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心灵的故乡
远志明蒙恩归主见证

    我 非 常 高 兴 能 跟 朋 友 们 还 有 主 内 的 弟 兄 姊 妹 分 享 我 自 己 的 心 路 历 程 , 我 原 来 在 国 内 的 时 候 是 读 马 克 思 主 义 哲 学 , 在 中 国 人 民 大 学 哲 学 系 。 原 来 是 一 个 共 产 党 员 , 而 且 对 国 家 到 现 在 为 止 也 是 充 满 爱 心 。 可 是 六 四 之 後 , 我 不 得 不 藏 起 来 。 我 在 大 陆 躲 藏 了 两 个 月 , 一 直 到 八 月 底 的 时 候 , 才 逃 到 香 港 , 然 後 从 香 港 到 了 巴 黎 , 在 巴 黎 待 了 半 年 的 时 间 。 我 还 记 得 很 清 楚 , 当 我 们 几 个 人 一 起 偷 渡 , 就 是 被 偷 运 到 香 港 。 夜 间 靠 岸 的 时 候 , 一 上 岸 我 们 几 个 人 都 抱 头 痛 哭 , 我 们 突 然 觉 得 自 己 离 开 了 自 己 的 国 家 , 再 也 回 不 去 了 。 因 为 在 国 内 东 躲 西 藏 的 时 候 , 不 管 怎 麽 躲 , 怎 麽 害 怕 总 觉 得 还 是 在 自 己 的 国 土 上 , 就 好 像 孩 子 是 在 自 己 的 家 里 , 还 是 在 自 己 的 屋 子 里 被 追 来 追 去 。 可 是 一 但 出 了 家 门 , 大 门 一 关 , 你 再 也 回 不 去 的 时 候 , 有 一 种 特 别 的 伤 感 , 所 以 我 们 当 时 都 有 很 强 的 失 落 感 。

    後 来 到 了 海 外 , 到 了 巴 黎 , 搞 海 外 民 运 , 我 们 开 始 的 时 候 住 在 难 民 营 里 , 也 是 过 著 一 种 没 有 国 家 , 没 有 祖 国 这 样 的 一 个 日 子 。 所 以 当 时 我 就 用 一 句 话 来 形 容 我 的 心 情 就 是 : 「 得 到 了 天 空 失 去 了 大 地 」 。 就 是 我 们 虽 然 像 鸟 一 样 自 由 了 , 到 了 西 方 世 界 , 不 再 受 追 捕 , 但 是 我 们 却 失 去 了 根 , 失 去 了 落 脚 之 点 。 当 时 有 一 种 很 强 的 失 落 感 。 现 在 叫 「 失 了 大 地 , 得 了 天 空 」 , 这 是 我 信 主 之 後 的 另 一 种 感 觉 , 这 是 一 个 主 内 的 姊 妹 把 我 原 来 的 话 给 倒 过 来 , 我 原 来 是 , 「 得 了 天 空 , 失 了 大 地 」 , 现 在 是 「 失 了 大 地 , 得 了 天 空 」 , 句 子 一 变 整 个 意 思 就 变 了 。

    後 来 我 1990  年 初 到 了 普 林 斯 顿 大 学 做 访 问 学 者 , 在 一 种 极 度 对 人 生 的 一 种 深 刻 的 反 省 这 样 一 种 情 况 下 来 到 普 林 斯 顿 大 学 。 在 那 里 认 识 到 , 认 识 了 一 批 基 督 徒 朋 友 。 当 时 我 是 第 一 次 接 触 基 督 教 , 基 督 徒 。 原 来 在 大 陆 的 时 候 我 从 来 没 有 接 触 过 , 所 以 我 们 刚 一 接 触 的 时 候 , 却 是 有 一 点 不 能 理 解 , 有 一 点 吃 惊 。 我 记 得 他 们 当 时 邀 请 我 们 这 些 在 普 林 斯 顿 大 学 的 民 运 朋 友 一 起 去 参 加 他 们 的 查 经 班 。 第 一 天 晚 上 去 了 几 个 , 大 概 就 去 了 一 次 , 後 来 就 很 少 有 人 去 了 。 因 为 回 来 以 後 他 们 就 说 : 「 唉 呀 ! 这 个 形 式 我 们 很 熟 悉 」 。 又 说 : 「 我 们 早 就 这 样 搞 过 啊 ! 」 。 原 来 在 文 化 大 革 命 的 时 候 , 我 们 就 学 毛 选 , 也 是 这 样 读 一 段 语 录 , 然 後 对 照 检 查 思 想 , 而 且 在 灵 魂 深 处 爆 发 革 命 的 那 种 感 觉 。 大 陆 来 的 朋 友 大 概 都 熟 悉 这 些 语 言 , 所 以 後 来 到 第 二 个 星 期 的 时 候 , 他 们 再 开 一 个 黄 包 车 去 要 接 我 们 的 时 候 , 就 没 有 人 肯 去 。 但 总 得 给 人 一 个 面 子 , 因 为 这 麽 大 老 远 开 个 黄 包 车 过 来 , 所 以 我 就 去 了 。 而 且 就 每 个 星 期 五 晚 上 , 我 就 常 常 去 。 我 常 常 去 是 因 为 我 在 他 们 这 一 批 基 督 徒 朋 友 身 上 看 到 了 一 种 新 的 东 西 , 是 我 从 来 没 有 看 到 过 的 。 就 是 他 们 的 爱 , 这 一 批 基 督 徒 跟 你 一 见 面 就 是 一 见 如 故 , 他 们 在 物 资 上 帮 助 我 们 , 在 办 事 上 也 帮 助 我 们 , 在 精 神 上 也 帮 助 我 们 , 甚 至 比 我 们 过 去 大 陆 来 的 人 还 热 心 。 给 我 们 吃 的 穿 的 帮 助 我 们 学 开 车 , 考 试 , 接 送 我 们 去 机 场 , 就 没 有 什 麽 事 是 他 们 不 肯 帮 忙 的 , 都 帮 我 们 。 所 以 当 时 我 们 都 误 解 了 这 种 关 怀 , 我 们 一 些 人 都 说 他 们 这 一 些 人 都 说 : 「 这 些 人 这 样 做 肯 定 肯 定 是 有 动 机 的 , 要 小 心 」 。 而 且 有 的 说 是  F.B.I. 派 来 的 。

    因 为 我 们 在 国 内 受 的 教 育 就 是 说 基 督 教 是 帝 国 主 义 派 来 的 工 具 , 他 们 总 是 有 目 的 的 , 一 种 文 化 侵 略 嘛 , 是 配 合 军 事 侵 略 和 政 治 侵 略 的 。 所 以 他 们 这 麽 拉 拢 我 们 大 概 也 是 想 把 我 们 拉 过 去 , 将 来 一 起 颠 覆 中 国 。 哎 ! 真 的 有 这 种 讲 法 。 但 是 後 来 我 在 跟 他 们 进 一 步 接 触 之 後 , 发 现 问 题 其 实 没 有 那 麽 简 单 , 问 题 其 实 很 深 刻 。 就 是 我 发 现 他 们 这 一 批 特 殊 的 人 , 有 一 些 特 殊 的 原 因 。 因 为 在 他 们 身 上 当 初 我 看 到 的 , 不 仅 仅 是 爱 , 不 仅 仅 是 对 我 们 的 爱 , 还 有 一 个 品 质 , 就 是 他 们 的 真 诚 。 他 们 对 人 生 特 别 真 诚 , 他 们 对 神 真 诚 , 对 圣 经 真 诚 , 对 我 们 这 些 人 很 真 诚 。 而 且 他 们 对 他 们 自 己 也 非 常 真 诚 , 因 为 他 们 过 的 是 一 个 很 真 诚 的 生 活 。 他 们 不 自 欺 , 他 们 也 不 欺 骗 别 人 。 我 们 在 大 陆 的 时 候 , 我 们 都 知 道 这 种 , 这 样 的 心 哪 , 这 样 真 诚 的 心 是 很 少 见 的 , 除 非 在 你 自 己 的 家 庭 里 面 。 家 庭 里 面 甚 至 都 会 闹 的 不 这 麽 真 诚 。 但 是 这 一 批 人 在 一 见 面 的 时 候 就 表 现 出 一 种 真 诚 , 一 种 坦 荡 。 还 有 一 种 品 质 在 他 们 的 身 上 就 是 他 们 那 个 平 安 喜 乐 。 我 当 时 也 觉 得 奇 怪 , 他 们 整 天 乐 呵 呵 的 。 整 天 傻 呵 呵 的 , 就 是 我 们 说 的 , 也 没 有 脾 气 , 也 不 跟 你 计 较 什 麽 。 他 们 活 的 很 开 怀 。 最 後 把 这 几 项 加 起 来 , 我 觉 得 这 一 批 人 很 奇 怪 , 他 们 又 那 麽 爱 人 , 又 特 别 真 诚 , 又 自 己 活 的 平 安 喜 乐 , 坦 坦 荡 荡 。 我 当 时 觉 得 这 是 一 批 特 殊 的 人 。 因 为 我 以 前 从 来 没 有 接 触 过 基 督 徒 。

    所 以 後 来 我 就 发 生了 兴 趣 , 我 就 开 始 在 旁 边 观 察 他 们 。 我 在 查 经 班 大 概 两 个 月 的 时 候 。 这 是 一 个 小 小 的 查 经 班 , 在 一 个 人 的 家 里 。 我 每 个 星 期 五 晚 上 都 是 坐 在 一 个 沙 发 的 小 角 落 上 。 我 一 言 不 发 的 我 就 在 旁 边 听 著 他 们 , 我 看 著 他 们 。 我 就 做 一 个 旁 观 著 , 好 像 做 一 个 调 查 人 员 , 研 究 人 员 在 旁 边 研 究 他 们 。 因 为 我 是 搞 哲 学 的 我 对 人 生 哲 学 也 很 感 兴 趣 。 我 就 看 这 批 人 他 们 的 人 生 哲 学 为 什 麽 是 这 个 样 子 。 我 当 时 就 萌 生 了 一 个 念 头 , 我 说 不 管 世 界 上 有 没 有 神 存 在 , 只 要 有 一 种 力 量 能 够 把 人 心 中 这 麽 好 的 东 西 都 给 激 发 出 来 , 这 个 力 量 就 值 得 去 追 求 。 哪 有 这 麽 好 的 东 西 ? 能 把 人 心 中 的 爱 , 真 诚 , 平 安 , 喜 乐 , 一 骨 脑 儿 全 给 激 发 出 来 。 如 果 有 这 麽 好 的 东 西 我 们 应 该 去 探 讨 , 去 追 求 。 我 当 时 是 抱 著 这 麽 一 种 心 情 去 参 加 他 们 的 查 经 班 , 坐 在 旁 边 。 当 然 了 , 这 种 真 诚 , 这 种 爱 , 这 种 平 安 喜 乐 的 气 氛 , 也 吸 引 了 我 。 在 感 情 上 , 在 感 性 上 也 吸 引 了 我 。 因 为 那 个 时 候 就 是 我 一 个 人 , 家 里 的 人 还 没 来 。 我 到 了 那 里 以 後 星 期 五 晚 上 就 感 觉 到 很 温 暖 。 我 还 没 有 接 受 他 们 的 信 仰 , 但 是 我 已 经 体 会 到 了 他 们 的 温 暖 , 体 会 都 了 他 们 的 爱 , 他 们 的 真 诚 , 他 们 的 喜 乐 。 我 已 经 自 然 的 就 被 吸 引 过 去 了 。

    大 概 在 两 个 月 以 後 我 才 开 始 发 言 , 才 开 始 参 加 他 们 的 讨 论 。 因 为 他 们 讨 论 罗 马 书 的 时 候 , 讲 到 一 些 问 题 很 有 哲 学 味 道 。 我 就 开 始 跟 他 们 讨 论 , 我 一 跟 他 们 讨 论 , 他 们 很 高 兴 , 远 志 明 终 於 开 始 说 话 了 。 终 於 参 与 , 加 入 他 们 的 里 面 了 。 後 来 他 们 就 开 始 引 导 我 读 圣 经 。 我 自 己 开 始 回 去 读 圣 经 , 我 开 始 读 福 音 书 , 从 马 太 福 音 开 始 读 。 当 我 一 读 圣 经 的 时 候 , 我 受 到 了 一 个 更 深 的 震 憾 。 就 是 比 看 到 基 督 徒 这 些 新 的 人 生 这 种 震 憾 更 强 烈 的 震 憾 。 就 是 我 看 到 耶 稣 的 话 语 , 不 是 人 的 话 语 。 人 说 不 出 这 种 话 来 。 因 为 我 原 来 是 学 哲 学 的 , 我 读 了 很 多 哲 人 的 书 , 从 希 腊 开 始 一 直 到 现 代 哲 学 , 包 括 中 国 的 哲 学 家 , 我 读 了 很 多 。 那 些 真 是 悱 涩 难 懂 啊 ! 我 记 得 我 当 时 读 黑 革 尔 的 逻 辑 学 , 大 逻 辑 。 我 用 了 一 年 的 时 间 啃 了 两 本 书 , 上 下 卷 。 有 一 天 我 用 了 一 个 晚 上 的 时 间 只 看 懂 了 一 句 话 , 因 为 它 是 翻 译 成 中 文 的 , 那 一 句 话 就 有 三 行 长 。 我 那 一 个 晚 上 就 琢 磨 这 一 句 话 , 到 底 是 什 麽 意 思 ? 到 睡 觉 之 前 终 於 琢 磨 透 了 。 我 当 时 那 个 高 兴 啊 ! 我 终 於 弄 明 白 了 。 这 个 黑 革 尔 真 深 刻 真 伟 大 。 我 当 时 的 想 法 是 我 越 弄 不 懂 , 我 越 觉 得 他 伟 大 , 我 越 佩 服 他 , 我 越 要 弄 懂 他 。 对 人 的 智 慧 就 是 这 样 。

    当 我 读 到 耶 稣 的 话 的 时 候 , 我 受 到 很 深 的 震 憾 就 是 耶 稣 的 话 真 简 单 , 简 单 到 你 不 识 字 你 也 能 懂 。 但 是 又 深 奥 到 什 麽 地 步 呢 ? 大 思 想 家 , 大 哲 学 家 , 大 科 学 家 你 也 琢 磨 不 透 它 的 深 奥 , 是 这 样 一 种 语 言 。 而 且 是 这 种 语 言 , 我 读 到 耶 稣 的 话 的 时 候 , 直 接 进 入 我 的 心 里 去 , 它 一 下 几 打 到 我 的 心 里 , 不 是 在 我 的 脑 子 里 面 转 。 我 以 前 读 哲 学 的 时 候 都 是 在 脑 子 里 转 , 在 逻 辑 里 , 因 为 什 麽 , 所 以 什 麽 。 大 前 题 , 小 前 题 结 论 。 都 是 这 些 推 论 , 在 脑 子 里 演 绎 的 。 可 是 我 读 耶 稣 的 话 的 时 候 , 它 是 一 种 一 下 子 进 到 你 心 里 面 去 的 感 觉 , 进 到 你 心 里 去 。 好 像 是 不 用 你 思 考 的 , 他 一 说 你 就 明 白 了 , 好 像 这 个 话 你 本 来 心 里 就 有 , 他 给 你 点 透 了 。 好 像 是 这 麽 一 种 , 好 像 是 光 , 进 入 你 的 心 里 把 你 的 心 里 照 亮 。 是 光 。

    比 方 说 : 我 当 时 正 生 活 在 一 种 , 你 们 知 道 六 四 之 後 逃 出 来 , 正 生 活 在 一 种 孤 独 , 一 种 对 六 四 , 对 中 共 当 权 者 的 一 种 怨 恨 。 这 样 一 种 心 情 下 , 因 为 我 还 是 妻 离 子 散 嘛 ! 就 是 不 能 团 聚 。 这 麽 一 种 心 情 下 , 而 且 对 人 性 , 对 人 间 的 东 西 也 很 失 望 。 在 这 样 一 种 情 况 下 , 当 我 读 到 耶 稣 的 话 , 耶 稣 说 : 『 要 爱 你 们 的 仇 敌 , 为 那 逼 迫 你 们 的 人 祷 告 』 。 当 我 读 到 这 儿 的 时 候 , 我 的 心 里 一 下 就 震 动 。 我 现 在 只 是 打 一 个 比 方 , 但 是 他 很 多 话 都 打 动 我 的 心 。 但 是 他 这 一 句 话 是 打 动 我 这 样 一 颗 心 , 就 是 当 时 我 那 一 颗 带 著 愤 恨 , 带 著 抱 怨 , 带 著 不 满 , 那 麽 一 颗 心 。 带 著 恨 , 就 是 一 种 恨 的 情 绪 , 一 下 子 就 打 中 我 了 。

    我 当 时 有 一 种 强 烈 的 感 觉 , 这 个 声 音 是 从 天 上 来 的 : 『 要 爱 你 们 的 仇 敌 , 要 为 那 些 逼 迫 你 们 的 人 祷 告 』 。 我 一 下 子 就 被 震 动 了 , 我 觉 得 这 个 话 我 一 下 子 就 接 受 了 。 我 当 时 就 是 没 有 思 考 的 馀 地 , 我 觉 得 这 句 话 是 天 上 的 一 个 声 音 , 在 命 令 我 你 就 这 样 子 做 , 不 要 怀 疑 , 结 果 当 时 我 一 下 子 就 接 受 了 , 而 且 更 奇 妙 的 是 当 我 一 接 受 的 那 一 刹 那 , 我 突 然 感 觉 到 很 幸 福 。 我 突 然 感 觉 到 很 幸 福 。 当 时 突 然 一 种 感 觉 , 啊 ! 我 真 是 幸 运 。 我 竟 然 能 爱 我 的 仇 敌 , 我 真 是 有 福 气 , 竟 然 我 的 心 里 面 没 有 恨 。 都 有 爱 , 我 的 心 里 面 充 满 了 爱 , 充 满 了 慈 悲 , 充 满 了 宽 厚 。 我 说 我 突 然 有 一 种 很 幸 福 的 感 觉 , 很 有 福 气 的 感 觉 。 啊 ! 这 个 是 我 一 下 子 就 知 道 的 神 的 声 音 。 这 是 神 的 声 音 。 我 的 心 一 下 子 明 亮 了 , 宽 阔 了 , 我 一 下 子 解 脱 了 。 我 一 下 子 突 然 跟 我 们 歌 上 所 唱 的 一 样 , 我 突 然 意 识 到 我 以 前 生 活 在 病 态 中 。 是 神 的 一 句 话 打 入 了 我 的 心 , 把 我 的 心 病 给 治 了 , 把 我 的 心 病 给 治 好 了 。 把 我 心 里 的 结 给 解 开 了 , 我 一 下 子 变 成 一 个 幸 福 的 人 , 有 福 气 的 人 。 我 当 时 那 个 高 兴 的 心 情 , 我 从 床 上 马 上 跳 起 来 。 因 为 我 是 睡 觉 之 前 躺 在 那 里 看 的 , 我 马 上 一 下 坐 起 来 , 我 就 开 始 深 呼 吸 , 我 说 这 真 是 神 哪 ! 一 句 话 就 把 我 变 成 这 麽 幸 福 , 这 麽 有 福 气 的 人 。 真 是 有 福 气 。 所 以 当 时 我 一 下 子 , 我 就 说 这 是 神 , 这 不 是 人 的 话 语 。 人 的 话 语 不 能 解 决 我 这 个 问 题 。 因 为 在 人 间 不 同 的 人 我 都 看 到 了 , 共 产 党 的 作 为 我 看 到 了 , 那 些 批 判 共 产 党 所 谓 民 运 的 人 的 行 为 我 也 看 到 了 。 我 看 到 别 人 我 也 知 道 我 内 心 的 肮 脏 , 我 都 看 到 了 。 有 什 麽 力 量 能 够 把 我 一 下 子 变 的 这 麽 纯 洁 , 变 的 这 麽 高 尚 。 只 有 神 的 话 , 只 有 神 的 力 量 。

    而 且 接 下 来 耶 稣 就 讲 , 讲 的 非 常 好 , 他 说 : 『 这 样 你 们 就 可 以 做 你 们 天 父 的 儿 子 』 。 就 是 说 如 果 我 是 那 个 样 的 话 , 那 样 心 里 面 明 亮 , 充 满 慈 爱 , 充 满 慈 悲 , 为 我 的 仇 敌 祷 告 , 为 逼 迫 我 的 人 祷 告 。 如 果 这 样 的 话 就 可 以 做 天 父 的 儿 子 。 为 什 麽 呢 ? 『 因 为 他 叫 日 头 照 好 人 , 也 照 歹 人 。 降 雨 给 义 人 , 也 给 不 义 的 人 』 。 你 看 看 我 们 的 神 , 宇 宙 的 主 宰 , 创 造 者 就 是 这 样 。 他 像 阳 光 既 照 好 人 , 也 照 歹 人 。 雨 水 降 给 义 人 , 也 降 给 不 义 的 人 。 这 才 是 真 正 的 普 爱 , 普 天 下 的 爱 。 这 是 一 种 博 爱 , 真 正 的 博 爱 。 『 因 为 你 们 若 爱 那 单 爱 你 们 的 人 有 什 麽 可 赏 识 的 呢 ? 』 , 什 麽 人 都 是 这 样 啊 ! 都 是 这 样 的 。 所 以 真 正 的 博 爱 , 真 正 的 爱 , 是 要 爱 一 切 的 人 , 爱 一 切 的 生 命 , 爱 一 切 的 灵 魂 , 因 为 耶 稣 知 道 ,一 切  的 灵 魂 在 没 有 认 识 他 之 前 都 是 失 落 的 , 都 是 失 丧 的 , 要 怜 悯 他 们 要 爱 他 们 , 不 要 恨 他 们 , 不 要 恨 他 们 。 所 以 一 下 子 就 把 我 解 脱 了 , 在 解 脱 的 时 候 我 也 同 时 就 认 识 了 耶 稣 基 督 是 神 。 他 的 话 语 是 天 上 的 真 道 。 所 以 我 当 时 就 怀 著 一 种 特 别 感 恩 的 心 情 来 领 受 这 种 福 分 , 这 种 祝 福 。

    然 後 从 那 个 时 候 开 始 我 就 每 天 晚 上 都 要 读 圣 经 , 圣 经 确 实 给 我 非 常 大 的 心 灵 的 安 慰 , 他 给 我 的 不 是 从 人 间 的 智 慧 , 而 是 是 一 种 来 至 属 天 的 安 慰 。 这 不 仅 仅 是 我 个 人 的 感 觉 , 我 想 每 一 个 基 督 徒 都 有 这 样 的 感 觉 , 甚 至 我 在 这 里 可 以 举 刘 代 富 先 生 的 意 思 。 前 年 在 普 林 斯 顿 开 五 四 讨 论 会 的 时 候 , 我 就 问 过 他 。 因 为 我 看 到 过 他 一 篇 文 章 , 很 短 的 一 篇 文 章 叫 做 「 时 时 心 存 感 激 」 , 他 在 那 一 篇 文 章 里 面 些 说 : 「 我 们 人 生 有 很 多 苦 难 , 也 有 很 多 欢 乐 , 有 幸 运 的 时 候 , 也 有 不 幸 的 时 候 。 我 们 有 生 也 有 死 , 但 是 不 管 在 任 何 时 候 , 我 们 都 要 心 存 感 激 。 因 为 我 们 毕 竟 有 机 会 , 品 尝 幸 福 和 不 幸 福 , 品 尝 幸 运 和 不 幸 。 品 尝 生 品 尝 死 , 我 们 毕 竟 有 这 样 一 个 机 会 」 。 当 我 看 到 这 一 篇 短 文 的 时 候 , 我 发 现 刘 代 富 也 有 宗 教 的 情 怀 。 我 不 知 道 他 是 不 是 基 督 徒 , 後 来 那 一 次 开 会 我 问 他 : 「 你 是 不 是 ? 」 。 他 说 : 「 我 还 没 受 洗 , 但 是 我 每 一 天 晚 上 都 在 读 圣 经 」 。 他 说 : 「 我 发 现 圣 经 给 我 心 里 的 安 慰 , 是 别 的 任 何 书 不 能 代 替 的 」 。 你 看 他 还 没 成 为 一 个 基 督 徒 , 他 已 经 有 如 此 的 感 受 , 不 过 当 然 了 他 的 心 里 已 经 接 受 了 , 他 受 洗 是 下 一 步 的 问 题 。

    我 当 时 被 圣 经 所 震 撼 , 被 耶 稣 的 话 所 震 撼 , 而 且 我 不 得 不 拜 在 他 面 前 , 承 认 他 是 我 的 救 主 , 我 的 主 。 因 为 这 样 的 语 言 , 这 样 的 力 量 , 只 有 来 至 於 神 。 而 且 在 这 种 情 况 下 , 我 也 确 实 就 理 解 了 , 为 什 麽 那 些 基 督 徒 , 他 们 能 活 出 那 样 的 爱 , 活 出 那 样 的 平 安 喜 乐 , 活 出 那 样 的 真 诚 。 我 一 下 子 就 找 到 了 他 们 活 水 的 源 头 , 而 且 我 自 己 也 接 通 了 这 个 活 水 的 源 头 。 啊 ! 我 那 个 时 候 的 欢 喜 快 乐 , 有 时 候 我 夜 里 睡 不 著 觉 , 我 就 坐 在 床 上 跟 神 交 通 , 当 时 我 还 没 有 祷 告 哦 ! 当 时 我 就 有 一 种 赞 美 啊 ! 一 种 赞 美 , 我 说 真 是 神 哪 ! 真 是 神 !

    在 普 林 斯 顿 那 一 批 基 督 徒 朋 友 对 我 的 影 响 , 我 现 在 回 想 起 来 , 首 先 第 一 步 就 是 他 们 身 上 所 活 出 来 的 那 个 生 命 , 他 们 活 出 来 的 那 个 样 式 。 他 们 把 神 的 荣 光 给 反 应 出 来 了 。 他 们 活 出 来 了 , 他 们 用 他 们 的 生 命 把 我 给 吸 引 住 , 我 不 能 不 信 服 有 神 。 为 什 麽 呢 ? 因 为 神 已 经 在 他 们 的 身 上 发 生 了 这 麽 大 的 作 用 。 当 时 我 还 没 有 亲 眼 看 见 这 个 神 , 不 能 亲 身 经 历 这 个 神 , 但 是 我 已 经 通 过 神 的 儿 女 们 的 生 命 的 光 亮 , 已 经 看 到 了 神 的 作 为 。 就 好 像 我 们 看 到 一 滴 水 , 印 出 来 的 那 个 光 , 我 们 就 可 以 断 定 出 来 有 光 , 我 们 不 一 定 须 要 看 太 阳 , 但 是 我 们 看 见 水 珠 上 , 就 可 以 看 出 它 印 出 来 的 太 阳 的 光 , 我 在 基 督 徒 身 上 也 是 看 到 了 神 的 爱 , 神 的 真 善 美 , 能 够 在 他 们 的 身 上 给 印 照 出 来 。 如 果 没 有 神 就 不 会 有 基 督 徒 儿 女 们 的 光 , 这 个 真 , 这 个 善 , 这 个 美 , 就 不 会 有 。 他 们 有 , 说 明 确 实 有 神 。 在 他 们 心 里 , 构 成 他 们 心 里 的 一 个 活 水 源 头 。 更 幸 运 的 是 当 我 读 耶 稣 的 话 语 的 时 候 , 我 自 己 也 接 通 了 这 个 活 水 源 头 。 我 真 的 是 认 识 到 耶 稣 确 实 是 我 们 的 救 主 , 是 来 医 治 我 们 的 。 医 治 我 们 心 里 的 麻 痹 , 心 灵 的 阴 暗 , 我 们 心 中 各 样 的 罪 孽 , 我 们 人 性 的 堕 落 , 除 了 他 没 有 别 的 可 以 医 治 。 当 然 有 始 以 来 , 有 很 多 宗 教 的 教 条 , 各 种 各 样 的 宗 教 劝 人 为 善 , 那 些 教 条 。 但 是 就 像 经 上 所 讲 的 : 『 立 志 行 善 由 得 我 , 可 是 行 出 来 却 由 不 得 我 』 。 真 的 , 你 看 儒 家 , 给 了 我 们 很 多 非 礼 勿 视 , 非 礼 勿 听 , 非 礼 勿 行 。 好 多 好 多 规 范 , 各 种 各 家 各 派 都 有 。 佛 家 也 给 了 很 多 , 要 修 炼 哪 , 这 样 的 规 范 。 要 嘛 就 是 不 得 , 修 炼 半 天 也 没 用 , 在 中 国 历 史 上 能 背 孔 子 话 的 , 孔 圣 人 的 话 的 人 很 多 , 但 是 有 多 少 人 成 为 圣 人 了 ? 他 们 成 不 了 。 整 个 中 国 历 史 上 还 是 你 争 我 夺 , 说 的 是 人 爱 人 , 实 际 上 中 国 历 史 上 变 成 人 恨 人 , 人 整 人 , 人 吃 人 。 佛 教 也 是 , 佛 不 得 不 避 世 。 避 开 这 个 世 界 自 己 跑 到 山 上 去 , 恨 不 得 什 麽 都 不 看 , 什 麽 都 别 听 , 那 是 一 种 极 大 的 无 能 状 态 , 他 不 敢 看 不 敢 听 那 些 东 西 。 这 就 是 人 心 : 「 立 志 行 善 由 得 我 , 可 是 行 出 来 由 不 得 我 们 」 。 都 是 这 个 样 子 。 惟 有 耶 稣 基 督 这 个 真 光 照 到 你 心 里 之 後 , 你 一 下 子 明 亮 了 , 我 当 时 的 感 觉 就 是 这 个 样 子 。

    我 在 逃 亡 的 时 候 , 我 随 身 带 著 两 本 书 , 两 本 小 册 子 , 都 是 禅 宗 的 书 。 我 在 逃 亡 期 间 经 常 内 心 不 安 , 紧 张 害 怕 , 这 个 时 候 我 就 开 始 读 禅 宗 的 书 。 读 到 一 条 的 时 候 也 很 受 安 慰 , 也 非 常 受 安 慰 , 觉 得 我 的 心 里 就 好 了 , 平 静 多 了 。 但 是 为 什 麽 後 来 我 没 有 信 佛 教 呢 ? 而 且 也 有 佛 教 的 高 僧 帮 助 过 我 们 逃 亡 , 是 在 金 钱 上 。 我 为 什 麽 没 有 信 呢 ? 当 我 後 来 信 了 耶 稣 基 督 之 後 , 我 才 突 然 知 道 , 因 为 只 有 耶 稣 基 督 里 的 光 能 把 我 吸 引 住 。 我 打 个 比 方 , 当 下 暴 风 骤 雨 的 时 候 , 风 雨 中 有 一 把 伞 , 或 者 穿 一 件 雨 衣 , 或 者 你 躲 到 一 个 避 风 港 里 去 。 都 很 好 , 都 能 使 你 避 风 避 雨 的 作 用 。 当 我 读 到 禅 宗 的 话 的 时 候 就 是 这 样 的 感 觉 。 但 是 当 我 读 到 耶 稣 的 话 的 时 候 , 我 的 感 觉 是 什 麽 呢 ? 我 的 感 觉 是 也 已 经 站 在 乌 云 的 上 面 , 我 已 经 不 在 乌 云 下 面 了 , 所 有 的 风 雨 都 淋 不 著 我 , 我 再 也 不 需 用 避 风 遮 雨 的 东 西 , 因 为 这 是 真 光 照 进 来 。 国 文 大 师 林 语 堂 先 生 也 讲 , 当 他 晚 年 读 到 耶 稣 基 督 的 话 语 时 候 , 他 有 一 种 感 觉 , 像 是 太 阳 升 起 来 了 , 把 所 有 的 蜡 烛 都 吹 灭 了 。 他 有 这 样 一 种 感 觉 。 他 说 我 不 得 不 跪 在 主 面 前 称 呼 他 是 我 的 救 主 , 我 的 主 。

    而 且 我 还 有 一 种 感 觉 就 是 说 , 我 们 以 前 学 的 那 些 道 德 教 条 , 儒 家 的 也 好 , 各 家 各 派 的 也 好 , 马 克 思 主 义 的 也 好 , 各 种 各 样 的 教 条 。 我 们 的 心 就 好 像 一 个 黑 屋 子 , 那 里 面 什 麽 都 有 , 有 乾 净 的 也 有 不 乾 净 的 。 有 善 的 也 有 恶 的 , 有 自 私 的 也 有 为 别 人 的 。 嘿 ! 我 们 人 心 就 是 这 样 的 , 有 好 的 东 西 , 也 有 不 好 的 东 西 。 所 以 这 样 道 德 学 家 , 不 管 是 哪 家 哪 派 的 , 他 们 这 些 道 德 学 家 在 告 诉 我 们 , 你 进 了 这 个 信 心 面 的 屋 子 之 後 , 不 要 往 左 拐 , 左 边 是 一 个 马 桶 。 要 往 右 边 , 右 边 是 一 个 沙 发 , 然 後 往 前 走 的 时 候 那 边 有 一 个 水 池 子 。 他 就 告 诉 你 应 该 怎 麽 做 , 应 该 怎 麽 做 。 因 为 他 告 诉 你 心 里 面 哪 些 是 好 的 哪 些 是 不 好 的 , 但 是 当 我 读 到 耶 稣 的 话 语 的 时 候 , 一 种 强 烈 的 感 觉 , 是 什 麽 呢 ? 这 个 屋 子 的 灯 亮 了 , 不 用任 何 人 来 告 诉 你 什 麽 。 灯 一 亮 你 看 的 清 清 楚 楚 。 每 一 个 角 落 ,  你 都 看 的 很 清 楚 。 你 自 己 知 道 你 内 心 哪 些 是 他 的 , 你 知 道 的 很 清 楚 。 不 需 用 那 些 道 德 教 条 , 耶 稣 本 身 就 是 至 善 至 美 的 道 德 之 光 , 当 道 德 之 光 照 进 来 之 後 , 一 切 都 化 解 了 。 你 心 里 面 纯 然 的 善 , 纯 然 的 善 , 因 为 在 这 种 纯 然 的 真 善 美 的 光 下 面 , 一 切 邪 恶 , 一 切 罪 行 都 暴 露 无 疑 。 这 就 是 当 时 我 读 到 耶 稣 基 督 的 话 语 的 时 候 。 当 然 了 我 由 於 基 督 徒 活 出 来 的 爱 他 们 的 真 诚 和 平 安 喜 乐 , 把 我 吸 引 到 耶 稣 那 里 , 然 後 耶 稣 的 话 语 又 直 接 打 动 了 我 的 心 , 使 我 接 通 了 活 水 的 源 头 , 像 大 光 照 进 了 我 的 生 命 。

    接 下 来 一 步 , 就 是 我 稍 微 一 个 不 小 心 , 说 了 一 些 自 私 的 话 , 那 就 麻 烦 了 。 因 为 我 们 在 大 陆 的 时 候 不 也 是 老 里 私 皮 休 吗 ? 有 私 心 杂 念 的 时 候 , 那 是 不 行 的 。 我 就 想 如 果 我 们 跟 神 祷 告 过 於 自 私 的 话 , 会 得 罪 神 。 而 且 神 是 全 知 全 能 的 , 你 还 没 说 他 就 知 道 了 , 所 以 说 当 你 跪 在 神 面 前 的 时 候 , 千 万 小 心 , 那 是 纯 然 的 善 。 所 以 我 一 直 没 有 开 口 祷 告 , 不 仅 没 有 开 口 , 我 就 是 没 有 自 己 直 接 跟 神 祷 告 过 , 所 以 在 查 经 班 的 时 候 , 他 们 手 拉 手 祷 告 , 到 了 我 这 儿 , 我 就 不 吭 气 了 。 我 就 捏 下 面 人 的 手 , 接 下 面 。 有 一 次 捏 半 天 他 就 是 非 要 我 说 话 , 我 就 不 说 , 最 後 没 办 法 最 後 那 个 主 持 的 人 说 : 「 那 好 , 我 做 结 束 祷 告 」,  就 结 束 了 。

    所 以 我 一 直 没 有 祷 过 告 。 结 果 有 一 次 我 就 开 始 祷 告 了 , 因 为 我 的 太 太 跟 女 儿 , 他 们 一 直 不 能 离 开 中 国 , 来 美 国 团 聚 。 後 来 我 们 五 个 普 林 斯 顿 的 民 运 人 士 , 就 连 名 写 了 一 封 信 给 美 国 的 国 会 , 国 务 院 , 大 概 是 九 一 年 初 。 请 他 们 帮 忙 跟 中 国 谈 一 谈 , 写 了 之 後 我 的 心 里 面 就 很 不 安 , 我 不 知 道 这 一 件 事 能 不 能 成 。 我 就 想 向 神 祷 告 , 但 是 我 又 觉 得 这 一 件 事 是 个 私 事 。 这 种 私 事 不 好 跟 神 去 求 , 我 很 不 好 说 , 我 就 是 不 知 道 跟 神 怎 麽 说 。 我 觉 得 这 是 为 了 自 私 的 目 的 , 为 了 家 人 团 聚 , 跟 神 求 。 因 为 当 时 我 受 了 在 大 陆 时 的 影 响 , 算 是 个 人 的 事 , 再 大 也 是 小 事 。 民 族 的 事 , 再 小 也 是 大 事 , 就 是 受 那 个 影 响 。 我 当 时 还 不 了 解 神 也 是 祝 福 我 们 每 一 个 人 日 常 的 需 要 , 我 当 时 不 懂 这 个 。 所 以 我 就 编 了 一 篇 祷 告 词 , 编 的 很 完 美 。 就 是 不 是 为 了 我 自 己 , 而 是 为 了 人 道 主 义 。 然 後 我 就 准 备 好 晚 上 祷 告 , 到 了 晚 上 那 个 时 候 , 我 自 己 住 了 一 个 房 子 了 。 我 把 灯 拉 灭 了 , 我 不 敢 开 著 灯 , 然 後 跪 在 床 前 , 跪 了 好 长 一 段 时 间 , 没 有 办 法 开 口 。 我 的 心 像 敲 鼓 一 样 , 蹦 蹦 蹦 蹦 , 就 是 不 敢 说 , 神 , 这 一 句 话 , 不 敢 称 呼 神 , 因 为 我 觉 得 神 太 神 圣 了 。 我 已 经 相 信 了 存 在 , 而 且 我 已 经 蒙 了 他 的 福 分 , 在 读 耶 稣 话 语 的 时 候 。 因 为 他 太 神 圣 , 太 伟 大 , 太 超 然 。 我 真 的 不 敢 贸 然 的 开 口 , 称 神 。 但 是 我 存 著 敬 畏 的 心 , 敬 畏 了 很 久 , 我 最 後 不 得 不 说 的 时 候 , 我 就 开 口 。 我 刚 一 开 口 喊 , 我 说 : 「 亲 爱 的 天 父 」 。 非 常 奇 妙 的 事 情 就 发 生 了 , 我 的 眼 泪 花 啦 啦 就 流 下 来 了 , 而 且 我 整 个 准 备 好 的 祷 告 词 都 无 影 无 踪 , 一 句 话 都 没 有 , 我 脑 子 里 一 片 空 白 。 整 个 就 是 浑 身 的 激 动 , 感 动 , 我 浑 身 一 种 说 不 出 来 的 一 种 感 觉 , 眼 泪 就 花 花 的 流 下 来 , 就 是 无 声 的 流 下 来 。 大 概 持 续 了 一 两 分 钟 。 等 我 眼 泪 听 下 来 , 等 我 清 醒 过 来 的 时 候 , 我 突 然 有 一 种 感 觉 。 我 D1 得 神 已 经 完 全 的 接 纳 了 我 , 接 纳 了 我 所 有 的 祷 告 , 我 所 有 的 心 。 我 的 心 他 都 知 道 , 我 那 些 狡 猾 的 算 计 他 都 知 道 。 一 下 子 就 接 纳 我 , 一 下 子 就 被 接 纳 了 。 当 时 我 就 感 觉 到 我 确 实 是 经 历 了 神 , 如 果 不 是 神 的 话 , 没 有 人 能 够 把 我 变 成 那 个 样 子 。 把 我 变 的 一 点 理 智 都 没 有 , 整 个 脑 子 一 片 空 白 , 就 会 流 泪 。 就 是 流 泪 , 就 是 内 心 一 种 舒 服 的 感 觉 , 一 种 非 常 快 乐 的 感 觉 , 在 快 乐 中 流 泪 , 那 样 一 种 感 觉 。 所 以 那 个 时 候 我 就 觉 得 我 是 经 历 了 神 。 而 且 我 也 觉 得 我 无 需 再 说 什 麽 话 了 , 我 所 有 的 祷 告 词 都 没 有 用 。

    从 那 以 後 , 我 就 知 道 神 不 仅 仅 在 基 督 徒 身 上 活 了 出 来 , 而 且 也 不 仅 仅 在 圣 经 里 面 通 过 耶 稣 来 告 诉 我 们 , 也 赐 给 我 们 。 而 且 他 还 活 生 生 的 就 在 我 们 中 间 , 每 时 每 刻 与 我 们 同 在 , 只 要 我 们 呼 求 他 , 包 括 现 在 就 在 会 场 上 。 我 现 在 坚 信 , 你 别 看 我 是 一 个 学 者 很 有 理 想 的 人 , 讲 逻 辑 , 讲 理 性 , 讲 政 治 的 人 , 我 现 在 可 以 毫 不 犹 豫 的 告 诉 你 , 就 在 这 会 堂 里 神 就 与 我 们 同 在 , 圣 灵 就 与 我 们 同 在 。 这 是 毫 不 含 糊 的 , 不 用 怀 疑 , 只 要 信 。 所 以 从 那 个 时 候 开 始 , 我 不 仅 看 到 了 神 的 光 , 在 这 个 世 界 上 的 印 现 , 在 基 督 徒 身 上 的 印 现 , 看 到 了 耶 稣 基 督 的 真 道 , 而 且 我 亲 身 经 历 了 他 , 我 就 坚 心 神 是 又 真 又 活 的 。 信 神 的 人 是 蒙 福 的 , 是 蒙 福 的 。 不 信 的 人 只 是 因 为 还 没 有 打 开 心 门 , 还 没 有 经 历 他 而 已 。 因 为 当 时 我 也 知 道 , 经 历 神 , 看 到 神 , 不 是 靠 我 们 的 智 慧 , 不 是 靠 我 们 的 逻 辑 , 不 是 靠 我 们 的 理 性 。 不 是 靠 我 们 问 为 什 麽 ? 为 什 麽 ? 不 是 靠 那 个 , 靠 什 麽 啊 ? 靠 我 们 的 心 , 耶 稣 讲 的 很 清 楚 : 『 敬 拜 神 要 靠 心 灵 和 诚 实 』 。 因 为 我 们 每 个 人 确 实 头 脑 里 面 有 不 同 的 知 识 , 有 的 是 学 哲 学 , 有 的 是 学 数 学 , 有 的 学 物 理 化 学 , 有 的 学 社 会 学 , 历 史 学 。 我 们 每 一 个 人 都 有 很 多 知 识 。 但 是 当 我 们 跪 在 神 面 前 的 时 候 , 我 们 是 什 麽 ? 我 们 是 nothing  我 们 什 麽 知 识 都 没 用 , 我 们 是 罪 人 。 因 为 我 们 知 道 神 是 这 是 世 界 的 创 造 者 , 我 们 的 知 识 只 不 过 是 这 个 世 界 里 所 有 被 创 造 的 一 点 点 而 已 。 像 牛 顿 说 的 , 他 终 身 从 事 科 学 , 他 最 後 发 觉 只 不 过 是 在 海 边 拣 贝 壳 , 真 正 的 大 海 都 没 有 看 见 。 对 我 们 所 有 的 知 识 , 我 们 所 有 的 理 性 , 我 们 在 这 些 宇 宙 的 造 物 主 面 前 有 什 麽 可 炫 耀 的 。 所 以 当 我 们 在 这 个 造 物 主 面 前 跪 下 来 的 时 候 , 只 有 一 件 事 要 做 的 就 是 承 认 我 们 的 渺 小 , 承 认 我 们 是 被 造 的 , 承 认 我 们 内 心 是 不 能 自 救 的 。 我 们 的 心 灵 需 要 他 。

    在 这 些 我 想 提 三 件 事 实 , 因 为 我 们 都 知 道 很 多 人 以 为 基 督 教 信 仰 不 是 一 个 事 实 , 不 是 一 个 客 观 的 , 而 是 一 个 主 观 的 东 西 , 是 一 个 不 能 论 证 的 , 不 能 证 明 的 东 西 。 我 也 不 想 用 逻 辑 来 证 明 他 。 我 只 想 提 三 件 客 观 事 实 , 就 是 看 看 他 是 不 是 真 的 。 第 一 件 事 实 我 扯 的 比 较 远 一 点 , 就 是 我 们 看 看 今 天 这 个 地 球 上 , 今 天 这 个 世 界 上 , 有 很 多 很 多 的 国 家 民 族 , 有 的 富 , 有 的 穷 , 有 的 稳 定 , 有 的 不 稳 定 , 有 的 让 人 喜 欢 , 有 的 让 人 不 喜 欢 。 让 我 们 分 分 类 , 我 们 看 看 。 凡 是 那 些 现 代 化 的 国 家 , 民 主 的 国 家 , 文 明 的 国 家 , 你 看 看 全 是 基 督 教 传 统 的 国 家 。 从 欧 洲 开 始 你 算 一 直 算 到 北 美 , 你 算 , 全 是 基 督 教 传 统 的 国 家 。 而 那 些 穆 斯 林 教 的 国 家 , 回 教 的 国 家 你 看 看 , 有 五 六 十 个 国 家 。 现 在 的 恐 怖 主 义 全 是 从 那 里 来 的 , 恐 怖 主 义 打 来 打 去 , 而 且 他 们 那 五 十 个 国 家 , 全 是 靠 穆 罕 默 德 的 武 力 给 攻 打 下 来 的 。 而 且 他 们 现 在 这 些 国 家 的 状 态 我 们 看 的 出 来 , 到 底 是 民 主 的 , 还 是 不 民 主 的 。 是 愚 昧 的 还 是 文 明 的 我 们 看 的 出 来 。 另 外 印 度 教 的 印 度 , 我 们 儒 教 的 中 国 。 为 什 麽 惟 有 基 督 教 的 国 家 是 民 主 , 现 代 化 , 文 明 的 国 家 呢 ?

    当 然 有 人 举 反 例 说 日 本 , 南 朝 鲜 , 台 湾 , 香 港 , 新 加 坡 , 亚 洲 四 小 龙 他 们 不 是 啊 ! 他 们 是 我 们 东 方 的 国 家 呀 ! 但 是 我 只 要 在 这 些 稍 微 点 一 下 就 看 的 出 来 。 他 们 都 是 受 基 督 教 文 明 的 影 响 。 第 一 , 日 本 , 日 本 在 二 战 之 後 是 在 美 国 麦 克 阿 瑟 将 军 刺 刀 的 逼 迫 下 , 全 盘 的 接 受 美 国 的 政 治 制 度 , 经 济 制 度 和 它 的 教 育 制 度 , 是 全 盘 接 受 的 。 据 说 当 时 麦 克 阿 瑟 请 求 美 国 派 五 千 名 传 教 士 过 去 , 结 果 没 有 派 成 。 所 以 说 日 本 它 接 受 的 是 西 方 这 个 基 督 教 文 明 产 生 的 果 实 , 而 不 能 够 把 根 移 过 去 。 这 就 是 今 天 , 什 麽 我 们 很 多 人 都 喜 欢 日 本 的 产 品 , 但 是 不 太 喜 欢 日 本 人 。 这 是 开 玩 笑 哦 ! 也 有 很 多 人 喜 欢 日 本 人 , 日 本 人 也 有 很 多 好 的 , 因 为 他 们 比 较 冷 静 呀 ! 比 较 会 做 生 意 等 。 还 有 南 朝 鲜 , 南 朝 鲜 今 天 基 督 徒 的 比 例 是 全 世 界 最 高 的 。 他 们 基 督 徒 的 比 例 是 百 分 之 四 十 四 。 现 任 的 总 统 金 泳 三 是 一 个 教 会 的 长 老 , 你 看 到 这 个 关 键 了 。 然 後 你 再 说 香 港 , 香 港 是 在 英 国 的 统 治 下 我 们 都 知 道 , 而 英 国 原 来 是 基 督 教 的 大 本 营 , 所 以 说 它 应 该 是 属 於 英 国 的 , 就 不 用 提 了 。 台 湾 , 台 湾 很 奇 妙 从孙 中 山 开 始 ,蒋 介 石, 蒋 经 国 , 李 登 辉 四 任 总 统 没 有 一 个 不 是 基 督 徒 。 全 部 是 基 督 徒 。 然 後 新 加 坡 , 新 加 坡 也 是 我 们 羡 慕 的 国 家 , 新 加 坡 现 在 华 人 中 基 督 徒 的 比 例 也 过 了 百 分 之 十 , 全 世 界 最 高 的 , 那 说 那 些 现 象 都 是 偶 然 的 吗 ? 当 然 这 里 面 你 要 用 逻 辑 去 分 析 , 推 理 去 分 析 很 难 。 但 是 我 只 是 提 供 一 个 理 , 一 个 事 实 。 事 实 就 是 这 样 , 你 比 较 一 下 。 这 是 第 一 个 我 提 供 给 大 家 的 事 实 。

    第 二 个事 实 是 , 从 耶 稣 诞 生 , 两 千 年 以 来 。 全 世 界 信 奉 耶 稣 的 人 越 来 越 多 , 地 上 的 君 王 变 来 变 去 , 像 过 往 的 烟 云 一 样 。 但 是 惟 有 耶 稣 的 国 度 永 远 不 断 , 而 且 越 来 越 兴 旺 。 这 是 拿 破 仑 说 的 哦 ! 拿 破 仑 当 他 不 可 一 世 的 时 候 , 他 确 实 很 耀 武 扬 威 , 到 了 後 来 在 滑 铁 卢 战 役 失 败 了 , 把 他 围 在 城 堡 里 的 时 候 , 那 一 天 正 好 是 圣 诞 节 的 前 夕 。 他 听 到 圣 诞 节 的 钟 声 响 了 , 他 想 出 城 堡 来 看 一 看 , 转 一 转 , 但 是 他 的 卫 兵 拦 住 他 说 : 「 你 不 能 出 来 , 危 险 」 。 这 个 时 候 他 就 感 慨 说 : 「 历 史 上 有 几 个 有 名 的 君 王 , 我 ,  凯 撒 。  但 是 没 有 一 个 可 以 和 耶 稣 相 比 。 耶 稣 的 国 度 将 没 有 穷 尽 」 。 这 个 是 事 实 已 经 被 证 明 了 。 两 千 年 以 来 , 里 的 国 度 没 有 穷 尽 。 从 最 开 始 的 十 二 个 门 徒 , 其 中 有 一 个 是 叛 徒 。 就 是 十 一 个 这 十 一 个 门 徒 都 很 不 像 样 , 耶 稣 被 抓 的 时 候 全 给 吓 跑 了 , 跟 胆 小 鬼 一 样 。 打 鱼 的 回 去 打 鱼 去 了 , 太 害 怕 都 吓 跑 了 。 到 後 来 耶 稣 复 活 了 , 他 们 看 到 真 神 , 然 後 他 们 开 始 传 福 音 。 然 後 一 点 一 点 从 那 十 一 个 人 都 开 始 , 就 传 传 传 到 现 在 全 世 界 有 十 六 亿 基 督 徒 。 上 到 总 统 下 到 平 民 百 姓 , 上 到 大 学 问 家 , 下 到 目 不 识 丁 的 乡 村 老 妇 。 在 各 个 阶 层 都 有 信 他 的 人 , 而 是 刚 刚 我 也 谈 到 他 对 人 类 历 史 的 影 响 有 多 深 , 对 整 个 西 方 文 明 的 影 响 有 多 深 , 影 响 这 麽 深 。

    有 一 次 有一 个 搞 哲 学 的 一 个 朋 友 跟 我 说 , 他 说 : 「 你 们 基 督 徒 的 信 仰 体 验 是 一 直 主 观 的 体 验 , 没 有 办 法 证 明 的 , 每 一 个 人 的 体 验 都 是 他 自 己 的 呀 ! 就 像 做 梦 一 样 。 我 有 这 个 每 好 的 梦 , 但 是 你 没 法 说 出 来 ,没  法 证 明 」 。 後 来 我 就 跟 他 说 : 「 你 说 的 有 道 理 , 但 是 全 世 界 有 十 六 亿 人 同 样 一 个 梦 , 这 件 事 就 奇 怪 了 哦 ! 而 且 这 个 梦 一 做 两 千 年 , 更 重 要 的 是 这 个 梦 能 把 人 生 变 的 美 好 , 能 使 恶 人 变 成 善 人 。 能 使 人 间 充 满 爱 , 你 说 这 个 梦 不 是 比 你 的 面 包 更 真 实 吗 ? 这 个 梦 不 是 比 逻 辑 更 有 力 量 吗 ? 这 个 梦 不 就 是 最 大 的 真 理 吗 ? 」 。 所 以 我 提 供 给 大 家 的 第 二 个 事 实 , 这 是 历 史 上 已 经 存 在 的 事 实 了 。 耶 稣 是 什 麽 ? 耶 稣 就 人 来 说 , 他 只 是 一 个 三 十 三 岁 就 死 了 的 木 匠 , 或 者 木 匠 的 儿 子 。 他 没 有 受 过 教 育 。 我 的 朋 友 也 是 河 殇 的 一 个 作 者 给 我 来 信 说 : 「 如 果 耶 稣 今 天 来 到 这 个 世 界 上 〔 不 是 以 前 来 的 是 今 天 才 来 的 〕 会 连 一 个 牧 师 都 当 不 上 的 。 为 什 麽 呢 ? 第 一 , 他 没 有 受 过 神 学 教 育 。 第 二 , 他 不 懂 外 语 。 现 在 在 美 国 都 是 读 两 三 种 外 语 才 行 。 他 都 做 不 上 的 。 而 且 耶 稣 当 初 是 从 圣 灵 怀 孕 的 ,那 些 不 信 的 人 就 以 为 他 是 私 生 子 嘛 。 你 看 没 结 婚 就 有 你 了 , 是 私 生 子 嘛 。 这 麽 一 个 社 会 地 位 底 下 , 文 化 程 度 底 下 , 年 纪 又 轻 轻 的 一 个 人 , 凭 什 麽 把 两 千 年 的 历 史 搞 的 翻 天 复 地 。 凭 什 麽 让 全 世 界 十 六 亿 人 , 上 到 大 学 问 家 , 大 政 治 家 , 大 科 学 家 , 下 到 鲁 夫 平 民 百 姓 目 不 识 丁 的 人 都 信 他 」 。 凭 什 麽 ? 耶 稣 自 己 讲 的 很 清 楚 : 『 若 不 是 差 我 来 的 父 吸 引 人 , 就 没 有 人 能 到 我 这 里 来 』 。 我 觉 得 这 个 事 情 再 简 单 不 过 了 。 只 凭 耶 稣 这 麽 仅 仅 是 一 个 肉 身 的 人 , 没 有 人 会 拜 在 他 的 脚 下 , 我 也 不 拜 在 他 的 脚 下 。 我 还 有 学 位 呢 ! 我 还 出 过 两 本 书 呢 ! 对 不 对 ? 我 为 什 麽 拜 他 ? 耶 稣 讲 的 很 清 楚 , 若 不 是 父 没 有 人 会 到 他 跟 前 去 , 他 算 什 麽 ? 如 果 不 是 神 , 谁 这 麽 多 人 拜 耶 稣 呀 ? 这 很 简 单 嘛 , 耶 稣 就 是 神 嘛 ! 而 且 当 我 读 圣 经 的 时 候 , 耶 稣 的 两 句 话 就 把 我 的 心 给 打 亮 了 。 如 果 有 一 个 人 他 能 有 这 种 效 率 , 我 就 拜 他 。 所 以 这 个 就 是 我 讲 的 第 二 个 事 实 。 事 实 就 是 耶 稣 已 经 是 神 。 不 是 说 他 是 不 是 神 , 他 已 经 是 神 , 他 已 经 道 成 肉 身 来 到 这 个 世 界 上 , 已 经 带 来 了 福 音 , 而 且 已 经 使 这 个 世 界 在 不 断 的 得 救 , 不 断 的 有 更 多 的 人 从 灵 魂 上 得 救 。 这 已 经 是 一 个 事 实 , 这 已 经 是 我 讲 的 第 二 个 事 实 。

    第 三 个 事 实 我 觉 得 也 是 不 可 否 认 的 。 就 是 我 现 在 站 在 你 们 面 前 , 我 这 个 人 彻 底 的 变 了 。 这 个 你 没 有 办 法 否 认 吧 ? 当 然 你 们 很 多 人 过 去 不 认 识 我 , 有 的 在 座 的 朋 友 可 能 认 识 我 。 我 过 去 是 一 个 搞 哲 学 的 , 也 不 爱 多 说 话 。 所 以 那 个 卡 片 上 写 能 说 会 道 , 是 不 对 的 。 我 原 来 特 别 木 讷 , 特 别 口 吃 。 我 也 不 爱 说 话 , 是 搞 哲 学 的 。 爱 逻 辑 思 维 。 我 写 的 这 些 文 章 有 一 篇 论 主 体 的 在 国 内 发 表 以 後 , 人 家 很 多 人 都 说 : 「 你 这 一 篇 文 章 我 们 看 不 懂 的 , 不 知 道 你 说 的 是 什 麽 ? 」 。 所 以 我 这 个 人 现 在 变 了 , 而 且 我 感 觉 到 我 自 己 改 变 最 大 的 , 是 我 内 心 的 变 化 。 还 不 是 外 表 的 变 化 , 还 不 是 外 表 变 成 现 在 这 个 样 子 。 我 以 前 是 那 麽 一 个 人 , 我 现 在 成 天 跟 你 们 讲 这 些 东 西 , 讲 神 的 事 。 我 觉 得 我 自 己 变 化 最 大 的 是 我 的 内 心 , 我 原 来 的 脾 气 很 不 好 , 脾 气 非 常 不 好 。 我 跟 我 太 太 吵 架 , 吵 的 一 塌 糊 涂 。 在 北 京 的 时 候 一 吵 架 就 摔 东 西 。 有 一 次 我 拿 起 磨 刀 石 来 就 砸 电 视 , 结 果 我 太 太 就 奋 不 顾 身 就 抱 住 电 视 , 然 後 就 打 了 她 一 下 。 我 的 脾 气 特 别 坏 , 而 且 我 知 道 我 自 己 身 上 还 有 很 多 别 的 毛 病 , 爱 生 气 , 爱 闹 情 绪 , 不 稳 定 有 很 多 毛 病 。 但 是 我 自 从 打 开 心 灵 接 受 耶 稣 基 督 以 後 很 奇 怪 的 我 自 己 就 变 了 。 这 种 变 不 是 我 强 制 自 己 , 我 克 制 自 己 , 不 是 我 每 日 三 省 吾 身 。 不 是 那 样 的 , 真 的 很 奇 妙 的 事 , 他 那 个 光 照 进 来 以 後 , 就 发 生 变 化 , 很 奇 怪 , 很 奇 怪 。 这 种 变 化 我 太 太 比 我 晚 两 年 半 出 来 的 。 是 九 一 年 九 月 出 来 的 。 她 出 来 以 後 就 发 现 我 变 了 , 以 前 我 写 信 也 告 诉 过 她 了 , 但 是 她 不 信 。 因 为 以 前 我 老 吵 架 , 我 就 写 信 去 跟 她 道 歉 。 我 就 说 : 「 我 现 在 变 了 , 我 是 基 督 徒 了 , 我 不 会 像 以 前 那 个 样 子 了 」 。 她 给 我 回 信 说 : 「 我 才 不 信 那 一 套 」 。 她 说 : 「 狗 改 不 了 吃 屎 」 。 是 啊 ! 她 根 本 不 信, 但 是 按 照 人 的 观 点 她 是 不 会 信 的 」 。 你 们 可 能 都 是 好 人 但 是 都 是 软 弱 的 人 , 都 是 个 人 的 意 志 力 不 强 的 人 , 都 是 个 人 不 能 自 主 的 人 。 她 说 : 「 你 看 见 逃 亡 的 人 那 麽 多 人 , 为 什 麽 人 家 都 不 信 只 有 你 信  了 ? 」 。 她 说 她 不 信 , 而 且 查 经 班 我 带 她 去 了 一 两 次 , 她 再 也不  去 了 。 一 去 查 经 班 那 些 弟 兄 姊 妹 很 热 心 就 说 : 「 信 吧 ! 信 啊 ! 快 点 信 呀 ! 」 。 甚 至 有 的 华 侨 的 老 太 太 非 常 著 急 的 说 : 「 马 上 要 信 哪 ! 不 信 不 行 呀 ! 末 日 马 上 就 来 了 。 」,  结 果 她 一 听 , 她 以 後 不 去 了 。 而 且 她 说 : 「 你 也 别 去 了 , 你 来 美 国 两 三 年 了 , 我 一 跟 你 接 触 发 现 你 的 英 文 还 不 行 。 你 好 好 在 家 学 英 文 , 人 家 他 们 都 功 成 名 就 了 , 都 过 关 了 。 人 家 到 了 周 末 在 一 起 聚 聚 会 乐 一 乐 , 交 际 交 际 。 你 去 做 什 麽 呢 ? 你 不 如 好 好 在 家 学 英 文 , 将 来 好 考 托 福 , 去 读 一 点 书 」 。 她 就 是 这 样 , 她 不 让 我 去 。 她 就 相 信 她 的 个 人 奋 斗 。 她 确 实 是 个 人 奋 斗 出 来 的 , 她 十 五 六 岁 就 入 党 了 。 後 来 自 己 考 上 大 学 , 成 了 研 究 生 , 一 直 是 自 己 奋 斗 的 , 她 相 信 个 人 奋 斗 。 而 且 她 脾 气 也 很 倔 强 , 有 一 次 我 跟 她 吵 架 , 我 也 看 透 她 了 。 我 说 : 「 你 这 一 辈 子 成 不 了 基 督 徒 」 。 我 说 : 「 如 果 你 成 了 基 督 徒 全 世 界 都 成 了 基 督 徒 」 。

    结 果 我 後 来 我 决 定 去 读 神 学 的 时 候 , 她 坚 决 反对 。 後 来 没 办 法 , 她 就 随 著 我 去 了 。 去 了 之 後 到 了 密 西 西 比 那 个 地 方 又 热 , 虫 子 又 咬 , 浑 身 起    然 後 就 天 天 跟 我 吵 著 要 回 纽 约 去 打 工 , 带 著 孩 子 回 纽 约 去 打 工 。 我 那 一 段 日 子 很 难 过 。 怎 麽 办 呢 ? 没 有 办 法 我 就 天 天 为 她 祷 告 , 我 不 能 跟 她 讲 福 音 , 我 一 讲 就 坏 了 。 我 一 讲 她 反 而 更 反 感 , 任 何 人 跟 她 讲 福 音 她 都 反 感 , 我 没 有 办 法 只 好 为 她 祷 告 , 天 天 为 她 祷 告 。 很 奇 妙 的 事 , 神 的 作 为 总 是 很 奇 妙 的 , 要 不 然 怎 麽 叫 神 呢 ? 我 们 中 国 人 神 这 个 字 的 意 思 就 是 人 类 弄 不 明 白 的 就 叫 神 。 如 果 你 都 弄 明 白 了 就 不 叫 神 了 , 他 就 不 是 神 了 。 我 天 天 为 她 祷 告 , 我 真 的 是 每 一 天 为 她 祷 告 , 我 每 天 睡 觉 之 前 我 都 把 她 摆 在 神 面 前 。 我 说 : 「 神 哪 ! 我 这 件 事 就 拜 托 你 了 , 我 是 毫 无 办 法 。 而 且 我 求 这 件 事 快 点 了 结 。 快 一 点 , 不 要 这 样 , 这 样 拖 下 去 我 受 不 了 。 我 真 的 受 不 了 」 。 我 就 很 迫 切 的 祷 告 , 结 果 後 来 奇 妙 的 事 你 知 道 怎 麽 发 生 了 ?

    有 一 次 周 末 我 出 去 传 福 音 , 做 见 证 。 等 我 礼 拜 一 回 去 的 时 候 , 我 们 那 边 有 一 个 中 国 同 学 的 太 太 告 诉 我 说 : 「 你 太 太 昨 天 在 礼 拜 堂 举 手 决 志 了 耶 ! 眼 睛 还 带 著 泪 花 决 志 了 」 。 後 来 我 半 信 半 疑 , 但 是 我 不 敢 去 问 她 。 我 要 是 一 问 她 她 肯 定 否 认 , 她 一 否 认 的 时 候 就 完 了,  这 时 候 就 肯 定 吹 了 。 因 为 她 肯 定 在 我 面 前 不 会 认 输 的 , 她 非 常 强 的 一 个 人 。 後 来 我 就 不 吭 气 。 但 是 我 发 现 她 变 了 , 她 以 前 有 一 点 慢 慢 变 , 但 是 这 个 时 候 的 变 化 更 大 了 。 我 发 现 她 的 性 格 变 的 温 柔 了 , 也 不 抱 怨 了 , 脸 上 有 一 点 笑 模 样 。 结 果 後 来 过 了 几 个 星 期 , 她 自 己 蹩 不 住 了 。 她 自 己 跟 我 说 , 又 不 好 意 思 直 说 就 拐 弯 抹 角 的 说 : 「 你 说 受 洗 在 哪 儿 受 洗 好 ? 」 。 後 来 我 就 明 白 她 的 意 思 了 , 在 普 林 斯 顿 的 时 候 那 麽 多 人 对 她 下 很 大 的 工 夫 。 她 得 罪 了 人 家 很 多 , 她 现 在 想 回 普 林 斯 顿 受 洗 , 把 功 劳 归 在 那 个 教 会 。 後 来 我 就 说 : 「 哪 儿 都 可 以 啊 ! 」 。 後 来 就 在 我 们 神 学 院 有 一 个 晚 上 专 门 给 她 举 行 受 洗 仪 式 。 在 受 洗 仪 式 上 要 她 做 一 个 简 短 的 见 证 结 果 她 一 说 , 说 了 半 个 小 时 的 见 证 。 我 就 在 旁 边 桶 她 , 後 来 她 拨 开 我 的 手 说 : 「 你 知 道 我 好 几 天 没 睡 好 觉 了 」 。 她 很 激 动 , 其 实 我 比 她 更 激 动 。 因 为 确 实 她 的 信 主 , 她 的 受 洗 我 当 时 觉 得 比 我 信 主 更 重 要 。 因 为 她 不 信 主 , 我 们 这 个 家 就 不 能 合 心 合 意 了 。 而 她 信 了 主 之 後 她 这 个 人 完 全 变 了 。 这 就 是 我 跟 你 们 讲 的 第 三 个 事 实 , 就 是 一 个 人 信 主 之 後 变 化 真 大 。 她 现 在 变 的 跟 以 前 真 的 是 叛 若 两 人 , 她 变 的 像 贤 妻 良 母 了 。 当 然 我 不 是 说 她 以 前 不 是 贤 妻 良 母 , 以 前 有 时 候 也 是 。 但 是 现 在 整 个 人 就 是 了 。 所 以 我 比 她 更 感 谢 神 , 而 且 她 现 在 传 福 音 比 别 人 讲 福 音 更 热 情 , 她 比 我 热 情 多 了 。 她 把 不 信 的 留 学 生 请 到 我 们 家 里 来 , 忙 一 天 做 饭 , 请 吃 饭 , 给 人 家 讲 福 音 。 那 个 热 心 跟 以 前 简 直 完 全 不 是 一 个 人 。 你 说 如 果 不 是 神 动 的 工 , 谁 能 做 这 个 事 情 ? 你 说 如 果 不 是 神 , 所 以 我 觉 得 这 个 神 是 看 的 见 摸 的 著 的 。 在 我 身 上 我 看 的 见 摸 的 著 。 在 我 太 太 身 上 也 看 的 见 摸 的 著 , 非 常 明 显 的 变 化 。 她 当 面 跟 过 去 一 些 朋 友 , 说 : 「 我 一 辈 子 不 会 信 主 的 」 。 就 是 那 些 气 味 相 投 的 朋 友 , 周 末 一 起 去 逛 街 的 朋 友 。 她 现 在 全 是 在 打 电 话 传 福 音 , 打 电 话 到 普 林 斯 顿 去 传 福 音 。 说 我 现 在 我 变 了 我 受 洗 了 , 当 然 她 讲 的 很 婉 转 。

    哦 ! 这 个 变 化 太 奇 妙 。  所 以 我 刚 刚 举 的 三 个 事 实 , 我 觉 得 这 三 个 事 实 确 实 是 没 有 办 法 否 认 的 。 但 是 我 知 道 , 我 们 还 没 有 信 主 的 朋 友 , 我 跟 你 讲 多 少 事 实 , 多 少 事 实 摆 在 你 面 前 , 你 还 是 不 会 信 的 。 为 什 麽 呢 ? 当 我 把 事 实 摆 在 你 面 前 的 时 候 , 我 是 让 你 的 脑 子 来 接 受 , 让 你 的 脑 子 来 明 白,  让 你 的 理 性 来 明 白 。 但 是 你 要 真 正 接 受 耶 稣 基 督 , 接 受 这 个 信 仰 , 进 入 这 个 信 仰 里 面 去 。 是 什 麽 呢 ? 是 心 灵 门 要 打 开 。 因 为 你 看 头 脑 和 心 灵 你 别 看 离 一 尺 多 远 , 实 际 上 有 十 万 八 千 里 , 真 的 , 你 用 头 脑 永 远 追 不 到 神 , 永 远 追 不 到 。 你 可 以 问 一 万 个 为 什 麽 , 总 想 弄 明 白 你 才 相 信 , 但 是 我 告 诉 你 , 你 弄 明 白 了 他 就 不 是 神 了 。 神 就 是 神 妙 嘛 ! 神 秘 莫 彻 嘛 ! 就 是 弄 不 明 白 才 叫 神 嘛 ! 如 果 你 都 弄 明 白 他 了 , 那 你 是 神 , 他 不 是 神 , 他 来 拜 你 。 就 是 这 个 样 子 。 包 括 圣 经 , 我 今 天 读 圣 经 圣 经 里 面 还 是 有 很 多 奥 秘 , 不 知 道 的 。 我 承 认 这 奥 秘 是 属 於 耶 和 华 的 , 是 属 於 神 的 , 是 属 於 我 们 造 物 主 的 。 所 以 我 们 相 信 神 不 是 靠 头 脑 , 真 的 , 而 是 靠 心 灵 。 而 是 靠 情 感 , 一 种 心 灵 的 , 一 种 直 觉 的 , 是 接 受 一 种 光 。 接 受 一 种 天 上 来 的 活 的 粮 食 , 活 的 生 命 。 所 以 现 在 我 可 以 作 证 。

    耶 稣 说 : 『 我 是 世 上 的 光 , 凡 信 我 的 , 就 不 行 在 黑 暗 中 』 。 我 信 这 话 , 为 什 麽 呢 ? 因 为 自 从 我 接 受 了 耶 稣 基 督 之 後 , 我 的 心 就 明 亮 了 。 我 人 生 的 道 路 就 明 亮 了 。 我 可 以 保 证 不 管 将 来 , 我 的 人 生 发 生 什 麽 样 的 苦 难 , 或 者 是 欢 乐 , 我 都 会 赞 美 神 。 我 会 把 一 切 都 交 给 神 , 因 为 我 经 历 了 他 。 因 为 我 的 路 亮 是 在 他 的 光 下 。 当 耶 稣 说 : 『 人 若 喝 我 赐 的 水 , 就 永 远 不 渴 , 我 所 赐 的 水 要 在 他 里 头 成 为 源 泉 , 直 涌 到 永 生 』 。 我 愿 意 为 这 话 作 证 , 因 为 当 我 接 受 了 耶 稣 基 督 的 真 道 之 後 , 我 的 心 灵 再 也 不 饥 渴 ,我 的 心 灵 得 到 了 平 安 喜 乐 , 充 实 , 满 足 。 所 以 我 愿 意 作 证 , 而 且 我 愿 意 把 见 证 分 享 给 大 家 。 其 实 我 也 愿 意 跟 大 家 说 : 「 神 就 跟 我 们 同 在 , 就 在 这 里 , 就 在 我 们 周 围 。 神 无 处 不 在 , 无 时 不 在 。 每 时 每 刻 都 在 呼 唤 我 们 , 希 望 我 们 能 打 开 心 门 」 。 神 就 像 阳 光 一 样 , 在 普 天 下 都 照 著 , 爱 我 们 。 他 派 耶 稣 把 福 音 传 给 世 人 , 而 且 为 世 人 而 死 。 耶 稣 一 生 没 有 犯 罪 , 他 是 非 常 洁 白 无 暇 的 人 。 他 就 我 们 这 些 罪 人 却 被 我 们 这 些 罪 人 杀 死 了 。 为 什 麽 ? 因 为 他 为 了 救 我 们 。 所 以 凡 是 把 自 己 的 心 交 给 耶 稣 的 , 我 们 的 生 命 就 活 在 他 的 里 面 。 我 们 就 得 到 了 活 水 源 头 , 我 们 就 永 远 不 再 乾 渴 。 神 的 爱 像 阳 光 一 样 , 我 们 的 心 如 果 是 封 闭 的 , 那 你 就 看 不 到 阳 光 。 你 以 为 阳 光 不 存 在 , 好 像 神 不 存 在 哦 ! 感 觉 不 到 他 , 为 什 麽 ? 因 为 你 的 窗 户 没 有 打 开 。 你 如 果 大 窗 户 打 开 , 阳 光 照 进 来 你 就 看 见 了 。 你 现 在 说 哪 有 神 , 证 明 给 我 看 , 那 我 告 诉 你 说 : 「 你 打 开 心 门 , 打 开 你 的 窗 户 就 能 看 见 阳 光 」 。 可 是 你 却 说 : 「 你 让 我 看 见 我 才 打 开 窗 户 」 。 真 的 现 在 很 多 朋 友 就 是 这 样 , 「 你 让 我 看 见 , 你 证 明 给 我 看 。 我 的 心 才 能 打 开 , 不 然 的 话 我 怎 麽 打 开 呀 ! 」 。 确 实 神 的 爱 , 神 的 真 善 美 就 像 阳 光 一 样 , 就 照 在 外 边 , 我 们 心 的 房 , 我 们 心 的 门 。 心 的 窗 户 只 要 一 打 开 阳 光 照 进 来 , 我 们 就 看 见 了 , 而 且 从 此 我 们 就 不 活 在 黑 暗 中 。 我 们 整 个 心 灵 就 明 亮 了 , 我 们 整 个 人 生 的 道 路 就 明 亮 了 。 我 们 会 看 天 , 天 更 蓝 。 真 的 , 看 地 , 地 更 美 。 看 人 , 人 更 可 爱 。 一 切 都 变 个 样 , 真 的 一 切 都 变 个 样 。 这 是 我 活 生 生 的 经 历 。 所 以 我 愿 意 出 来 分 享 这 种 经 历 , 因 为 这 个 经 历 实 在 美 好 。 我 也 相 信 我 们 每 一 个 人 都 需 要 神 , 因 为 我 们 的 心 灵 都 要 有 一 个 归 宿 。 都 要 有 的 , 没 有 的 话 这 个 世 界 不 能 满 足 我 们 。 你 知 道 金 钱 总 有 满 足 的 时 候 , 而 且 可 能 还 会 带 来 麻 烦 。 追 求 名 呀 , 地 位 呀 ! 追 求 什 麽 最 後 都 不 可 能 给 你 心 里 的 安 慰 。 因 为 幸 福 在 於 心 灵 平 安 喜 乐 。 真 的 幸 福 是 不 能 被 外 在 的 东 西 给 你 填 满 的 , 给 你 带 来 的 。 一 定 要 有 心 灵 的 喜 乐 平 安 。 我 也 相 信 每 一 位 朋 友 都 愿 意 得 到 他 , 没 有 不 愿 意 得 到 的 , 没 有 不 愿 意 的 。

    有 一 次 我 到 芝 加 哥 去 跟 一 个 大 陆 来 的 朋 友 谈 话 , 他 三 十 多 岁 。 他 是 搞 博 士 後 援 的 医 学 。 他 满 腹 经 文 对 文 学 哲 学 个 方 面 都 很 懂 , 自 然 科 学 也 很 懂 。 跟 我 辩 啊 辩 的 , 他 刚 从 大 陆 来 才 一 个 星 期 , 他 没 有 接 触 过 , 他 一 听 确 实 有 一 点 像 天 方 夜 谈 一 样 。 他 一 直 跟 我 辩 , 辩 到 我 睡 觉 的 那 个 地 方 去 , 跟 我 辩 到 夜 里 一 两 点 。 最 後 我 站 起 来 , 我 看 著 他 的 眼 睛 说 : 「 我 在 你 的 眼 睛 里 面 看 到 了 某 种 东 西 」 。 我 说 : 「 你 能 站 起 来 拍 这 自 己 的 胸 脯 说 。 拍 这 自 己 的 胸 脯 说 , 我 心 中 没 有 神 。 你 敢 吗 ? 」 。 结 果 他 沉 默 了 , 一 句 话 都 不 说 , 沉 默 了 足 足 有 二 十 分 钟 。 我 们 另 外 几 个 人 就 谈 , 等 到 最 後 要 分 别 的 时 候 , 他 才 站 起 来 , 他 才 说 : 「 我 不 管 回 到 你 的 问 题 , 是 因 为 我 不 知 道 当 我 人 生 中 遇 到 苦 难 , 特 别 是 当 我 面 向 未 来 , 面 向 死 亡 。 有 一 种 恐 惧 的 时 候 , 那 是 不 是 神 在 我 里 面 。 因 为 我 自 己 没 有 办 法 解 答 这 些 东 西 , 我 为 什 麽 会 有 这 种 恐 惧 的 感 觉 。 我 为 什 麽 有 这 种 莫 名 其 妙 的 感 觉 ? 」 。 後 来 给 他 一 些 书 看 。 等 到 我 再 去 芝 加 哥 的 时 候 , 他 已 经 进 入 查 经 班 的 团 契 了 。

    所 以 我 相 信 没 有 一 个 人 , 心 中 不 渴 望 , 不 需 要 神 的 。 没 有 不 需 要 只 是 找 不 到 到 道 路 , 真 理 , 生 命 。 还 没 有 到 耶 稣 的 门 前 来 , 可 以 说 他 心 门 还 没 有 打 开 。 所 以 我 觉 得 打 开 心 门 就 像 打 开 窗 户 一 样 , 阳 光 照 进 来 心 就 亮 了 。 人 生 就 亮 了 , 你 就 得 到 一 个 新 的 生 命 。 所 以 我 也 是 希 望 还 没 有 信 主 的 朋 友 , 我 们 自 己 可 以 跟 神 祷 告 。 没 有 看 见 神 没 有 关 系 , 你 只 要 向 神 表 达 一 个 愿 望 。 你 说 : 「 神 哪 ! 我 愿 意 用 我 的 心 灵 来 接 纳 你 , 我 愿 意 认 识 你, 我 愿 意 得 著 你。 我 愿 意 使 我 的 心 充 满 光 亮 , 使 我 人 生 的 道 路 充 满 光 亮 。 如 果 有 这 一 种 渴 望 的 心 你 就 接 受 。 然 後 脑 子 里 的 那 些 疑 问 以 後 再 去 解 决 。 当 你 接 受 了 圣 灵 之 後 , 哦 ! 再 看 那 些 问 题 , 有 一 个 新 的 角 度 。 真 的 接 受 了 之 後 会 有 一 个 新 的 角 度 , 神 会 一 点 一 点 的 带 来 你 , 认 识 他 的 奥 秘 。 当 你 进 入 他 的 奥 秘 之 後 , 你 就 欢 欣 鼓 舞 。 你 会 感 谢 , 你 会 说 : 「 神 啊 ! 真 是 给 我 一 个 好 的 生 命 」 。 这 样 美 好 的 事 情 , 这 就 是 为 什 麽 那 麽 多 的 基 督 徒 , 弟 兄 姊 妹 那 麽 热 心 的 向 不 信 的 人 传 福 音 。 你 们 千 万 不 要 误 会 他 有 什 麽 目 的 , 他 就 是 得 到 了 上 好 的 福 分 要 跟 你 分 享 , 有 别 的 。 这 麽 好 的 东 西 , 而 且 打 开 心 门 就 能 够 进 来 的 , 神 就 是 这 样 爱 我 们 。 每 时 每 刻 给 我 们 在 一 起 , 但 是 我 们 却 拒 绝 他 。 这 不 是 很 可 惜 吗 ? 非 常 可 惜 , 所 以 我 愿 意 引 用 我 的 弟 兄 说 过 的 一 句 话 , 在 普 林 斯 顿 , 他 说 : 「 当 我 不 信 神 的 时 候 , 我 看 到 那 些 信 神 的 人 多 麽 可 笑 , 觉 得 很 滑 稽 可 笑 。 但 是 当 我 信 神 之 後 , 我 体 会 到 了 那 个 滋 味 之 後 , 我 看 那 些 没 有 信 的 人 , 是 多 麽 可 惜 。 所 以 说 我 今 天 以 天 父 耶 稣 基 督 的 慈 悲 来 劝 你 们 , 相 信 他 , 不 要 怀 疑 。 而 且 打 开 心 门 , 神 就 会 进 入 那 里 , 进 入 你 的 心 灵 里 面 。 然 後 这 个 时 候 , 你 得 到 的 是 一 个 新 的 生 命 。 你 会 体 验 到 一 番 新 的 滋 味 , 你 的 心 灵 会 得 到 平 安 喜 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