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讨 论 精 华 区
一乐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爱集 对话集 其它网人集
时事社会 圣经教义 思想文化 历史宗教 科学理性

轮回论与神定论下的苦难观

作者: 苏友瑞 (psycho)

最初发表: 信望爱BBS




  在 statment分享他个人的心路历程後,随著 tjyang和 spring
的回应,隐隐然呈现的是基督教与佛教对『苦难』的不同观点。这对
我而言是我最喜欢的观点之一,所以个人又有一些心得,拿出来向大
家请教一下。

  「神定论」当然只是针对基督教,「轮回论」我只讨论佛法。

  基督教的苦难观中写得最清楚的就是约伯记,最重要的观点就是
:『现世生活没有直接的赏善罚恶,人活在世上为彰显上帝的荣耀,
可能有苦难,可能有喜乐』。换句话说,除非到了最後的审判,上帝
绝对不会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因此,今天有人遭受不幸,有时候不是
他自己的责任 —— 他的苦难也许是为了彰显上帝的公义而有一种神
密的决定,真正的意义只有上帝知道,他活著只为了更认识上帝。

  真正的佛法绝对不会主张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 我知道讲这
句话一定有人说我胡说八道,但是我们想想:『诸行无常』、『诸法
无我』、『诸受皆苦』和『涅磐寂静』。这里隐含的意思是:还没解
脱之前,人生的苦或乐,皆是虚妄。轮回的本体是因缘生灭,今天有
人残障,是他的业报没错;但是,这不是『恶』报,如同前世积善业
,结果这辈子大富大贵,这也绝对不是『善』报。『善』『恶』的标
准是什麽呢?如果『善』是好的,为什麽六道里明明有天堂,佛还要
说『人身难得』呢?为什麽不要拼命挤进天堂呢?佛为什麽觉得天堂
和地狱是同一相呢?因此,轮回有其规律没错,但是这种规律不能拿
来当成判断善恶的藉口,否则即是『我见』 —— 错把现世业的流转
当成究竟真理,这绝对完全违反佛法的。

  所以,佛法承认今世你的残障是过去的业,但是,佛法保障你和
其他受到所谓『善』报的人一样平等,端赖在这种业的流转中你能不
能了解因缘生灭的道理。同样的,今世的善事一样不能做为下辈子生
活的保障,所以真正的佛法彻底反对『不净施』。

  我得先强调,我不算佛教徒,以上是个人研读佛经的心得,若有
错还请大家强力指正!

  然而,从社会发展的後果看来,佛法这种精神,完整保持的实在
不多,这,从我这种『即使不信佛教,也期待佛法能为现世增加最多
良善』的人而言,是觉得非常难过的。


  就我个人而言,基督教的苦难观是少数能够超佛法的境界之思想
....:) 在此我不定义何谓「境界」,我只举例:今天没有人会用境
界很高来形容非洲医生史怀哲,也不可能拿来形容德乐莎修女;当然
看到台湾长老教会的牧师上街头抗争,一定说他们「境界」浅薄;说
不定释昭慧法师几次的抗争行动,也被感觉成「境界」不高哩!..:p
基督教著重社会实践的修行方式,几乎就注定了他们不会有什麽很高
的「境界」。当然这又是我个人的观点.....:p 但是,我个人却以为
约伯记的苦难观远比佛法的苦难观境界要高很多。

  当我读约伯记时,心中原本想像的是上帝会告诉约伯一堆大道理
,结果有趣了,上帝『只』告诉约伯:你能够完全知道我的伟大吗?
这意思是说,你如何能断定、猜想上帝的神秘作为?所以约伯感受这
种『对「苦难」尝试以善恶论,尝试以目的论』的『把上帝当成人一
样企图猜测他的心意』之想法羞愧,转而对上帝重新谦卑,转而对上
帝彻底的崇敬和顺服,对上帝的作为而造成自己的苦或乐『沉默』,
不再以「目的论」 —— 上帝要我做什麽伟大的见证? —— 或「善
恶论」 —— 上帝一定因为我有错才惩罚我 —— 来质疑绝对的真理
,这种感受到绝对真理的历程,并且确定服膺绝对真理的作为,实在
令我感动的说不出话来......。反过来,佛法尝试去了解「善恶皆是
虚妄」的历程,我反而没有那麽感动。再一次声明,这是我个人的体
验,而且我确信我这些感受没有『故意』不尊重佛法,希望不会造成
大战。

  以上是分享「个人修行」上的体验,这本来是我最不愿意谈的话
题,因为我一向觉得佛法的「境界」比基督教高,所以「个人修行」
就不用谈了....:p

  再来就要谈令人难过的「社会实践」层面。

  基督教的苦难观基本的思考方式是,人要「成为绝对真理的工具
」,从而来的苦难有其神秘不可解的奥密。而佛法的思考方式则是,
「轮回中的善恶皆是虚妄」,从而来的苦难我们要避免自己陷溺进对
苦难执著的情感。

  所以,陷入苦难的基督徒可以哀号、求救、像『双面亚当』的汪
平一样痛恨上帝......但是,他们心灵的支持是『身为上帝的工具』
。反观佛法则是不能陷溺、不能动心、否则随之而来的修行可能就不
够......他们的心灵支持是『我要超越这些苦难』。

  显然的,佛法的方式一但失败,最容易被利用来成为「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而欺凌弱小的可耻藉口;基督教的方式一但失败,他只
会敌对上帝,不愿再当上帝的工具,不信上帝......可是他们的思考
方式从来就没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观念,所以不会走向与佛教相同
的路数,最可能的,就是走向:『即然没有上帝,那我就要在现世社
会建立乌托邦。』的想法。所以从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敌对基督教的
西方文化下之人士,转而『更』热心於现实社会的实践良善的人实在
不少,例如伏尔泰、『夏山学校』的尼尔校长、马克斯(我们不管他
的方法正确与否)。反观佛法,一但不能超越的面对苦难,什麽我是
天命,什麽我是为了消除你们的业报的观点全部都跑出来了。今天大
陆文化大革命时期,能够『只』因为是资产阶级的後代就不论是否是
共产党的英雄而随意斗死,这种在西方社会变动中绝对不会发生的例
子,在我看来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家族一体观念与被扭曲的轮回论苦难
观有即密切的关系:「如果今天你被我斗死,那是替你爸爸还债;因
为你爸爸是可恶的资产阶级,你就得为他而死。」这种观念中,爸爸
的错『可以』继承给别人负责,这就是扭曲的轮回苦难观;爸爸的错
由『儿子』负责,这是扭曲的家族一体观。

  当然我们要确定的就是,佛法因为误用而造成的後果,『不能视
为佛法的错误』。在我的观点,宁可相信『体』『用』二分:佛法的
基本精神是好的,这是『体』;可是佛法比基督教更容易被误用,这
是『用』;我会期待越来越多人反省佛法『用』的问题,而让佛法能
实践最大的良善。

  同样的,基督教的苦难观当然也会被误用成『妄想在现世建立乌
托邦』,为了一个假的真理而献身成为它的工具,然後几次的社会主
义大实验之悲剧也就从此而来。更不用说许许多多明明为了经济利益
而战却假借成宗教信仰的名义。不过,从我这样的思想分析,纯粹以
苦难观而论,基督教的思想的确比佛法更不容易被误用,至少在中国
传统文化下更不容易被误用,这点浅见还请大家质疑。

  以社会分析的角度看来,每一个信仰被误用的结果都可能是很可
怕的,不是吗?........:)

  至於要相信那一种,当然又是个人体验了,我承认我相信的是基
督教的苦难观,那实在太吸引我了。

  以上是个人的浅见,等待大家的指正与分享了!......:)

网络基督使团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Tue Aug 4 16:35:01 1998

©1996, 1997, 1998 网络基督使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