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rticle listings

中国到底有多少基督徒?

——《教会》第二期介绍

亲爱的弟兄姊妹:

《教会》(ChurchChina)第二期已经出刊了。(http://www.churchchina.org)

在介绍这份刊物和它第二期的内容之前,我很想问一个问题:从马礼逊踏上澳门码头那一天算起,两百年后的今天,中国到底有多少基督徒?

中国家庭教会登记的主客观条件

由 刘同苏 在 2006, 九月 27 - 22:01 提交 :: 教会与时代
                                                                    刘同苏

      近两年来,教会的登记问题渐渐引起了家庭教会内部的普遍关注。这种广泛的关注表明家庭教会意识到登记已经成为了现实的可能性。对于家庭教会,登记不再是关于遥远未来的遐想,而是立即要面对的现实;不是只具有思辨意义的理论方案,而是正在运行的实践课题;不是仅仅与特殊环境有关的个别现象,而是涉及整个中国教会(不只是家庭教会)的普遍问题。本文仅尝试指出构成这种现实可能性的主要条件。

内在与超越的反合性平衡

由 刘同苏 在 2006, 六月 6 - 21:27 提交 :: 教会与时代
刘同苏
 
            1995年夏季,[使者]杂志刊登了远志明与刘同苏关于上帝与民主的讨论文章。90年代初期,由于89年那场政治事件的冲击,在北美的大陆知识分子中间出现了大规模信主的潮流。至90年代中期,北美教会中大陆背景信徒的关注点逐渐集中于信仰本身,而引发那次信主热潮的政治媒介却在背景中淡化。 两位弟兄的讨论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产生的。事隔十余年,教会里面又一次出现关于政教关系的讨论。这一方面表明:政治与信仰的关系是教会生活中的永恒主题。耶稣基督“道成肉身”的榜样已经规定了教会在尘世里面超越尘世的基本生活方式。“在世界里面同时又不在世界里面”的反合性辩证关系,为教会的发展及其对世界的推动,提供了永恒的动力渊源。 另一方面,此次讨论并不是上次讨论的简单重复。永恒不是永远的原样重复,而是在纷繁生活内容中的本质重现,是在多变生活冲击下的主题再呈。 在前一次讨论的背景,可以看到北美大陆知识分子基督徒走向成熟的自我独立意识;尽管有“六四”这样共同的起点,具有社会关怀的大陆基督徒已经从一般的民主救国运动中分离出来。即使身处民主救国运动中,“民主”与“救国”都不再是他们的终极目的;上帝,唯有上帝,才是基督徒的终极指向,从而,走向上帝的信仰才构成基督徒的生命本质。此次讨论则表现了中国基督徒进入更为成熟的生命阶段。 真正成熟的生命不用通过与他人的隔离来认证自我,而正是在他人中间显现自我。在与人不同的生活里面独立,尚不算真正的独立,在与人相同的生活里面独立,那才是真正的独立。耶稣就是在与人凡事相同的处境中显示自己超越的独一。此次政教关系问题的重提,正是信仰重返主流社会生活并在其中为主见证之潮流中的一部分。

宗教团体注册制度中隐性规定的违宪性质

由 刘同苏 在 2006, 五月 22 - 15:59 提交 :: 社会动态 | 教会与时代
宗教团体注册制度中隐性规定的违宪性质
 
刘同苏
 
            中国国家权力不断干预家庭教会的主要理由是后者从事非法活动,诸如非法聚会,非法传教,非法敛财等等。像家庭教会那样力图按照圣经教导循规蹈矩的信仰团体(不仅尽力守法,而且遵守道德等其他社会规范),却常常被国家权力视为“违法”,这似乎有点让人费解。实际上,引起诸种所谓非法活动的结症是注册问题。一旦家庭教会可以通过法律程序注册为合法团体,那末,其一切活动也就都随之而合法。目前,由于家庭教会无法通过注册而取得合法地位,由此,无论它怎样努力按照法律活动,它所从事的依然都是非法活动。这就象一个无照驾驶的司机,尽管他在驾驶的时候遵守了所有交通规则,其驾驶仍然全是非法的。

神学无疆界﹐爱心无惧怕

神学无疆界﹐爱心无惧怕
----一篇神学独立宣言之导言
陈佐人博士

      这是一封神学信函﹐亦是一篇神学导言。信函是因为这是一封致中国神学研究院院长与众同工﹐就中神对余杰先生撤回邀请之事作出回应与诉求。神学导言是因为本文是以立足海外﹐持守正统改革宗信仰﹐衷心关怀香港与普世华人神学教育之神学学者之角度﹐来论述「中神事件」之神学意义。本人是与香港息息相关﹕曾长于此﹐于港牧会与事奉﹐至今亦不断于此地领会或教学。正如许多主内同工﹐我视香港为普世华人福音工作之重地及华人神学教育之重镇﹐深信香港是上帝大能手掌中之东方明珠﹐是掌管与主导历史之上帝所促成与使用之国际化福地﹐正如其作为中国窗户之历史角色﹐香港之福音使命亦是与中国及海外教会不可分离。因此香港应与海外教会彼此联结﹐互相支援﹐构成全球化之福音与神学之盟络﹐共同为中国福音化之伟大使命献身﹐完成我们时代的福音与文化之使命﹐等待迎接主基督君王之来临。

中国改革与改革宗神学

王志勇

    基督教所传讲的是上帝不变的真理。既然上帝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上帝,既然上帝的话语关涉到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基督徒的呼召就是在这个世界上发挥光与盐的作用,为这个世界指引方向,带来光明,同时防腐净化,使世界分别为圣。“当从门经过经过,预备百姓的路;修筑修筑大道,捡去石头,为万民树立大旗”(赛62:10)。假如基督徒放弃上帝所赐予的文化使命,对于今生的苦难麻木不仁,对于受压迫者的声音没有回应,对于时代所面临的问题没有答案,那么基督教就确实沦落为马克思所说的“麻醉人民的鸦片”!因此,对于中国目前正在不断深化的改革大局,基督徒也必须有自己的合乎圣经立场和看见。

政教关系与登记问题

由 刘同苏 在 2006, 五月 15 - 18:13 提交 :: 社会动态 | 教会与时代
政教关系与登记问题
―――上帝与凯撒的疆界

刘同苏
            “凯撒(该撒)的物当归给凯撒,上帝(神)的物当归给上帝。”[1]这一圣经原则不仅奠定了现代社会生活里面政教分离的基本准则,也与信仰和法律的一般学理界定相吻合:国家的管辖范围限于外在行为领域(即法律领域),而教会的权力止于心灵世界(即信仰领域)。但是,申明这样一个界线如此分明的概念,只是思维的初步,并不代表对事物的真正了解。真正的界限不是在彼此分离的观念壁垒间显露,而是在彼此交织的生活联系中显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