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心靈的故鄉
遠志明蒙恩歸主見証

    我 非 常 高 興 能 跟 朋 友 們 還 有 主 內 的 弟 兄 姊 妹 分 享 我 自 己 的 心 路 歷 程 , 我 原 來 在 國 內 的 時 候 是 讀 馬 克 思 主 義 哲 學 , 在 中 國 人 民 大 學 哲 學 系 。 原 來 是 一 個 共 產 黨 員 , 而 且 對 國 家 到 現 在 為 止 也 是 充 滿 愛 心 。 可 是 六 四 之 後 , 我 不 得 不 藏 起 來 。 我 在 大 陸 躲 藏 了 兩 個 月 , 一 直 到 八 月 底 的 時 候 , 才 逃 到 香 港 , 然 後 從 香 港 到 了 巴 黎 , 在 巴 黎 待 了 半 年 的 時 間 。 我 還 記 得 很 清 楚 , 當 我 們 幾 個 人 一 起 偷 渡 , 就 是 被 偷 運 到 香 港 。 夜 間 靠 岸 的 時 候 , 一 上 岸 我 們 幾 個 人 都 抱 頭 痛 哭 , 我 們 突 然 覺 得 自 己 離 開 了 自 己 的 國 家 , 再 也 回 不 去 了 。 因 為 在 國 內 東 躲 西 藏 的 時 候 , 不 管 怎 麼 躲 , 怎 麼 害 怕 總 覺 得 還 是 在 自 己 的 國 土 上 , 就 好 像 孩 子 是 在 自 己 的 家 裡 , 還 是 在 自 己 的 屋 子 裡 被 追 來 追 去 。 可 是 一 但 出 了 家 門 , 大 門 一 關 , 你 再 也 回 不 去 的 時 候 , 有 一 種 特 別 的 傷 感 , 所 以 我 們 當 時 都 有 很 強 的 失 落 感 。

    後 來 到 了 海 外 , 到 了 巴 黎 , 搞 海 外 民 運 , 我 們 開 始 的 時 候 住 在 難 民 營 裡 , 也 是 過 著 一 種 沒 有 國 家 , 沒 有 祖 國 這 樣 的 一 個 日 子 。 所 以 當 時 我 就 用 一 句 話 來 形 容 我 的 心 情 就 是 : 「 得 到 了 天 空 失 去 了 大 地 」 。 就 是 我 們 雖 然 像 鳥 一 樣 自 由 了 , 到 了 西 方 世 界 , 不 再 受 追 捕 , 但 是 我 們 卻 失 去 了 根 , 失 去 了 落 腳 之 點 。 當 時 有 一 種 很 強 的 失 落 感 。 現 在 叫 「 失 了 大 地 , 得 了 天 空 」 , 這 是 我 信 主 之 後 的 另 一 種 感 覺 , 這 是 一 個 主 內 的 姊 妹 把 我 原 來 的 話 給 倒 過 來 , 我 原 來 是 , 「 得 了 天 空 , 失 了 大 地 」 , 現 在 是 「 失 了 大 地 , 得 了 天 空 」 , 句 子 一 變 整 個 意 思 就 變 了 。

    後 來 我 1990  年 初 到 了 普 林 斯 頓 大 學 做 訪 問 學 者 , 在 一 種 極 度 對 人 生 的 一 種 深 刻 的 反 省 這 樣 一 種 情 況 下 來 到 普 林 斯 頓 大 學 。 在 那 裡 認 識 到 , 認 識 了 一 批 基 督 徒 朋 友 。 當 時 我 是 第 一 次 接 觸 基 督 教 , 基 督 徒 。 原 來 在 大 陸 的 時 候 我 從 來 沒 有 接 觸 過 , 所 以 我 們 剛 一 接 觸 的 時 候 , 卻 是 有 一 點 不 能 理 解 , 有 一 點 吃 驚 。 我 記 得 他 們 當 時 邀 請 我 們 這 些 在 普 林 斯 頓 大 學 的 民 運 朋 友 一 起 去 參 加 他 們 的 查 經 班 。 第 一 天 晚 上 去 了 幾 個 , 大 概 就 去 了 一 次 , 後 來 就 很 少 有 人 去 了 。 因 為 回 來 以 後 他 們 就 說 : 「 唉 呀 ! 這 個 形 式 我 們 很 熟 悉 」 。 又 說 : 「 我 們 早 就 這 樣 搞 過 啊 ! 」 。 原 來 在 文 化 大 革 命 的 時 候 , 我 們 就 學 毛 選 , 也 是 這 樣 讀 一 段 語 錄 , 然 後 對 照 檢 查 思 想 , 而 且 在 靈 魂 深 處 爆 發 革 命 的 那 種 感 覺 。 大 陸 來 的 朋 友 大 概 都 熟 悉 這 些 語 言 , 所 以 後 來 到 第 二 個 星 期 的 時 候 , 他 們 再 開 一 個 黃 包 車 去 要 接 我 們 的 時 候 , 就 沒 有 人 肯 去 。 但 總 得 給 人 一 個 面 子 , 因 為 這 麼 大 老 遠 開 個 黃 包 車 過 來 , 所 以 我 就 去 了 。 而 且 就 每 個 星 期 五 晚 上 , 我 就 常 常 去 。 我 常 常 去 是 因 為 我 在 他 們 這 一 批 基 督 徒 朋 友 身 上 看 到 了 一 種 新 的 東 西 , 是 我 從 來 沒 有 看 到 過 的 。 就 是 他 們 的 愛 , 這 一 批 基 督 徒 跟 你 一 見 面 就 是 一 見 如 故 , 他 們 在 物 資 上 幫 助 我 們 , 在 辦 事 上 也 幫 助 我 們 , 在 精 神 上 也 幫 助 我 們 , 甚 至 比 我 們 過 去 大 陸 來 的 人 還 熱 心 。 給 我 們 吃 的 穿 的 幫 助 我 們 學 開 車 , 考 試 , 接 送 我 們 去 機 場 , 就 沒 有 什 麼 事 是 他 們 不 肯 幫 忙 的 , 都 幫 我 們 。 所 以 當 時 我 們 都 誤 解 了 這 種 關 懷 , 我 們 一 些 人 都 說 他 們 這 一 些 人 都 說 : 「 這 些 人 這 樣 做 肯 定 肯 定 是 有 動 機 的 , 要 小 心 」 。 而 且 有 的 說 是  F.B.I. 派 來 的 。

    因 為 我 們 在 國 內 受 的 教 育 就 是 說 基 督 教 是 帝 國 主 義 派 來 的 工 具 , 他 們 總 是 有 目 的 的 , 一 種 文 化 侵 略 嘛 , 是 配 合 軍 事 侵 略 和 政 治 侵 略 的 。 所 以 他 們 這 麼 拉 攏 我 們 大 概 也 是 想 把 我 們 拉 過 去 , 將 來 一 起 顛 覆 中 國 。 哎 ! 真 的 有 這 種 講 法 。 但 是 後 來 我 在 跟 他 們 進 一 步 接 觸 之 後 , 發 現 問 題 其 實 沒 有 那 麼 簡 單 , 問 題 其 實 很 深 刻 。 就 是 我 發 現 他 們 這 一 批 特 殊 的 人 , 有 一 些 特 殊 的 原 因 。 因 為 在 他 們 身 上 當 初 我 看 到 的 , 不 僅 僅 是 愛 , 不 僅 僅 是 對 我 們 的 愛 , 還 有 一 個 品 質 , 就 是 他 們 的 真 誠 。 他 們 對 人 生 特 別 真 誠 , 他 們 對 神 真 誠 , 對 聖 經 真 誠 , 對 我 們 這 些 人 很 真 誠 。 而 且 他 們 對 他 們 自 己 也 非 常 真 誠 , 因 為 他 們 過 的 是 一 個 很 真 誠 的 生 活 。 他 們 不 自 欺 , 他 們 也 不 欺 騙 別 人 。 我 們 在 大 陸 的 時 候 , 我 們 都 知 道 這 種 , 這 樣 的 心 哪 , 這 樣 真 誠 的 心 是 很 少 見 的 , 除 非 在 你 自 己 的 家 庭 裡 面 。 家 庭 裡 面 甚 至 都 會 鬧 的 不 這 麼 真 誠 。 但 是 這 一 批 人 在 一 見 面 的 時 候 就 表 現 出 一 種 真 誠 , 一 種 坦 蕩 。 還 有 一 種 品 質 在 他 們 的 身 上 就 是 他 們 那 個 平 安 喜 樂 。 我 當 時 也 覺 得 奇 怪 , 他 們 整 天 樂 呵 呵 的 。 整 天 傻 呵 呵 的 , 就 是 我 們 說 的 , 也 沒 有 脾 氣 , 也 不 跟 你 計 較 什 麼 。 他 們 活 的 很 開 懷 。 最 後 把 這 幾 項 加 起 來 , 我 覺 得 這 一 批 人 很 奇 怪 , 他 們 又 那 麼 愛 人 , 又 特 別 真 誠 , 又 自 己 活 的 平 安 喜 樂 , 坦 坦 蕩 蕩 。 我 當 時 覺 得 這 是 一 批 特 殊 的 人 。 因 為 我 以 前 從 來 沒 有 接 觸 過 基 督 徒 。

    所 以 後 來 我 就 發 生了 興 趣 , 我 就 開 始 在 旁 邊 觀 察 他 們 。 我 在 查 經 班 大 概 兩 個 月 的 時 候 。 這 是 一 個 小 小 的 查 經 班 , 在 一 個 人 的 家 裡 。 我 每 個 星 期 五 晚 上 都 是 坐 在 一 個 沙 發 的 小 角 落 上 。 我 一 言 不 發 的 我 就 在 旁 邊 聽 著 他 們 , 我 看 著 他 們 。 我 就 做 一 個 旁 觀 著 , 好 像 做 一 個 調 查 人 員 , 研 究 人 員 在 旁 邊 研 究 他 們 。 因 為 我 是 搞 哲 學 的 我 對 人 生 哲 學 也 很 感 興 趣 。 我 就 看 這 批 人 他 們 的 人 生 哲 學 為 什 麼 是 這 個 樣 子 。 我 當 時 就 萌 生 了 一 個 念 頭 , 我 說 不 管 世 界 上 有 沒 有 神 存 在 , 只 要 有 一 種 力 量 能 夠 把 人 心 中 這 麼 好 的 東 西 都 給 激 發 出 來 , 這 個 力 量 就 值 得 去 追 求 。 哪 有 這 麼 好 的 東 西 ? 能 把 人 心 中 的 愛 , 真 誠 , 平 安 , 喜 樂 , 一 骨 腦 兒 全 給 激 發 出 來 。 如 果 有 這 麼 好 的 東 西 我 們 應 該 去 探 討 , 去 追 求 。 我 當 時 是 抱 著 這 麼 一 種 心 情 去 參 加 他 們 的 查 經 班 , 坐 在 旁 邊 。 當 然 了 , 這 種 真 誠 , 這 種 愛 , 這 種 平 安 喜 樂 的 氣 氛 , 也 吸 引 了 我 。 在 感 情 上 , 在 感 性 上 也 吸 引 了 我 。 因 為 那 個 時 候 就 是 我 一 個 人 , 家 裡 的 人 還 沒 來 。 我 到 了 那 裡 以 後 星 期 五 晚 上 就 感 覺 到 很 溫 暖 。 我 還 沒 有 接 受 他 們 的 信 仰 , 但 是 我 已 經 體 會 到 了 他 們 的 溫 暖 , 體 會 都 了 他 們 的 愛 , 他 們 的 真 誠 , 他 們 的 喜 樂 。 我 已 經 自 然 的 就 被 吸 引 過 去 了 。

    大 概 在 兩 個 月 以 後 我 才 開 始 發 言 , 才 開 始 參 加 他 們 的 討 論 。 因 為 他 們 討 論 羅 馬 書 的 時 候 , 講 到 一 些 問 題 很 有 哲 學 味 道 。 我 就 開 始 跟 他 們 討 論 , 我 一 跟 他 們 討 論 , 他 們 很 高 興 , 遠 志 明 終 於 開 始 說 話 了 。 終 於 參 與 , 加 入 他 們 的 裡 面 了 。 後 來 他 們 就 開 始 引 導 我 讀 聖 經 。 我 自 己 開 始 回 去 讀 聖 經 , 我 開 始 讀 福 音 書 , 從 馬 太 福 音 開 始 讀 。 當 我 一 讀 聖 經 的 時 候 , 我 受 到 了 一 個 更 深 的 震 憾 。 就 是 比 看 到 基 督 徒 這 些 新 的 人 生 這 種 震 憾 更 強 烈 的 震 憾 。 就 是 我 看 到 耶 穌 的 話 語 , 不 是 人 的 話 語 。 人 說 不 出 這 種 話 來 。 因 為 我 原 來 是 學 哲 學 的 , 我 讀 了 很 多 哲 人 的 書 , 從 希 臘 開 始 一 直 到 現 代 哲 學 , 包 括 中 國 的 哲 學 家 , 我 讀 了 很 多 。 那 些 真 是 悱 澀 難 懂 啊 ! 我 記 得 我 當 時 讀 黑 革 爾 的 邏 輯 學 , 大 邏 輯 。 我 用 了 一 年 的 時 間 啃 了 兩 本 書 , 上 下 卷 。 有 一 天 我 用 了 一 個 晚 上 的 時 間 只 看 懂 了 一 句 話 , 因 為 它 是 翻 譯 成 中 文 的 , 那 一 句 話 就 有 三 行 長 。 我 那 一 個 晚 上 就 琢 磨 這 一 句 話 , 到 底 是 什 麼 意 思 ? 到 睡 覺 之 前 終 於 琢 磨 透 了 。 我 當 時 那 個 高 興 啊 ! 我 終 於 弄 明 白 了 。 這 個 黑 革 爾 真 深 刻 真 偉 大 。 我 當 時 的 想 法 是 我 越 弄 不 懂 , 我 越 覺 得 他 偉 大 , 我 越 佩 服 他 , 我 越 要 弄 懂 他 。 對 人 的 智 慧 就 是 這 樣 。

    當 我 讀 到 耶 穌 的 話 的 時 候 , 我 受 到 很 深 的 震 憾 就 是 耶 穌 的 話 真 簡 單 , 簡 單 到 你 不 識 字 你 也 能 懂 。 但 是 又 深 奧 到 什 麼 地 步 呢 ? 大 思 想 家 , 大 哲 學 家 , 大 科 學 家 你 也 琢 磨 不 透 它 的 深 奧 , 是 這 樣 一 種 語 言 。 而 且 是 這 種 語 言 , 我 讀 到 耶 穌 的 話 的 時 候 , 直 接 進 入 我 的 心 裡 去 , 它 一 下 幾 打 到 我 的 心 裡 , 不 是 在 我 的 腦 子 裡 面 轉 。 我 以 前 讀 哲 學 的 時 候 都 是 在 腦 子 裡 轉 , 在 邏 輯 裡 , 因 為 什 麼 , 所 以 什 麼 。 大 前 題 , 小 前 題 結 論 。 都 是 這 些 推 論 , 在 腦 子 裡 演 繹 的 。 可 是 我 讀 耶 穌 的 話 的 時 候 , 它 是 一 種 一 下 子 進 到 你 心 裡 面 去 的 感 覺 , 進 到 你 心 裡 去 。 好 像 是 不 用 你 思 考 的 , 他 一 說 你 就 明 白 了 , 好 像 這 個 話 你 本 來 心 裡 就 有 , 他 給 你 點 透 了 。 好 像 是 這 麼 一 種 , 好 像 是 光 , 進 入 你 的 心 裡 把 你 的 心 裡 照 亮 。 是 光 。

    比 方 說 : 我 當 時 正 生 活 在 一 種 , 你 們 知 道 六 四 之 後 逃 出 來 , 正 生 活 在 一 種 孤 獨 , 一 種 對 六 四 , 對 中 共 當 權 者 的 一 種 怨 恨 。 這 樣 一 種 心 情 下 , 因 為 我 還 是 妻 離 子 散 嘛 ! 就 是 不 能 團 聚 。 這 麼 一 種 心 情 下 , 而 且 對 人 性 , 對 人 間 的 東 西 也 很 失 望 。 在 這 樣 一 種 情 況 下 , 當 我 讀 到 耶 穌 的 話 , 耶 穌 說 : 『 要 愛 你 們 的 仇 敵 , 為 那 逼 迫 你 們 的 人 禱 告 』 。 當 我 讀 到 這 兒 的 時 候 , 我 的 心 裡 一 下 就 震 動 。 我 現 在 只 是 打 一 個 比 方 , 但 是 他 很 多 話 都 打 動 我 的 心 。 但 是 他 這 一 句 話 是 打 動 我 這 樣 一 顆 心 , 就 是 當 時 我 那 一 顆 帶 著 憤 恨 , 帶 著 抱 怨 , 帶 著 不 滿 , 那 麼 一 顆 心 。 帶 著 恨 , 就 是 一 種 恨 的 情 緒 , 一 下 子 就 打 中 我 了 。

    我 當 時 有 一 種 強 烈 的 感 覺 , 這 個 聲 音 是 從 天 上 來 的 : 『 要 愛 你 們 的 仇 敵 , 要 為 那 些 逼 迫 你 們 的 人 禱 告 』 。 我 一 下 子 就 被 震 動 了 , 我 覺 得 這 個 話 我 一 下 子 就 接 受 了 。 我 當 時 就 是 沒 有 思 考 的 餘 地 , 我 覺 得 這 句 話 是 天 上 的 一 個 聲 音 , 在 命 令 我 你 就 這 樣 子 做 , 不 要 懷 疑 , 結 果 當 時 我 一 下 子 就 接 受 了 , 而 且 更 奇 妙 的 是 當 我 一 接 受 的 那 一 剎 那 , 我 突 然 感 覺 到 很 幸 福 。 我 突 然 感 覺 到 很 幸 福 。 當 時 突 然 一 種 感 覺 , 啊 ! 我 真 是 幸 運 。 我 竟 然 能 愛 我 的 仇 敵 , 我 真 是 有 福 氣 , 竟 然 我 的 心 裡 面 沒 有 恨 。 都 有 愛 , 我 的 心 裡 面 充 滿 了 愛 , 充 滿 了 慈 悲 , 充 滿 了 寬 厚 。 我 說 我 突 然 有 一 種 很 幸 福 的 感 覺 , 很 有 福 氣 的 感 覺 。 啊 ! 這 個 是 我 一 下 子 就 知 道 的 神 的 聲 音 。 這 是 神 的 聲 音 。 我 的 心 一 下 子 明 亮 了 , 寬 闊 了 , 我 一 下 子 解 脫 了 。 我 一 下 子 突 然 跟 我 們 歌 上 所 唱 的 一 樣 , 我 突 然 意 識 到 我 以 前 生 活 在 病 態 中 。 是 神 的 一 句 話 打 入 了 我 的 心 , 把 我 的 心 病 給 治 了 , 把 我 的 心 病 給 治 好 了 。 把 我 心 裡 的 結 給 解 開 了 , 我 一 下 子 變 成 一 個 幸 福 的 人 , 有 福 氣 的 人 。 我 當 時 那 個 高 興 的 心 情 , 我 從 床 上 馬 上 跳 起 來 。 因 為 我 是 睡 覺 之 前 躺 在 那 裡 看 的 , 我 馬 上 一 下 坐 起 來 , 我 就 開 始 深 呼 吸 , 我 說 這 真 是 神 哪 ! 一 句 話 就 把 我 變 成 這 麼 幸 福 , 這 麼 有 福 氣 的 人 。 真 是 有 福 氣 。 所 以 當 時 我 一 下 子 , 我 就 說 這 是 神 , 這 不 是 人 的 話 語 。 人 的 話 語 不 能 解 決 我 這 個 問 題 。 因 為 在 人 間 不 同 的 人 我 都 看 到 了 , 共 產 黨 的 作 為 我 看 到 了 , 那 些 批 判 共 產 黨 所 謂 民 運 的 人 的 行 為 我 也 看 到 了 。 我 看 到 別 人 我 也 知 道 我 內 心 的 骯 髒 , 我 都 看 到 了 。 有 什 麼 力 量 能 夠 把 我 一 下 子 變 的 這 麼 純 潔 , 變 的 這 麼 高 尚 。 只 有 神 的 話 , 只 有 神 的 力 量 。

    而 且 接 下 來 耶 穌 就 講 , 講 的 非 常 好 , 他 說 : 『 這 樣 你 們 就 可 以 做 你 們 天 父 的 兒 子 』 。 就 是 說 如 果 我 是 那 個 樣 的 話 , 那 樣 心 裡 面 明 亮 , 充 滿 慈 愛 , 充 滿 慈 悲 , 為 我 的 仇 敵 禱 告 , 為 逼 迫 我 的 人 禱 告 。 如 果 這 樣 的 話 就 可 以 做 天 父 的 兒 子 。 為 什 麼 呢 ? 『 因 為 他 叫 日 頭 照 好 人 , 也 照 歹 人 。 降 雨 給 義 人 , 也 給 不 義 的 人 』 。 你 看 看 我 們 的 神 , 宇 宙 的 主 宰 , 創 造 者 就 是 這 樣 。 他 像 陽 光 既 照 好 人 , 也 照 歹 人 。 雨 水 降 給 義 人 , 也 降 給 不 義 的 人 。 這 才 是 真 正 的 普 愛 , 普 天 下 的 愛 。 這 是 一 種 博 愛 , 真 正 的 博 愛 。 『 因 為 你 們 若 愛 那 單 愛 你 們 的 人 有 什 麼 可 賞 識 的 呢 ? 』 , 什 麼 人 都 是 這 樣 啊 ! 都 是 這 樣 的 。 所 以 真 正 的 博 愛 , 真 正 的 愛 , 是 要 愛 一 切 的 人 , 愛 一 切 的 生 命 , 愛 一 切 的 靈 魂 , 因 為 耶 穌 知 道 ,一 切  的 靈 魂 在 沒 有 認 識 他 之 前 都 是 失 落 的 , 都 是 失 喪 的 , 要 憐 憫 他 們 要 愛 他 們 , 不 要 恨 他 們 , 不 要 恨 他 們 。 所 以 一 下 子 就 把 我 解 脫 了 , 在 解 脫 的 時 候 我 也 同 時 就 認 識 了 耶 穌 基 督 是 神 。 他 的 話 語 是 天 上 的 真 道 。 所 以 我 當 時 就 懷 著 一 種 特 別 感 恩 的 心 情 來 領 受 這 種 福 分 , 這 種 祝 福 。

    然 後 從 那 個 時 候 開 始 我 就 每 天 晚 上 都 要 讀 聖 經 , 聖 經 確 實 給 我 非 常 大 的 心 靈 的 安 慰 , 他 給 我 的 不 是 從 人 間 的 智 慧 , 而 是 是 一 種 來 至 屬 天 的 安 慰 。 這 不 僅 僅 是 我 個 人 的 感 覺 , 我 想 每 一 個 基 督 徒 都 有 這 樣 的 感 覺 , 甚 至 我 在 這 裡 可 以 舉 劉 代 富 先 生 的 意 思 。 前 年 在 普 林 斯 頓 開 五 四 討 論 會 的 時 候 , 我 就 問 過 他 。 因 為 我 看 到 過 他 一 篇 文 章 , 很 短 的 一 篇 文 章 叫 做 「 時 時 心 存 感 激 」 , 他 在 那 一 篇 文 章 裡 面 些 說 : 「 我 們 人 生 有 很 多 苦 難 , 也 有 很 多 歡 樂 , 有 幸 運 的 時 候 , 也 有 不 幸 的 時 候 。 我 們 有 生 也 有 死 , 但 是 不 管 在 任 何 時 候 , 我 們 都 要 心 存 感 激 。 因 為 我 們 畢 竟 有 機 會 , 品 嘗 幸 福 和 不 幸 福 , 品 嘗 幸 運 和 不 幸 。 品 嘗 生 品 嘗 死 , 我 們 畢 竟 有 這 樣 一 個 機 會 」 。 當 我 看 到 這 一 篇 短 文 的 時 候 , 我 發 現 劉 代 富 也 有 宗 教 的 情 懷 。 我 不 知 道 他 是 不 是 基 督 徒 , 後 來 那 一 次 開 會 我 問 他 : 「 你 是 不 是 ? 」 。 他 說 : 「 我 還 沒 受 洗 , 但 是 我 每 一 天 晚 上 都 在 讀 聖 經 」 。 他 說 : 「 我 發 現 聖 經 給 我 心 裡 的 安 慰 , 是 別 的 任 何 書 不 能 代 替 的 」 。 你 看 他 還 沒 成 為 一 個 基 督 徒 , 他 已 經 有 如 此 的 感 受 , 不 過 當 然 了 他 的 心 裡 已 經 接 受 了 , 他 受 洗 是 下 一 步 的 問 題 。

    我 當 時 被 聖 經 所 震 撼 , 被 耶 穌 的 話 所 震 撼 , 而 且 我 不 得 不 拜 在 他 面 前 , 承 認 他 是 我 的 救 主 , 我 的 主 。 因 為 這 樣 的 語 言 , 這 樣 的 力 量 , 只 有 來 至 於 神 。 而 且 在 這 種 情 況 下 , 我 也 確 實 就 理 解 了 , 為 什 麼 那 些 基 督 徒 , 他 們 能 活 出 那 樣 的 愛 , 活 出 那 樣 的 平 安 喜 樂 , 活 出 那 樣 的 真 誠 。 我 一 下 子 就 找 到 了 他 們 活 水 的 源 頭 , 而 且 我 自 己 也 接 通 了 這 個 活 水 的 源 頭 。 啊 ! 我 那 個 時 候 的 歡 喜 快 樂 , 有 時 候 我 夜 裡 睡 不 著 覺 , 我 就 坐 在 床 上 跟 神 交 通 , 當 時 我 還 沒 有 禱 告 哦 ! 當 時 我 就 有 一 種 讚 美 啊 ! 一 種 讚 美 , 我 說 真 是 神 哪 ! 真 是 神 !

    在 普 林 斯 頓 那 一 批 基 督 徒 朋 友 對 我 的 影 響 , 我 現 在 回 想 起 來 , 首 先 第 一 步 就 是 他 們 身 上 所 活 出 來 的 那 個 生 命 , 他 們 活 出 來 的 那 個 樣 式 。 他 們 把 神 的 榮 光 給 反 應 出 來 了 。 他 們 活 出 來 了 , 他 們 用 他 們 的 生 命 把 我 給 吸 引 住 , 我 不 能 不 信 服 有 神 。 為 什 麼 呢 ? 因 為 神 已 經 在 他 們 的 身 上 發 生 了 這 麼 大 的 作 用 。 當 時 我 還 沒 有 親 眼 看 見 這 個 神 , 不 能 親 身 經 歷 這 個 神 , 但 是 我 已 經 通 過 神 的 兒 女 們 的 生 命 的 光 亮 , 已 經 看 到 了 神 的 作 為 。 就 好 像 我 們 看 到 一 滴 水 , 印 出 來 的 那 個 光 , 我 們 就 可 以 斷 定 出 來 有 光 , 我 們 不 一 定 須 要 看 太 陽 , 但 是 我 們 看 見 水 珠 上 , 就 可 以 看 出 它 印 出 來 的 太 陽 的 光 , 我 在 基 督 徒 身 上 也 是 看 到 了 神 的 愛 , 神 的 真 善 美 , 能 夠 在 他 們 的 身 上 給 印 照 出 來 。 如 果 沒 有 神 就 不 會 有 基 督 徒 兒 女 們 的 光 , 這 個 真 , 這 個 善 , 這 個 美 , 就 不 會 有 。 他 們 有 , 說 明 確 實 有 神 。 在 他 們 心 裡 , 構 成 他 們 心 裡 的 一 個 活 水 源 頭 。 更 幸 運 的 是 當 我 讀 耶 穌 的 話 語 的 時 候 , 我 自 己 也 接 通 了 這 個 活 水 源 頭 。 我 真 的 是 認 識 到 耶 穌 確 實 是 我 們 的 救 主 , 是 來 醫 治 我 們 的 。 醫 治 我 們 心 裡 的 麻 痺 , 心 靈 的 陰 暗 , 我 們 心 中 各 樣 的 罪 孽 , 我 們 人 性 的 墮 落 , 除 了 他 沒 有 別 的 可 以 醫 治 。 當 然 有 始 以 來 , 有 很 多 宗 教 的 教 條 , 各 種 各 樣 的 宗 教 勸 人 為 善 , 那 些 教 條 。 但 是 就 像 經 上 所 講 的 : 『 立 志 行 善 由 得 我 , 可 是 行 出 來 卻 由 不 得 我 』 。 真 的 , 你 看 儒 家 , 給 了 我 們 很 多 非 禮 勿 視 , 非 禮 勿 聽 , 非 禮 勿 行 。 好 多 好 多 規 范 , 各 種 各 家 各 派 都 有 。 佛 家 也 給 了 很 多 , 要 修 煉 哪 , 這 樣 的 規 范 。 要 嘛 就 是 不 得 , 修 煉 半 天 也 沒 用 , 在 中 國 歷 史 上 能 背 孔 子 話 的 , 孔 聖 人 的 話 的 人 很 多 , 但 是 有 多 少 人 成 為 聖 人 了 ? 他 們 成 不 了 。 整 個 中 國 歷 史 上 還 是 你 爭 我 奪 , 說 的 是 人 愛 人 , 實 際 上 中 國 歷 史 上 變 成 人 恨 人 , 人 整 人 , 人 吃 人 。 佛 教 也 是 , 佛 不 得 不 避 世 。 避 開 這 個 世 界 自 己 跑 到 山 上 去 , 恨 不 得 什 麼 都 不 看 , 什 麼 都 別 聽 , 那 是 一 種 極 大 的 無 能 狀 態 , 他 不 敢 看 不 敢 聽 那 些 東 西 。 這 就 是 人 心 : 「 立 志 行 善 由 得 我 , 可 是 行 出 來 由 不 得 我 們 」 。 都 是 這 個 樣 子 。 惟 有 耶 穌 基 督 這 個 真 光 照 到 你 心 裡 之 後 , 你 一 下 子 明 亮 了 , 我 當 時 的 感 覺 就 是 這 個 樣 子 。

    我 在 逃 亡 的 時 候 , 我 隨 身 帶 著 兩 本 書 , 兩 本 小 冊 子 , 都 是 禪 宗 的 書 。 我 在 逃 亡 期 間 經 常 內 心 不 安 , 緊 張 害 怕 , 這 個 時 候 我 就 開 始 讀 禪 宗 的 書 。 讀 到 一 條 的 時 候 也 很 受 安 慰 , 也 非 常 受 安 慰 , 覺 得 我 的 心 裡 就 好 了 , 平 靜 多 了 。 但 是 為 什 麼 後 來 我 沒 有 信 佛 教 呢 ? 而 且 也 有 佛 教 的 高 僧 幫 助 過 我 們 逃 亡 , 是 在 金 錢 上 。 我 為 什 麼 沒 有 信 呢 ? 當 我 後 來 信 了 耶 穌 基 督 之 後 , 我 才 突 然 知 道 , 因 為 只 有 耶 穌 基 督 裡 的 光 能 把 我 吸 引 住 。 我 打 個 比 方 , 當 下 暴 風 驟 雨 的 時 候 , 風 雨 中 有 一 把 傘 , 或 者 穿 一 件 雨 衣 , 或 者 你 躲 到 一 個 避 風 港 裡 去 。 都 很 好 , 都 能 使 你 避 風 避 雨 的 作 用 。 當 我 讀 到 禪 宗 的 話 的 時 候 就 是 這 樣 的 感 覺 。 但 是 當 我 讀 到 耶 穌 的 話 的 時 候 , 我 的 感 覺 是 什 麼 呢 ? 我 的 感 覺 是 也 已 經 站 在 烏 云 的 上 面 , 我 已 經 不 在 烏 云 下 面 了 , 所 有 的 風 雨 都 淋 不 著 我 , 我 再 也 不 需 用 避 風 遮 雨 的 東 西 , 因 為 這 是 真 光 照 進 來 。 國 文 大 師 林 語 堂 先 生 也 講 , 當 他 晚 年 讀 到 耶 穌 基 督 的 話 語 時 候 , 他 有 一 種 感 覺 , 像 是 太 陽 升 起 來 了 , 把 所 有 的 蠟 燭 都 吹 滅 了 。 他 有 這 樣 一 種 感 覺 。 他 說 我 不 得 不 跪 在 主 面 前 稱 呼 他 是 我 的 救 主 , 我 的 主 。

    而 且 我 還 有 一 種 感 覺 就 是 說 , 我 們 以 前 學 的 那 些 道 德 教 條 , 儒 家 的 也 好 , 各 家 各 派 的 也 好 , 馬 克 思 主 義 的 也 好 , 各 種 各 樣 的 教 條 。 我 們 的 心 就 好 像 一 個 黑 屋 子 , 那 裡 面 什 麼 都 有 , 有 乾 淨 的 也 有 不 乾 淨 的 。 有 善 的 也 有 惡 的 , 有 自 私 的 也 有 為 別 人 的 。 嘿 ! 我 們 人 心 就 是 這 樣 的 , 有 好 的 東 西 , 也 有 不 好 的 東 西 。 所 以 這 樣 道 德 學 家 , 不 管 是 哪 家 哪 派 的 , 他 們 這 些 道 德 學 家 在 告 訴 我 們 , 你 進 了 這 個 信 心 面 的 屋 子 之 後 , 不 要 往 左 拐 , 左 邊 是 一 個 馬 桶 。 要 往 右 邊 , 右 邊 是 一 個 沙 發 , 然 後 往 前 走 的 時 候 那 邊 有 一 個 水 池 子 。 他 就 告 訴 你 應 該 怎 麼 做 , 應 該 怎 麼 做 。 因 為 他 告 訴 你 心 裡 面 哪 些 是 好 的 哪 些 是 不 好 的 , 但 是 當 我 讀 到 耶 穌 的 話 語 的 時 候 , 一 種 強 烈 的 感 覺 , 是 什 麼 呢 ? 這 個 屋 子 的 燈 亮 了 , 不 用任 何 人 來 告 訴 你 什 麼 。 燈 一 亮 你 看 的 清 清 楚 楚 。 每 一 個 角 落 ,  你 都 看 的 很 清 楚 。 你 自 己 知 道 你 內 心 哪 些 是 他 的 , 你 知 道 的 很 清 楚 。 不 需 用 那 些 道 德 教 條 , 耶 穌 本 身 就 是 至 善 至 美 的 道 德 之 光 , 當 道 德 之 光 照 進 來 之 後 , 一 切 都 化 解 了 。 你 心 裡 面 純 然 的 善 , 純 然 的 善 , 因 為 在 這 種 純 然 的 真 善 美 的 光 下 面 , 一 切 邪 惡 , 一 切 罪 行 都 暴 露 無 疑 。 這 就 是 當 時 我 讀 到 耶 穌 基 督 的 話 語 的 時 候 。 當 然 了 我 由 於 基 督 徒 活 出 來 的 愛 他 們 的 真 誠 和 平 安 喜 樂 , 把 我 吸 引 到 耶 穌 那 裡 , 然 後 耶 穌 的 話 語 又 直 接 打 動 了 我 的 心 , 使 我 接 通 了 活 水 的 源 頭 , 像 大 光 照 進 了 我 的 生 命 。

    接 下 來 一 步 , 就 是 我 稍 微 一 個 不 小 心 , 說 了 一 些 自 私 的 話 , 那 就 麻 煩 了 。 因 為 我 們 在 大 陸 的 時 候 不 也 是 老 裡 私 皮 休 嗎 ? 有 私 心 雜 念 的 時 候 , 那 是 不 行 的 。 我 就 想 如 果 我 們 跟 神 禱 告 過 於 自 私 的 話 , 會 得 罪 神 。 而 且 神 是 全 知 全 能 的 , 你 還 沒 說 他 就 知 道 了 , 所 以 說 當 你 跪 在 神 面 前 的 時 候 , 千 萬 小 心 , 那 是 純 然 的 善 。 所 以 我 一 直 沒 有 開 口 禱 告 , 不 僅 沒 有 開 口 , 我 就 是 沒 有 自 己 直 接 跟 神 禱 告 過 , 所 以 在 查 經 班 的 時 候 , 他 們 手 拉 手 禱 告 , 到 了 我 這 兒 , 我 就 不 吭 氣 了 。 我 就 捏 下 面 人 的 手 , 接 下 面 。 有 一 次 捏 半 天 他 就 是 非 要 我 說 話 , 我 就 不 說 , 最 後 沒 辦 法 最 後 那 個 主 持 的 人 說 : 「 那 好 , 我 做 結 束 禱 告 」,  就 結 束 了 。

    所 以 我 一 直 沒 有 禱 過 告 。 結 果 有 一 次 我 就 開 始 禱 告 了 , 因 為 我 的 太 太 跟 女 兒 , 他 們 一 直 不 能 離 開 中 國 , 來 美 國 團 聚 。 後 來 我 們 五 個 普 林 斯 頓 的 民 運 人 士 , 就 連 名 寫 了 一 封 信 給 美 國 的 國 會 , 國 務 院 , 大 概 是 九 一 年 初 。 請 他 們 幫 忙 跟 中 國 談 一 談 , 寫 了 之 後 我 的 心 裡 面 就 很 不 安 , 我 不 知 道 這 一 件 事 能 不 能 成 。 我 就 想 向 神 禱 告 , 但 是 我 又 覺 得 這 一 件 事 是 個 私 事 。 這 種 私 事 不 好 跟 神 去 求 , 我 很 不 好 說 , 我 就 是 不 知 道 跟 神 怎 麼 說 。 我 覺 得 這 是 為 了 自 私 的 目 的 , 為 了 家 人 團 聚 , 跟 神 求 。 因 為 當 時 我 受 了 在 大 陸 時 的 影 響 , 算 是 個 人 的 事 , 再 大 也 是 小 事 。 民 族 的 事 , 再 小 也 是 大 事 , 就 是 受 那 個 影 響 。 我 當 時 還 不 了 解 神 也 是 祝 福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日 常 的 需 要 , 我 當 時 不 懂 這 個 。 所 以 我 就 編 了 一 篇 禱 告 詞 , 編 的 很 完 美 。 就 是 不 是 為 了 我 自 己 , 而 是 為 了 人 道 主 義 。 然 後 我 就 准 備 好 晚 上 禱 告 , 到 了 晚 上 那 個 時 候 , 我 自 己 住 了 一 個 房 子 了 。 我 把 燈 拉 滅 了 , 我 不 敢 開 著 燈 , 然 後 跪 在 床 前 , 跪 了 好 長 一 段 時 間 , 沒 有 辦 法 開 口 。 我 的 心 像 敲 鼓 一 樣 , 蹦 蹦 蹦 蹦 , 就 是 不 敢 說 , 神 , 這 一 句 話 , 不 敢 稱 呼 神 , 因 為 我 覺 得 神 太 神 聖 了 。 我 已 經 相 信 了 存 在 , 而 且 我 已 經 蒙 了 他 的 福 分 , 在 讀 耶 穌 話 語 的 時 候 。 因 為 他 太 神 聖 , 太 偉 大 , 太 超 然 。 我 真 的 不 敢 貿 然 的 開 口 , 稱 神 。 但 是 我 存 著 敬 畏 的 心 , 敬 畏 了 很 久 , 我 最 後 不 得 不 說 的 時 候 , 我 就 開 口 。 我 剛 一 開 口 喊 , 我 說 : 「 親 愛 的 天 父 」 。 非 常 奇 妙 的 事 情 就 發 生 了 , 我 的 眼 淚 花 啦 啦 就 流 下 來 了 , 而 且 我 整 個 準 備 好 的 禱 告 詞 都 無 影 無 蹤 , 一 句 話 都 沒 有 , 我 腦 子 裡 一 片 空 白 。 整 個 就 是 渾 身 的 激 動 , 感 動 , 我 渾 身 一 種 說 不 出 來 的 一 種 感 覺 , 眼 淚 就 花 花 的 流 下 來 , 就 是 無 聲 的 流 下 來 。 大 概 持 續 了 一 兩 分 鐘 。 等 我 眼 淚 聽 下 來 , 等 我 清 醒 過 來 的 時 候 , 我 突 然 有 一 種 感 覺 。 我 D1 得 神 已 經 完 全 的 接 納 了 我 , 接 納 了 我 所 有 的 禱 告 , 我 所 有 的 心 。 我 的 心 他 都 知 道 , 我 那 些 狡 猾 的 算 計 他 都 知 道 。 一 下 子 就 接 納 我 , 一 下 子 就 被 接 納 了 。 當 時 我 就 感 覺 到 我 確 實 是 經 歷 了 神 , 如 果 不 是 神 的 話 , 沒 有 人 能 夠 把 我 變 成 那 個 樣 子 。 把 我 變 的 一 點 理 智 都 沒 有 , 整 個 腦 子 一 片 空 白 , 就 會 流 淚 。 就 是 流 淚 , 就 是 內 心 一 種 舒 服 的 感 覺 , 一 種 非 常 快 樂 的 感 覺 , 在 快 樂 中 流 淚 , 那 樣 一 種 感 覺 。 所 以 那 個 時 候 我 就 覺 得 我 是 經 歷 了 神 。 而 且 我 也 覺 得 我 無 需 再 說 什 麼 話 了 , 我 所 有 的 禱 告 詞 都 沒 有 用 。

    從 那 以 後 , 我 就 知 道 神 不 僅 僅 在 基 督 徒 身 上 活 了 出 來 , 而 且 也 不 僅 僅 在 聖 經 裡 面 通 過 耶 穌 來 告 訴 我 們 , 也 賜 給 我 們 。 而 且 他 還 活 生 生 的 就 在 我 們 中 間 , 每 時 每 刻 與 我 們 同 在 , 只 要 我 們 呼 求 他 , 包 括 現 在 就 在 會 場 上 。 我 現 在 堅 信 , 你 別 看 我 是 一 個 學 者 很 有 理 想 的 人 , 講 邏 輯 , 講 理 性 , 講 政 治 的 人 , 我 現 在 可 以 毫 不 猶 豫 的 告 訴 你 , 就 在 這 會 堂 裡 神 就 與 我 們 同 在 , 聖 靈 就 與 我 們 同 在 。 這 是 毫 不 含 糊 的 , 不 用 懷 疑 , 只 要 信 。 所 以 從 那 個 時 候 開 始 , 我 不 僅 看 到 了 神 的 光 , 在 這 個 世 界 上 的 印 現 , 在 基 督 徒 身 上 的 印 現 , 看 到 了 耶 穌 基 督 的 真 道 , 而 且 我 親 身 經 歷 了 他 , 我 就 堅 心 神 是 又 真 又 活 的 。 信 神 的 人 是 蒙 福 的 , 是 蒙 福 的 。 不 信 的 人 只 是 因 為 還 沒 有 打 開 心 門 , 還 沒 有 經 歷 他 而 已 。 因 為 當 時 我 也 知 道 , 經 歷 神 , 看 到 神 , 不 是 靠 我 們 的 智 慧 , 不 是 靠 我 們 的 邏 輯 , 不 是 靠 我 們 的 理 性 。 不 是 靠 我 們 問 為 什 麼 ? 為 什 麼 ? 不 是 靠 那 個 , 靠 什 麼 啊 ? 靠 我 們 的 心 , 耶 穌 講 的 很 清 楚 : 『 敬 拜 神 要 靠 心 靈 和 誠 實 』 。 因 為 我 們 每 個 人 確 實 頭 腦 裡 面 有 不 同 的 知 識 , 有 的 是 學 哲 學 , 有 的 是 學 數 學 , 有 的 學 物 理 化 學 , 有 的 學 社 會 學 , 歷 史 學 。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都 有 很 多 知 識 。 但 是 當 我 們 跪 在 神 面 前 的 時 候 , 我 們 是 什 麼 ? 我 們 是 nothing  我 們 什 麼 知 識 都 沒 用 , 我 們 是 罪 人 。 因 為 我 們 知 道 神 是 這 是 世 界 的 創 造 者 , 我 們 的 知 識 只 不 過 是 這 個 世 界 裡 所 有 被 創 造 的 一 點 點 而 已 。 像 牛 頓 說 的 , 他 終 身 從 事 科 學 , 他 最 後 發 覺 只 不 過 是 在 海 邊 揀 貝 殼 , 真 正 的 大 海 都 沒 有 看 見 。 對 我 們 所 有 的 知 識 , 我 們 所 有 的 理 性 , 我 們 在 這 些 宇 宙 的 造 物 主 面 前 有 什 麼 可 炫 耀 的 。 所 以 當 我 們 在 這 個 造 物 主 面 前 跪 下 來 的 時 候 , 只 有 一 件 事 要 做 的 就 是 承 認 我 們 的 渺 小 , 承 認 我 們 是 被 造 的 , 承 認 我 們 內 心 是 不 能 自 救 的 。 我 們 的 心 靈 需 要 他 。

    在 這 些 我 想 提 三 件 事 實 , 因 為 我 們 都 知 道 很 多 人 以 為 基 督 教 信 仰 不 是 一 個 事 實 , 不 是 一 個 客 觀 的 , 而 是 一 個 主 觀 的 東 西 , 是 一 個 不 能 論 証 的 , 不 能 証 明 的 東 西 。 我 也 不 想 用 邏 輯 來 証 明 他 。 我 只 想 提 三 件 客 觀 事 實 , 就 是 看 看 他 是 不 是 真 的 。 第 一 件 事 實 我 扯 的 比 較 遠 一 點 , 就 是 我 們 看 看 今 天 這 個 地 球 上 , 今 天 這 個 世 界 上 , 有 很 多 很 多 的 國 家 民 族 , 有 的 富 , 有 的 窮 , 有 的 穩 定 , 有 的 不 穩 定 , 有 的 讓 人 喜 歡 , 有 的 讓 人 不 喜 歡 。 讓 我 們 分 分 類 , 我 們 看 看 。 凡 是 那 些 現 代 化 的 國 家 , 民 主 的 國 家 , 文 明 的 國 家 , 你 看 看 全 是 基 督 教 傳 統 的 國 家 。 從 歐 洲 開 始 你 算 一 直 算 到 北 美 , 你 算 , 全 是 基 督 教 傳 統 的 國 家 。 而 那 些 穆 斯 林 教 的 國 家 , 回 教 的 國 家 你 看 看 , 有 五 六 十 個 國 家 。 現 在 的 恐 怖 主 義 全 是 從 那 裡 來 的 , 恐 怖 主 義 打 來 打 去 , 而 且 他 們 那 五 十 個 國 家 , 全 是 靠 穆 罕 默 德 的 武 力 給 攻 打 下 來 的 。 而 且 他 們 現 在 這 些 國 家 的 狀 態 我 們 看 的 出 來 , 到 底 是 民 主 的 , 還 是 不 民 主 的 。 是 愚 昧 的 還 是 文 明 的 我 們 看 的 出 來 。 另 外 印 度 教 的 印 度 , 我 們 儒 教 的 中 國 。 為 什 麼 惟 有 基 督 教 的 國 家 是 民 主 , 現 代 化 , 文 明 的 國 家 呢 ?

    當 然 有 人 舉 反 例 說 日 本 , 南 朝 鮮 , 台 灣 , 香 港 , 新 加 坡 , 亞 洲 四 小 龍 他 們 不 是 啊 ! 他 們 是 我 們 東 方 的 國 家 呀 ! 但 是 我 只 要 在 這 些 稍 微 點 一 下 就 看 的 出 來 。 他 們 都 是 受 基 督 教 文 明 的 影 響 。 第 一 , 日 本 , 日 本 在 二 戰 之 後 是 在 美 國 麥 克 阿 瑟 將 軍 刺 刀 的 逼 迫 下 , 全 盤 的 接 受 美 國 的 政 治 制 度 , 經 濟 制 度 和 它 的 教 育 制 度 , 是 全 盤 接 受 的 。 據 說 當 時 麥 克 阿 瑟 請 求 美 國 派 五 千 名 傳 教 士 過 去 , 結 果 沒 有 派 成 。 所 以 說 日 本 它 接 受 的 是 西 方 這 個 基 督 教 文 明 產 生 的 果 實 , 而 不 能 夠 把 根 移 過 去 。 這 就 是 今 天 , 什 麼 我 們 很 多 人 都 喜 歡 日 本 的 產 品 , 但 是 不 太 喜 歡 日 本 人 。 這 是 開 玩 笑 哦 ! 也 有 很 多 人 喜 歡 日 本 人 , 日 本 人 也 有 很 多 好 的 , 因 為 他 們 比 較 冷 靜 呀 ! 比 較 會 做 生 意 等 。 還 有 南 朝 鮮 , 南 朝 鮮 今 天 基 督 徒 的 比 例 是 全 世 界 最 高 的 。 他 們 基 督 徒 的 比 例 是 百 分 之 四 十 四 。 現 任 的 總 統 金 泳 三 是 一 個 教 會 的 長 老 , 你 看 到 這 個 關 鍵 了 。 然 後 你 再 說 香 港 , 香 港 是 在 英 國 的 統 治 下 我 們 都 知 道 , 而 英 國 原 來 是 基 督 教 的 大 本 營 , 所 以 說 它 應 該 是 屬 於 英 國 的 , 就 不 用 提 了 。 台 灣 , 台 灣 很 奇 妙 從孫 中 山 開 始 ,蔣 介 石, 蔣 經 國 , 李 登 輝 四 任 總 統 沒 有 一 個 不 是 基 督 徒 。 全 部 是 基 督 徒 。 然 後 新 加 坡 , 新 加 坡 也 是 我 們 羨 慕 的 國 家 , 新 加 坡 現 在 華 人 中 基 督 徒 的 比 例 也 過 了 百 分 之 十 , 全 世 界 最 高 的 , 那 說 那 些 現 象 都 是 偶 然 的 嗎 ? 當 然 這 裡 面 你 要 用 邏 輯 去 分 析 , 推 理 去 分 析 很 難 。 但 是 我 只 是 提 供 一 個 理 , 一 個 事 實 。 事 實 就 是 這 樣 , 你 比 較 一 下 。 這 是 第 一 個 我 提 供 給 大 家 的 事 實 。

    第 二 個事 實 是 , 從 耶 穌 誕 生 , 兩 千 年 以 來 。 全 世 界 信 奉 耶 穌 的 人 越 來 越 多 , 地 上 的 君 王 變 來 變 去 , 像 過 往 的 煙 云 一 樣 。 但 是 惟 有 耶 穌 的 國 度 永 遠 不 斷 , 而 且 越 來 越 興 旺 。 這 是 拿 破 侖 說 的 哦 ! 拿 破 侖 當 他 不 可 一 世 的 時 候 , 他 確 實 很 耀 武 揚 威 , 到 了 後 來 在 滑 鐵 盧 戰 役 失 敗 了 , 把 他 圍 在 城 堡 裡 的 時 候 , 那 一 天 正 好 是 聖 誕 節 的 前 夕 。 他 聽 到 聖 誕 節 的 鐘 聲 響 了 , 他 想 出 城 堡 來 看 一 看 , 轉 一 轉 , 但 是 他 的 衛 兵 攔 住 他 說 : 「 你 不 能 出 來 , 危 險 」 。 這 個 時 候 他 就 感 慨 說 : 「 歷 史 上 有 幾 個 有 名 的 君 王 , 我 ,  凱 撒 。  但 是 沒 有 一 個 可 以 和 耶 穌 相 比 。 耶 穌 的 國 度 將 沒 有 窮 盡 」 。 這 個 是 事 實 已 經 被 証 明 了 。 兩 千 年 以 來 , 裡 的 國 度 沒 有 窮 盡 。 從 最 開 始 的 十 二 個 門 徒 , 其 中 有 一 個 是 叛 徒 。 就 是 十 一 個 這 十 一 個 門 徒 都 很 不 像 樣 , 耶 穌 被 抓 的 時 候 全 給 嚇 跑 了 , 跟 膽 小 鬼 一 樣 。 打 魚 的 回 去 打 魚 去 了 , 太 害 怕 都 嚇 跑 了 。 到 後 來 耶 穌 複 活 了 , 他 們 看 到 真 神 , 然 後 他 們 開 始 傳 福 音 。 然 後 一 點 一 點 從 那 十 一 個 人 都 開 始 , 就 傳 傳 傳 到 現 在 全 世 界 有 十 六 億 基 督 徒 。 上 到 總 統 下 到 平 民 百 姓 , 上 到 大 學 問 家 , 下 到 目 不 識 丁 的 鄉 村 老 婦 。 在 各 個 階 層 都 有 信 他 的 人 , 而 是 剛 剛 我 也 談 到 他 對 人 類 歷 史 的 影 響 有 多 深 , 對 整 個 西 方 文 明 的 影 響 有 多 深 , 影 響 這 麼 深 。

    有 一 次 有一 個 搞 哲 學 的 一 個 朋 友 跟 我 說 , 他 說 : 「 你 們 基 督 徒 的 信 仰 體 驗 是 一 直 主 觀 的 體 驗 , 沒 有 辦 法 証 明 的 , 每 一 個 人 的 體 驗 都 是 他 自 己 的 呀 ! 就 像 做 夢 一 樣 。 我 有 這 個 每 好 的 夢 , 但 是 你 沒 法 說 出 來 ,沒  法 証 明 」 。 後 來 我 就 跟 他 說 : 「 你 說 的 有 道 理 , 但 是 全 世 界 有 十 六 億 人 同 樣 一 個 夢 , 這 件 事 就 奇 怪 了 哦 ! 而 且 這 個 夢 一 做 兩 千 年 , 更 重 要 的 是 這 個 夢 能 把 人 生 變 的 美 好 , 能 使 惡 人 變 成 善 人 。 能 使 人 間 充 滿 愛 , 你 說 這 個 夢 不 是 比 你 的 麵 包 更 真 實 嗎 ? 這 個 夢 不 是 比 邏 輯 更 有 力 量 嗎 ? 這 個 夢 不 就 是 最 大 的 真 理 嗎 ? 」 。 所 以 我 提 供 給 大 家 的 第 二 個 事 實 , 這 是 歷 史 上 已 經 存 在 的 事 實 了 。 耶 穌 是 什 麼 ? 耶 穌 就 人 來 說 , 他 只 是 一 個 三 十 三 歲 就 死 了 的 木 匠 , 或 者 木 匠 的 兒 子 。 他 沒 有 受 過 教 育 。 我 的 朋 友 也 是 河 殤 的 一 個 作 者 給 我 來 信 說 : 「 如 果 耶 穌 今 天 來 到 這 個 世 界 上 〔 不 是 以 前 來 的 是 今 天 才 來 的 〕 會 連 一 個 牧 師 都 當 不 上 的 。 為 什 麼 呢 ? 第 一 , 他 沒 有 受 過 神 學 教 育 。 第 二 , 他 不 懂 外 語 。 現 在 在 美 國 都 是 讀 兩 三 種 外 語 才 行 。 他 都 做 不 上 的 。 而 且 耶 穌 當 初 是 從 聖 靈 懷 孕 的 ,那 些 不 信 的 人 就 以 為 他 是 私 生 子 嘛 。 你 看 沒 結 婚 就 有 你 了 , 是 私 生 子 嘛 。 這 麼 一 個 社 會 地 位 底 下 , 文 化 程 度 底 下 , 年 紀 又 輕 輕 的 一 個 人 , 憑 什 麼 把 兩 千 年 的 歷 史 搞 的 翻 天 複 地 。 憑 什 麼 讓 全 世 界 十 六 億 人 , 上 到 大 學 問 家 , 大 政 治 家 , 大 科 學 家 , 下 到 魯 夫 平 民 百 姓 目 不 識 丁 的 人 都 信 他 」 。 憑 什 麼 ? 耶 穌 自 己 講 的 很 清 楚 : 『 若 不 是 差 我 來 的 父 吸 引 人 , 就 沒 有 人 能 到 我 這 裡 來 』 。 我 覺 得 這 個 事 情 再 簡 單 不 過 了 。 只 憑 耶 穌 這 麼 僅 僅 是 一 個 肉 身 的 人 , 沒 有 人 會 拜 在 他 的 腳 下 , 我 也 不 拜 在 他 的 腳 下 。 我 還 有 學 位 呢 ! 我 還 出 過 兩 本 書 呢 ! 對 不 對 ? 我 為 什 麼 拜 他 ? 耶 穌 講 的 很 清 楚 , 若 不 是 父 沒 有 人 會 到 他 跟 前 去 , 他 算 什 麼 ? 如 果 不 是 神 , 誰 這 麼 多 人 拜 耶 穌 呀 ? 這 很 簡 單 嘛 , 耶 穌 就 是 神 嘛 ! 而 且 當 我 讀 聖 經 的 時 候 , 耶 穌 的 兩 句 話 就 把 我 的 心 給 打 亮 了 。 如 果 有 一 個 人 他 能 有 這 種 效 率 , 我 就 拜 他 。 所 以 這 個 就 是 我 講 的 第 二 個 事 實 。 事 實 就 是 耶 穌 已 經 是 神 。 不 是 說 他 是 不 是 神 , 他 已 經 是 神 , 他 已 經 道 成 肉 身 來 到 這 個 世 界 上 , 已 經 帶 來 了 福 音 , 而 且 已 經 使 這 個 世 界 在 不 斷 的 得 救 , 不 斷 的 有 更 多 的 人 從 靈 魂 上 得 救 。 這 已 經 是 一 個 事 實 , 這 已 經 是 我 講 的 第 二 個 事 實 。

    第 三 個 事 實 我 覺 得 也 是 不 可 否 認 的 。 就 是 我 現 在 站 在 你 們 面 前 , 我 這 個 人 徹 底 的 變 了 。 這 個 你 沒 有 辦 法 否 認 吧 ? 當 然 你 們 很 多 人 過 去 不 認 識 我 , 有 的 在 座 的 朋 友 可 能 認 識 我 。 我 過 去 是 一 個 搞 哲 學 的 , 也 不 愛 多 說 話 。 所 以 那 個 卡 片 上 寫 能 說 會 道 , 是 不 對 的 。 我 原 來 特 別 木 訥 , 特 別 口 吃 。 我 也 不 愛 說 話 , 是 搞 哲 學 的 。 愛 邏 輯 思 維 。 我 寫 的 這 些 文 章 有 一 篇 論 主 體 的 在 國 內 發 表 以 後 , 人 家 很 多 人 都 說 : 「 你 這 一 篇 文 章 我 們 看 不 懂 的 , 不 知 道 你 說 的 是 什 麼 ? 」 。 所 以 我 這 個 人 現 在 變 了 , 而 且 我 感 覺 到 我 自 己 改 變 最 大 的 , 是 我 內 心 的 變 化 。 還 不 是 外 表 的 變 化 , 還 不 是 外 表 變 成 現 在 這 個 樣 子 。 我 以 前 是 那 麼 一 個 人 , 我 現 在 成 天 跟 你 們 講 這 些 東 西 , 講 神 的 事 。 我 覺 得 我 自 己 變 化 最 大 的 是 我 的 內 心 , 我 原 來 的 脾 氣 很 不 好 , 脾 氣 非 常 不 好 。 我 跟 我 太 太 吵 架 , 吵 的 一 塌 糊 塗 。 在 北 京 的 時 候 一 吵 架 就 摔 東 西 。 有 一 次 我 拿 起 磨 刀 石 來 就 砸 電 視 , 結 果 我 太 太 就 奮 不 顧 身 就 抱 住 電 視 , 然 後 就 打 了 她 一 下 。 我 的 脾 氣 特 別 壞 , 而 且 我 知 道 我 自 己 身 上 還 有 很 多 別 的 毛 病 , 愛 生 氣 , 愛 鬧 情 緒 , 不 穩 定 有 很 多 毛 病 。 但 是 我 自 從 打 開 心 靈 接 受 耶 穌 基 督 以 後 很 奇 怪 的 我 自 己 就 變 了 。 這 種 變 不 是 我 強 制 自 己 , 我 克 制 自 己 , 不 是 我 每 日 三 省 吾 身 。 不 是 那 樣 的 , 真 的 很 奇 妙 的 事 , 他 那 個 光 照 進 來 以 後 , 就 發 生 變 化 , 很 奇 怪 , 很 奇 怪 。 這 種 變 化 我 太 太 比 我 晚 兩 年 半 出 來 的 。 是 九 一 年 九 月 出 來 的 。 她 出 來 以 後 就 發 現 我 變 了 , 以 前 我 寫 信 也 告 訴 過 她 了 , 但 是 她 不 信 。 因 為 以 前 我 老 吵 架 , 我 就 寫 信 去 跟 她 道 歉 。 我 就 說 : 「 我 現 在 變 了 , 我 是 基 督 徒 了 , 我 不 會 像 以 前 那 個 樣 子 了 」 。 她 給 我 回 信 說 : 「 我 才 不 信 那 一 套 」 。 她 說 : 「 狗 改 不 了 吃 屎 」 。 是 啊 ! 她 根 本 不 信, 但 是 按 照 人 的 觀 點 她 是 不 會 信 的 」 。 你 們 可 能 都 是 好 人 但 是 都 是 軟 弱 的 人 , 都 是 個 人 的 意 志 力 不 強 的 人 , 都 是 個 人 不 能 自 主 的 人 。 她 說 : 「 你 看 見 逃 亡 的 人 那 麼 多 人 , 為 什 麼 人 家 都 不 信 只 有 你 信  了 ? 」 。 她 說 她 不 信 , 而 且 查 經 班 我 帶 她 去 了 一 兩 次 , 她 再 也不  去 了 。 一 去 查 經 班 那 些 弟 兄 姊 妹 很 熱 心 就 說 : 「 信 吧 ! 信 啊 ! 快 點 信 呀 ! 」 。 甚 至 有 的 華 僑 的 老 太 太 非 常 著 急 的 說 : 「 馬 上 要 信 哪 ! 不 信 不 行 呀 ! 末 日 馬 上 就 來 了 。 」,  結 果 她 一 聽 , 她 以 後 不 去 了 。 而 且 她 說 : 「 你 也 別 去 了 , 你 來 美 國 兩 三 年 了 , 我 一 跟 你 接 觸 發 現 你 的 英 文 還 不 行 。 你 好 好 在 家 學 英 文 , 人 家 他 們 都 功 成 名 就 了 , 都 過 關 了 。 人 家 到 了 周 末 在 一 起 聚 聚 會 樂 一 樂 , 交 際 交 際 。 你 去 做 什 麼 呢 ? 你 不 如 好 好 在 家 學 英 文 , 將 來 好 考 托 福 , 去 讀 一 點 書 」 。 她 就 是 這 樣 , 她 不 讓 我 去 。 她 就 相 信 她 的 個 人 奮 鬥 。 她 確 實 是 個 人 奮 鬥 出 來 的 , 她 十 五 六 歲 就 入 黨 了 。 後 來 自 己 考 上 大 學 , 成 了 研 究 生 , 一 直 是 自 己 奮 鬥 的 , 她 相 信 個 人 奮 鬥 。 而 且 她 脾 氣 也 很 倔 強 , 有 一 次 我 跟 她 吵 架 , 我 也 看 透 她 了 。 我 說 : 「 你 這 一 輩 子 成 不 了 基 督 徒 」 。 我 說 : 「 如 果 你 成 了 基 督 徒 全 世 界 都 成 了 基 督 徒 」 。

    結 果 我 後 來 我 決 定 去 讀 神 學 的 時 候 , 她 堅 決 反對 。 後 來 沒 辦 法 , 她 就 隨 著 我 去 了 。 去 了 之 後 到 了 密 西 西 比 那 個 地 方 又 熱 , 虫 子 又 咬 , 渾 身 起    然 後 就 天 天 跟 我 吵 著 要 回 紐 約 去 打 工 , 帶 著 孩 子 回 紐 約 去 打 工 。 我 那 一 段 日 子 很 難 過 。 怎 麼 辦 呢 ? 沒 有 辦 法 我 就 天 天 為 她 禱 告 , 我 不 能 跟 她 講 福 音 , 我 一 講 就 壞 了 。 我 一 講 她 反 而 更 反 感 , 任 何 人 跟 她 講 福 音 她 都 反 感 , 我 沒 有 辦 法 只 好 為 她 禱 告 , 天 天 為 她 禱 告 。 很 奇 妙 的 事 , 神 的 作 為 總 是 很 奇 妙 的 , 要 不 然 怎 麼 叫 神 呢 ? 我 們 中 國 人 神 這 個 字 的 意 思 就 是 人 類 弄 不 明 白 的 就 叫 神 。 如 果 你 都 弄 明 白 了 就 不 叫 神 了 , 他 就 不 是 神 了 。 我 天 天 為 她 禱 告 , 我 真 的 是 每 一 天 為 她 禱 告 , 我 每 天 睡 覺 之 前 我 都 把 她 擺 在 神 面 前 。 我 說 : 「 神 哪 ! 我 這 件 事 就 拜 託 你 了 , 我 是 毫 無 辦 法 。 而 且 我 求 這 件 事 快 點 了 結 。 快 一 點 , 不 要 這 樣 , 這 樣 拖 下 去 我 受 不 了 。 我 真 的 受 不 了 」 。 我 就 很 迫 切 的 禱 告 , 結 果 後 來 奇 妙 的 事 你 知 道 怎 麼 發 生 了 ?

    有 一 次 周 末 我 出 去 傳 福 音 , 做 見 証 。 等 我 禮 拜 一 回 去 的 時 候 , 我 們 那 邊 有 一 個 中 國 同 學 的 太 太 告 訴 我 說 : 「 你 太 太 昨 天 在 禮 拜 堂 舉 手 決 志 了 耶 ! 眼 睛 還 帶 著 淚 花 決 志 了 」 。 後 來 我 半 信 半 疑 , 但 是 我 不 敢 去 問 她 。 我 要 是 一 問 她 她 肯 定 否 認 , 她 一 否 認 的 時 候 就 完 了,  這 時 候 就 肯 定 吹 了 。 因 為 她 肯 定 在 我 面 前 不 會 認 輸 的 , 她 非 常 強 的 一 個 人 。 後 來 我 就 不 吭 氣 。 但 是 我 發 現 她 變 了 , 她 以 前 有 一 點 慢 慢 變 , 但 是 這 個 時 候 的 變 化 更 大 了 。 我 發 現 她 的 性 格 變 的 溫 柔 了 , 也 不 抱 怨 了 , 臉 上 有 一 點 笑 模 樣 。 結 果 後 來 過 了 幾 個 星 期 , 她 自 己 蹩 不 住 了 。 她 自 己 跟 我 說 , 又 不 好 意 思 直 說 就 拐 彎 抹 角 的 說 : 「 你 說 受 洗 在 哪 兒 受 洗 好 ? 」 。 後 來 我 就 明 白 她 的 意 思 了 , 在 普 林 斯 頓 的 時 候 那 麼 多 人 對 她 下 很 大 的 工 夫 。 她 得 罪 了 人 家 很 多 , 她 現 在 想 回 普 林 斯 頓 受 洗 , 把 功 勞 歸 在 那 個 教 會 。 後 來 我 就 說 : 「 哪 兒 都 可 以 啊 ! 」 。 後 來 就 在 我 們 神 學 院 有 一 個 晚 上 專 門 給 她 舉 行 受 洗 儀 式 。 在 受 洗 儀 式 上 要 她 做 一 個 簡 短 的 見 証 結 果 她 一 說 , 說 了 半 個 小 時 的 見 証 。 我 就 在 旁 邊 桶 她 , 後 來 她 撥 開 我 的 手 說 : 「 你 知 道 我 好 幾 天 沒 睡 好 覺 了 」 。 她 很 激 動 , 其 實 我 比 她 更 激 動 。 因 為 確 實 她 的 信 主 , 她 的 受 洗 我 當 時 覺 得 比 我 信 主 更 重 要 。 因 為 她 不 信 主 , 我 們 這 個 家 就 不 能 合 心 合 意 了 。 而 她 信 了 主 之 後 她 這 個 人 完 全 變 了 。 這 就 是 我 跟 你 們 講 的 第 三 個 事 實 , 就 是 一 個 人 信 主 之 後 變 化 真 大 。 她 現 在 變 的 跟 以 前 真 的 是 叛 若 兩 人 , 她 變 的 像 賢 妻 良 母 了 。 當 然 我 不 是 說 她 以 前 不 是 賢 妻 良 母 , 以 前 有 時 候 也 是 。 但 是 現 在 整 個 人 就 是 了 。 所 以 我 比 她 更 感 謝 神 , 而 且 她 現 在 傳 福 音 比 別 人 講 福 音 更 熱 情 , 她 比 我 熱 情 多 了 。 她 把 不 信 的 留 學 生 請 到 我 們 家 裡 來 , 忙 一 天 做 飯 , 請 吃 飯 , 給 人 家 講 福 音 。 那 個 熱 心 跟 以 前 簡 直 完 全 不 是 一 個 人 。 你 說 如 果 不 是 神 動 的 工 , 誰 能 做 這 個 事 情 ? 你 說 如 果 不 是 神 , 所 以 我 覺 得 這 個 神 是 看 的 見 摸 的 著 的 。 在 我 身 上 我 看 的 見 摸 的 著 。 在 我 太 太 身 上 也 看 的 見 摸 的 著 , 非 常 明 顯 的 變 化 。 她 當 面 跟 過 去 一 些 朋 友 , 說 : 「 我 一 輩 子 不 會 信 主 的 」 。 就 是 那 些 氣 味 相 投 的 朋 友 , 周 末 一 起 去 逛 街 的 朋 友 。 她 現 在 全 是 在 打 電 話 傳 福 音 , 打 電 話 到 普 林 斯 頓 去 傳 福 音 。 說 我 現 在 我 變 了 我 受 洗 了 , 當 然 她 講 的 很 婉 轉 。

    哦 ! 這 個 變 化 太 奇 妙 。  所 以 我 剛 剛 舉 的 三 個 事 實 , 我 覺 得 這 三 個 事 實 確 實 是 沒 有 辦 法 否 認 的 。 但 是 我 知 道 , 我 們 還 沒 有 信 主 的 朋 友 , 我 跟 你 講 多 少 事 實 , 多 少 事 實 擺 在 你 面 前 , 你 還 是 不 會 信 的 。 為 什 麼 呢 ? 當 我 把 事 實 擺 在 你 面 前 的 時 候 , 我 是 讓 你 的 腦 子 來 接 受 , 讓 你 的 腦 子 來 明 白,  讓 你 的 理 性 來 明 白 。 但 是 你 要 真 正 接 受 耶 穌 基 督 , 接 受 這 個 信 仰 , 進 入 這 個 信 仰 裡 面 去 。 是 什 麼 呢 ? 是 心 靈 門 要 打 開 。 因 為 你 看 頭 腦 和 心 靈 你 別 看 離 一 尺 多 遠 , 實 際 上 有 十 萬 八 千 里 , 真 的 , 你 用 頭 腦 永 遠 追 不 到 神 , 永 遠 追 不 到 。 你 可 以 問 一 萬 個 為 什 麼 , 總 想 弄 明 白 你 才 相 信 , 但 是 我 告 訴 你 , 你 弄 明 白 了 他 就 不 是 神 了 。 神 就 是 神 妙 嘛 ! 神 秘 莫 徹 嘛 ! 就 是 弄 不 明 白 才 叫 神 嘛 ! 如 果 你 都 弄 明 白 他 了 , 那 你 是 神 , 他 不 是 神 , 他 來 拜 你 。 就 是 這 個 樣 子 。 包 括 聖 經 , 我 今 天 讀 聖 經 聖 經 裡 面 還 是 有 很 多 奧 秘 , 不 知 道 的 。 我 承 認 這 奧 秘 是 屬 於 耶 和 華 的 , 是 屬 於 神 的 , 是 屬 於 我 們 造 物 主 的 。 所 以 我 們 相 信 神 不 是 靠 頭 腦 , 真 的 , 而 是 靠 心 靈 。 而 是 靠 情 感 , 一 種 心 靈 的 , 一 種 直 覺 的 , 是 接 受 一 種 光 。 接 受 一 種 天 上 來 的 活 的 糧 食 , 活 的 生 命 。 所 以 現 在 我 可 以 作 証 。

    耶 穌 說 : 『 我 是 世 上 的 光 , 凡 信 我 的 , 就 不 行 在 黑 暗 中 』 。 我 信 這 話 , 為 什 麼 呢 ? 因 為 自 從 我 接 受 了 耶 穌 基 督 之 後 , 我 的 心 就 明 亮 了 。 我 人 生 的 道 路 就 明 亮 了 。 我 可 以 保 証 不 管 將 來 , 我 的 人 生 發 生 什 麼 樣 的 苦 難 , 或 者 是 歡 樂 , 我 都 會 讚 美 神 。 我 會 把 一 切 都 交 給 神 , 因 為 我 經 歷 了 他 。 因 為 我 的 路 亮 是 在 他 的 光 下 。 當 耶 穌 說 : 『 人 若 喝 我 賜 的 水 , 就 永 遠 不 渴 , 我 所 賜 的 水 要 在 他 裡 頭 成 為 源 泉 , 直 湧 到 永 生 』 。 我 愿 意 為 這 話 作 証 , 因 為 當 我 接 受 了 耶 穌 基 督 的 真 道 之 後 , 我 的 心 靈 再 也 不 飢 渴 ,我 的 心 靈 得 到 了 平 安 喜 樂 , 充 實 , 滿 足 。 所 以 我 愿 意 作 証 , 而 且 我 愿 意 把 見 証 分 享 給 大 家 。 其 實 我 也 愿 意 跟 大 家 說 : 「 神 就 跟 我 們 同 在 , 就 在 這 裡 , 就 在 我 們 周 圍 。 神 無 處 不 在 , 無 時 不 在 。 每 時 每 刻 都 在 呼 喚 我 們 , 希 望 我 們 能 打 開 心 門 」 。 神 就 像 陽 光 一 樣 , 在 普 天 下 都 照 著 , 愛 我 們 。 他 派 耶 穌 把 福 音 傳 給 世 人 , 而 且 為 世 人 而 死 。 耶 穌 一 生 沒 有 犯 罪 , 他 是 非 常 潔 白 無 暇 的 人 。 他 就 我 們 這 些 罪 人 卻 被 我 們 這 些 罪 人 殺 死 了 。 為 什 麼 ? 因 為 他 為 了 救 我 們 。 所 以 凡 是 把 自 己 的 心 交 給 耶 穌 的 , 我 們 的 生 命 就 活 在 他 的 裡 面 。 我 們 就 得 到 了 活 水 源 頭 , 我 們 就 永 遠 不 再 乾 渴 。 神 的 愛 像 陽 光 一 樣 , 我 們 的 心 如 果 是 封 閉 的 , 那 你 就 看 不 到 陽 光 。 你 以 為 陽 光 不 存 在 , 好 像 神 不 存 在 哦 ! 感 覺 不 到 他 , 為 什 麼 ? 因 為 你 的 窗 戶 沒 有 打 開 。 你 如 果 大 窗 戶 打 開 , 陽 光 照 進 來 你 就 看 見 了 。 你 現 在 說 哪 有 神 , 証 明 給 我 看 , 那 我 告 訴 你 說 : 「 你 打 開 心 門 , 打 開 你 的 窗 戶 就 能 看 見 陽 光 」 。 可 是 你 卻 說 : 「 你 讓 我 看 見 我 才 打 開 窗 戶 」 。 真 的 現 在 很 多 朋 友 就 是 這 樣 , 「 你 讓 我 看 見 , 你 証 明 給 我 看 。 我 的 心 才 能 打 開 , 不 然 的 話 我 怎 麼 打 開 呀 ! 」 。 確 實 神 的 愛 , 神 的 真 善 美 就 像 陽 光 一 樣 , 就 照 在 外 邊 , 我 們 心 的 房 , 我 們 心 的 門 。 心 的 窗 戶 只 要 一 打 開 陽 光 照 進 來 , 我 們 就 看 見 了 , 而 且 從 此 我 們 就 不 活 在 黑 暗 中 。 我 們 整 個 心 靈 就 明 亮 了 , 我 們 整 個 人 生 的 道 路 就 明 亮 了 。 我 們 會 看 天 , 天 更 藍 。 真 的 , 看 地 , 地 更 美 。 看 人 , 人 更 可 愛 。 一 切 都 變 個 樣 , 真 的 一 切 都 變 個 樣 。 這 是 我 活 生 生 的 經 歷 。 所 以 我 愿 意 出 來 分 享 這 種 經 歷 , 因 為 這 個 經 歷 實 在 美 好 。 我 也 相 信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都 需 要 神 , 因 為 我 們 的 心 靈 都 要 有 一 個 歸 宿 。 都 要 有 的 , 沒 有 的 話 這 個 世 界 不 能 滿 足 我 們 。 你 知 道 金 錢 總 有 滿 足 的 時 候 , 而 且 可 能 還 會 帶 來 麻 煩 。 追 求 名 呀 , 地 位 呀 ! 追 求 什 麼 最 後 都 不 可 能 給 你 心 裡 的 安 慰 。 因 為 幸 福 在 於 心 靈 平 安 喜 樂 。 真 的 幸 福 是 不 能 被 外 在 的 東 西 給 你 填 滿 的 , 給 你 帶 來 的 。 一 定 要 有 心 靈 的 喜 樂 平 安 。 我 也 相 信 每 一 位 朋 友 都 愿 意 得 到 他 , 沒 有 不 愿 意 得 到 的 , 沒 有 不 愿 意 的 。

    有 一 次 我 到 芝 加 哥 去 跟 一 個 大 陸 來 的 朋 友 談 話 , 他 三 十 多 歲 。 他 是 搞 博 士 後 援 的 醫 學 。 他 滿 腹 經 文 對 文 學 哲 學 個 方 面 都 很 懂 , 自 然 科 學 也 很 懂 。 跟 我 辯 啊 辯 的 , 他 剛 從 大 陸 來 才 一 個 星 期 , 他 沒 有 接 觸 過 , 他 一 聽 確 實 有 一 點 像 天 方 夜 談 一 樣 。 他 一 直 跟 我 辯 , 辯 到 我 睡 覺 的 那 個 地 方 去 , 跟 我 辯 到 夜 裡 一 兩 點 。 最 後 我 站 起 來 , 我 看 著 他 的 眼 睛 說 : 「 我 在 你 的 眼 睛 裡 面 看 到 了 某 種 東 西 」 。 我 說 : 「 你 能 站 起 來 拍 這 自 己 的 胸 脯 說 。 拍 這 自 己 的 胸 脯 說 , 我 心 中 沒 有 神 。 你 敢 嗎 ? 」 。 結 果 他 沉 默 了 , 一 句 話 都 不 說 , 沉 默 了 足 足 有 二 十 分 鐘 。 我 們 另 外 幾 個 人 就 談 , 等 到 最 後 要 分 別 的 時 候 , 他 才 站 起 來 , 他 才 說 : 「 我 不 管 回 到 你 的 問 題 , 是 因 為 我 不 知 道 當 我 人 生 中 遇 到 苦 難 , 特 別 是 當 我 面 向 未 來 , 面 向 死 亡 。 有 一 種 恐 懼 的 時 候 , 那 是 不 是 神 在 我 裡 面 。 因 為 我 自 己 沒 有 辦 法 解 答 這 些 東 西 , 我 為 什 麼 會 有 這 種 恐 懼 的 感 覺 。 我 為 什 麼 有 這 種 莫 名 其 妙 的 感 覺 ? 」 。 後 來 給 他 一 些 書 看 。 等 到 我 再 去 芝 加 哥 的 時 候 , 他 已 經 進 入 查 經 班 的 團 契 了 。

    所 以 我 相 信 沒 有 一 個 人 , 心 中 不 渴 望 , 不 需 要 神 的 。 沒 有 不 需 要 只 是 找 不 到 到 道 路 , 真 理 , 生 命 。 還 沒 有 到 耶 穌 的 門 前 來 , 可 以 說 他 心 門 還 沒 有 打 開 。 所 以 我 覺 得 打 開 心 門 就 像 打 開 窗 戶 一 樣 , 陽 光 照 進 來 心 就 亮 了 。 人 生 就 亮 了 , 你 就 得 到 一 個 新 的 生 命 。 所 以 我 也 是 希 望 還 沒 有 信 主 的 朋 友 , 我 們 自 己 可 以 跟 神 禱 告 。 沒 有 看 見 神 沒 有 關 係 , 你 只 要 向 神 表 達 一 個 愿 望 。 你 說 : 「 神 哪 ! 我 愿 意 用 我 的 心 靈 來 接 納 你 , 我 愿 意 認 識 你, 我 愿 意 得 著 你。 我 愿 意 使 我 的 心 充 滿 光 亮 , 使 我 人 生 的 道 路 充 滿 光 亮 。 如 果 有 這 一 種 渴 望 的 心 你 就 接 受 。 然 後 腦 子 裡 的 那 些 疑 問 以 後 再 去 解 決 。 當 你 接 受 了 聖 靈 之 後 , 哦 ! 再 看 那 些 問 題 , 有 一 個 新 的 角 度 。 真 的 接 受 了 之 後 會 有 一 個 新 的 角 度 , 神 會 一 點 一 點 的 帶 來 你 , 認 識 他 的 奧 秘 。 當 你 進 入 他 的 奧 秘 之 後 , 你 就 歡 欣 鼓 舞 。 你 會 感 謝 , 你 會 說 : 「 神 啊 ! 真 是 給 我 一 個 好 的 生 命 」 。 這 樣 美 好 的 事 情 , 這 就 是 為 什 麼 那 麼 多 的 基 督 徒 , 弟 兄 姊 妹 那 麼 熱 心 的 向 不 信 的 人 傳 福 音 。 你 們 千 萬 不 要 誤 會 他 有 什 麼 目 的 , 他 就 是 得 到 了 上 好 的 福 分 要 跟 你 分 享 , 有 別 的 。 這 麼 好 的 東 西 , 而 且 打 開 心 門 就 能 夠 進 來 的 , 神 就 是 這 樣 愛 我 們 。 每 時 每 刻 給 我 們 在 一 起 , 但 是 我 們 卻 拒 絕 他 。 這 不 是 很 可 惜 嗎 ? 非 常 可 惜 , 所 以 我 愿 意 引 用 我 的 弟 兄 說 過 的 一 句 話 , 在 普 林 斯 頓 , 他 說 : 「 當 我 不 信 神 的 時 候 , 我 看 到 那 些 信 神 的 人 多 麼 可 笑 , 覺 得 很 滑 稽 可 笑 。 但 是 當 我 信 神 之 後 , 我 體 會 到 了 那 個 滋 味 之 後 , 我 看 那 些 沒 有 信 的 人 , 是 多 麼 可 惜 。 所 以 說 我 今 天 以 天 父 耶 穌 基 督 的 慈 悲 來 勸 你 們 , 相 信 他 , 不 要 懷 疑 。 而 且 打 開 心 門 , 神 就 會 進 入 那 裡 , 進 入 你 的 心 靈 裡 面 。 然 後 這 個 時 候 , 你 得 到 的 是 一 個 新 的 生 命 。 你 會 體 驗 到 一 番 新 的 滋 味 , 你 的 心 靈 會 得 到 平 安 喜 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