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喂养主的小羊

文/司布真 译/文睿

最好的教会也不能对这项工作(指儿童基督教教育——编者注)不屑一顾。不要以为有其他的事奉,你就可以对这项圣工不加关心;要按着你的机会,充满爱心,随时预备帮助小孩子,鼓励那些被呼召出来主要服事孩子的人。这句话是对我们所有人讲的: “你要喂养我的小羊。”(约21:15)对牧者来说,对所有认识神的事的人来说,这任务已经给了他们了。你们务必要看顾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孩子。彼得在信徒中是领袖,然而他必须要喂养小羊。

小羊是羊群中的幼者。那么我们就必须要特别小心看顾那些在恩典里年幼的人。他们也许在岁数上是大的,然而就他们的属灵生命的长短而言,他们可能只是恩典里的婴孩,所以他们需要在一位好牧人的看顾之下。当一个人刚刚归信,加入教会,他要成为他的肢体关心和爱的对象。他刚刚进入到我们当中,在圣徒中没有相熟的朋友,所以我们大家都应友好对他。就算我们要离开我们的老战友,我们也要加倍善待那些刚刚逃离这个世界,在大能的神和他的子民当中找到避难所的人。要不断认真看顾那些新生的婴孩,他们的愿望是强烈的,但其他任何方面都不强壮。他们只不过是刚刚挣扎离开黑暗,他们的眼睛几乎不能承受光明;让我们作他们遮荫的树影,直到他们习惯福音日头的大光。要把自己沉浸在看顾软弱灰心的人的圣工之中。

那天早上,彼得一定感到自己就像刚刚应召入伍的士兵,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因着不认主,他公开的基督徒生活已经结束,而当他“出去痛哭”的时候,他又重新开始了这生活。现在,他在他的主和弟兄面前重新承认他的信仰,所以,神使他因此可以同情那些新人,神给他一个任务去作他们的监护人。年轻的信徒太胆小,不敢寻求我们的帮助,所以我们的主把他们介绍给我们,他用加强的命令的话语说道,“你要喂养我的小羊。”这要成为我们的奖赏,“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25:40)

无论多么年轻,一个信徒都要公开承认他的信仰,和基督的羊群里的其他人一样被归入羊圈。我们不是那些怀疑年幼者的虔诚的人,在年轻人身上,这些怀疑的理由并不比那些在生命的后期悔改的人多。关于这两种人,我们认为后者应该比前者更受到质疑,因为成人出于对惩罚的惧怕和死亡的恐惧,比孩子更容易生出虚假的信心。多少本来可能毁坏信心的事情小孩子没有赶上!有多少事情他们不知道——我们希望,如果神乐意——也永远不应该知道! 哦,当小孩子相信并归向神的时候,他们是何等的光明和信靠,是在老年相信的人身上看不到的! 我们的主耶稣很明显对小孩子有很强烈的同情心,有些人把孩子看作是世界上的麻烦,看作是骗人的小家伙或头脑简单的蠢人,这些人和基督几乎没有多少相似之处。这些年青的门徒在哪里,基督羊群的小羊是哪些,这满有喜乐的搜寻的特权已经给了你们,主说,“喂养我的小羊”,就是说,要教导那些真正蒙恩,但在岁数上是年幼的人。

非常特别的是,“喂养我的小羊”(约21:15)这句命令里所用的字和“牧养我的羊”(约21:16)里的字是很不相同的。我不打算用希腊文来烦你,但是第二个“牧养”的意思是行使牧者的职份:管治,定规,带领,管理他们,做牧者对羊群所做的一切事情;但前一个词没有包括了这全部,它特别是指“喂养”,它指引教师们去尽一个他们可能会忽视的责任——就是在真道上教导孩子。小羊们不需要和我们一样必须遵守很多的次序,我们懂得很多,然而却又懂得太少,因为我们是如此进深,以至于彼此论断、相争和夸胜。相信基督的小孩子所需要的主要是得到教导去认识福音的教义,命令和生命,他们需要神的真理清楚有力地摆在他们面前。为什么不把更高等的教义、恩典的教义教导给他们呢? 这些并非像一些人所说的是骨头;如果这些是骨头,它们也是满有骨髓,覆盖着脂油。如果有任何教义,对一个孩子来说是太难的,只要这孩子是真正归信神的,这倒应该是老师的错,是老师对此看得不恰当,而不是小孩子领受能力的问题。我们的责任是使得教义简明,这是我们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

要教导这些小子们全备的真理,并非真理以外别的东西;因为教导是小孩子本性最需要的东西。一个孩子不仅需要像你我一样活着,还需要成长;所以他对食物有双重的需要。当父亲说到自己的男孩“他们的胃口多大!”时,他们应当记得,如果我们不仅要使机器运转,还要同时扩张,我们也需要很大的胃口。在恩典中的孩子需要成长,在知识、为人、行为和感觉上需要上升到有更大的能力,需要有从神而来更大的能力;因此,超乎一切之上的,是他们必须要得到喂养。他们一定要被喂养和教导得很好,否则他们的渴求就会被谬误恶毒地满足,这是很危险的。年轻人很容易就接受邪恶的教训。不管我们是不是教导年青的基督徒真理,魔鬼肯定都会教导他们谬误。就算他们被最认真的监护人看管着,无论怎样他们都会听到谬误。把糠秕从孩子那小小的心灵里清扫出去的唯一方法就是用好麦子把它填满。哦,愿神的灵帮助我们成就这事! 小孩子被教导得越多越好,这将防止他们被误导。

神特别鼓励我们去喂养孩子,因为他们太容易被忽略了。我很害怕我们的布道常常在年纪更小的人头上越过去了——他们和大人一样也是基督徒啊。那说话可以使孩子明白的人是值得称赞的! 那些让自己适应女孩子的思想方式,结果从她心里而出的真理没有拦阻地流进孩子的心里的敬虔妇人,她们是值得称赞的。

我们特别得到鼓励去喂养孩子,因为这工作是如此有益,不管我们怎么面对那些在晚年归信的人,我们都不能大大使用他们。为他们自己的缘故,我们很高兴,但他们已经七十岁,就算再多活十年,还能如何呢?教导好一个孩子,在他面前他可以有五十年神圣的事奉。我们很高兴欢迎那些在酉初进葡萄园的人,但直到太阳下山,他们还几乎没有拿起修剪的钩子和铲子,短短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花在培训晚年信主的人身上的时间要大于为他实际事奉所存留的时间;但如果你把一个信主的孩子接手过来,好好教导他,早年的敬虔常常就会成为极大的敬虔 ,这极大的敬虔可能在它面前有许许多多的年日,从中神可以得到荣耀,其他人可以得到祝福,这样的工作好处是大大的,这对我们自己来说也是有益的工作。

转载自《教会》总第6期 https://www.churchchina.org/no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