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哀歌到赞美

作者:安笛

我的痛苦为何长久不止呢?我的伤痕为何无法医治,不能痊愈呢? ——耶15:18
 

在诗篇八十八篇中,作者希幔濒临死亡,昼夜在神面前呼求,眼睛因困苦而干瘪,天天向神举手,一切知己好友也远离,甚至永别人间。最后,只剩下黑暗是他讲话的对象,黑暗成为他唯一的朋友。每次读这诗篇时,好像读出自己的心与许多在忧伤沮丧中的人的心。很多弟兄姊妹在经历沮丧忧郁时,难以面对自己,而他们身边的人也不知道怎样安慰、帮助他们。

一位圣经辅导的教授谈到,非洲人很少有沮丧症,但是在所谓“现代文明进步”的国家,相当多的人却有沮丧的现象。关键在于,当我们能掌控的资源越多时,我们就越期望能长期拥有,这是我们内心深处想掌权作王的欲望。现代人要作神的心,其实越来越强,一旦事与愿违时,我们就从高峰跌下,为所失去的沮丧不已。但是在非洲,人们知道自己不是王,更不是神,反而比较能安然的面对一切苦难,而且也较谦卑地领受一位与他们一起同受苦难的神。

沮丧其实是个神学问题,这是神赐下机会,让人没有任何迂回地步的来面对他。人可以选择否定过去,将痛苦的过往一刀切开,保持距离,以期安全,结果伤痛往往变成冷漠;人也可以选择否定神或离弃神,结果伤痕经常变成莫名的恐惧;即使不否定神,也继续会怀疑神是否喜怒无常,因为不知道下一个苦难何时临到,神仿佛成了他最恐怖的敌人。但是,当人选择呼求神时,这伤痕却成了对话,敞开心去认识神的奇妙可畏,神就会成为最亲密的朋友。

耶利米领受神的呼召,向以色列百姓宣告应该向巴比伦敌人投降,因为是以色列自己的罪遭来神的审判,结果全国上下,从君王祭司到假先知百姓都要消灭他,连自己的父家都使诈要陷害他。五十年来,他都没看见他所宣告的实现,整天被陷害伤害,随时面临丧命的危险,神所应许的——他要成为铜墙铁柱,神要拯救他,使他胜过全国——都一点没有痕迹。于是耶利米沮丧起来了,向神哀歌,争辩恶人为何亨通,特别是父家的奸诈,甚至怀疑神也以诡诈待他,他咒诅敌人遭害,最后咒诅自己的生日,怀疑自己存在的目的。我们很纳闷为何耶利米后来不但没有自杀,反而继续传讲神的道。到底是什么改变了耶利米呢?

其实耶利米对沮丧的反应,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当他诘问神是否诡诈时,他不是宣告神的不义,而是交心。他知道神不可能不义,但是又无法解释目前的困境,于是将心里的话都交出来,跟神说,让神来指教他,让神来更正、更新他。我们不晓得他独自静坐了多久(耶15:17-18),神有时也静默等候我们在属灵的旷野脱茧而出,让我们用自己的问题反问自己,让我们所有的掌控欲都渐渐从心中消逝,让我们不再求人的同在与人的荣耀,叫这些致命的吸引力都慢慢消失,只剩下神的同在与荣耀成为我们心中唯一渴慕的方向。渐渐的,不再看自己像蚱蜢,人也不再那样巨大仿佛伟人,神才是那最坚固的磐石,心中的神终于比人以及所有的苦难还大,于是耶利米安息在神伟大的静默中。
 

神既是耶利米的主人,也是他最亲密的朋友。神真的成为他的铜墙铁柱,地球上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止他每分每秒真实的敬拜,如烈火的世人渐渐消逝在一位敬畏神的仆人眼中,神的道成为他一生至死忠心的烈火。五十年的火炼,将耶利米炼成精金,耶利米的哀歌成为一个最美之赞美的前奏,也成为我们沮丧中最深的安慰。

——转自《教会》杂志第四期  https://www.churchchina.org/no07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