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xu 在 2006, 十一月 2 - 11:02 提交 ::

今天同工灵修,讨论《In Light of Eternity》前言和第一章 家。

家是我们熟悉的地方,当我们说天堂是我们的家,当我们到了那里我们会感到熟悉舒适的时候,这里有一个断层,因为天堂我们从来没有去过怎么会觉得熟悉呢?一个同工分享了‘纳尼亚—最后一战’里的一段,“到更高更深处”,每进入更里面的,他们所看到的是更大更新更美丽但又是那么熟悉的纳尼亚,当他们最后明白过来的时候,大叫“我终于到家了,这是我真正的国土,我属于这儿。这是我平生一直在寻找的国土,尽管我直到现在才知道它。”,新的是真正的家,旧的原来是影子。“我们为什么爱老的纳尼亚呢?”理由是它有时候有一点像(我们心目中--虽然还没有见过的)真的纳尼亚。是啊,虽然我们都还没有去过天堂,但我们属于那里,那儿是我真正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