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listings

喂养绵羊还是娱乐山羊

文/司布真  译/文睿  校/灵曦

在承认相信主的阵营中有一件恶事,是如此厚颜无耻,在过去的几年里就连最近视的人都几乎不会注意不到。它以超常的速度发展,变得更加邪恶。它就像面酵一样发动,直到全团都发起来。魔鬼向教会暗示,说她使命的一部分是为了把人争取过来,要给人提供娱乐。魔鬼做的事情很少有比这更聪明的。教会不再像清教徒过去那样直言不讳,而是渐渐调低了她见证的声音,对现今的轻浮无聊的行为眨眨眼睛,并找理由接受。过去它在它可容忍的界限内容忍这些事情,而现在它在以争取普罗大众为理由的表象下,全然地接纳了这些事情。

活在原子能的时代

C.S.Lewis著/白陈毓华译

当原子弹降落时

  
从某方面来说,我们对于原子弹想得过多了些。「在这个原子能的时代中,我们如何生活呢?」我的回答是:「何必要问?你不是活过了十六世纪每年必来的瘟疫?不是活过了古朝代外患夜夜的入侵?而现在,不是正活在癌症、梅毒、中风,常会有空袭警报、交通事故、天灾人祸的时代?」换句话说,诚然不必夸张我们处境的新鲜度。各位请相信我,早在原子弹发明之前,我们就已注定死亡,而且有很高机率是死得很惨。当然,我们比我们的祖宗有项很大的好处可以使用麻醉剂,而且到现在还在使用。但是,如果科学家再发现另外一种痛苦的死因,加速死亡的机会,我们便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举足顿脚一番,就简直太无稽了。因为,毕竟死亡不是一种机会,而是一项事实。

你在乎一条小鱼吗?

前言:今天不发文章了,看到这篇短文,转发给大家看。给我们这些没有遇到灾难的人!

清晨,我来到海边散步。走着走着,我发现在沙滩的浅水洼里,有许多小鱼。它们被困在浅水洼里,回不了大海了。被困的小鱼,也许有几百条,甚至上千条。用不了多久,浅水洼里的水就会被沙粒吸干,被太阳蒸干。这些小鱼都会干死。

正当倒下死亡时

原著:菲利普·杨西
中译:方周(2002年3月) 

80年代末,正当爱滋病横扫同性恋群和“手术将军”(注:美国当时的卫生部长)库伯因心怀同情而遭致抨击的时候,我的一位朋友也患上了爱滋。是古典音乐使我和大卫第一次邂遇,他是芝加哥交响曲团理事会的成员,曾经邀请珍妮和我参加过几次音乐会,并介绍乐团里的音乐家和我们认识。

一路信到底

歌罗西2:6,7

有两个农夫到游乐场去玩,看到一个游戏,有人把几个塑胶球,用水柱冲起来,让愿意玩的人用压缩的气枪弹出的小子弹把把塑胶球打下来。第一个农夫用了几块钱,瞄准水柱上上上下下的塑胶球,始终都没有打到一个球。

枝子与葡萄树

约翰福音15:5

伊望大帝是十五世纪的俄国沙皇。他是第一位统一俄国的皇帝。因为他迟迟没有娶妻生子。他的顾问越来越觉得沙皇如果没有后代,将会成为俄国的大问题。

好异教徒会下地狱吗?

作者:巴刻
         刘良淑/译

对於没有听过福音的人必定下地狱的说法,非基督徒常表反感,就连许多基督徒也觉刺耳。而在这个世纪,普救论(相信每一个人迟早会得救,与神和好)已经不如不觉中成为一些基督徒思想家及团体的看法。
但若是全人类最後都会得救,则他们今生何必为了作基督徒而牺牲奉献?而我们又何必费尽心力去传福音?神学家巴刻先生曾着「传福音与神的主权」一书;在本文中,他详细审视普救论的论点与问题。

信心考验的再思

作者:唐崇怀

「叫你们的信心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得宝贵。」彼前1:7

无可否认基督徒在世上的生活充满了各种的苦难,保罗曾说:我们受患难原是命定的(帖前3:3)。他又说: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里敬虔度日的,也要受逼迫(提前4:12)。耶稣也曾明确的说:你们在世上有苦难(约16:33)。苦难似乎是信徒杯中的份!但细心的想一想,难道只有信徒才受苦?只有基督徒才受逼迫?世事难料,沧海桑田,人生的写照没有约伯、摩西讲得更恰当了。约伯说: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伯14:1)摩西说: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诗90:10)

你的问题与基督

中译:马可

对不起
「但是,如果你也有个跟我一样的太太;」
「牧师,在我的工作上,从来没有人遇过像我这种的问题。」
「可是,其他小孩的父母,并没有像我的父母有那么多规矩。」
「如果他这样对你,你也会这样对他的。」

中国知识分子的国家忧愁

作者:江登兴

很搞笑的是,中国的个人与国家的主要关系是“忧”――忧国忧民、位卑未敢忘忧国。就是说中国人总是为天下国家而忧虑、担心,这种担心是很折磨人的。既然是担心,那么常常就是有情绪而无行动,或想行动而没有门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