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当正确认识原罪

作者:汤姆.华森

原罪具有消极面和积极面。
  
1、消极方面。我们缺乏了那原先我们所拥有的义(Carentioe Justiti debitoe)。我们已经失去了那灵魂曾经拥有的形象完满精粹之光景地位,罪已经切掉了我们力量来源的原有纯洁发髻。
  
2、积极方面。原罪污染了我们纯洁的本性。它就像在罗马人的时代里,众水的源头被下毒造成死亡的后果一样。原罪已经毒害了我们本性的泉源,它已把我们原先的美丽变作丑陋的麻风病;它已把我们灵魂的蔚蓝亮光变作午夜里的幽暗。
  

原罪已经成为我们天然本性分不开的一部分。人生来就他的本性而言,是不能不犯罪的;就算没有恶者去诱惑他,也没有坏的榜样让他去效法,然而在他里面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原则,让他无法避免不犯罪(彼后二14)。人不能停止犯罪(A peccato cesare nesciunt),就像一匹跛脚的马无法避免跛行一样。
  

原罪里具有:
  
(1)对良善事务的厌恶敌意。人渴望快乐,但却敌对使他快乐的东西。他憎恶圣洁,恨恶改变。自从我们堕落离开神之后我们没有一个回转归向祂的心志。
  
(2)倾向于犯罪。如果就像伯拉纠主义者所说的,人堕落之后,在人里面仍然心存许多良善,那么,为什么人不是倾向于行善就像倾向于行恶一样呢?我们自己的经验告诉我们:我们与生俱来的倾向就是犯罪,连异教徒也可以借着普遍的启示看出这一点。哲学家希诺克(Hiercoles)说:"犯罪是根植在我们本性里的。"人对罪就像对蜂蜜一样,将它放在舌头底下舔来舔去,"他们喝罪孽如喝水"(伯十五16)。就像一个患水肿的 病人,他口渴喝水,却得不到满足一样;罪人也是如此,在他们里面有一种缺水的干旱,他们渴慕犯罪。虽然犯罪让他们变得更吃力,但他们仍然要继续犯罪。"他们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弗四19)。就像一个猎人,虽然很疲惫,但是他仍然乐于追赶猎物、跟踪他的猎物,甚至不能停止一样(耶九5)。虽然神已经设立一些转动发火焰的箭,来阻挡人继续在罪恶当中,然而人仍然在继续犯罪。这一切显示人对于禁果有多么强烈的欲望。
  

为了让我们更进一步地了解原罪的性质,我们要思想下列之事:
  
1、原罪的普遍性。原罪就好像毒一样,它的毒性已经扩散到灵魂的每一个角落,每一项才能里。"已经满头疼痛,全心发昏"(赛一5)。如同一个病人,他的身体没有一处器官是健康的,他的肝脏是肿的,脚是败疽的,肺是衰竭了;我们的灵魂就好像受到如此严重的感染,败疽,直到基督--祂的血成为良药来医治我们。
  
(1)原罪使我们的知识败坏了。就像神在创造世界前,"渊面黑暗"(创一2),照样,人的知识也是如此;这个渊面在我们黑暗了,就像每一滴海水里都有盐、在苦艾的每一根枝叶都有苦味一样;照样,人的每一个部分都有罪存在。心智昏暗了,我们对有关神的事极无知,自从亚当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他的眼睛明亮了之后,我们便丧失了我们的视觉。所以人的心智不但无知,甚至也有错失和谬误;我们的判断力极差,我们以苦为甜,以甜为苦(赛五20)。此外,我们充满骄傲、妄自尊大及偏见并有许多属肉体的思想"恶念存在你心里,要到几时呢"(耶四14)?
  
(2)原罪已经污染了人的心,人的心坏到极处(耶十七9),人的心是个小地狱。在人的心里有众多如军团般的私欲、刚硬、不忠实、假冒为善和许多邪恶的意图;人的心就像大海,里面的愤恨和复仇使它翻腾。"活着的时候心里狂妄"(传九3)。人心是魔鬼的工作室(Officina diaboli),所有的恶事都在此厘定。
  
3)人的意志变得极顽抗、悖逆。顽抗是叛逆的根源。罪人违背神的诫命,为了满足自己的意志,"我们定要……向天后烧香"(耶四十四17)。人的意志里深藏着对圣洁的敌意;就好像钢铁般的肌肉,拒绝向神屈服。既然人的意志不但不倾向于属灵的事,反而敌挡,如此说来,那里有自由的意志呢?
  
(4)情感。这些情感就好像失调的琴弦。情感就好像一个小齿轮,强烈地受到意志--这主要的齿轮所支配运转一样。我们的情感被竖立在一个错误的目标上。我们的爱紧贴在罪恶的事上,喜乐被定睛在物质的享受上。我们的情感生来就像一个病人的胃口,渴望一些有毒,会对他造成伤害的东西;他在发烧时却想喝酒。因此我们所拥有的是污秽,肉体上的情欲,而不是圣洁的渴望。
  

2、原罪的紧贴性。它紧紧地粘着我们,好像黑色紧贴于衣索匹亚人的皮肤一样,我们无法摆脱它。保罗曾经甩掉过他手上的毒蛇,但是我们无法甩掉我们与生俱有的腐败。它可以被比拟为在墙壁上成长的无花果树一般,虽其根已被拔起,但仍有一些树的须根缠绕在墙壁的石头缝隙中无法尽除,并且将会再发芽,直到墙被拆成碎片为止,才能将之尽除。原罪不像是一个客旅,只停留一晚,却是一位永久的居留者。"住在我里头的罪"(罗七17)。
  

原罪是邪恶的灵(a malus genius),不管往哪里走,它必如影随形地跟随着我。"迦南人偏要住在那地"(书十七12)。
  

3、原罪妨碍并拦阻我们对神的敬拜操练。信仰上的迟钝,呆滞是从何而来的呢?这就是原罪的果实。在我们该尽的本分上摇晃,使我们沉睡。"故此,我所愿意的善,反不做"(罗七19)。罪被比喻成重担(来十二1)。就好像一个人被秤锤的砝码绑在身上,跑不快一样。就好像皮里纽(Pliny)所说一条粘在船底的海鳗,阻挠了此艘船航行时的速度。
  

4、原罪,虽然潜伏在灵魂里,却像地底涌出的泉源一样,在无法预期的时刻,就喷涌而出。基督徒,你们无法想象,设若神离你们而去的话,在你们心中的邪恶是会如何突然的奔涌而出啊!"你仆人难道是一条狗吗?焉能行这大事呢"(王下八13)?哈薛(Hazael)不相信在他心里有苦毒的根源,使他剖开孕妇的肚子,摔死婴儿一样。你的仆人难道是一条狗吗?是的,当里面的原罪被搅动时,是远不如狗的。如果当时有人去找彼得说:彼得,在几个钟头之内,你将否认基督。他必定会说,"你的仆人难道是狗吗?"哎呀!彼得不了解他自己的心,亦不知在他里头的败坏是会胜过他的。海,也许平静,看来清澈;但是当风吹动时,其浪是何等地波涛汹涌啊!照样,虽然你的心现在看似良善的,然而,当诱惑鼓励时,原罪会如何显露它自己,让你心里的情欲和激情汹涌澎湃。谁会想到大卫的心里隐藏着奸淫、挪亚隐藏着酗酒、约伯隐藏着咒诅呢?只要神任凭一个人而去,这个世上即便是看来最圣洁的人,他内在的原罪必定会在突然之间显露它狰狞的面目啊!
  

5、原罪与我们该尽的本分和所蒙的恩赐相混着。
  
(1)在我们该尽的本分上。就像一只瘫痪或中风的手,因它缺乏某种内在的力量,所以无法避免颤抖一样;照样,因为我们缺乏原来义性的原则,因此我们无法活出任何无罪的善行。就像一个麻风病人,任何这个人所触及的都成为不洁净了;原罪就像麻风病,它污染了我们的祷告和眼泪。它就好像在我们书写之时无法避免不弄脏一样。虽然我并不意味着重生者圣洁的行为和善行的本身是罪,因为这么说,就等于是指责基督的灵,因为这是借着祂所完成,运行的工作。但,我是说,即使敬虔者最好的善行,仍然有罪紧贴着它们。而唯独基督的血才可以成为我们圣洁善行的挽回祭。
  
(2)我们的恩赐。不信与信心、不冷不热与热心、骄傲与谦卑,掺杂在一起。就好像一个不健康的肺,造成气喘或者是呼吸急促不顺一样;照样,原罪使得我们的心受到污染,使得我们的恩赐气息短促虚弱。
  

6、原罪是存在我们里面的一个旺盛、主动的原则。它不会安静地躺着,而是不断地激动、蛊惑我们去犯罪;它就好像一个被囚禁,不安稳的犯人。"我所恨恶的,我倒去做"(罗七15)。保罗怎么会这样做呢?这是原罪搅动、激发他这样做的。原罪就好像一直在动,不安定的水银。当我们睡觉时,罪仍在绮想的意念中醒着。原罪使我们的思想不断地在图谋行恶,并使我们的双手将之实践出来。在它里面没有安定的(quietis)原则,而是一个不安定的原则(principium motus);就好像一直不断地跳动的脉搏一样。
  

7、原罪导致一切的本罪。原罪是点燃罪恶的火引(fomes peccati),它是所有实际罪愆怀胎的地方。它是一切谋杀、奸淫、掠夺的来源。虽然实际的罪愆(本罪)与原罪比起来,较为声名狼籍,但原罪更是可憎的;肇始的起因是更甚于其结果的。
  

8、原罪在今世是无法完全得到医治的。虽然恩典能克服罪,但却没有完全地将它除去。虽然我们像基督,有圣灵初熟的果子,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仍然不像祂,因为我们有肉体上的残渣。有两个国在腹中。原罪就像在但以理书四章23节里的那棵树,虽然树枝和树干已经被砍掉,但树根仍然存在。虽然圣灵使得敬虔者的罪不断地变得虚弱,但是原罪的根,仍然残留着。它是一个在今世决不干涸的大海。

但是,为什么在我们重生之后,神仍然允许原罪残留在我们里面呢?如果祂愿意的话,祂可以把它除掉。
  
(1)祂这样做是要在最软弱的信徒身上彰显出祂恩典的大能。恩典将胜过腐败的急流。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腐败是我们的,而恩典是神的。
  
(2)神允许原罪留在我们身上好让我们渴慕天堂,因为在那儿没有污染的罪,也没有试探人的恶者。当以利亚被带到天上去的时候,他的外袍掉了下来了;照样,当天使带我们到天上去的时候,这原罪的外袍也必掉落下来。我们将不再哀叹头疼,也不再有一颗不信的心了。                                                                  ——摘自《系统神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