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原罪

作者:汤姆.华森

【问】亚当初次犯罪,世人都和他一同堕落吗?

【答】神和亚当订立契约,不是单为亚当他自己,也是为了他的后裔,所以从亚当按常例而生的人都在亚当初次的过犯中一同犯了罪,一同堕落了。

"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罗五12)。
  

亚当既是人类的代表,若亚当站立得住的话,我们也就能站立得住了;若他堕落的话,我们就堕落了。我们在亚当里犯罪;因此经上记着说,"所有的人都犯罪了"。亚当是人类的头,他被判有罪,我们就有罪了,就像一个叛国贼,他小孩的血也被玷污了。奥古斯丁说:"既然我们是亚当的一部分,因此所有的人在亚当里都犯了罪(Omnes unus ille Adam fuerunt)"。
  

既然在亚当堕落时,所有的人类就跟着堕落,那么为什么当一位天使堕落时,其他的天使没有跟着堕落呢?
  

这两个例子的情况是不同的。天使彼此间并没有关系。他们被称为晨星;这些星辰之间并不需要有彼此依附而存在的关联;但我们的情况是不同的。我们是在亚当的身中(in Adam's loins),就像一个孩子是他父母的子脉(branch),我们是在亚当里面;因此,当他犯了罪,我们就犯罪了。
  

亚当的罪如何成为我们的罪!
  

(1)因着罪的"归于" (imputation)关系。古代的伯拉纠主义者(Pelagians)认为,亚当的罪仅仅只是因着行为上的模仿而祸及他的后裔,而不是因着罪的"归于"关系。但是这节经文"在亚当里众人都犯了罪",即驳斥了他们的论点。
  

(2)因着生育(progagation)的关系,亚当的罪成为我们的罪。不但亚当的罪归于我们,他本性的堕落跟腐败也给了我们。就像毒药从水的源头流到储水器皿内一样。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原罪。"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诗五十一5)。亚当的麻风病,沾粘在我们身上,就像乃曼所犯的麻风病传给基哈西一样(王下五27)。
  

这原罪(original concupiscence)被称为:
  

(1)"旧人"(弗四22),这里被称为"旧人",并不是像老人般地虚弱,而是因为它的长久存在,也是因为它的丑陋。在年纪老迈的时候,美丽绽放的花朵凋零了;所以原罪被称为"旧人",是因为他使我们原先的美丽衰残了,让我们在神的眼中,变为丑陋的。
  

(2)原罪被称为"罪的律"(罗七25)。原罪具有律法的权力(vim coactivam),它能使人臣服而忠心为其效命。因为爱罪的心在吸引他们,且有罪的律在强迫他们,所以人必须听从罪所吩咐他们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