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神眷顾的父女情

蒙神眷顾的父女情

亲爱的弟兄姐妹和朋友们:

我的父亲于9月20日离开这个世界,安息主怀。从去年十月发现癌症以来,他经历了手术、放疗、化疗等各种痛苦,我们也在寻医求药等各种选择中以及诸多的奔波中争扎。我的代祷邮件发到六个电子邮件群,包括我们过去和现在的教会和团契、我现在工作的两个机构的同工群,还有这些团契的旧契友将代祷的要求代到他们目前所在(遍布美国各地、甚至中国)的不同教会中。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个过程中为我们代祷。在整个过程中,神透过你们的爱心、祷告、安慰和鼓励,把我们浸泡和包裹在他的爱里。谢谢你们!谢谢神!是神把我们一个一个带进他的大家庭中,是神把我们连接在一起,是神的爱让我们彼此相爱。这份爱是世上所有一切都不能相比的。

非常感谢神,我今年上半年能有两个半月的时间回来陪伴父母亲,更感恩的是神的救恩临到我的父母,我能亲自带领父母亲接受耶稣基督。因着相信基督,他们成为永生神的儿女。如今,父亲已经安息在天父的怀中,在那里没有眼泪、没有疼痛,也再没有癌症和死亡。因着相信和接受这位永生的神、赐生命的主,死亡的带来的离别,不再是永远的离别,我们将来在天堂还会再见面,这对于我们、还有我的妈妈,是莫大的安慰。

我出国之前的28年里,基本上没有怎么离开过家。但细想起来,却没有多少清晰或深刻的记忆,再好的关系也都很表面,并且随着时间变得淡漠了,并不能长久。这也是我出国之后心中一直有的说不出的遗憾。其实在一般的人家,不争不吵相安度日已经是很难得的了,而我们家在我的映像中一直是很温馨的,所以更希望能够保留。特别是自己信主之后,体验到因着同一个圣灵,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如此美好和亲密,在教会或机构中素不相识的人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心灵相通、亲密无间,自己与丈夫的关系可以从彼此相伤转变为彼此相爱、夫妻一体。更是渴望与父母和姐弟也能有这样的心灵相通。这两个多月中,因着父母相信了耶稣,我们终于经历到圣灵所带来的心灵相通。特别是跟父亲,这两个多月中,有机会给他做吃的,给他擦身、洗脚、按摩、读书给他听,陪他散步,跟他聊天。谈到人生的意义、永生的盼望以及那些我们所共同关心的人。真是一生中与父亲最亲近最美好的时刻,这两个月的相知远超过过去几十年,每一点一滴都成为我和父亲美好的记忆。我离开的时候,父亲说,有这样的两个多月的时间,够了!是啊,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神实在是特别恩待我们了。更奇妙的事是,如今父亲在天家,我们不能面对面,但心灵却没有一点距离,这种感觉太奇妙了。

自从我们信主以来,给父母传福音就成了我们的心愿,随着我们越来越体会到这福音的大能和美好,我们想要父母信主的心就越来越迫切。也因着这份迫切的心,给父母传福音的时候,有时候会完全忘记是神自己在工作,患得患失,既怕错过机会,又怕言语不当,有时候精心准备之后邀请他们去布道会或推荐一盘磁带、一本书,却得到漫不经心的敷衍,心情会从充满希望的高峰一下子跌到低谷,甚至对神的信心受打击,对神的爱产生置疑。特别是我们人生中的几个重大决定,在人看来,似乎都不利于我们的父母信主。首先,在我先生陈彪决定辞掉工作,全时间读神学的时候,由于完全违背婆婆的心愿,她觉得我们离神越近就离她越远,而且,她认为我们选择神就是主动选择远离她,所以婆婆写信来说不再认他这个儿子。当初,我们没有预见到会有这么大的问题。可是之后,神的呼召又是那么地确定,不容我们逃避或延迟,所以只能抓着神的应许往下走。如果我们能预见到要遇到那么大的挑战的话,大概我们不会有胆量作这样的决定。然而,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因为跟他的父母搞僵了,我父母就在我们搬家之后来帮我们,因而有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与我们一起生活,一起去教会,这为他们后来信主打下很好的基础。更意想不到的是,婆婆经过一年多与神在心理上和情感上的挣扎后,这位神的存在对她来说到变成真实的了,而且,儿子并没有因为爱神而少爱她,他们母子关系也重新恢复,还再次来到奥兰多住了半年(请大家继续为她信主祷告)。另外,在我们读神学院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所去教会的老年人事工。而到我父母到奥兰多之后,我们才注意到教会实在太小,没有几个老年人,不可能有专门针对他们的事工。每次听到哥城教会老年事工捷报频传的时候,在为那些弟兄姐妹和那些老年人感恩的同时,也不免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合神的心意。特别是我父母回国之时仍然没有信主,心里总是藏着一个疑惑,‘如果我们还在哥城,也许他们就已经信了’。每次别的老人信主对我们的情感和信心都是一次挑战。但只有相信神会使万事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虽然我们不能明白神怎么使其成就。在这个过程中也在学习何谓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再后来,在神学院毕业选择服事的教会时,当我们决定放弃其他有很好华人老人事工的大教会时,我们夫妇还为此痛哭了一场。但心里明白,神比我们更爱我们的父母,他会为他们负责。现在回想起来,四年多来,我父母在奥兰多的那一段时间是我们教会老人最多的一段时间,大约一直有四对老人,人不多,但刚好可以为他们单独开一个小组。后来这几年来,我们教会一直想单独为老人们安排一个小组都因为只有两三个人而作罢。而且人少有人少的好处,他们受到几位执事和弟兄姐妹特别的关心,经常被请到家里去,或者特意上门来与他们交谈。我父亲信主时说,“你们讲的那些东西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可见神一直都在使用那些弟兄姐妹所做的工,虽然当时看不见果效。而亚特兰大的大教会,即便我们没有放弃,我的父亲也没有机会去了,神实在比我们看得更远。很多的事情在我们看来是想不明白也无法预测的,只有凭信心走过,其中有哭泣、有胆怯、有疑惑,然而神的手一直托住我们,让我们可以重新站立起来继续往前走。回过头来再看的时候,就看见神“旷野中开道路,沙漠中开江河” 的奇妙作为,‘等候神的人必不羞愧’这句话是不会落空的。

发现父亲患癌症之后,我们传福音的心更迫切了。虽说,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始,但在面临苦难的时候,人最大的问题就是置疑神的爱。我上次回国的一路上就在想怎样才能让父亲明白神爱他。然而,神的工作的奇妙也就在这里,在人看来不能的事,神自己亲自成就。父亲接受主的时候,说了他自己思想上的几个转变,一、他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的是,相信有神比相信无神更合理。以前相信无神是因为从小就是这么被灌输的,从来都没有问过为什么,后来听了那么多看了那么多有关神的存在探讨,虽然都很有道理,但多年的观念没法很快转变。既然想明白了,整个宇宙万物,人类的道德、科学的探索都指向有这一位创造主,而且神又透过圣经这本独特的书不可置疑的告诉我们他是谁,那么我们就应该归属他。二、他的人生目的就是要为人民为社会贡献自己,他的一生也是如此努力的去实行。以前以为共产主义符合他的理想,现在发现共产主义没有办法真正解决人的问题,也就是圣经所说的罪的问题,而基督才是人真正的希望,现实中也只有基督徒才能真正为社会为大众舍己,这是与他的向往符合的。第三点,他说神很爱他!这是完全出乎我意料的,如果不是神自己让他亲自经历到这爱,谁又能说服他呢?爱并不是一个道理,爱也没法用什么刻度来测量或证明。神并没有应许基督徒不经历苦难,而是在苦难中有他的陪伴有他的爱。爱是每一个在其中的人可以感受和经历到的真实。爱可以透过周遭的人和事表现出来,但爱的源头是否来自神,经历在其中的人才能告诉你他的感受。

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之后,因为无论如何也赶不上回去参加追悼会,所以我们一家四人一起录制了一小段录音,其中包括我的一封怀念信、云云弹琴和唱诗歌“我的平安”,雷雷配合朗诵的经文,以及陈彪的一段有关永生盼望的信息。第二天清晨用电子邮件寄回去,希望能够在追悼会上播放。我父母工作的学校与我们有极大的渊源,我父母在那里工作了一生,我在那里出生、长大,我和陈彪在那里上大学、工作、结婚。哪里有我父母几十年的老朋友、老同事、老领导,看着我长大的叔叔阿姨们,以及我们的老师、同学、同事。父亲信主后,当我为他读圣经和谈论的时候,他几次提到他们。能让他们听见福音不仅是我们的心愿,也是我父亲的心愿。当我们后来得知录音没能在追悼会上播放的时候,心中非常失望,跟神祷告说“神啊,难道你不要救这些人吗?求你自己做些事吧”。没想到,三天后,我和妈妈谈起追悼会上的一些细节时,妈妈告诉我一件意想不到的奇事。事情是这样的,按照习俗,死者家属要带几件衣服去,在追悼会后,遗体火化之后,另外烧掉。我妈妈和姐姐并不太相信这些,但出于不愿意惹人闲话,也担心万一这些说法真有些什么,所以一切照办。但在姐姐试图用打火机点衣服的时候,却怎么都点不着,后来看见旁边有别人的火堆,就拿一件衣服过去引火,结果,衣服没有点着,那堆火却灭了。妈妈信主不久,很多最基本的真理并不清楚,对父亲是否真去了天家也没有把握,所以她心里没有平安。然而,经过这件事,她说,爸爸真的不再需要这些了,他一定是在天家了。原来是神怜悯妈妈,特意用这样一个超乎寻常的事来安慰她;籍着这件事,神不仅安慰她,也阻止了这些迷信的事发生在信他的人的葬礼中,而且也让那些看见的人心中有所触动。我不禁对自己说,小信的人哪,神自己已经在做事,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回头想想,其实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也没有渠道得知,我们就以为神不做事,神不管了,实在是大错特错。

虽然录音没能在追悼会上播放,但借此机会向朋友们介绍福音的愿望并没有从我心中消失,反而更强烈。只要想到父亲,父亲信主之后多次提到这些老朋友的话和当时的情景就出现在眼前,路加福音16章19-31节财主和拉撒路的故事中,那位不信神的财主那时的心愿,都是要能让他的弟兄悔改信主,免得也受阴间的痛苦,更何况我父如今已在主的怀中,他一定更是愿意他所关心的人可以跟他一样,将来能到主的怀中,得享永远的平安。谢谢神,籍着一位同工的口,提议我把它做成光盘。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终于在离开美国的前一天把光盘制作好。其中除了我们的录音配上一些纪念的照片外,还连接了网络版《游子吟》、《标杆人生》和校园传道会的《耶稣是谁》光碟。我带了30盘,另外,还带了10套书来给那些不用计算机的老人们。目前已经送出十家。请大家为这件事祷告,求神的灵预备人心,并伴随着这些光盘和书,使用这小小的祭物,成为这些人的祝福。

回想父亲,有不舍、有难过、有感恩,但却没有遗憾。虽然,人很有限,人做的决定都可能有错,比方说,若果当初选择那个医院或医生,或者那个治疗方案而不是这个,是不是父亲可以活的长一点?这样的念头还是会常常跑出来。但这些都不是我们能力所及的,而且所有这样的决定都是不可能再重复的。若说有遗憾的话,就是如果父亲能早一些信主,对神的认识多一些,对神的信心大一些,最后的这段日子会少一些痛苦。因为肉体上的痛苦不是主要的,心灵上的无靠和孤单才是一个人最难面对的。认识神越多、跟神的关系越密切,就越能够心灵上依靠神,从神那里得力量来面对磨难。这是每一个信靠神的人的亲身经历。这也是为什么基督徒对别人传福音的时候都会那么的迫切,巴望别人能早一点领受这福音的好处。因为信神不仅是理念上的接受,更是个人跟神的关系的建立,这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我巴望我的妈妈更多的认识神,多得安慰、多享平安;我的姐弟、我的婆婆、以及所有我想要送书或光盘的人,都能早一点开始他们的寻求,因为神应许“寻求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

还要请大家继续为我的母亲祷告,让她的心思意念能从失落中转向神,为她的信心祷告,相信神能使她从痛苦中走出来。还有11月1日的签证能顺利,并买到11月9日和我同班次的机票,能跟我一起到美国来,有正常的教会生活。真正认识神,才能重新找到生活的目的和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