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堕落后的悲惨景况

作者:汤姆.华森

【问】世人在堕落境况中的悲惨是什么?
  
【答】 全人类由于堕落,丧失与神的交往,反落在神的忿怒和咒诅之下,因此应受今生一切的愁苦和死亡以及地狱永久的痛苦

  

"按着本性,本为可怒之子"(弗二3)。亚当留给他后代子孙一种愁苦的遗产,那就是罪和悲惨。既然我们已经思想过前者,就是原罪。现在我们来思想原罪所带来的悲惨景况。首先我们从原罪上,看到人冒犯了神;其次,我们从罪和悲惨的景况上,将看到人所受到的痛苦。来自原罪的悲惨景况是双重的。
  

Ⅰ、消极式的。因着此一世代相传的原罪,我们已经丧失了与神的交通。亚当是神所亲爱的,至喜悦的创造物;但罪却使所有的人失去了与神的交通。当我们失去神的形象时,我们同时也失去了与神的交通。神把亚当从乐园中驱逐出去,就显示罪是如何把我们从神的爱并蒙神喜悦的地位里驱逐出去。
  

Ⅱ、积极式的。这四件事上可以看出:(1)在撒旦的权势之下。(2)神忿怒的后嗣。(3)因而遭受今生一切的悲惨。(4)因而暴露在地狱的危险和咒诅下。
  

1、第一个悲惨是:我们生来是"在撒旦的权势之下",它被称为"空中掌权者"(弗二2)。人在堕落之前,是一个自由的公民,现在却是个奴隶;在堕落之前,他是坐在宝座之上的君王,现今却在拘禁之中带着锁链。人成了谁的奴隶呢?就是恨他的那一位。这是比以色列人被奴役更为悲惨的景况。"恨他们的人就辖制他们"(诗一O六41)。因着罪我们成为撒旦的奴隶,它是恨恶人类的那一位,它以血定下听命于它的法则,好使我们服事它成为我们的灭亡。罪人在重生归正之前,是听命于撒旦的;就好比驴子听命于驾驭者的命令一样,照样,罪人遵行魔鬼一切所吩咐的苦工。撒旦一引诱,他就顺服。就像船依照掌舵者的命令行进一样,照样,罪人遵行撒旦的命令行事;而且它总是驾驶它的船奔向地狱的门口。恶者统治罪人一切的力量和才干。
  

(1)它控制人的思维。它以无知蒙蔽人的眼睛,再来控制他,像非利士人首先弄瞎了参孙的眼睛然后把他捆绑住。撒旦可以随己意对待无知的人;因为人看不见他所行的错误道路,所以恶者可以随意带领他犯任何的罪。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带领一个瞎子到任何地方。每一项罪都根植于无知当中(Omne peccatum fundatur in ignorantia)。
  

(2)撒旦支配人的意志。虽然它无法强迫性地控制人的意志,但是它能借着诱惑的方法驱策它。"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约八44)。它已掳获你的心,你将顺服它。"我们……向天后烧香"(耶四十四17)。当魔鬼借着诱惑来刺激罪人的时候,罪人为了顺服撒旦,会不顾一切地去违背神所有的诫命。当我们思想到撒旦在人的意志上有如此大的力量时,那么何来自由的意志呢?"它的私欲你们偏要行。"我们身体的每一部分都为撒旦效命:头脑图谋恶事,双手将之实践,双脚为撒旦奔走差使。西塞罗曾说,"奴役对高贵的灵魂而言是可憎恶的事(Grave jugum servitutis)"。撒旦是最坏的暴君;一个食人者或尼禄(Nero)王的恶行,都远不如撒旦。其他的暴君,不过是控制人的身体,但,它却控制人。其他的暴君对其奴隶至少有些许的怜悯之心;虽然他们在船上被奴役工作,暴君会给他们食物吃,让他们有一些休息的时间。但是撒旦是残忍的暴君,它不让他们休息。犹大劳劳碌碌去犯罪是何等地痛苦啊!那恶者,不让他有片刻休息的时间,直等到他背叛了基督,沾染自己的血为止。
  

【运用一】我们从这里看见,世人的悲惨是因着原罪所造成的;世人成了撒旦的奴隶(弗二2)。圣经说:撒旦有效地在悖逆之子的心中运行。一个罪人顺服恶者的心意而行,是何等无可救药的悲惨景况!就好比一个奴隶,只要残忍的土耳其人命令他去矿场挖矿、采石场凿石、橹舟上拖船;这奴隶就必须要服从,不敢拒绝。如果恶者命令一个人说谎或去偷窃,他不会拒绝,而且,更糟的是,他心甘情愿地顺从这位独裁者。通常奴隶是被迫去行违背他们自己心意的事:"以色列人因做苦工就叹息哀求"(出二23)。但罪人是甘愿被奴役的,他们拒绝被释放,得自由,反倒亲吻捆绑他们的锁链。
  

【运用二】让我们努力地脱离罪使我们堕落这悲惨的景况,并且要从撒旦的权势下挣脱出来。如果你任何一个孩子作了奴隶,你会不惜花费任何代价去赎回他的自由;然而当你的灵魂被奴役时,难道你不会为了使他们得自由而努力吗?你要运用这福音的应许。福音报告被掳者的禧年,罪将人捆绑,但福音却释放他们。保罗所讲的道,是"使人从撒旦的权势下归向神"(徒廿六18)。这福音之星指引你到基督面前;而且,如果你得到基督,你就被释放,得自由了。虽然这不是使你脱离罪恶的存在(being of sin),但是却使你脱离撒旦的权势。"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八36)。你盼望将来在天堂作王,但现在却容撒旦在你身上作王吗?如果你在现在活着的时候当奴隶,那么,你就不要妄想死后能做王。荣耀的冠冕是要加冕在得胜者的头上,而不是囚犯的头上。哎呀!你要努力挣脱撒旦的统治,要借着悔改来断开 罪的锁链。
  

2、"按着本性,我们本为可怒之子"特土良在这方面的解释是错误的,他主观的认为"可怒之子"(children of wrath)不过是受到忿怒和激情支配的影响;意指,他们时常犯罪,是因为受到暴躁的身体机能中所产生之忿怒情绪支配的影响。但使徒保罗所说的"可怒之子"是被动的;意指,暴露在神所不喜悦景况中"可怒的后裔"(heirs of wrath)。从前神是一个朋友,但罪却破坏了这友谊的连结;现在神的笑脸已转为不悦的皱眉。我们现在落入神的审判中,成为可怒之子。"谁晓得祢怒气的权势,谁按着祢该受的敬畏晓得祢的忿怒呢"(诗九十11)?"王的忿怒好像狮子吼叫,他的恩典却如草上的甘露"(箴十九12)。当国王从他宴席上的座位带着忿怒起来的时候,哈曼的心是多么的恐惧战栗啊(斯七7)!但是,神的忿怒是无止境的,其余的与之相比,不过像是火焰中燃起的火花:神的忿怒并不是如同在人里面的一种激情;而是神圣洁意旨的作为,因为祂恨恶罪,而在祂的元旨(decrees)中决定要处罚它。这种神的忿怒是非常悲惨的;正是这种神的忿怒,使得今生的患难令人感到痛苦。因为当罹难疾病并伴随着神的忿怒时,它使良知陷入一种极端的痛苦景况中。当火与冰雹掺杂的时候,会使它变得非常可怕(出九24)。照样神的忿怒带着苦难,是令人不寒而栗、痛苦而无法承受的,这就成了轭上的刺。当神的忿怒只不过是威胁、恫吓一下以利的时候(就好比雷雨尚在云端,还未落下一般),就使得以利的耳刺痛耳鸣不堪。那么,当祂执行祂的忿怒时的景况会是怎样的呢?当君王申斥并责骂一位背叛者时,是极其恐怖的事;但更可怕的事,是当君王把背叛者架在斯裂他的刑具上的时候。"谁晓得他忿怒的权势呢?"当我们作可怒之子的时候,我们与神的应许没有任何关联;就好比生命树结出许多不同的果子,而我们却连其上的一片叶子都没有资格摘取一样。"本为可怒之子"(弗二3),"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弗二12)。一切的应许就好像一个被封闭的泉源。当我们在属肉体的光景之下时,我们所看到的不过就是四面发火焰的剑;并且,就好像使徒所说的:"唯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来十27)。当我们还是可怒之子的时候,我们都是"所有神咒诅的后嗣"(加三10)。一个罪人如何在那样的景况之下吃喝自如呢?就好像戴摩科立兹(Damocles)在一鸿门宴席中,其头上有一以细线悬挂之剑,在此情况之下他怎会有好的胃口用餐呢?照样,神忿怒的剑和咒诅,时刻都悬挂在每一个罪人的头顶上。在亚五3中我们看到,一个带着咒诅的飞行书卷。书卷带着咒诅飞行到每一个生死在罪中的人。神咒诅罪人所有的一切。罪人的名字被咒诅、罪人的灵魂被咒诅、罪人的资产以及子嗣被咒诅,甚至恩典之道对他来说也是咒诅。如果一个人所吃的一切食物都将变成毒药,那是何等悲惨啊!那样,若罪人在神的筵席上(领圣餐),那就是吃喝他们自己的灭亡。这就是归正之前的光景。神的爱使得一切苦难的事变为甘甜;照样,神的咒诅使一切甘甜的事变苦。

【运用一】我们可以看见堕落之后所导致的悲惨。神忿怒的后裔。难道我们能在这样的光景中安息吗?如果一个人落在君王所厌恶的景况中,难道他不会尽其所能地与君王和好吗?哎呀!让我们逃避神的忿怒吧!然而,除了基督之外,我们往哪里去逃跑呢?除祂以外,没有任何一位能担当神对我们的忿怒。"祂……救我们脱离将来忿怒的耶稣"(帖前一10)。
  

3、应受今生一切的愁苦。人生在世所遭受的一切苦难都是原罪所造成的苦果。亚当的罪让"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罗八20),这使得世上所有一切慰藉人的事皆无法填满我们的心;就像水手所呼出来的气,无法吹动船只航行,难道这不是受造之物其中的虚空吗?"他在满足有余的时候必到狭窄的地步,凡受苦楚的人都必加手在他身上"(伯二十22)。人总觉得缺乏,并且总是想要更多。人的心总是如患了水肿病一般;它干渴,且永不满足。所罗门王把所有的受造物都放到坩埚里,想要从中粹取一些精华之物时,所得到的不过是泡沫而已。"一切都是虚空"(传一2),甚至是虚空中的虚空,如同捕风;不但是虚空的,更是痛苦的。我们的生命只不过是劳苦和愁烦:我们以哭泣来到这世上,并带着呻吟离此尘寰(诗九十10)。有人曾说他们不愿再重活他们在世的这一辈子,因为他们的生命当中,乏味的水比甘甜的酒更多;泪水比喜乐酒更多。奥古斯丁说:"长久活着不过是长久的折磨苦痛而已(Quia est diu vivere nisi diutorqueri)。""人生在世必遇患难"(伯五7)。不是每一个人生来就能继承土地的,但人却是生来就会继承苦难的。你无法把苦难和人分离,就好比你无法把铅和它的重量分开一样。我们在今世的苦难并不是结束了,而是改变了。苦难不过是从罪的腐败之物中所产生的臭虫,我们的惧怕除了从罪而来之外,还可以从哪里来呢?"惧怕里含着刑罚"(约壹四18)。惧怕是使灵魂颤抖之激烈争辩;有些人害怕缺乏,有些人惧怕惊惶,有些人惟恐失去亲人;即使我们拥有喜乐,这其中也是带着颤抖的。我们一切的失望,除了从罪而来以外,还可以从何处而来呢?我们在哪里寻求安慰,那里就有失望的十字架;我们在哪里期待蜂蜜,那里就可以尝到苦艾。为什么这世上充满了暴力呢?为什么恶人要欺压比他公义的人呢(哈一13)?为什么在贸易中充满了诡诈呢?为什么在友谊中充满了虚假,在亲戚的关系中充满了错综复杂的苦痛?为什么孩子们如此地不顺服、不尽责,并且那该成为支持他们父母的拐杖却成为刺透他们心房的箭呢?为什么仆人对主人不尽忠呢?使徒说到,有人在他们的家里接待了天使(来十三2)。然而,有多少时候,他们在家中所接待的不是天使,而是魔鬼!为什么在国家中有众多的背叛和分裂呢?"那时出入的人不得平安,列国的居民都遭大乱"(代下十五5)。这一切都是我们的始祖所吃原罪的果子,苹果里面一个发酸的果仁。除此之外,所有的异常并身体上的疾病、热病、痉挛、鼻病都来自罪。饥荒以及瘟疫侵袭土地(Macies et nova febrium terris incubuit cohors)。如果不是在心里先有颗石头,就不会在肾里面有结石。连身体上的死亡,也都是原罪所结的果实。"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罗五12)。亚当受造是有条件不死的,只要他没有犯罪的话。罪挖掘了亚当的坟墓。死亡对我们每一个人而言是很恐怖的事。法王路易(Louis)禁止所有进入宫廷的人在他耳边提到死这个字。索西奴主义者(Socinians)说:死亡全然是由于人身体上的软弱多病所造成的。但使徒说:是罪把死亡引入这个世界:因着罪就产生了死亡。很明确的,如果亚当没有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他就不会死。"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第二章第17节,意指:若亚当当时不曾吃,他就不会死。哎呀!如此,我们即可看出原罪所带来悲惨的景况了!原罪将身体的调和与良好的性情破坏了,并将其构造摧残得支离破碎。
  

4、原罪如果没有悔改的话,我们就要受到死亡和地狱永久的痛苦。这就是第二次的死(启二十14)。在原罪里面包含着两件事:
  

(1)失丧的刑罚(Poena damni)。人被弃绝,不能享受神的荣美,和在神面前的喜乐。
  
(2)知觉上的刑罚(Poena sensus)。罪人必要感觉到神震怒的炽热惩罚,它是刺入,永不离开的(约三36),而且是为他们存留的(彼后二17)。如果神的忿怒之火些微地被燃起,其上的一两个火花飞入人在今世生命中的良知里面,算是恐怖的话,那么,当神燃起祂全然的怒气,那将会是多么令人恐怖的呢?在地狱里有不灭的火和不死的虫(可九48)。地狱是极其悲惨的,在那里有惩罚而无怜悯。哎呀!在那里有何等忿怒的火焰、翻滚复仇的海洋、硫磺的河川,皆倾倒在那些受咒诅的人身上啊!伯拉尔明(Bellarmine)认为:"地狱之火只要瞄上一眼,就足以让最坏的罪人转变成为基督徒;甚而会使他像一位离群索居者,过一个最严谨的敬虔生活。"其余的火焰和此一真正的火比较起来只不过像是画上去的火而已。它将是无法忍受的,也是无可避免的(Ejus adesse intolerabile, ejus abesse impossibile)。这些地狱里的折磨是永远的,没有止尽的。"人要求死,决不得死"(启九6)。奥利金(Origen)幻想地狱是一个充满火焰的泉源,罪人于此生之后,在其中被炼净,然后再进入天堂;事实上地狱是永远的,主耶和华口中的气点燃这火,我们在何处可以找到扑灭这火的灭火装备或水桶呢(启十四11)?这一切都得归咎于原罪!
  

【运用一】我们对这原罪该要感觉何等悲哀啊!因为它造成许多悲惨的事!从原罪,这头狮子里面可以取什么蜜呢?从原罪,这荆棘丛中能有什么葡萄可供摘取呢?它使得天和地齐来敌对我们。当我们选择荆棘来管辖我们的时候,就有火从这荆棘上冒出来吞吃我们。
  

【运用二】所有的信徒都是何等积欠耶稣基督的债啊!因祂将我们从罪恶所带来的悲惨景况中释放了出来!"我们借这爱子的血,得蒙救赎"(弗一7)。罪把患难和咒诅带入世界;基督已经洁净了这患难,并且挪去了咒诅。甚至,祂不但叫信徒脱离悲惨的光景,并且为他们买赎了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彼前五4)。

——摘自《系统神学》第三部分 堕落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