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认识神的公义

作者:汤姆.华森

在这里看见神冠冕的另一朵花,祂是公正和公义的。祂是公正的榜样和模范。

恶人在世兴盛,难道不是与神的公义冲突吗?

"……恶人的道路为何亨通呢"(耶十二1)?这绊倒了许多人,也让许多人怀疑神的公正。最大的罪人同时也是最有权柄的人。丢格那斯(Diogenes)见哈帕勒斯(Harpalus)这小偷一直很兴盛时,说:"神已经丢弃了世上的公正,也不在乎世上一切所发生的事了。"

1、恶人有时是神作为的器皿。虽然他们没有计划要荣耀神,但他们却促进神的荣耀。塞鲁士王(Cyrus)(拉一7)也参与耶路撒冷神圣殿的建造。有某种公义使这些人获得短暂的奖赏。神允许这些恶人兴盛,因为他们保护神的子民。神不欠任何人的债。"……免得你们徒然在我坛上烧火"(玛一10)。
  
2、允许人继续犯罪而且兴盛,为了使他们更无可推委。"我曾给她悔改的机会,她却不肯悔改她的淫行"(启二21)神延缓祂的审判,暂时怜悯罪人;如果他们不悔改,祂的耐心就要成为指控他们的见证,祂的公义将在恶人的灭亡上更显得清正。"……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诗五十一4)。
  
3、神不一定每次都让恶人在他们的罪中兴盛。有些人神公开惩罚他们,为了显明祂的公正。"耶和华已将自己显明了,祂已施行审判"(诗九16);也就是说,恶人正在犯罪时,神制止他们,显明了祂的公义。就像神在吉姆立(Zimri)和考兹比(Cozbi)犯罪时,击杀了他们。
  
4、如果神暂时让人在他们的罪中兴盛;祂更积蓄祂的忿怒在这些器皿中;祂在这期间磨利祂的刀剑:虽然神会暂时的宽容人,然而,长期的宽容并不是意味着宽恕。神愈延缓祂的击打,那最后的一击将愈重。只要永恒存在,神就有足够的时间和祂的仇敌算帐。

公义可能像一只熟睡的狮子,但,至终这狮子要醒来,向罪人怒吼。难道尼录(Nero)、朱利安和该隐(Cain)现在不是遭遇神的公义了吗?
  

但神的百姓遭大患难;他们受伤害遭逼迫。"我终日遭灾难;每早晨受惩治"(诗七十三14)。这与神的公义怎会没有冲突?
  
1、这是奥斯丁真确的规则,"神审判的方式有时是秘密的;但不是不公义的(Judicia Dei possunt esse occulta, non injusta)。"神不会毫无理由的使祂的百姓遭患难;因此,祂不会不公正。在敬虔的人里面有一些良善,因此恶人要逼迫他们;在敬虔的人里面也有一些邪恶,因此神使他们遭患难。神的百姓有他们自己的缺点。"……你们岂不也有得罪耶和华--你们神的事吗"(代下廿八10)?这些属灵的钻石难道没有瑕疵吗?难道圣经没有记载神的子民有污点吗"(申卅二5)?难道他们没有犯许多的骄傲、吹毛求疵、易怒和属世的罪吗?虽然借着他们的信念,他们似乎是天堂的鸟儿:高高地飞着,喝天堂的露水;但当他们像蛇时,他们便在泥中打滚。这些神子民所犯的罪,和外邦人相比,更激怒神。"……祂的儿女惹动祂"(申卅二19)。外邦人所犯的罪刺基督的肋旁,但神儿女所犯的罪却伤了神的心。因此,难道神加诸他们的患难不是公义的吗?"在地上万族中,我只认识你们;因此,我必追讨你们一切的罪孽"(摩三2)。我将更快、更确实、更厉害地惩戒你。
  
2、敬虔的人所遭遇的试探或苦难,为要使他们更纯净。神的火炉在锡安(赛卅一9)。难道神将祂的黄金放入炼炉中炼净,有什么不公义吗?当神借着使祂的百姓遭遇患难,使他们与祂的圣洁有份,难道有什么不公义吗(来十二10)?当神为了圣徒的益处如此对待他们时,难道有什么能比这样更显出神的信实吗?"……祢使我受苦是以诚实待我"(诗一一九75)。
  
3、当神为了避免施行一个较大的惩罚,而课以较轻的惩罚,在神有什么不公义的呢?即使在神最圣洁的儿女中,也拥有值得下地狱的事。在他们配受蝎子的刑罚时,神却用杖对待他们,对神而言这有什么错呢?如果一位父亲管教原该受断绝父子关系惩罚的儿子,有什么不公义呢?既然神只以苦杯善待祂的儿女,虽他们原该受硫磺火湖的惩罚,难道神有什么不公义吗?他们应该景仰祂的怜悯,而不是指控祂不公义。
  
既然人按他的本性都一样该受惩罚,那当神越过这位而拯救另一位时,这难道不是与神的公义发生冲突吗?为何祂不一视同仁的对待呢?
  

"……难道神有什么不公平吗"(罗九14)?"……全能者岂能偏离公义"(伯八3)?
  
1、神没有必要向祂的创造物解释祂的作为。既然不会有一个人对君王说:"你在做什么"(传八4)?对神就更不可能这么说了。我们常说:神是万主之主,祂有绝对的主权对待祂的创造物,这就够了,因此,我们不能说祂是不公义的。"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做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做成卑贱的器皿吗"(罗九21)?神有权拯救这位,而不拯救那位;祂的公义无法被责问或受污染。如果有两个人欠钱,你可以免了其中一人的债,收取另一个人的债,而不算不公义。如果有两个犯人被定死罪,国王可以赦免一个人,而不赦免另一个人:不是因为国王违反了法律让另一个人遭难,而不公义;也不是因为他行使国王的赦免权,放了另一个人,而有什么不公义。
  
2、虽然有些人被拯救,有些人灭亡,但在神却没有什么不公义;因为,灭亡之人的灭亡是因他们自己的缘故。"以色列啊,你……自取败坏"(何十三9)。神提供救赎的恩典,而罪人拒绝了。神一定要赏赐恩典吗?如果医生医治病人,而病人拒绝了,难道这医生还有必要医他吗?"我呼唤,你们不肯听从"(箴一24);"……以色列全不理我"(诗八十一11)。神没有必要勉强人接受祂的怜悯。如果他们存心抵挡神所提供的恩典,他们的罪就要被视为他们灭亡的原因,而不是神的公义使他们灭亡。
  
可见神与世上大部分的人不同。人们是不公义的。(1)在他们管辖的法院里,他们误用公义。"……他们设立不义之律例"(赛十1),法官的长袍,在希伯来文中代表推委、欺骗或不公义,这更真实的形容法官本身,而不是他的长袍。如果再好的法律,没有法官有什么用呢?不公义在乎两方面:该罚而不罚,和不该罚而罚。再者(2)人行事不公正。就是①使用不诚实的砝码。"……手里有诡诈的天平"(何十二7),很遗憾的,他们一手拿着圣经,一手拿着欺骗的砝码。或是②搀入假的。"……你的酒用水搀对"(赛一22)。把坏谷子搀入好谷子,并把它们当作好谷子来卖。我不相信不忠于十诫后半段的人,却能忠于十诫的前半段。不义的人不会是敬虔的人。虽然神不要求你和祂一样无所不能,但祂要求你和祂一样公正。

在公义上效法神。我们应当遵守基督的金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太七12),你不要人得罪你,照样,你也不要去得罪他们;我们宁愿忍受别人得罪我们,我们也不要去得罪他人。"……为什么不情愿吃亏呢"(林前六7)?哦,要作公义的好榜样!让公义成为你的装饰。"我……以公平为外袍和冠冕"(伯廿九14)。长袍是指它的优美;我就穿上了公义(et induebam justitiam)。法官白天穿着他的长袍,晚上就脱掉;但,约伯如此的穿上公义,到死也不脱下;永远穿着(semper vestitus)。我们要穿着公义袍,到死为止。如果我们得与神的性情有份,我们将会像祂。在你每一个不义的行为上,你就否定了你是基督徒,你在你信仰告白的荣耀上将它玷污了。在审判时,外邦人将起来指控你。太阳可能离开它运行的轨道,神却不可能不行公义。
  
既然神是公正的,将来必有审判的日子。现在一切的事都未证实;罪恶横行,圣徒被冒犯,他们常因正直的缘故被弃绝,在这里他们得不着公正的判断,公义已走样;但,神要归正一切之事的那日将来临;祂会公正的审判每一个人;祂会加冕义人并定恶人的罪。"祂已经定了日子"(徒十七31),既然神是公正的,祂将施行报复。神赐人律法好遵守,人却违背律法。有一天要在冒犯者身上执行死刑。不执行的法律,只不过像一把木制的刀子,装饰而已。在审判之日,神的剑将挥向那些冒犯者,那时,神的公义将彰显在全世界人面前。"神将按公义审判"(徒十七31)。"……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创十八25)?恶人将喝那忿怒的海,却喝不到一滴的不公义。在审判之日,所有的口都被塞住,神的公义将完全在那些任意指责、扰嚷喧哗、不义的人身上彰显出来。

对真正悔改者的安慰。既然神是公正的神,祂会赦免。人认自己的罪,神就赦免他(Homo agonscit, Deus ignoscit)。"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约壹一9),神不但发怜悯,也是公义的。怎么说是公义的呢?因为祂已经应许要赦免罪(箴廿八13)。如果你的心为罪痛悔并离弃罪,你不但可求神的怜悯,也可求神的公义赦免你的罪。让神看祂自己手上的钉痕和应许,因为神不能背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