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选读, Volume 4

Volume 4

    • 神的大能:

      虽然神万事都能做,但祂却不会做那使祂的荣耀受玷污的事。祂不能犯罪;因为祂不会做互相矛盾的事。既然祂是真理的神,若祂背乎自己,那就是矛盾。

    • 神的圣洁:

      神察看所有人的罪,就像太阳不会受到地所发出的气污染一样,神也不会被罪人污染。神看罪,不是像一个赞助的支持者,反而是像惩罚的法官。

    • 神的公义:

      "……祂又公义,又正直"(申卅二4)。"……论到全能者,我们不能测度;祂大有能力,有公平和大义"(伯卅七23),圣经说:神住在公义中。"公义和公平是祢宝座的根基"(诗八十九14);在神里面,能力和公义会合。能力握着王权,公义握着天平。

    • 如何认识神的公义:

      既然神是公正的,将来必有审判的日子。现在一切的事都未证实;罪恶横行,圣徒被冒犯,他们常因正直的缘故被弃绝,在这里他们得不着公正的判断,公义已走样;但,神要归正一切之事的那日将来临;祂会公正的审判每一个人;祂会加冕义人并定恶人的罪。"祂已经定了日子"(徒十七31),既然神是公正的,祂将施行报复。神赐人律法好遵守,人却违背律法。有一天要在冒犯者身上执行死刑。

    • 神的怜悯的要点:

      神的本质是良善的,祂善待我们。祂良善的本性和行为在诗一一九68中都被摆在一起。"祢本为善,所行的也善";这行为上的良善就是祂的怜悯,这是神与生俱来的倾向,慈悲的对待或帮助在悲惨中的人。

    • 2.神所赐的准则:

      的确,教会是真理的柱石;但,这并不表示圣经的权威性是来自教会。国王的喻令钉在柱石上,柱石托住它,使每个人可以读,但这诏书的权威并非来自柱石,乃是来自国王;照样,教会托住神的话语,但神话语的权威不是来自教会,而是来自神。如果我们相信圣经来自神是因为教会相信圣经,那就表示我们的信心是建立在教会上,而不是建立在神的话语上,这恰与弗二20相反,"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

    • 圣经赐下责备:

      没有一个人可以说:"我走错,因为没有灯。"神已赐下祂的话作我们脚前的灯;因此若你走错,那是因你意图如此。也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若我早知道那是神的旨意,我一定顺服。"我,人啊!你是没有任何借口的,神已给你遵行的规则,祂已用祂的指头写下祂的律法;因此,若你不遵行,你是没有任何借口的。倘若一个主人离家前留言嘱咐仆人,告诉他所必须完成的工作,但他却忽略了,那他是没有借口的。"如今你们的罪无可推委了"(约十五22)。

    • 如何荣耀神?
    • 人的主要目的:荣耀神
    • 为什么我们必须荣耀神?
    • 教义教导的前言
    • 查考圣经
    • 真确的救恩:

      奉告那些还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蒙恩,而渴望得救的人。你必须在祷告中告诉主你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已经得救,你盼望现在就蒙恩,你要向他承认你是一个罪人,你当接受主耶稣基督作你的救主,相信他死於十字架上,为的是要偿清你的罪债,相信他第叁天已复活了,并且相信他能拯救你。

    • 永久的保守:

      圣经中有数节的经文,似乎表明基督徒是可能失丧的。但你若仔细去查考,便可知道这只是指着那些假冒的信徒或那些知道救恩的道路而拒绝的人说的。圣经中没有说一个真正重生的人还会再灭亡的,乃是说唯有真正重生的人才是安全的。

    • 圣经鸟瞰:救恩历史概论:

      圣经在这点上也很明确:神对所有的历史有一个统一的计划。 祂最终的心意是:“到了所计划的时机成熟,使天上地上的万有,都在基督里同归于一”(弗1:10),“使祂的荣耀得着颂赞”(弗1:12)。神甚至从一开始就有了这个计划:“你们当记念上古以前的事,因为我是 神,再没有别的神;我是 神,没有神像我。我从起初就宣告末后的事,从古时就述说还未作成的事,说:‘我的计划必定成功,我所喜悦的,我都必作成。’”(赛46:9-10)“但到了时机成熟, 神就差遣祂的儿子,由女人所生,而且生在律法之下,要把律法之下的人救赎出来,好让我们得着嗣子的名分。”(加4:4-5)

    • 见证与得人:

      让我们像救主一般的看顾群众, 直至我的眼泪盈溢,让我可怜那些游荡的羊, 为了爱他之故爱他们。」(太九36)。

    • 胜过试探:

      当人得救以後,他就开始过着争战的生活。在他里面仍有旧人,即亚当遗传下来的罪性,这罪性时刻要引诱他再去犯罪。但他也有了新人的生命,即神的生命,这生命是恨恶罪恶,喜爱公义的。因此这新旧二性彼此不断地相争(加五16,17;罗八5,8)。

    • 重生的功效
    • 圣灵与说方言之二
    • 圣灵与说方言之一:

      难道现在再也没有说方言这回事?显然还是有的……到底这恩赐给了谁?从手边的资料显示,这福气是在私底下授与的。常常出之不测,不费追索之力。而且它的目的是为了崇拜和颂扬,并不是为了吸引人心,或向人亏耀。也有少数的例子,是在公众的聚会中赐下恩赐,但它同时也伴随着一颗充满柔和、谦卑、节制、仁爱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