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讨 论 精 华 区
一乐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爱集 对话集 其它网人集
时事社会 圣经教义 思想文化 历史宗教 科学理性

智 慧 树

作者: 赵刚

最初发表: 活泉BBS


问题:上帝既然是全知的,为什么还让亚当、夏娃吃智慧果?
   上帝为什么不许他们吃智慧果?是不是愚民政策?

答:这个问题从提问者的角度来看,好象是一个一层深似一层的问题。先是说,
上帝既然是全知(我想也包括全能的意思了),为什么不在亚当、夏娃第一次犯
罪的时候阻止他们。这种问题在“子不教,父之过”的文化里,似乎更显得理直
气壮。特别是,人的父亲可能还因为能力有限,在儿女犯罪的时候没有能力去阻
止。而上帝是全知全能的,当然知道(甚至在亚当、夏娃吃禁果以前就知道!)
亚当、夏娃会犯罪,并且有能力阻止。然而上帝却没有制止。所有要么上帝是故
意的,要么上帝不是全能。不论怎么看,人犯罪上帝难道没有责任吗?再从犯罪
的原因上看,如果压根就没有犯罪的可能性,那不是皆大欢喜吗?所以上帝为什
么要放一棵树在那里,却又不许人吃?特别是,这棵树结的还是智慧果,人吃了
就可以有智慧。如果是一棵有毒的树上帝不许人吃还情有可原,偏偏还是使人吃
了有智慧的树。上帝是不是在搞愚民政策?不要给人智慧?

  我想我也要一步一步地来回答这个问题,不过我的方向是反过来的。首先,
上帝是在搞愚民政策吗?或者说,上帝不要人寻求智慧、知识吗?当然不是。否
则通本的箴言书就该从圣经里拿出去了,雅各书中也不用说“如果…觉得缺少智
慧…就当求…神,主就必赐给他”(雅1:5)了。所以我们要仔细看看创世纪
中究竟是怎么说的。我们要先看看原文圣经以及在当时语文背景中的意思究竟如
何,才不至仅仅根据中文一个版本的翻译开始推理。

  与这个问题相关的一些圣经经文大致有下面这些:

创2:9  耶和华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
    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

创2:16 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契,
创2:17 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契,因为你契的日子必定死!」

创2:25 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

创3:1  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神
   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契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
创3:2  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契,
创3:3  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契,也不可摸,免得
   你们死。』」
创3:4  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
创3:5  因为神知道,你们契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
创3:6  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
   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契了,又给他丈夫,他丈夫也契了。
创3:7  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
   子为自己编做裙子。

  我想我们首先要小心的是,圣经记载某人的意见,没有明确说是真是假时,
不一定就是真的。圣经只是记载他们说了这些话。比如,我们对照3:1节蛇的
话和2:16~17节神的命令可以发现,蛇的话并不是事实。又比如,这里夏
娃断定为「智慧」的这个词在希伯来文里是sakal,和箴言书常提到的「智
慧」hokma并不是同一个字。这里强调的是「卓见」,「敏锐判断力」的意
思。而且,且不说前面亚当命名的工作需要多少的智慧和知识,单从夏娃在摘果
子之前的判断美丑好坏,就可以知道夏娃并不是没有分辨能力的。最后,上帝在
2:17节宣布禁令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假设(或者赋予)了人选择的能力,即
人已经知道顺从上帝(不吃)的结果是好(善),违背上帝(吃)的结果是坏(
恶)。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关于能力的问题,而是一个关于意志的问题。

  进一步考察原文和当时的语言背景更可以支持上面的推断。在原文里面实际
上是「知道」善恶,不完全是「分别」善恶,更不是如提问者所说的拥有智慧。
希伯来人的「知道」往往不仅包括头脑的知识,也包括行动上的判断。所以能「
知道」善恶的意思是说以自己的判断来决定善恶。而「善恶」在希伯来文常是用
来表达「一切」的方式。比如最明显的圣经例证如撒下十四:17、20节。所
以「知道善恶」的意思并不是指分别善恶的能力,而是指象上帝一样去处理和掌
管一切的地位,希望有百分之百的自主权,让自己变成上帝,与造物主有同等的
地位的意愿。这在蛇的引诱的话中(3:5)也可以看出。所以,说吃分别善恶
树上的果子是罪,不是指寻求智慧是罪,而是指人以受造之物的地位,拒绝造物
主,试图与造物主同等,超越本位、越轨,这才是罪。其结果必定是死,因为上
帝是赐人生命的源头,拒绝上帝就意味著拒绝生命,结果从定义上就是死。所以
甚至可以说在上帝宣布禁令的时候,与其说是一个惩罚的警告,毋宁说是陈述一
个事实。

  也许有朋友会根据3:7亚当夏娃对裸体一事的反应,认为他们分别善恶的
能力的确提高了。其实参照2:25节可以看出,二人并非在这之前不知道自己
裸体,也并非没有对自己的裸体下判断。只是判断的结果,原来是「不羞耻」,
现在是「羞耻」。换句话说,他们是在以自己为一切的判断标准以后,才认定裸
体是羞耻的。实际上,许多圣经学者在2:25节看到的,是亚当夏娃以神为判
断善恶的标准时,夫妻之间亲密无间,存著赤子般的坦诚;而在3:7节以自己
为判断善恶的标准时,二人则产生了隔阂。

  上帝并不是不要人知道,不要人寻求智慧。实际上是正相反。问题的关键在
于,人是上帝造的,不是上帝被人造的。造物主是上帝,赐生命的主是上帝,善
的本体,来源,唯一的标准,也只能是上帝,人所能拥有的一切知识、智慧的来
源,也只能是上帝。因此知善恶要有正确的原则,要在上帝的旨意里面,必须从
知识源头,而且要依据恰当的时间顺序,才能正确的知善恶。上帝不是不要人知
道,而是上帝不能违背自己,所以人不能变成上帝而成为知的源头、启示者,而
只能是知的接受者。人不学,就不能知,这是显而易见的事。人能否有知道的能
力(接受知识),和人能否成为知识的源头,是两回事。“如何知”的知识论问
题其实一直是哲学最重要的话题之一。回到创世纪记载的事件来考察,实际上,
当我们在站在同情亚当夏娃和蛇的立场,对上帝作为终极判断标准的赋予者开始
质疑的时候,我们就掉在了与他们同样的知识论混乱里。我们仔细分析蛇的话,
可以看到它说的其实是:我知道一些你所不知道的关于上帝的事情。在正确的知
识论下面,亚当(或者夏娃)对蛇第一个反应应该是:你是怎么知道这些关于上
帝的事情的?当然事实上只有上帝才是一切关于上帝的知识的来源。这样,除非
先入为主地假定上帝是撒谎的,这一句话就可以抵挡住蛇的诱惑。所以上帝并不
是不要人知,或者在搞愚民政策。这是蛇的话。

  现在,上帝既然不是不要人知道善恶,那么上帝设立分别善恶树的目的是什
么呢?是不是如果上帝不设立这么一棵树,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呢?我想我的理解
是:不,分别善恶树是必须的。我想从两方面来说明这个原因。首先从创造和被
造的关系上来看,我认为分别善恶树的设立是必须的。从上面的分析我想我们可
以同意,实际上,这棵分别善恶树究竟是怎么样的一棵树,有什么具体的物理属
性,比如多高,多大,果子有没有毒等等,其实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在于这棵
树所表达的意志的意义。如果从分别善恶的功能上来说的话,这棵树与其说是赋
予亚当夏娃分别善恶的功能,不如说是行使分别亚当夏娃善恶的功能。只要亚当
夏娃坚持住,不吃树上的果子,他们就是保持在神的旨意和诫命里面,因而是善
的;从他们吃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是背离了神的旨意和诫命,因而就是恶的。而
且,离弃了神,就是离弃了生命的源头,所以当然吃的日子就必定死。这样,从
创造和被造的关系上面来看,有这样一棵分别善恶树,是表达被造的要顺服于创
造的旨意这样一个创造与被造关系的必须。这里,我想有两点需要解释一下我这
句话的意思。

  第一,我说:“被造的要顺服于创造的旨意”时,我的意思不是说,被造的
被要求一个「主动」的顺服,而是说,被造的一定会满足一个「被动」的顺服,
一个不得不。即不是must,而是have to。这是指著创造者的超越性
和主权来说的。我想这可能会引起的一个反对是,受现在很多科幻作品的影响,
一些人会认为,特别是现在由于人工智能科学的发展,机器人有一天会脱离作为
其创造主,人的控制,甚至反过来控制人。这似乎是说被造的可以不必然顺服于
创造的旨意。我对此的回应是,这实际上不是在被造地位的机器人的“意志”控
制了在创造地位的人的意志,而是在创造地位的一个人或一些人的意志控制了在
创造地位的另一个人或一些人的意志。而这种情况之可能发生,又正是因为人是
被造而有限的。

  第二,我说:“分别善恶树是表达这个关系的必须”时,我不是说,为了要
显示上帝与人的这么一个造与被造的关系,上帝另外「附加」了这样一棵树来表
达。而是说,上帝与人的这个创造与被造的关系,就必然「要求」一个表达,一
个人可以理解的表达。这个表达,就是这棵分别善恶树。是因为上帝和人的这个
创造和被造的关系已经先存了,所以才会有这棵树来表达。而不是因为上帝与人
之间有这么一棵树的存在,所以上帝与人的创造与被造的关系才存在。所以,创
造和被造关系表达的必然,就是这棵果子不能吃的分别善恶树,因为吃的日子就
必定死。所以,不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就意味著承认这个造与被造的关系;
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就意味著否认(或断绝)这个生命的源头与接受的关
系,结果就是死。

  上面我从上帝与人的创造与被造的关系上讨论了分别善恶树的必要性。我们
还可以从人道德的必须性上来看分别善恶树的必要性。我们通常说,自由是道德
的必须。我对此的简单理解是,道德讲的是一个人「应该」如何,是在没有必然
约束下的可能选择,是should。与此相对的是「是然」约束,是没有选择
的「必然」,是have to。举个简单例子。比如说我们通常认为,认识的
人见了面打个招呼是道德的表现。这里,选择打招呼或者不打招呼必须是没有任
何约束或压力的情况下作出的。如果是遇到了上司,为了讨好而打招呼,则这个
打招呼就不会被认为是属于道德的。上帝赋予人自由,就使人有了道德的价值,
因为自由意志使得行善成为可能。一种行为除非是有意行的,就不能算是罪恶或
善行。比如,我们愿意女友是本于她们自己自由的意志选择爱我们,而不是迫于
压力,或者为著某种另外的目的(意志的选择不受制于别的束缚)。所以,上帝
赋予人以自由意志,是为了让人可以行善,即有道德的价值。拥有自由意志即拥
有不受压力或干扰而选择的权利。分别善恶树的设立,就使人的自由意志有了可
以选择的对象,或表达的机会。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人有自由意志,指的是人有意志的自由选择,并不是指
人的意志有不受限制(比如空间或时间)的自由度,也不是指人的意志有绝对自
主性,即不能成为绝对标准的设立者。事实上,上帝赋予人自由意志,正是为了
使人可以达到道德的标准,而不是使人设立道德的标准。所以上帝赋予人自由意
志,并不意味著人不需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而是恰恰相反,如果上帝是公义的
话,就必须审判人的选择。举个例子,在考试中,面临选择题的时候,考生有意
志的自由可以选择任何一个答案。但是正确答案只有一个,所以选择错了就要扣
分。另一方面,如果考生没有自由意志,可以经过思考以后,运用自己的自由意
志选择那一个正确的答案,而只是机械地照抄标准答案,则即使全部是对的,也
没有意义。

  深入思考自由的涵义,我们还可以进一步了解到,不仅分别善恶树的设立是
必须的,人之被蛇引诱,受试探,也是必须的。「自由」本身不是一种助力,也
不是一种阻力,而是一个可以不受干扰地选择的权利。我说「我给你自由」,不
过是说,「我不干扰你的选择,无论你选择的结果是我所希望的,还是我所不希
望的」。同样的道理,上帝赋予人自由意志时,也就赋予人不受上帝干扰而选择
的权利。所以,人的选择就有顺服和违背上帝的旨意两种可能性,换句话说,上
帝赋予人自由意志的同时,就赋予了人犯罪的可能性。如果没有试探,人就不知
道有选择背离上帝,或者说,犯罪的可能性,因而自由意志也就无法体现。就好
象考试中选择题,试题在提供正确答案的同时,一定会提供几个似是而非的错误
选项。而考生如果驾御自己的自由意志,使之归向正确的答案,则他的选择就是
真正有意义和价值的。

  实际上,综合上面两方面,我想我们可以说,正是因为上帝与人的创造与被
造的关系,使得二者有本质的差异。上帝是义的本体,善的本体,这个差异就使
得人必然有不义、不善(即恶)的可能性,这就是上帝赋予人自由意志,使之可
以归向善的原因,也是人可能用自由意志犯罪的原因。但是可能犯罪并不就是必
然犯罪,就好象刀可能用来杀人,但并不必然用来杀人一样。而上面我们看到,
自由意志之被受试探也是必须的。这一点,从圣经中的启示中我们看到,就是耶
稣基督也要受试探。同样我们明确的是,受试探是必然,并不表示必然为试探所
胜。就是耶稣基督作人子时,也要受试探,在苦难中学习顺服,并以进到完全。
但是耶稣基督虽然在凡事中受试炼,却并没有犯罪。所以这个经过试探而达到完
全是绝对必须的,是作为受造之物的人进到完全所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创造、
堕落、道成肉身、得救、成全,被造的人在这个过程中透过救赎达到义的成全,
是绝对的必须。

  最后我想要处理的就是上帝既然是全知全能的,那么亚当夏娃犯罪,上帝有
责任吗?我想前面我们已经说明了,人在选择犯罪还是不犯罪的时候,上帝不能
干预,因为上帝赋予了人自由意志。但是毫无疑问,上帝是预知人会犯罪的。而
上帝预知的事情就一定会发生,所以人犯罪是一定会发生的。那么人犯罪上帝没
有责任吗?对此我想我们只要看到,预知并不产生罪,而只有用自由意志选择罪
才是罪,所以人犯罪是由于自己(误用)自由意志的结果,并不是上帝的责任,
虽然上帝预先知道人一定会选择犯罪。上帝仍然要审判人的选择。

  综上所述,我想我们可以说,上帝预先定下了分别善恶树赋予人自由意志,
上帝预先知道了人一定会吃树上的果子犯罪,上帝也预先定下了十字架救赎的道
路,使得上帝预先拣选的人可以透过救赎进到义的完全,这就是上帝永恒可称颂
的旨意。

网络基督使团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Sat Jul 11 14:10:28 1998

©1996, 1997, 1998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