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讨 论 精 华 区
一乐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爱集 对话集 其它基督徒集 非基督徒集
时事社会 圣经教义 思想文化 历史宗教 科学理性

科学与宗教的“恩怨”

作者: 宇天

最初发表: 《华夏文摘》第三八一期(一九九八年七月十七日出版)





  一般认为,科学与宗教只会有“怨”而无“恩”,因为“无神”或“有神”之
分已注定使二者互不相容,尽管二者都宣称以增进人类的幸福和睦为目的。但历史
和生活实践却为我们描述出另一番情形:执迷於宗教而蔑视怠慢科学者,生活及民
智少有长进。例如一些中东阿拉伯国家和印度次大陆上的某些国家地区。彻底拒绝
宗教的国家如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大陆和斯大林时代的苏联,科学却也未获得全面健
康的发展,生活和民智也进展不大。倒是走出了“黑暗中世纪”500多年的西方
文明,却出现了科学与宗教在社会生活中并行不悖,各领风骚,互有补充,共促发
展的“奇妙”局面。

  “宗教”乃是人类对自身命运及外部世界的“不可知性”所尝试提供的一种外
在解决。而“科学”则代表了人类试图将上述“不可知”变成“可知”的自我努力
。二者在基本原则上确实是互不承认,泾渭分明的。於是如果在所谓严格的“原教
旨教徒”面前大谈“猴子变人”式达尔文的进化论,对方一定颇为恼怒光火。而如
果在以“彻底的唯物科学”自居的马列主义者面前鼓吹宗教教义,则难免会被指责
为“贩卖毒害人民的精神鸦片”(譬如,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最近还当众发表了一通
对藏传佛教毫不理解的议论)。

  於是我们也就不难发现:现代西方社会中科学与宗教并存并进的现象,是二者
长期历史过程里妥协折中的结果。而妥协折中,则是哲学上经验主义和实用主义的
特征,再加上与人文主义和个人主义的互动。前一段曾受美国总统之邀在白宫发表
未来展望演说的英国著名天体物理学家,被誉为“当代爱因斯坦”的史蒂芬。霍金
爵士,就称自己是一个“谨慎的无神论者”,即其“无神”观念可以有灵活和弹性
,绝非彻底无神。

  针对人类生活中存在的诸多两极分化现象,古往今来的哲人智者都曾为此探讨
提出过许多化解纾缓之道,东方从古代孔老夫子的“中庸之道”到当代邓小平先生
的“一国两制”,西方则讲究“宽容”和“必要的张力”。而科学与宗教在西方社
会中的关系,就典型体现了“必要的张力”原则:即在两大对立力量之间建立相当
规模的中档空间,而非以取消灭亡两极中的某一极为目的。并努力将单向片面的“
极力”有效转换成双向全面的“张力”,即一种优化良性又相互制衡的合力。注意
,这里我们使用“张力”而非“平衡力”的概念,因为前者更强调自主能动基础上
的“均衡”,而後者则有笼统求稳乏变的倾向。

  西方社会中科学与宗教之间的“必要的张力”至少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对宗教采取信仰但不迷信依赖的态度,这时候宗教反而可能对科学追求
产生激励作用。古希腊哲学家和思想家亚里斯多德认为科学产生於“惊异”:人们
对自然和社会现象的困惑与惊奇,激励了好奇心与求知欲。而宗教对许多形而上“
不可知”的关怀,便有助於启发人的思维走向,开拓思想空间,激发出类似“我(
世界)是谁(什麽)?”,“我(世界)从那里来?”,“我(世界)到那里去?
”等充满“惊异”的重大问题。总之,关心宗教所提出的问题,却不满足宗教所提
供的全部解释,认为“在这世界上上帝的工作要靠我们自己来完成”(美国前总统
肯尼迪语),不丧失人的自我能动性,便为科学提供了施展的机会和“张力”。

  其二,宗教使心灵深刻,科学让智慧蓬勃。在信仰但不执迷的基础上,宗教还
可以帮助人对宇宙,生命,自然等存在产生一种由衷的“敬畏感”和“秩序感”,
多为人提供一些心灵的安谧,深邃和专注,少一些肤浅的狂妄或庸俗;增强人的自
立信心,责任感,和对使命的追求。而且,为了接近“天国”,就要更多更好地了
解“天国”,不断提高人自身的智慧程度,创造出更多科学的理论,手段,工具和
方法,不断增进社会和个人的幸福,自由,和发展,不辱上苍赋予每个生命的权利
和义务。

  其三,政教分离防止宗教的极端化倾向,伦理功能抵制“物化”风气。西方文
明从“中世纪”几百年的愚昧倒退中汲取的深刻教训便是:政教必须分离,不能让
宗教全方位地控制占领社会及个人生活。因为宗教的极端分子便有可能利用行政手
段将其“先验结论”强加於人,破坏了“必要的张力”,由此窒息了社会的全面多
元化正常发展。从遭罗马教会火刑处死的布鲁诺,到横遭教会迫害的哥白尼和伽里
略,科学的“日心说”为战胜谬误的“地心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对“中世纪”
拨乱反正的“文艺复兴运动”的口号便是以人权代教权,以科学代神学,以“多元
”代“一元”。

  几经历史的演变,宗教在今天的西方社会中仍有其“必要的张力”:发挥著安
抚人的心灵,增进人的道德和责任感,融合改善社区纽带,发起慈善行为,发展医
疗保健,普及初级,中级和高级教育,矫正由於科学发展产生的某些诸如“泛物质
主义”和“机械主义”的负作用等功能。在社会伦理建设方面发挥著积极重大的作
用,与加强法制管理相互配合,共图社会的稳定和谐。

  当然,科学与宗教在目前西方社会中也非百分之百合拍。譬如教会学校就一直
存在到底该教给学生“亚当,夏娃”还是“猴子变人”的有关争论,宗教的各派系
之间也犹存成见与隔阂。但从大局著眼,历史证明科学与宗教是可以各司其职,共
存并进的,而且对社会发展确有益处。对那些习惯了“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
风压倒东风”思维方式的人们来说,了解一下以上观察和结论可能会有好处。

网络基督使团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Tue Jul 21 18:14:52 1998

©1996, 1997, 1998 网络基督使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