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仰 讨 论 精 华 区
一乐集 基甸集 小灶集 以琳集 信望爱集 对话集 其它网人集
时事社会 圣经教义 思想文化 历史宗教 科学理性

理性与权威(一)

作者: 张军、一乐、羽箭

最初发表: 华通论坛



[张军]求救

最近有一件特别烦心的事儿,想向老少爷们儿讨个主意。

七年前,我的一个好朋友去欧州。临走前把他家祖上传下
来的一套四合院托给我照管,并说明了我可以随便住。这
套四合院在西四一带,因为很有特点,作为文物保护,一
直没有受到什么破坏。再加上我的朋友临走前做过一次装
修,地面铺了新的瓷砖,院里有了暖气,住着绝缘楼房舒
坦多了。一年后,我与新婚的妻子便搬进了这宅四合院儿
。一下就住了六年,连我们的小女儿也都快三岁了。今年
夏天我还在院里的大槐树上为女儿做了一个小秋千,小家
伙儿和我们两口子别提多么喜欢这个院子了。因为是私宅
,这些年修修补补的,我们也没有少贴钱。

最近朋友来信说他五月份就要博士毕业,全家夏天就回来
。请我们准备搬家,让出这个四合院。口气也不客气。我
和妻子想来想去,憋了一肚子的火。我们这些年照顾这个
院子也不容易,这么勿忙就让我们搬出去,到那儿住去啊
?北京找房子真是太困难了!商品房咱们工薪阶级根本就
是不敢奢望的。想来想去,想请教这网络上是否有法律方
面的专家,我已经住了、维修了这么多年的院子,可以不
可以变成拥有者?记得去年有人保护钓鱼岛,就是为了除
掉日本人妄通过时间变成拥有者的愿望。不知民事法里面
有没有相似的条文?别的朋友也来评评这理。我住了这么
多年,说让搬就得搬,也太不讲道理了!



【按:此文引来热烈讨论,大家众口一词,认为张军应该
搬家。】


[一乐]从『搬家』开聊沟通方法

    看来大家都觉得因为拥有权是原房主的,张军不
应该有非份之想。甚至还有朋友动用“警察”与“炸弹”
相“劝”。各路英雄的一个共同原则都建基在“拥有权”
与基本的德行上面。在此我想借这个题目引发出几点相应
的讨论。本文不是哲学论文,论述从简。

   一、拥有权的权威性

     如果张军不认同拥有权呢?

    现在正是后现代拆毁的时期。刚刚贴的那篇『我
爱美元』里面有多少对传统道德的拆毁?!张军如果不认
同传统的拥有权与道德规范,认为道德只不过是弱者自卫
的武器。那张军就拼命去争,如果争到了,就是张军的(
快哉风兄就讲过“该是您的东西不丢,不该是您的东西您
争不来”嘛)。争来了就是您张军的喽。张军完全可以别
立一套伦理的原则,以挑战传统的伦理规范:朋友只不过
是一个工具,没有用的时候就扔掉算了,没有什么可以惋
惜的。所谓的伦理道德是弱者们为了保护自己而强加与社
会的借口。当弱者们不能以个体成为强者的时候,便会以
多数凑合成为社会的强者,通过弱者的武器——国家机器
(比如有的朋友提到的警察),来压迫个体的强者。这不
也是一种变相的多数强力吗?道德的根基何在?当然如果
有更强的人、更牛的主儿用炸弹来对付张军,为了保持思
想的一贯性,张军当然也就得自认倒霉,不应诉诸弱者的
司法或者行政机器的,否则就是孬种。本来就是弱肉强食
,适者生存嘛!且慢,强者应该是不择手段的,计较“孬
种”是不能成为强者,为什么张军就一定不可以利用弱者
的武器呢?如果用了,他还是强者吗?还有权质疑弱者的
道德规范吗?那不用的话,……?

    在此我们看到,只有在具体的权威之下,才可以
谈论善恶与对错、道德与伦理。而如果道德没有一个超越
了人类个体存在的根基,它的权威将是多么脆弱!

   二、逻辑、理性到底是什么?

     逻辑与理性是要服膺于权威的,没有抽离于权威
之外的逻辑与理性。试图否认所有的权威,坚持纯粹的理
性,必然带来彻底的拆毁。而这个“否认所有的权威”自
身便构成“去拆毁”、要求“纯粹”理性的权威。那么它
是否也拆毁自身呢?在拆毁之下我们所剩的就只是虚无!
所以我们不要轻易讲别人没有逻辑,而是要更深地透视下
去。看一看,是不是对方的理性与逻辑所服膺的权威与自
己不同。君不见张军就在讲理性平和,而阿兰网友也在直
接了当地质问张军的逻辑嘛。

    打掉了传统与道德先设的原则以后,张军就可以
奉陪您在理性与逻辑的龙门阵里兜他个九九八十一年。恐
怕没兜到时间,事主就已经完成历史使命了。:)要是张
军先去也没关系,反正结果都一样。

   三、交流的方法

    任何一个有着千年的积累与实践的信仰与思想体
系,都是相当深厚的,绝不是简单化约到所谓的形式逻辑
,就可以打倒的。否则前人就全是笨蛋,我们是盖世绝伦
的聪明。当我们发现彼此的差距并不是简单地停留在逻辑
和理性的圈子里,而是由于所服膺的权威与世界观所带来
的时候,如何进行沟通呢?

    显然,不分青红皂白地大骂别人没有逻辑,不是
一个好方法,于人于己都没有好处。只不过是发泄一下罢
了。这种方法对于受过心理伤害,需要通过漫骂来进行治
疗的人可能有一定作用,但对于大多数人和旁观者来讲,
则是一种时间上的浪费与精神上的摧残。

    这里我提出一种方法供大家参考——整体的心灵
与思想。细致地去考察一个信仰群体所带出来的社会实践
与文化成就,包括为人处事(比如在华通论坛上所带出来
的文风)、音乐、建筑、哲学、绘画、文学、科技、……
、等等。以期透过不同的角度与层次,尽量去了解把握一
个信仰。这样才能多少全面地了解到与自己不同的一个群
体的所思所想,善意的批判与思想的互动才会有意义。来
美国这么多年了,都没有能够了解美国人的许多常识性问
题,这是文化的差异所带来的。而信仰则是文化的核心,
对一个信仰的认识实在是不容易。做基督徒也已经二十六
年了:),到如今,每每读圣经总还有新的收获,感觉到
生命的改变。真的,不容易。

    当然,这种考察与建议也是有一个假设的,就是
人之为人的根本——真诚的心是可以感知与交流的。

   结语

    粗略谈谈。一直在忙论文与答辩,已经有近一年
没有接触人文的东东,感觉手生许多。有言辞不当、思路
不清之处,请见谅。一乐给众位大侠请安了。



[羽箭]“权威”还是“规则”?

  一乐兄及散兄的文章人品,都是我所仰慕的。尽管观
点有时不同,每读总有收获。

  就这篇文字而言,我以为与其说“逻辑必须服从权威
”,不如直说“服从规则”。这个规则是大家一起讨论的
前提,但不能是人格化的。就好比踢球,裁判员不能心血
来潮现定规则,纵然他是场上的权威。“权威”有比较强
的人格化意义。或者比较容易指向上帝,但会引出别的问
题。譬如上次送冬雨时已经提到的上帝与绝对真理的关系
问题。散兄也曾就此有过评论。

  以信求知兄提出绝对真理必须是唯一的。这便意味着
绝对真理不能是自由意志,即不能是人格化的。如果人格
化又竟然唯一,则意味着此它还受到某种制约,还是相对
的。这是与基督教希望推出的结论相矛盾的。



[一乐]  给散人、羽箭、积木、基甸诸兄

    一乐这一板儿砖一下引出散人兄、羽箭兄两块玉
来,值得,值得!两位也久未上网了吧?怎么样?小羽箭
还好嘛?哈哈,每次听你们讲什么小羽箭、小基甸之类的
,这个心里就痒的慌。上次(九六年十一月)听羽箭兄讲
自己儿子一声“这小子”,里面包含的爱意说得我心里直
颤!一乐上周过了三十岁生日,学位也念完了,正琢磨着
下一个目标是不是也生产个小一乐出来。:)

    蒙众兄抬爱、夸奖,一乐实在是不敢当。未免有
些诚惶诚恐。得了,您们也别抬我了,就把我当成是隔壁
邻居家的小哥们儿就成了。网络为我们带来了许多的便利
,同时也带来新的问题。由于在网络上见面,大家都是一
个笔名,时间长了,人就被抽象化了。常常忘了对方也是
个有情感、会受伤害的人,或者因为看不到对方受伤时的
痛苦表情,便更加肆无忌惮地伤害别人,语言暴力逐步升
级。我常常提醒自己的就是:屏幕后面是一个活生生的、
有血有肉的人。其实大家如果有机会聚在一起,见个面什
么的,都会是交情不错的朋友。所以,在聊天儿的时候,
我宁愿被想成是街坊邻居。

    关于羽箭兄提的“权威”与“规则”的问题。我
使用权威而不是“规则”一词主要有两方面的背景。第一
,在形式逻辑里面,一个逻辑系统(如一阶谓词逻辑或命
题逻辑)包括一套基本句子的构成规则、一套公理、以及
对句子的操作规则(推理规则)。而证明有两种,一是根
据公理与推理规则进行演绎,推出永真的句子(taul
ology);一是根据一组与公理不相违背的前提(p
remise)(当然了,公理也是一种假设),使用推
理规则进行推导。而任何有实际意义的系统(如数论的子
系统),都有着一套前提。但前提是没有办法在本系统内
被证真的,也不可能使用公理与推理规则来证真,只能被
接纳为真(走到极处会引出精彩的哥德尔不完全性定理)
。这实际上是一种独断(arbitary)、一种对真
理性权威的认同。第二,在人文领域中,当讨论到文化与
信仰时,权威一词是常常被用来论述先设性、终极性的问
题的。我受影响比较多的是林毓生教授。他的文章中常常
使用权威一词。比如在他的『中国人文的重建』(原载双
合月刊第十四期,收于『思想与人物』)一文中,就明确
提出中国人文内在的危机是权威的失落。基于以上两点的
考虑,我使用权威,而不是规则一词。

    积木兄,要谈您的那个问题,实际上要牵涉到整
个基督教信仰的世界观,包括宇宙观、人观、知识论、伦
理观等等,自然就会讨论到罪的问题。而这个问题是相当
敏感和“令人讨厌”的。主要是感情上让许多朋友难受,
更怕兄会“受不了”。如果兄不介意提到“罪”的话,到
是可以聊聊。要不咱们就聊小说得了。

网络基督使团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Last Update: Thu Jul 16 16:51:16 1998

©1996, 1997, 1998 Chinese Christian Internet 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