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listings

神的道的信息

神的道的信息

作者:约翰.嘉士拿(John H. Gerstner)

圣经信息中有关历史和科学部份的记载,是否确实可靠,已经被人质疑了很长的时间。现在,连圣经的宗教和神学信息是否正确,也被不少人所怀疑。对这些人来说,圣经甚至不再是「信仰和生活」「不能错谬的准则」。圣经不论在信仰上,在事实上,都被当作是有错误。马可巴特所着的「与圣经对话」一书,反映出这种观念转变的普遍性和严重性,连敬虔的圣经学者也不例外。

天国人或社会人?--谈基督徒的公民责任

作者:巴刻(J.I. Packer)

朱锦华.魏孝娥.吴鲲生合译

甚督徒生活中有一椿以非而是的现象:一个人更深关切天堂,他就会更关切上帝的旨意是否行在地上。在今世表现出最大的热忱来服事他人的基督徒,通常就是那些对於另一个世界最有把握的人。无论是牧师、宣教士、政冶家、改革家、企业家、医生、有钱有势之人,或一般的信徒,他们的生活都可证明此事。

祷告的意义

作者:哈列斯比

「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叫父因儿子得荣耀。」(约十四13)

  大约在二十年前,我为了求学的缘故,曾往德国作了一次很愉快的旅行。在休假期间,我计划到瑞士去拜访一位老人,就是曼尼多夫的侧勒耳(Samuel Zeller in Mannedorf)。他在沮立克(Zurich)湖旁设立一座「心灵疗养院」,该院系为了人们需要身灵的休息而设。侧勒耳无论在性情或灵性方面,都是一个有非常恩赐的人。他有优美的组织才能,经过不断的努力,设立了一所规模颇大的休养院,照顾那些在精神或身体上的患病者,工作疲乏者以及神经衰弱者。

神的主权与人的自由意志

作者:Yippiee

一个挥不去的困惑

历世历代,不断有人对有关神的主权和人的自由、神的预知和人的意志、神的命定和人的选择等,两者之间的关系、张力,并表面矛盾提出疑问。最近从这个赞美论坛中读到好些关于这个题目的帖子。从其中问题之精僻,对人性观察之深入,可见个位弟兄对信仰之认真。我个人对这种爱思考,好求真,不苟且的信徒极其敬重。我盼望所有信徒,尤其是受过高深教育的信徒,都能这样用钻研的精神来探讨真理,好使我们能为主嬴回一些知识份子的头脑。就让那真理的本体,理性的创造者亲自引导我们的头脑,给那专心寻求的得以寻见吧!

为人父母、为人师表

作者:唐崇荣
用途:讲章

第一章 下一代

儿童的生命是有价值的

圣经说:“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常存。”当我们年青的时候,常常以为我们有无限的前途;当我们年老的时候,发现我们只剩下最后的一堆泥土。人类的将来不是决定於大人,人类的将来决定於儿童和下一代。今天的儿童素质如果是很低劣的,那我们很难对未来抱一个很乐观的盼望。所以对儿女的教育,应当在人类生命中、观念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如何从忧郁沮丧中走出来?

作者:亚当斯

Chinese Translation of “What Do You Do When You Become Depressed?” by Jay E. Adams

 也许你根本不要读本文,因为你现在意志消沉忧郁到一个地步什么都不想看。「这有什么用?」你会这样问,「我什么都试过,对我都没有作用。」

真正的属灵人

--给神学生的话

周学信
  
  今天有许多人批评神学院的教育对属灵增长并无帮助。而决定进入神学院进修的信徒都是愿意一生作耶稣门徒,委身事奉神的人,但往往一进入神学院,却发现必须上一些对自身属灵生活并无直接帮助的课程,诸如语文课,学希腊文,分解不同的动词;上神学课,谈迦克敦会议、何谓属性相通……等等。因此,就对神学院的学习产生怀疑,以致干扰了他们对属灵生命的追求。而这疑虑也正好印证了过去一些属灵长辈们的看法——即神学院对灵命增长并无益处,徒增许多神学知识,叫人心高气傲而已。由于我个人也是神学院出身,曾经历神学院的学习过程,对于神学院并非属灵培养的最佳之处,深感心有戚戚。

基督教与魔棒

作者:卡尔逊(Charles Colson)
         黄从真译
  
  前不久我接到监狱团契义工写来的一封诉苦的信──就称她素珊好了。她道出监狱福音事工最头痛的一个问题,也是我们大部分人都有同感的。

拆毁怨恨的壁垒

作者:By Ray Stedman

方周 译

前些时候我读了某心理学家的一篇文章,说他觉得基督徒非常像冬夜里的豪猪:严寒促使它们缩在一起得以保暖,可是它们一旦彼此接近,就用刺戳来戳去,使它们不得不分开。结果它们永远像是在缓慢的舞蹈中接近和分离。

如何克服你的恐惧?

作者:亚当斯
中译:马可

      本文所说的恐惧当然不是你站在悬崖上恐怕掉下去的那种恐惧,也不是使你看见动物园狮子笼上挂着「请勿伸手进狮子笼」的牌子而不敢伸手进笼子的那种恐惧。不是说这些恐惧。神赐给我们有惧怕的能力是有好目的的,正如祂赐给我们有各样的情感都有其正当的用处,能帮助我们也能荣耀祂。由于我们会产生惧怕,才可以避免伤害与危险,否则我们早就没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