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讨 论 精 华 区
一乐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爱集 对话集 其它网人集
时事社会 圣经教义 思想文化 历史宗教 科学理性

从锡安主义看以色列未来的局势

作者: 赵刚

最初发表: 华通论坛


  准确地说,锡安主义(Zionism)是指犹太人回到锡安(Zion),
并重建锡安成为犹太人的家园的一个运动。对锡安主义者来说,锡安很多时候就是
指以色列地(Eretz Israel)。所以许多时候锡安主义被看成是犹太
国家主义,或者更狭窄一些,犹太复国主义的代名词。没有人会怀疑,一九四八年
五月十四日以色列的复国,如果不是锡安主义的最后胜利的话,也是最大的胜利。
而在现在的世界政治文化舞台上,犹太民族和以色列国也发挥著异乎寻常的作用。
所以考察锡安主义,它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对了解以色列的未来局势有很重要
的意义。本文就试图从这样一个角度来做一些简要的考察。

一、锡安主义的宗教历史根源

  众所周知,犹太人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民族,其特殊性之一就是其民族宗教--
犹太教,渗入到社会生活的每一个层面,因此了解犹太教是认识犹太民族和以色列
国的必经之路。不仅在历史上犹太教对人类文明产生过巨大的影响,比如现今世界
上最著名的宗教中,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和新教)和伊斯兰教都和犹太教有莫大的
渊源。犹太教的《希伯来文圣经》就是基督教的圣经正典《旧约》部分。因此了解
犹太教不仅有助于了解与犹太民族和以色列国相关的各种现实问题,还有助于了解
人类文明,特别是西方文明的历史。

  翻开犹太人的历史,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其中一直交织著这样两个概念:流放
(galut)和赎回(ge‘ulah)。以色列人作为神的选民,从他们的祖
先亚伯拉罕,到摩西,到大卫王,耶和华上帝若干次与他们立约。就是如果他们遵
守神的约,敬拜独一的真神,行上帝眼中看为善的事,上帝就祝福他们;否则如果
他们拜偶像,行上帝眼中看为恶的事,上帝就惩罚他们。但犹太人却屡次拜偶像,
行上帝眼中看为恶的事。所以神的刑罚屡次临到他们。大卫王的鼎盛时代仅仅延续
到他的儿子所罗门王,然后以色列国就一分为二。分裂后的以色列人继续行神眼中
看为恶的事,所以分裂后的北国(以色列地)和南国(犹大地)亦于722BC和
586BC先后亡于亚述帝国和巴比伦帝国。这期间及以后,以色列人多次被掳离
开自己的家乡,分散在外邦各处,史称第一次大流放(Diaspora)。这以
后(如538BC),许多以色列人逐渐又重新回到以色列地。虽然不再是一个独
立的国家,并又多次被外族征服,如希腊、罗马帝国等等,但大多数时候犹太人基
本上还可以保持一个相对独立的自治省的行政体制,甚至一度强大到成为附庸国的
地步(哈斯摩尼【Hasmonean】王朝)。但多次的被征服经历使更多的以
色列人分散到世界各地。虽然以色列作为一个独立的行政单位(国家或者自治省)
之被完全消灭是发生在主耶稣被钉后的AD70年,但是其实最大的一次流放是发
生在希腊帝国时期,甚至在耶路撒冷被毁以前居住在巴勒斯坦以外的犹太人已经比
居住在巴勒斯坦以内的犹太人多了。耶路撒冷被毁以后,犹太人就基本上完全失去
了巴勒斯坦,直到现代的以色列复国。

  在《希伯来圣经》中,「锡安」有好几层的意思,可以指所罗门王建造圣殿所
座落的山,即锡安山。进一步可以指整个圣城耶路撒冷,但更多的时候就是指全部
以色列民。据可靠的历史资料,至少早在大卫和所罗门王的时代,「锡安」就已经
成了以色列的民族象征。在犹太教对耶和华上帝的信仰中,「锡安」至少有三层涵
义:1代表上帝的荣耀彰显,□的国度、权柄、圣洁、公义、信实,以及一切信靠
□的人要见到上帝对□仇敌的荣耀得胜。一个胜利的宣告;2代表以色列人和大卫
王是被上帝所拣选的,是耶和华上帝拣选锡安山作为□圣殿座落的地方;3代表在
上帝的荣耀得胜以后,永恒的和平与安宁临到世界。不过到了神的刑罚临到,以色
列和犹大国相继陷落,大卫王朝的辉煌不再复现的时候,「锡安」又成了刺激以色
列人最锋利的记号,是在应许的圣城和过去的辉煌,与悲哀、荒凉的现状之间的尖
锐矛盾的体现。许多先知奋力疾呼,试图唤醒沉迷在偶像、迷信和罪恶中的以色列
民,同时也预言了将来耶和华上帝的救恩,弥赛亚的来临。「锡安」成了神的救赎
来临,以色列的复兴来到的标志。

  值得注意的是,在犹太教的拉比传统中,「锡安」很早就分出了“属天的”和
“属地的”的区别,即「天上的耶路撒冷」和「地上的耶路撒冷」。比较保守的犹
太教信徒多倾向于「天上的耶路撒冷」,以宗教关怀为目标,并相信犹太人之被救
赎是耶和华上帝自超然大能的作为,包括复活等等。持这类观点的以新约时代的法
利赛人为代表。比较激进的犹太教信徒则倾向于「地上的耶路撒冷」,以政治实现
为目标,他们相信上帝的救赎是地上政权的胜利。持这种观点的以新约时代的撒督
该人为代表。他们注重的是地上政权的复兴。另一个激进的代表是当时的奋锐党。
他们寻求的是通过反抗罗马政权实现以色列政权的复兴。尽管现代的犹太教拉比思
想家并不认为「天上的」和「地上的」耶路撒冷这两者是截然分开的,而且自耶路
撒冷于AD70年被毁以后,撒督该人的思想几乎完全中断,基本上只有法利赛人
的思想传承了下来,但是现代的锡安主义从很多方面来说,更象是撒督该人思想的
复兴。

二、现代锡安主义的简史

  现代锡安主义运动最重要的的发起人之一Theodor Herzl在他的
《Judenstaat》的序言中说:“我在这本小册子中所阐述的,实际上是
一个古老的想法。”的确,从上面的回顾中我们可以看到,犹太人的历史可以说就
是被这些各种各样向往并付诸行动的归回锡安的思想所推动。Herzl等人所区
别于前人的,仅在于他们把这个主题转化成了一个社会政治运动。而即使这个思想
也不是没有先例的。

  早在中世纪的末期开始,就陆续有一些犹太人宣称自己是弥赛亚,并倡导以色
列人归回锡安。这基本上还是完全传统上的末世论和弥赛亚观性质的。真正现代锡
安主义开始萌芽是从十八世纪下半页欧洲的启蒙运动开始,随著欧洲和北美自由主
义、民族主义的发展,散居在其中的犹太人也开始逐渐得到解放,取得合法的公民
地位,并开始参与正常的国家活动。但是这同时也使得一个矛盾尖锐了起来,即所
谓的「犹太问题」。这实际上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方面是「犹太人的问题」,即犹
太人作为没有国籍的“外国人”所面临的环境和心理压力;另一方面是「犹太教的
问题」,即犹太文化能否以及如何保持独立的传承。一些先驱者如拉比Judah
Alkalai,拉比Zvi Hirsch Kalischer,以及社会学
家Moses Hess等等,最开始从思想层面上为现代锡安主义作为「犹太问
题」的解答奠定了理论基础。他们其实并没有放弃末世论性质的传统锡安主义,但
是注入了社会性的因素。由于诸如1881年俄国Tsar Alexander
二世对犹太人的集体屠杀等因素,归回锡安并作为犹太人的故乡重建之的思想在诸
如「锡安之爱」(Hibbat Zion)等运动中进一步明晰了。

  正式把锡安主义变成一项世界性的政治运动的是奥大利亚记者Herzl。他
1897年八月在瑞士的Basel召开了第一届锡安主义者议会,并在随后的四
年中每年召开一次,直到1901年以后变成每两年一次。1904年Herzl
死后,锡安主义运动的中心换了好几个地方,但最后得到了英国的支持,并由锡安
主义者Chaim Weizmann和Nahum Sokolow于1917
年十一月二日起草发表了著名的《Balfour宣言》。这个宣言允诺了英国政
府对在巴勒斯坦重建一个犹太国家的支持。锡安主义者在这段时期虽然仍有很多分
歧,但是一个基本共识可以说已经成型,即,犹太人不仅在宗教上,而且在国家政
治上,都是一个唯一、特别的群体。这可以分成三点来说明。在对犹太问题的分析
上,锡安主义者认为,犹太人散居世界各地,不仅在末世论的宗教意义上,而且在
实际的世俗意义上,都是不理想的;在解决的办法上,他们认为犹太人必须在以色
列地(或者别的地方)有一个,最差是自治性的,最好是主权性的,集居地;在实
施上,这必须通过一系列的政治外交和定居活动,以及犹太人的国家道德文化的复
兴来达成。

  虽然对于锡安主义仍有很多争议,但是犹太人回归巴勒斯坦定居的趋势一直没
有停止,而且不断加强。特别是二战前及中12年间(1933-45),希特勒
在德国以及其他占领国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极大的刺激了犹太人回归巴勒斯坦的运
动。1914年在巴勒斯坦大约只有6万犹太人,到了1939年这个数字扩大到
了44万多,而在1948年以色列复国的时候,人口已经是65万了。随著在巴
勒斯坦的犹太人口增多,与当地阿拉伯人的冲突也日渐尖锐,以至于到了1947
年英国政府把这个问题提交到了联合国,并于同年十一月通过了一项把巴勒斯坦分
治给各自独立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提案。对这项提案坚决反对的阿拉伯人在以色
列宣布立国的第二天,就从外约旦、埃及、叙利亚、黎巴嫩、以及伊拉克等方向对
以色列展开了全面的军事攻击。然而到1949年战争结束的时候,以色列控制了
甚至比联合国提案所划给的还多的土地。随后又经过了若干次中东战争,直到最近
以色列才和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先后签订了和平协议。

三、锡安主义的现状以及对以色列未来的影响

  以色列国的建立对犹太人,特别是在锡安主义者看来,有极其重要的意义。犹
太人在经济上、社会上、政治上、文化上,甚至在感情和民族自豪感上,都有了一
个极大的转变。然而锡安主义者并不认为一个以色列国的建立就是终极目标,他们
的论点实际上是两方面的:1以色列国的建立是经典锡安主义的完成吗?以及2散
居(Tefutzah)是流放(Diaspora)吗?他们对第一个问题的回
答是“否”,而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是“是”。

  其实前面我们已经说了,现代锡安主义运动一开始并没有放弃传统末世论的宗
教性关怀。在经典锡安主义中,这样一些观念,如犹太人由于暂时的galut,
而是一个没有完全国家生活的民族;对galut生活的明确拒绝;完整民族性的
救赎盼望;以色列地作为犹太人的家园的联系;以及希伯来语作为犹太人的民族语
言,等等等等,是不可或缺的。经典锡安主义所要求的,是一个犹太人的社会、文
化、政治的全面复兴。所以以色列的建国,与其说是锡安主义的最终完成,不如说
是完成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步。同样,即使犹太人在西方民主国家享有完整的个人
权益和自由,并不表示其完整的犹太传统和文化被传承了下来,而恰恰相反,却时
刻面临著被世俗化和同化的危险。在这个意义上,对锡安主义者来说,散居就是流
放。

  所以在现在所谓正统的锡安主义者的理念中--这种理念并不一定被散居在以
色列之外的保守犹太人接受--锡安主义所要达到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犹太教育和
创造的基础。这个基础是一个传承了犹太宗教、文化、历史的社会;是一个与以色
列地,不仅作为地域、政治独立,而且作为文化、历史象征,紧紧相联的社会;是
一个说希伯来语,并以犹太原始文献,特别是《希伯来文圣经》,为基础教育的社
会。到这里我们也就不难看出,锡安主义和其他比如保守主义一样,成为犹太教的
一个分支了。锡安主义最开始是弥赛亚性的,它的推动者们期望通过一系列政治手
段来达成犹太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得赎的最终目标。然而我们看到的是,锡安主义虽
然的确在政治上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然而弥赛亚性的盼望并没有实现。从这一系
列与撒督该主义的类似中,我们或许可以说,现代锡安主义只不过是历史上的撒督
该主义复兴的前奏。

  作为基督徒,我当然对这种撒督该主义的犹太复兴和救赎抱怀疑态度。但是我
想也应该看到的是,在《新约》圣经的《启示录》关于主基督再来的预言中,以色
列圣殿在锡安山的重建是一个重要标志。所以我想我或许可以相信现代的锡安主义
对这个过程会产生,即使不是最后的,也将是非常重要的影响。随著现在以色列与
周边阿拉伯国家的和平协议的签订,或许锡安主义者会有更多的精力转移到社会、
文化、和宗教方面的复兴上来。

1、《以色列现状与世界前途研究》讲义,归正学院,1997。
2、《Zionism in Transition》,Arno,1980。
3、《The Rise and Fall of Jewish Nati-
   onalism》,Doubleday,1992。
4、《The Anchor Bible Dictionary》,Dou-
   bleday,1992。
5、《A History of Israel》,Alfred A。Kn-
   opf,INC。,1976。
6、《圣经》启导本,海天书楼,1996。

网络基督使团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Sat Jul 11 15:07:51 1998

©1996, 1997, 1998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