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我们的救赎者

作者:汤姆·华森

【问】圣灵怎样使基督赎罪之恩在我们心里发生效力?
【答】 圣灵使基督赎罪之恩在我们心里发生效力,乃是借着祂的感动,使我们有信心,又借着祂有效的恩召,使我们和基督有连属。
  

在这答案里面含有两件事情。"基督赎罪之恩",表示基督是我们救赎荣耀的购买者,它也告诉我们:圣灵借运行信心在我们心里,而运用基督所购买的救赎在我们的身上。

这个答案告诉我们:基督是我们救赎荣耀的购买者。耶稣基督的救赎,这是一个荣耀的教义;这是福音的精粹、精华所在,是所有基督徒安慰的所在。创造是伟大的作为,救赎却是更伟大的作为;救赎我们的代价比创造我们的代价更大;在神的创造之工里,神只说了一句话,然而在救赎之工里,祂流出了宝血。创造,只不过是神指头上的工作(诗八3)。救赎却是祂膀臂上施展大能的工作(路一51)。"基督为我们……成了永远赎罪的事"(来九12)。基督赎罪之恩是表明,我们的罪恶抵押了自己,把自己给出卖了。耶柔米说:"若没有被抵押就不需要被赎回(redimere rursus emere)。"当我们因罪恶被抵押、出卖时,基督救赎了我们。祂拥有最大的权利将我们买赎回来,因祂是我们的近亲。希伯来文"救赎者(Goel)"这个字,是表明"亲属(kinsman)"是一位在血缘上亲近的人。在旧约里,最亲近的亲属要负起买赎他兄弟之土地的责任(得四4)。既然基督是我们的近亲,是我们"肉中之肉",因此祂是最适合救赎我们的。

基督如何救赎我们?
  

借着祂自己的宝血。"我们借着爱子的血,得蒙救赎"(弗一7)。在罗马人中,是指要付出与赎金相当的钱,那个犯人才算是被赎回的。从这样的理解中,我们了解基督是买赎者;祂付出了代价。过去未曾有一种代价,是要赎出犯人的。"你们是重价(pretio empti)买来的";而这代价是祂自己的血(林前六20)。因此,希伯来书九章12节说:"祂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这血,因它是那位完全的神,同样又是完全的人,基督的血,这血足以成为千万人的赎价。

基督救赎我们脱离什么样的光景呢?
  

脱离罪的光景。被救赎脱离土耳其人的奴役算是很大的怜悯,但是从罪的光景中被救赎出来却是无限量大的怜悯。惟有罪才能伤害灵魂;患难无法害它,反而常使它更好,就像炼炉使得金子变得更纯净一样;但罪却叫人沉沦。如此,基督救赎我们脱离罪。"但如今在这末世显现一次,把自己献为祭,好除掉罪"(来九26)。
  

然而,我们如何从罪的光景中被救赎出来呢?我们难道没有在重生的人身上看到败坏吗?许多的骄傲,并那些未曾被治死的私欲吗?
  

救赎有两类:一是"业已启始的救赎(incohata)"和"完全的救赎(plena)"。罪无法与"完全的救赎"同时存在;但救赎之工在今世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而罪能与"业已启始的救赎"一同存在。在旭日初升之时,或许有一些黑暗仍存在空中,但当阳光照耀到日午的时候就毫无黑暗了。当我们的救赎之工刚启始的时候,仍然会有罪的存在;但当救赎之工在荣耀中完全的时候,就不可能有罪的存在了。
  

基督在哪些方面救赎已称义的人脱离罪恶?
  

(1)祂救他们脱离罪刑(reatu),而不是救他们脱离罪的污点。罪刑就是人因犯罪必定要受处罚。基督已经救赎了称义的人脱离罪刑;祂清偿了罪人一切的债务。基督对神的公义说,就像保罗对腓利门说:"他若亏负你,或欠你什么,都归在我的账上"(门18)。
  

(2)称义的人也被救赎脱离罪的权势(a dominio),而不是脱离罪恶的存在。罪存在,却无法统治;它或许在神儿女的心里面爆发(furere),却不能统治他们(regnare)。私欲在大卫的心里爆发,惧怕在彼得的心里爆发,但它却不能统治他们;他们借着悔改恢复正常。"罪必不能作你们的主"(罗六14)。罪住在神儿女里面,但却已经从宝座上被赶了下来;它现在活着不再作王,而是俘虏。
  

(3)信徒被救赎脱离罪的咒诅(amaledictione)。"基督既为我们受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加三13)。基督对祂的父说,就像利百加对雅各说:"咒诅归到我身上。"因此,现在信徒不再被定罪了(罗八1)。非信徒要双重定罪;一是由于他所违反的律法,二是由于他所藐视的福音。但基督却救赎了信徒脱离这咒诅,基督救他脱离地狱和灭亡的权势。
  

基督救赎我们,我们获得什么呢?
  

祂救赎了我们,使我们获得荣耀的基业。"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彼前一4)。
  

(1)为了得着基业。基督不但救赎我们脱离地狱,祂也救赎我们进入喜乐的光景,赏赐我们基业;天堂不是一个暂时承租的契约,而是个基业;且是个荣耀的基业;天堂被称为光明中的基业(西一12)。"光"装饰着这个世界,给它披上黄金般的光彩(Lumen pro ducit colores)。这个世界若少了光,不就像一个监狱一样吗?这天上的基业,因为带着光而散发出了光亮。基督,那永恒的日头,用祂的光芒照耀世界(启廿一23)。
  

(2)是不能朽坏的基业。这基业既不能被败坏,也无法被拆毁。在旧约里的会幕,预表世上的暂时慰藉;而天堂以圣殿来预表,其上以石头建造,又覆盖着精金,是稳固及永恒的。这是属天基业的荣耀;这是永恒的。永恒,刻写在此一基业的门楣上。
  

(3)是毫无玷污的。"毫无玷污"一字的希腊文,暗指一种叫Amiantus的宝石,因为它是不受污染的;天堂就是这样子,不受玷污的地方,没有任何事会使它受到污染;在那里没有任何的罪能够污染它的纯洁。因为圣洁和毫无玷污是可与纯金相互比拟的,并可与蓝宝石和翡翠相比的(启廿一19)。皮里纽(Pliny)说:"蓝宝石具有能保持其纯洁性的美德,而翡翠具有能不受毒侵的美德。"这些都是天堂的记号,为要显示它的圣洁性;在那里没有肉体的情欲;没有恶毒;其间所拥有只有纯洁的灵居住在那里。

(4)它是不衰残的。亚历山大的革利免写道,"在希腊文里有一种花的名字叫作Ambarantus,它可以一直不断保持新鲜和鲜绿。就像天上的基业一般,它不会失去其鲜艳的色彩,且能永远保持它的新鲜和鲜绿;它的美丽不会衰残。基督为了此一荣耀的基业,而拯救祂的圣徒;纵然每一颗星星都像是太阳一样,然而,此一基业无法以天上的星辰之美加以描述。那基业的荣耀是戒子上的钻石,是赐福之神永恒的景观及丰盛的实际。神永恒的景观是引人入胜,令人心动的实际;没有君王的出现,宫廷则不算是宫廷。"……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约壹三2)。见到神透过恩典之道中(ordinance)的圣礼来彰显自己,是何等大的慰藉!在祂的"道"(Word)以及"圣礼"(sacrament)上见到祂是何等的慰藉啊!殉道者在监狱看到祂是何等的慰藉啊!哎呀!若是如此,那么,在比阳光强烈千百倍的荣耀中见到神,将会是何等的慰藉啊!那时候不仅仅是见到祂,且是永远地享受祂!奥古斯丁所说:"信心本身,亦无法完全将此一赏赐看透(Proemium quod fide non attingitur)。"所有这一切的祝福,基督已经借着祂自己的宝血来买赎了回来。

——摘自《系统神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