拯救所有的人,因为,如果这样的话就会将神的旨意推翻了。救赎的范围并不如同创造的范围那么的大。我承认基督宝血的功效能够拯救所有的人;然而足够性和有效性之间是有所不同的。基督的宝血足够拯救所有的人,但只对那些信靠基督的人发生效用。一张膏药或许对任何的伤口具有特效性,可是除非它贴在伤口上,否则它是没有疗效的。如果基督的救赎不是用在每一个人的身上,而是用在某一些人的身上,那么,我们有这个必要问自己这个问题:我们是不是在那些被救赎的数目里面呢?

我们如何知道的呢?

(1)蒙救赎的人是与上帝和好的。他们与神的敌意被挪去了,思想与意志都与神和好了(ad bonum)(西一21)。那些与神和好的人,岂不是蒙神拯救了吗?那些恨神和祂子民的人(就好比葡萄和桂冠树是互相排斥的),岂不竭尽所能地攻击圣洁吗?那些与神和好的人,岂不是蒙神拯救了吗?基督的赎价对这些人而言是一种缓刑;但一个没有与神和好的人,或许具有缓刑的可能性,但仍然要下地狱(约五6)。
  

(2)蒙基督救赎的人,是蒙救赎脱离世界的人。"基督照我们父神的旨意为我们的罪舍己,要救我们脱离在罪恶的世代"(加一4)。基督所救赎的人是与基督一同复活的人(西三1)。就像天上的飞鸟轻巧地触地以捡拾地上的种子,讯即再次飞向天际;照样,蒙基督所救赎的人,虽会使用这个世界,并支取神所赐给我们合法的属世慰藉,但他们的心却毫无眷恋地快速飞离这些事物,并飞向天堂。他们虽在世居住,却行天上的事。基督所救赎的人是"向着世界死的";他们向着世界的尊荣、利益和喜好是死的。对于那些蒙神救赎却贪爱世界的人,我们该怎样想呢?他们就好像那些心里渴望迦南地归属他们的支派一样。"他们……专以地上的事为念"(腓三19)。他们拆毁自己的灵魂,为要建造他们的产业。那些没有从这个世界脱离的,他们就不是蒙基督所救赎的人。

蒙救赎者的慰藉

你们是快乐的,因为白白的恩典已经在你们身上;你们曾经被仇敌所拘禁,但已经脱离了那个拘禁;你们曾经被罪的锁链所捆绑,但神却开始断开了你们的锁链,并救你们脱离了罪的咒诅和权势。这是何等的安慰啊!在基督里有任何的慰藉吗?那就是你的了。在神的应许中结了什么甜美的果子吗?你可以摘取它。在福音中有任何荣耀的特权吗?他们是你的产业、称义、儿子的名分,和加冕之礼。在天上有任何的荣耀吗?你将很快要喝那乐河中的水,你有任何属肉体上的慰藉吗?这些只不过是预尝而已。在坛内的一把面,不过是你寄居旅程中路边小贩的食物,而且那只不过是神曾为天使预备之食物,将来的一种预尝而已。虽然无花果不发旺,然而,在所有的属世患难中,你可以得着一切的慰藉啊!甚至,死亡的本身也失去了它自己的毒钩。死亡借着基督的死而消失了(Mors abiit morte Christi)。死亡会带你到你救赎者的面前:既然你借着死才能得到完全的快乐,所以不要害怕面临死亡。

劝勉

当你将来在天上会拥有完满并完全的救赎和一个永恒的禧年(Jubilee)时,你在今世要渴慕;当你不但脱离了罪的权势,也不再犯罪时,你在今世要渴慕。在此,我们看见一个信徒,就好像是一个越了狱的囚犯,却仍然带着脚链在其脚上行走一样。当神荣耀的旗帜在你面前展示的时候,你将要像神的天使一般,不再有任何罪恶的思想;不再有痛苦或者悲伤,不再头痛或有不信的心来搅扰我们。你将见基督的面,并且永远躺在祂的怀抱里;你将要像约瑟一般(创四十一14)。他们很快地把他从囚禁的地窖中救出来,然后他就剃头、刮脸、换衣裳,进到法老面前。你要渴慕那个当你换下囚装,改变容貌,并穿上荣耀所刺绣的外衣的时刻。哎呀!你要渴想它!然而,对此完满且荣耀的救赎之工,你要甘心乐意的等待,到那时你将会拥有"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未曾想过的一切,你将比你想象的更快乐"。

摘自《系统神学》第四部分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