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讨 论 精 华 区
一乐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爱集 对话集 其它网人集
时事社会 圣经教义 思想文化 历史宗教 科学理性

『整体心灵』与『断裂琐碎』

作者: 苏友瑞 (psycho)

最初发表: 信望爱BBS




● 一、前言:

最近看宗教板,实在越看越沉重。宗教板发生混乱的讨论,这本来是很正常
的事。然而,这些讨论中却发现一个重大的文化危机,也就是发现许多人使
用『断裂琐碎』来打消『整体心灵』,而且自以为那就是理性、那就是科学
。这不单单只是一个思想浅薄的问题,历代以来思想浅薄的人总是多很多,
这原本不必惊讶。但是,思想浅薄不必然意谓得习於高举『断裂琐碎』的方
式来论证价值系统的文化习惯,宗教板,甚至整个台湾bbs 文化,是如此的
充满这种高举断裂琐碎的文化习惯,这恐怕是一个深层的文化危机!

做为一个基督徒,感谢主,透过信仰,得以学习把握人类心灵的『整体心灵
』方向,更能因此比较深刻的理解古今中外由文学、艺术心灵所反映的『整
体心灵』。有一段文字说到:



那年秋天,一只名叫歌德的猫,在浪漫时代的十字路口遇到一只名叫贝多芬
的猫。

歌德猫说:为什麽你活在浪漫时代,而不是现代或後现代?

贝多芬猫说:因为浪漫时代有无限的可能,但是我想人类走错了方向。

於是歌德猫与贝多芬猫便在秋天的夜雨里哭泣。


没错,浪漫时代或更早,人类对『整体心灵』的掌握是如此深刻,而产生无
限的可能。可是,到了现代,当上帝己死宗教价值系统失去人心主要地位时
,人心却没有站出『全面人本主义』的高度,反而堕落向『断裂琐碎』的破
碎心灵,在後现代社会中哭泣苦闷。

到底什麽是人类的出路呢?这是很可以写成厚厚几十卷书的大哉问。我在此
也只能从深深投入艺术心灵的眼光,看看待这个『整体心灵被断裂琐碎摧毁
』的世纪末危机,能尽一份心力,能多一份影响,就算尽了一点本份。

● 二、整体心灵与断裂琐碎的现象:

在 bbs上的宗教板,最容易发生的就是『科学至上』与『理性至上』的批判
价值系统,产生一连串无交集的对话,最有趣的文化现象是明显的许多人为
自己能如此批判价值系统而沾沾自喜。且先不论这种批判到底对『什麽是理
性?』『什麽是科学?』有没有一点点起码的认识,我的观察重点在於:

当一个人立志成为『科学至上教徒』与『理性至上教徒』时,他反映了什麽
^^^^^^^^^^^^^^^^^^^^^^^^^^^^^^^^^
样的心灵走向?
^^^^^^^

在此可以提一提以 gospel、spring、tjm 这类的基督徒与以 keyboard、
tjyang、sendoh 这类的佛教徒是如何进行对话。当基督徒遇到佛教徒而且
进行激烈的信仰对话,我们使用的思考方式就是反应我们的心灵走向。当
gopsel 与 keyboard 对话时,绝对不会把 keyboard的价值系统化约成一个
琐碎的细节,证明该细节为错所以keyboard有问题。gospel的方法是整体性
的说出基督教的一个价值系统,并且邀请keyboard也说出其整体性的相对应
的佛教价值系统为何,然後开始抽丝剥茧,看看最後剩下什麽是不可论证而
是个人选择的。

这样的对话方式,反映的是两个不同教徒各自以自己的价值系统拿出来对话
,而不是像某一个人是暴君似的,对下属为他造的金字塔百般的挑出那个细
节有毛病。这不但反应的是心灵的完整,更是反映对别人真正的尊重!整体
心灵的相遇之後,是保留更多对话的可能,更是积极产生爱与关怀的可能。
当他们对话後 keyboard 主动请 gospel 为他找一册完整的圣经注释书,而
gospel在明知 keyboard 绝对不会因此就信基督教的情况下还愿意送他最好
的一部很贵的注释书。这时重点就不是那一个宗教比较合理了,而是两个认
真的心灵透过『整体心灵』的对话而产生的相互尊重与疼惜。

反观,宗教板上的『理性教徒』与『科学教徒』,除了那种像暴君挑剔属下
造金字塔有何差错外的论证外,有没有拿出属於『理性教』的整体心灵?有
没有拿出属於『科学教』的整体心灵?完全没有,所以整个对话只能陷溺在
细节中的争执:宁可去争吵爱斯基摩人能不能吃素这种教条主义,却不愿意
真正询问正信佛法之所以提出吃素问题背後的整体心灵意义;宁可去争吵上
帝能不能消灭他不爽的坏人,却不愿意真正询问基督教义对苦难问题几千年
来的整体心灵意义。於是,我们看到的是理性教徒与科学教徒拿著别人的经
典撕成碎片,随便拿出一片来『逼问』对方回不回答的出来。这就是『断裂
琐碎』的现象,也就是严重忽视整体心灵意义而造成只会针对细节而形同『
逼供』一样的恶劣态度。

现在我可以为两种人正名:一种人是不论他是什麽教徒,他是彻底的无神论
也一样,他能够掌握对话时所需根本的整体心灵意义,知道真正的价值实践
就是从尊重『整体心灵』而产生的真正可对话的空间,再从而产生真正的爱
与关怀,就好比上述 keyboard与gospel 的例子一样。这种人我称为『整体
心灵』者。另一种就是『断裂琐碎』者,他们绝对不是理性教,更绝对不是
科学教;真正的理性教与科学教必需拿得出自己的整体价值系统面对世界各
种问题的回应,而不是光光会批评别人是对的就可以反证自己为对。所有的
哲学、逻辑学都告诉了我们,自认为完全没有预设立场的批判,永远是最自
以为是不知我反省的骄傲宣告。这样的现象,应正名为『断裂琐碎教徒』,
因为看不到整体心灵,所以只好断裂思想;因为只能断裂思想,所以一切的
对话都只能琐碎;因为断裂琐碎,所有的对话看起来只像是一个骄傲的暴君
在那里逼供挑剔工人为他建的金字塔那里有缺陷。

因此我们知道不是理性至上出问题,也不是科学至上出问题,真正背後的心
灵问题是这种『断裂琐碎』的问题。本来,进行社会活动,进行断裂琐碎是
必需的行动;然而,处理价值系统,这种『高举断裂琐碎』而『忽视整体心
灵』的现象难道是我们现代社会摆脱不了的宿命?

● 三、以音乐为例,说明整体心灵的客观基础:

谈到这里,要面对的问题一定是:你如何说明你所谓的『整体心灵』是有用
的?这种东西可以客观讨论吗?还是我们只能主观的说明这些东西?比起来
,『断裂琐碎』的细节争论不是更容易让我们明辨是非?

在这一段文字,我将以音乐欣赏为例,回应这个问题;我的答案是:

『整体心灵本身或许不客观,但是运用整体心灵来治学,反而结论会「更」
 客观、「更」能明辨是非。                    』

我想应该多数人都听过一个音乐神话,就是贝多芬很伟大,写了一首『合唱
交响曲』,第四乐章就是有名的『欢乐颂』,配上诗人席勒的著名诗作,歌
咏人类同胞爱的伟大,这是贝多芬最伟大的作品。

我说这是一个『神话』,因为贝多芬这首交响曲刚好就是被这个大家捧得半
天高的合唱乐章破坏整体性意义。第九交响曲根本就未完成,第四乐章合唱
是乱凑上去的,要真正听出第九响曲的价值,绝对不能听第四合唱乐章!

上面这个言论完全与音乐界『客观公论』背道而驰,别说台湾国内,就算是
国外音乐学院也没有人这样大力主张。看起来是我的言论太主观了,是不?

当初这个言论发表出来时,别说是音乐界自身,就算是在当时的古典音乐讨
论区,也有非常多人认同这个意见,认为我『道出他们多年听第九交响曲的
不满足感,原来就是合唱乐章之故。』。可见这个意见不论专家或一般人都
有一大堆人认同,是有客观人心基础的,那为什麽过去这个客观实相竟没有
人发现呢?

这就是一个『整体心灵』的『客观作用』之最好例子。

首先请参考我附录的文章:『与 贝多芬 心灵相遇』,这篇文章就是说明我
如何从贝多芬音乐的早期、中期、晚期去寻找他在音乐中要表达的『整体心
灵』意义。我要再三强调:这个『整体心灵』,是我的主观经验!绝对不能
客观讨论,只是代表某一个人对贝多芬音乐的感受经验而己。

我感受的贝多芬晚期音乐心灵是在『逍遥』与『拯救』的终极关怀心灵中寻
找出路,因此,若说贝多芬更晚期的作品第九交响曲会突然『否定终极关怀
的心灵』,而突然冒出一个回归人文主义为主要目的的答案,那是绝对不可
能的心灵到退。第九交响曲的第三乐章明显从『逍遥』走向『拯救』,怎麽
可能用合唱乐章这麽人文主义的答案来否定这个整体心灵?於是,相关的证
证陆续被我找到,合唱乐章是先完成的、原先贝多芬打算合唱乐章要单独成
第十交响曲、弦乐四重奏op.132的最後乐章才是贝多芬真正想写的第九交响
曲最後乐章......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了我『从主观的整体心灵推演得到的
        ^^^^^^^^^^^^^^^^^^^^^^^^^
客观结论』,於是我才发表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实乃未完成的观点,这详细观
^^^^^
点请参考附录二的文章:『对想听第九(合唱)的乐友的小意见』。

听音乐,尤甚是古典音乐,不代表自己就会变得很高尚;尤其是人云亦云的
使用『断裂琐碎』,把音乐艺术心灵矮化成追逐明星演奏家与发烧音响效果
,那麽最後终究也只能变成只知道跟著别人叫喊合唱交响曲最伟大,却不知
道认真欣赏後会发现『伟大』不过是一种『断裂琐碎』的神话,完全没有省
察贝多芬创作的『整体心灵』,而只能根据字面得到虚假的艺术感;这也无
怪呼贝多芬後期作品如此伟大的艺术杰作,却往往只听到『合唱交响曲』被
人神话似的崇拜了。

这是一个活生生的真实例子,主观追寻的『整体心灵』难道没有客观基础?
还是,承认自己主观的追求导致我们敝开心灵,而更能接近人心的真实?

这里或许也有高明的音乐人才,可以指出我上述的讨论犯了什麽严重的错误
。但是,无可否认的,我看到的心理实相就是有非常多人、甚至影响到海外
,因著这样大胆的言论而有恍然大悟的全新心情,这就至少说明了我这样的
主观『整体心灵』研究路线至少触碰到许多人心的现实,而产生一定的客观
基础。

这一个真实例子,岂有任何可能从『断裂琐碎』中得到?『断裂琐碎』的严
重问题就是,他永远只能把自己包装的『很客观』、『很理性』,事实上他
的所有论证都是在维护他不敢面对自己的顽固价值系统。就好像听第九交响
曲的人顽固的认定『欢唱人类相爱』就是最伟大的音乐,所以使用各种言语
、考证企图说服自己『合唱是最伟大的』,却没想到这样的断裂之下,贝多
芬的整体心灵己经完全被扭曲了;一但陷溺在这种断裂中,就再也不可能有
能力欣赏贝芬多最完整的整体心灵 —— op.126钢琴小品集与最後六首弦乐
四重奏。

● 四、藉由批驳别人来维护自己 —— 断裂琐碎教徒的宿命

没有任何人能够没有自己的价值系统的。本来,思想家发明批判方法,发明
怀疑论,是要帮助人类能自我反省,避免过於独断的倾向。很可惜的是,人
类就是那麽无能,再好的用意就是会被扭曲;当一个人存心隐藏自己的价值
系统不受批判,对外却宣称他很客观理性的藉批判来『帮助别人』更客观;
在这种时候,所谓的理性批判,所谓的怀疑论,全都变成了个人胆怯的不肯
承认自己价值系统有错的自高自大表达方式。

『整体心灵』的对话是一个非常诚实的要求:如果你认为这种价值系统不好
?那麽,请问『更好的价值系统』是什麽?

显然的,这个问题对於『断裂琐碎教徒』是不可解决的,因为,断裂琐碎法
只能用在批驳别人的价值系统之『细节』,如何能提出『更好的价值系统』
?而且,断裂教徒深知,他的价值系统一但提出来,别人大可以用相同的断
裂琐碎法来攻击他的系统,那麽,他先前洋洋自得的暴君压榨奴工的快感不
就全被对方反转过来了?更深层的心理分析来说,这样的心态本质上是一种
极为夸张的胆怯 —— 不敢面对己,不敢面对自己的价值系统,所以把这种
自卑发□在攻击别人的价值系统中!

今天试以高举科学的断裂琐碎教徒为例:真要以科学为标准吗?好,请问阁
下在不在乎你是不是父母亲生的?想必任何在乎血缘关系的人都会非常在乎
这个问题才对。好,根据科学,唯一能确定血缘关系的方法,只有 DNA鉴定
,其他什麽户籍父母证言全都可能是伪造;那麽,请问有那个高举科学的断
裂教徒曾经认真的去医院花一笔小小钱来实践他的『信仰』呢?若连这麽简
单的 DNA鉴定科学标准都懒得做,那你到底是不在乎是不是父母亲生的?还
是你根本不在乎科学是不是标准?

随便一个简单的断裂琐碎法,就可以让断裂琐碎教徒狠狠的打自己一巴掌了
;这就是断裂琐碎法讨论价值系统的永远宿命。

批判别人容易,认识自己极难;藉由批判别人而想认识自己更难,而藉由批
判别人来自卑的隐藏自己不受批判,这就绝对是可怕的文化祸害了。

当整个价值系统的对话是以『整体心灵』为本,人人自我敞开自己价值系统
要被挑战的成份,而且这种挑战是从根本的挑战,而不是陷溺细节的挑毛病
;这样的对话才能产生真正有意义的对话,真正让对话的每一个人从对话中
相互学习而且发提人与人之间真正的爱与关怀。反观,『断裂琐碎』式的对
话,只不过一种个人心灵有问题的发□罢了,最多只造成『你的信仰不科学
!』然後另一方反击『你没做 DNA鉴定,你的实践不科学!』的对骂。对骂
不是不好,但是既然妄想真正好好的对话价值系统,何以一再陷溺进这种不
知有何意义的断裂琐碎对话?

只能说,若『断裂琐碎教徒』不肯真正面对己的问题,这种无意义的对话一
定会继续。

我到要等著看我这篇文章会被多少宗教板上著名的『断裂琐碎教徒』出来自
动对号入座的强辩,我想我除了指出这是文化危机之外,也只能对之怜悯了。

● 五、结语:期待深刻的『整体心灵』对话带出真正的意义

网路是一个最值得期待的媒体文化环境,也是一个最值得忧心的环境。网路
对意见的一律平等特性,使网路使用者可以实践穷人办报的理想,但是却也
使网路使用者习於以『批判别人为乐』。当然批判不是不好,身处多元化的
社会本来就要多元化的声音。但是,面对人类心灵这种价值系统的问题,一
味的批判,却是心灵堕落的开始!我不知道,有多少网路使用者养成『藉批
评肯定自己』的糟糕人格?也就是说,在他的信仰系统中,看到别人的完整
文章,不出来刺一刺,就好像自己矮了一截;出来随便乱批评一下,就好像
自己高了一大截,居然能把写那种完整文章的人踩在脚底......这种严重的
人格扭曲,到底出现在多少网路使用者身上呢?

至此不禁想到最近一件令人冷笑苦笑的事,我一个基督徒朋友散文写得甚好
,有一个专出『伪佛法』和新时代、号称包容接纳万教合一的『大』出版社
与之洽谈出书事宜;结果拖了好久,包括一次要求我朋友的文章全面修改,
最後才吞吞吐吐的说要求我朋友『严禁笔下有基督教味道』,希望我朋友照
著他们的意思重写散文集,他们保证会大开记者会、大宴文坛人士,把他给
捧上文坛尖兵。呵呵呵呵....好大的诱惑、好宽容的态度!.....:) 所谓的
『没有立场包容一切』就是这付模样,反观宗教板上高举反对独一真神、主
张包容一切宗教价值的某位『断裂琐碎』教徒,我己经开始怀疑这种人是不
是都是同一个模子生的了....:)

没有立场,不代表你就是客观的;随便的断裂琐碎批评,只会让你更加独裁
无知的陷溺在你自己的价值系统陷阱,只是你自己永远不会知道。

反观,我要请问:你有没有勇气把自己的价值系统拿出来呢?你有没有负责
的把你的断裂琐碎态度也同样用在你自己身上?你到底是不是在逃避自己?

我们期待网路上的讨论能多多看到『整体心灵』的对话,我们期待的是看到
:『我,某某,现在的价值系统是这样,所以,你,某某,的价值系统比不
上我,因为,你的价值系统不像我的能避免什麽缺失。』

承认自己有限,实在非常不容易;承认自己也有非理性的价值系统,更是困
难;因为网路养成的人格总是要『辩赢』,能践踏一下别人就会有快感;最
方便的践踏方法,当然是断裂琐碎法;谁会笨到把自己的价值系统拿出来,
失去践踏别人的快感呢?

这里给我的基督徒弟兄姐妹,为什麽我要反对随便批评佛教;实在是如果我
们也像一般网路使用者一样养成『积极主动以践踏别人为乐』的心态,就算
辩赢了,也绝对是个人灵修生活百分之百的堕落。过去有良好的对话,可以
看到宗教板精华区的收集,愿我弟兄姐妹们都以此为标的,就算网路上所有
人都习惯於『断裂琐碎』,我们也永远要为上帝活出完整心灵的美好见证!
(我可没说不能回应、不能反击喔!...:p)

bbs 的特性,一代新人换旧人,相同的情况一定会延续轮回的;断裂琐碎的
现象,只怕会持续增长,这或许不只是网路文化的宿命,更是後现代社会的
宿命。然而,若能听下我所费心谈论的,让我们一起默默的努力为人类心灵
的走向付出,从我们自己做起避免断裂琐碎的任何讨论,自己绝不对他人主
动进行断裂琐碎的攻击。让我们习惯的是上宗教板、上 bbs来寻找朋友与对
手,寻找那种能相互以整体心灵来激烈对话的朋友与对手,这样子我们才能
真正的超越价值系统上的互斥,而能透过真诚的对话达到真正的和谐。

但愿你我都能成为浪漫时代十字路口不再哭泣的心灵。


                         

网络基督使团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Mon Jul 27 18:40:33 1998

©1996, 1997, 1998 网络基督使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